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曲催促大家赶快起身,跟随她们逃走。

  最初,性情冷淡的克隆人似乎并不想听从她们的劝告,但第十五小队的士兵很快就把他们带动起来。在但丁颇有节律的大声呼喝之下这正是经验丰富的士官所擅长的,更多的克隆人开始动起来。他兴致勃勃地恐吓和胁迫着那些人,他认为这也是为了他们自身。

  诺娃也帮着唤醒洛波特统治者的奴隶。她不再把他们当作敌人或是没有灵魂的生物群体了,就像在第二次洛波特战争的最后幕中发生变化的许多人样,她已经彻底地转变了。她还发现了个克隆人婴儿,黛娜就曾经在第十五小队上次袭击洛波特统治者飞船的时候见到过他。她看见没有人照看婴儿,于是把他抱在了怀里,召唤成年人跟着她走。

  几秒钟后,几十个听任死亡降临的克隆人已经行动起来。希望以及缪西卡和她姐妹们的榜样力量,充实了克隆人被洛波特统治者遗弃时备受痛苦折磨的空虚。

  通过拼凑组织起来的地球攻击舰队出现了,他们摆开阵势发起进攻。-机甲战斗机和其他战舰用能量武器和它们携带的所有军火向母舰倾泻。三重生化机器人也呼啸着前来迎战,在这场激烈的战斗中,他们都将个人生死置之于不顾。

  地球人的战斗巡洋舰喷吐着炮火,导弹和炮弹点亮了整个战场,像火山喷发样,弹头爆发出可怕的橙红包火焰。洛波特统治者的花蕾状火炮也予以回击,放射出了怪异的绿色能量电弧和炙热的白色光球。

  由于能量储备的短缺,洛波特统治者无法启动雪花状的防御盾系统,因此这场战斗打得十分吃力。剩下的四艘母舰已经耗尽了它们的史前史化储备,在地球人的枪炮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轮又轮的机甲攻击和重型太空船的侧翼进攻,给洛波特统治者先进的洛波特技术设施造成了严重损伤。但人类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浪费了宝贵的时间和气力,对不重要的目际展开了攻击——他们的目标不过只是些功能基本正常的僵尸罢了。

  顶住攻击者的重创之后,洛波特统治者的母舰不但坚持了下来,反而显得更加难缠。南十字军的舰队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敌人包抄,他们决定集中力量先消灭其他母舰。旦入侵者的舰队被摧毁,他们就可以从容不迫地对付旗舰。

  艘母舰燃起了大火,几分钟后,另艘也被点着了,它们的动力系统在崩溃。残余的能量开始泄漏并且产生爆炸,舰体膨胀开来,并被撕成了碎片。

  另艘母舰飘浮着,头向地球的大气层栽去。机甲和重型舰只争先恐后地跟在它后面拼命射击,终于在太空中把它打成了碎片。巨大物体撞击地壳的破坏力要比洛波特统治者施加的其他打击手段还要可怕,很久以前,人类在-1号坠毁时就明白了这点。

  这时,第份报告传了过来,地球正在遭受新轮的大规模进攻。

  三重生化机器人波波地向纪念城福克基地以及土丘附近的六七个战略目标袭来。南十字军的机甲和防御部队根本来不及做好迎战准备,市郊就变成了可怕的修罗场。

  红色生化机器人乘着它们的反重力悬浮平台盘旋了几圈就扑下来,它们猛烈地扫射,四处散布着死亡和毁灭。地球人拼死作战,他们统计着每个战果,但由于在数量上处于劣势,胜负的天平还是偏向敌人的方。所有的志愿者和最后的物资储备都已投入了战斗。丧钟正在遍又遍地敲响。

  三重生化机器人也撞上了南墙,它们的损失同样惨重。对于洛波特统治者来说,机甲奴隶最终是否会被消灭得个不剩并不算什么问题,现在惟重要的就是史前文化矩阵。事到如今,交战双方谁都无法停手投降,或是要求对方屈服。

  在南十字军司令部的高层办公室里,伦纳德最高指挥官正俯视着纪念城这个巨大的坟场。

  赛伍德上校再次恳求:“长官,防御部队寡不敌众,纪念城在劫难逃!除了暂避下,我们别无选择!”

  其实赛伍德很清楚,这时,另支攻击艇舰队正从北方朝市区飞来,现在撤离可能都已经太晚了。由于某种原因,敌人似乎并不知道这座细长的白色高塔正是地球军事力量的指挥中枢。然而随着大量的通讯信号直接在这里交汇,而且明显有批残余部队在保卫大楼,因此,即便是外星人,也该知道这是个很有价值的目标。

  赛伍德坐立不安地想要逃跑。现在任何点鲁莽之举都有可能葬送大好前程,但所有的危险评估计算机得出的结论都认为,留在司令部无异于自杀。赛伍德对死后追授的勋章并不感兴趣,无论它的级别有多高。

  但绝纳德似乎不这么看,他稳如泰山地站在那里,就像尊石像。他背对着那名参谋军官,望着被焚毁的城市。

  甚至连赛伍德都在恳求伦纳德看看当前的局面,这座白色的塔形建筑已经处于外星人的视野范围之内。细长的闪着微光的柱子,中世纪风格的墙体——司令部的建筑结构是个非常容易锁定的目标。几乎只要眨眼的工夫,定位计算机就可以把它锁定了。

  “你要走就走吧,”伦纳德粗暴地说,“我要待在这里直到战斗结束。”

  这并不是勇敢或是忠诚的表现,他知道自己铸成了大错,竟然派出主力部队向外星人的诱饵发动了进攻。除了想抓住复仇的机会外,他自认为崇高