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在准星当中的时候,她听见了安吉济的笑声。

  我都干了些什么?我会害得大家全部送命!但当那个大家伙又次发起攻击的时候,她把那个念头抛在了边。准星已经锁定,你的末日到了,活靶子!

  她次又次地扣动扳机,攻击艇突然在它的航线上剧烈摇晃起来,并且倾泻出火焰,最后像喷灯样猛烈地爆炸了。被打残的入侵者,消失在太空穿梭机下方。

  大量的敌舰早就已经聚集起来奔向黛娜的火力区,它们以为那里正是这艘飞船的软肋区。她又干掉了个,接着,她在它们疯狂躲避炮火的时候,击伤了第三个。

  “打得好,中尉。”安吉洛赞许道。

  正当其他人奋力击退敌舰的时候,海德格也使受损的飞船稳定下来,恢复了对它的控制;而鲍伊也在尽他的努力,不顾切地搜索自由号太空站的坐标。

  “我想,完成任务的唯方法就是让太空穿梭机回到原定的航线。”他说。

  “我们正接近做人的母舰。”玛丽把这个消息告诉大伙儿,要躲过去的机会并不大。“所有人做好准备。”

  黛娜在自己的炮位上等待着,她要把握住个好机会堂堂正正地开始决战。

  她正纳闷目标都跑到哪儿去的时候,海德格喊了起来:“攻击艇正在撤退,他们中止了对我们的攻击。”

  太空穿梭机的火炮沉寂了,船员们筋疲力尽地坐着,不敢相信自己都还活着。

  “我不明白。”黛娜眨了眨眼。

  其他人也和她样百思不得其解。

  可安吉洛却有了新的消息:“我探测到敌人母舰内部有道定向力场,我认为那是台充满能量的粒子束发射器。”

  突然,巨大的能量流包围了他们,猛兽般的弹雨和人类先前遇见的所有种类都完全不同。这种弹雨虽然威丽巨大无比,但它的准确性同旗舰的其他武器相比,却差了大截。

  也许这又是敌人玩的新花样,再过几秒钟就真相大白了,玛丽想道。她增大了推进器的功率,以最高的加速度勇敢地冲向敌舰。“现在,我们要在被敌人击中之前躲到它的下面去!”

  洛波特统治者的超级武器像明亮的彗星,雨点般地落在太空穿梭机周围,玛丽则用尽全身解数闪避着攻击。除了她,飞船上所有的人都大声喊叫表示反对。

  “我们根本无法飞到粒子炮的射程之外!”玛丽喊道,“只要我们靠近飞船,他们就无法打中我们!”穿梭机剧烈地震动着,似乎想要分为二。“抓紧了!”

  挑战者四号冲向敌舰,躲在它宽阔的下腹部。他们看到在敌舰上方很高的地方,有某个鱼眼睛模样的巨型透镜正喷射出毁灭的光束洪流。

  太空穿梭机飞出了超级武器的火力范围,周围突然片寂静。现在避开了巨型武器的枪口后,孤零零的太空穿梭机直向上爬升。

  “躲得好,中尉。”安吉洛心悦诚服地说。

  她在巨舰的腹部直向前飞,在飞船的上端绕来绕去。“这是个通气孔!上面部署了击落红鹰小队的防空火炮。”而且他们还知道,生化机器人很可能没有返回母舰的机库里。

  玛丽打开反冲火箭减速,这势必浪费大量的推进器燃料,但她非这么做不可。太空穿梭机顺着母舰的腹部滑行,敌舰就在他们上方几码的地方。这是个酷似昆虫洞|岤的管道,大得惊人,在其间穿行的飞船仿佛置身于怪异的海底城市般。它飞过丛如同倒置的音叉种有两个叉头的金属器具,敲击后发出持续的固定音,可用于乐器调音和确定标准音高状物体,它们具有和摩天大厦样的体积,就像是倒悬着的巴别塔圣经中的座高塔。

  “注意观察周围,中尉”海德格用手指了指。

  安吉洛看着周围的屏幕和观察口,甚至都忘了呼吸,显然任务简报中对母舰的描述并不准确,“这个家伙真大。”他意识到这点。

  玛丽对自己点点头,驾驶飞船继续前进。她喃喃道:“我——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物体”此情此晨,与其说是在太空,倒不如说是到了海底。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中尉?”黛娜又不安分了。

  玛丽严厉地看着她,“请你对今天所有的事情保持全部的注意力,行吗,中尉?”

  黛娜的脸上流露出悔恨的神情。玛丽又朝她的上方看了眼,“嘿,鲍伊!有什么进展吗?”

  鲍伊还在忙个不停,“老样子,什么都看不到。电子杂波太多,这些能量严重干扰了电子设备的运转。”

  “有新的消息吗,年轻人?”指挥中心的泰斯尔准将问道。

  名技术员略微迟疑地答道:“这个,长官,探测器上出现了某个物体,但我们无法确定那是什么。我们接受到模糊的影像,但计算机无法对它进行辨识。”

  希恩?菲利普斯和路易?尼科尔斯也赶到了指挥中心。没有人邀请他们,但爱默森并没有拦阻,反倒为他们指明了入口方向,他的下属也就不再干涉。

  “有挑战者四号的消息吗?”希恩语气平静地询问诺娃?萨特瑞,但还是掩饰不住他内心的焦急。

  指挥中心属于禁区,她不知道他们为何而来,也不清楚菲利普斯耍了什么诡计才得以混进入口,但诺娃知道,她应该把这两名部队的装甲兵赶出去。

  可这似乎又有些不合时宜。已经死了那么多人,而且可能还会有更多的人牺牲。

  “我们收到些失真的信号,因此无法判断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告诉希恩。

  “瞧那儿,”这时,那个技术员说话了,“我想那就是他们!可是——信号失真的原因在于他们离敌人的艘母舰太近了。”

  地狱近在咫尺,它就在它们的正上方!

  太空穿梭机仍然在独自飞行。“尽可能把自己固定好。”玛丽说道,她的安全带扣得很牢。

  “令人毛骨悚然我讨厌这种可怕的寂静。”黛娜嘟囔着。

  “我想你更愿意让他们再次追杀我们?”安吉洛反唇相讥。

  “别担心,跑腿的对地面作战部队——龙其是陆军的蔑称!”玛丽尖刻地说,“要不了多久,你们就有的是仗打。”

  三名部队的成员皱起了眉头,他们可不是用两条腿跑路的步兵。

  坐在椅子上的玛丽朝前靠了靠,穿梭机很快就要飞出旗舰的腹部。“做好再次联系的准备。”

  “准备好了,就等你下达命令。”鲍伊平静地回答。

  “每个人都睁大自己的眼睛,”玛丽说,“我们要飞到上头看看——瞧!”

  她加大主推进器的动力,从旗舰巨大的底部向上爬升。两门球茎状的火炮立刻现形,发射出葡萄藤般繁复纠结的绿白色能量束。

  “现在他们找到我们了,所以也用不着再躲躲藏藏。”玛丽轻蔑地笑了笑,驾驶太空穿梭机开始规避机动术语,就是防止撞到东西的动作。“所有的人,注意下面!老朋友很快就要上来了!”

  尽管敌人失去了挑战者四号的踪迹,但他们不会忘记这架太空穿梭机就在母舰的肚子底下。

  “外星人的攻击艇跟上来了。”安吉洛喊道。

  “我在侧面也发现了两架。”黛娜赶忙补充。

  但这次外星人的飞船却没有开火。看来,洛波特统治者希望了解地球的原始居民——这些默默无闻的凡人是如何用深不可测的方式消灭了强人的天顶星人。

  攻击艇的发射通道打开了,生化机器人窝蜂涌了出来。

  飞船后部的护盾已经被敌人的炮火削去了,然而玛丽却降低飞船的高度贴着旗舰的顶部船壳滑行,由于敌人无法把炮管降到这么低的角度,所以他们根本无法击中太空穿梭机。

  另外,生化机器人的密集阵型也限制了自己的行动,只要开火,它们就得冒击中母舰或是自己人的风险。

  “鲍伊,继续接触扫描。”玛丽下达了命令,

  “明白,开始扫描。”鲍伊立刻回答。通过激光和自由号太空站进行接触联系需要极高的精密度,这就意味着挑战者四号必须以牺牲机动性作为代价,整个过程至少要持续段时间。这就要求有人必须抵挡住生化机器人对太空穿梭机的进攻,把它们击退。如果能把敌人引开就更理想了。

  “你来接管飞船。”玛丽告诉海德格,“我得去换装了。”她前往后部货舱,去驾驶她的变形战斗机。

  第部南十字军第十二章

  小说"///

  如果你不肯花大量的时间思考自己在战斗中是否位于别人的视野范围之内,那么你也不可能看到任何人。

  ——摘自黛娜?斯特林对诺娃?萨特瑞的评价

  生化机器人开始进攻了,海德格做了个假动作,打开货舱盖把玛丽的战斗机放出去,就像送走了只泥鸽子般。

  战斗机呼啸着冲进了黑暗的真空,大多数生化机器人立刻掉过头来追杀,而剩下的仍在躲避太空穿梭机发射的炮火。黛娜和安吉洛分别击中了架蓝色的敌机,打得它们燃起了熊熊大火。

  玛丽再次大开杀戒,在片虚空中展开激烈的空战。她凶狠地消灭了个猎物,但她这种猛烈的机动飞行更适合在大气层内作战,而不是在这片没有空气的太空里拼杀。洛波特战斗机在很大程度上需要飞行员依据想像进行操纵,而码丽却更加适应在有空气的环境以及地面提供协调支持的情况下飞行。

  第四架敌机在她的机身上打出了串弹孔,但由于弹孔很浅,这些皮毛小伤并没有造成多大伤害。她怀着愤怒的复仇心理掉转机头打爆了那架敌机,然后又巧妙地躲开了另外两具敌机的炮火。

  突然,个在她梦魇中出现过的影子猛地蹿到了附近,那具红色生化机器人正对她进行瞄准。“噢,不,你不能这样!”她开启应急动力躲了过去,与此同时,她对战斗机进行了变形操作,战斗机切换到了守护者模式。玛丽正要绕回来和红色生化机器人进行第二回合的战斗,两具蓝色生化机器人却抢先步,朝她发射了炮火。

  在太空穿梭机内部,海德格喊道:“玛丽有麻烦了!”

  黛娜击中了具蓝色生化机器人,却漏过了后面具。“瞧,我们自己也遇到麻烦了。鲍伊,汇报情况。”

  鲍伊正专心致志地摆弄他的通讯设施,“正在试着联系。我想我已经找到他们的方位了。”

  “升起激光发射器。”黛娜下了命令。这样做需要冒损坏设备的危险,但时间紧迫,志愿者们只能孤注掷了。

  在飞船外部,玛丽引着排头那具蓝色生化机器人往前飞行,待把它引到自己和第二具生化机器人中间后,才将它彻底击毁:第二具敌人的机甲从第具生化机器人爆炸时形成的火球中穿了出来,它的视野被火光遮蔽,于是,她出其不意地用同样的方式朝它通乱射,这架敌机也跟着灰飞烟灭了。

  “发射器已经到位。”鲍伊的声音从战术网络传来。

  玛丽趁和越来越多的对手纠缠的间隙扫了眼,“收到,我看见它了!”激光发射器从飞行甲板顶部的装甲护罩上升了起来。就是这样个不堪击而且平淡无奇的装置,竟然成了场大厮杀的焦点所在,玛丽不由得感到有些担忧。

  具蓝色生化机器人似乎注意到了那个仪器,于是忙朝它射击,但玛丽在六点钟方向指钟面的方向——设想个假想的钟面,观察者在正中心,12时为正前方或正上方朝它来了下子,瞬间把外星战机炸成了碎片。

  “好,鲍伊,快忙你的,要不再也没有机会了。”黛娜把炮口移到了下个目标上。

  鲍伊开始将编码信息用突发模式在短时间内将大量信息集中发送的方式遍又遍地向外发送,单个微脉冲过程中包含了所有的信息。只要有道脉冲能够穿越敌人的频道阻塞,自由号太空站的操作员就能立刻进行解码并为他们的发射机编写新的程序,恢复通讯。这些脉冲信息中,也包含了自从外星人出现以来地球上所有事件的详细信息。

  可问题在于,太空穿梭机已经被敌人的炮火打得千疮百孔,甚至连先进的差动齿轮也无法保证脉冲束能够准确地发送到既定目标。

  太空穿梭机里的志愿者们再次开火,他们直不停地按动发射纽,直到拇指都有些酸疼了才罢休。敌机虽然损失不少,但又有越来越多的生化机器人填补上来,继续跟他们作战。

  玛丽转过身,就晚了那么半秒,红色生化机器人不知从什么地方冲出来,给了她击,使她的战机“挂了彩”。她扭转过守护者的机体,以免受到更惨烈的打击,然后向太空穿梭机的机身猛冲过去。“我被击中了!”

  “玛丽!”黛娜在战术网络中喊了出来。

  “是那具红色生化机器人。”玛丽痛苦地呻吟着,攻击者再次向她逼近。而她的守护者差点没能躲过这次攻击,但红色生化机器人只是戏弄了她下,“动作太快了,我跟不上它!”

  黛娜睁大眼睛看着外部接收器上显示的情形。是同个生化机器人,她对此十分确信,而且没有丝毫怀疑。就是它——令我感到害怕的生化机器人。可为什么?这种奇怪感觉到底是什么?现在,它又要置玛丽于死地。

  但她的脑子里出现了个如钻石般坚定的念头:不!我不能让它得逞!“我要到外面去。”她下定决心,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鲍伊和安吉洛表示反对,但她已经冲到了船尾,“尽最大努力抵挡住它们的进攻,把信号发出去!”

  军事学院里没完没了的训练和管理第十五小队的经验给了她很大帮助,不过几秒钟,她就穿好护甲,爬上了铁甲金刚模式的机甲。我知道生化机器人的思维方式!我不清楚为什么,但我就是知道!我能够打败他!

  “更多的敌人冲上来了。”货舱盖打开,安吉洛的汇报就传了过来。随着舱门的开启,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片致命的爆炸火光和洛波特能量武器发射的光束。

  具蓝色生化机器人发现了洞开的货舱盖,它试图乘坐反重力悬浮平台攻入太空穿梭机的货舱内部。黛娜的铁甲金刚端起重型步枪,用炙热的能量对着这个蓝色生化机器人阵猛射,它在片爆炸的火光中粉身碎骨。

  她前后挥动步枪,把附近的袭击者击退。“坚持住,玛丽!我马上就到!”

  “谢谢!”玛丽的声音显得很急切,“我正需要你的帮助。”

  “鲍伊!自由号有动静了吗?”

  鲍伊脸上沁出的汗珠汇聚成小溪流淌了下来,“还没有。”

  泰斯尔试图掩饰自己的挫折感,“为什么自由号还不回答?为什么?”

  就像指挥中心的其他人样,他害怕听到那个结果。也许整个计划的理论基础就是错误的,也许太空穿梭机上的设备根本就无法工作,也许甚至自由号太空站上已经没有个幸存者能够收到他们所发射的信号了。

  “长官,我们无法和自由号或者太空穿梭机取得联系。就目前情况看,它已经消失了,长官。”名2机构的分析员汇报。

  诺娃听见有人在她身边倒吸了口冷气,那是希思和路易。三个年轻的战士言不发,他们害怕说出的话会带来噩运,他们只是动不动地望着显示屏,眼睛都没有眨下。

  黛娜将铁甲金刚强大的火力汇集到玛丽的守护者和太空穿梭机的主炮上。尽管飞船又中了几炮,但海德格还是想方设法为护盾提供了尽可能多的能量。太空穿梭机周围的空域,出现了黛娜所见过的最强烈的重型交叉火力。生化机器人在火网中纷纷起火爆炸,但更多的敌人又加入了战团填补损失。

  玛丽大声喝道:“你们赢不了的!你根本根本就不是人类的对手!”

  黛娜看见红色生化机器人像启示录中的骑士样再度出现,扑向黑狮小队的指挥官。玛丽和生化机器人交换着密集的弹雨,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几乎变成了相互平射。然后,红色生化机器人避开了,兜了圈打算再次进攻。

  “黛娜,它朝你这边过来了!我就来助你臂之力!”

  转眼的工夫,玛丽就赶到了舱门口和黛娜娜并肩而立,她们高举着枪口正对着猛冲过来的敌人的长机,它那件卵型的手持武器正向另具机甲射出炮火。

  再这样下去双方很快就会发生碰撞,两个女人和外星人较着劲儿地要把更多致命的火力发射到对方身上。面对不断逼近的红色生化机器人,战斗机和反重力悬浮战车变形而成的铁甲金刚站在甲板上严阵以待。

  “继续射击,黛娜,别停下!”

  最终,黛娜的步枪发射出的重型炮火钻进了红色生化机器人的面具边缘,烟雾火焰和碎片立刻从中冒了出来。

  红色生化机器人重新换了个方向,又恢复了战斗力。

  “别收手!它撑不了多久了!”红色生化机器人卷土重来的时候,玛丽说道,“你的角度正合适,它就交给你了!”

  黛娜的铁甲金刚叉开两腿,像尊折射着星光的金属巨人。红色生化机器人又来了,仿佛他们之间纠结着某种无休无止的超越时空的循环。她的炮火又次击中了它的左肩,这正是福克基地战斗中击中的同处地方。它的肩部差点再次被打落下来,红色生化机器人像被击中烧伤的恶魔,再次踉踉跄跄地向后栽倒。

  黛娜的脑子转得飞快,这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这切都是真的吗?“我——我打中它了!”她喊了起来,完全摆脱了先前的迷惘。

  “打得好,跑腿的。”玛丽笑了。

  像以前样,随着长机从战场射撤退,蓝色生化机器人同时也停止了攻势。

  在太空穿梭机里,鲍伊开启了新的频率跳转通讯系统,他通过战术网络接入了条刚刚传来的信息,好让黛娜和玛丽都能听见。“自由号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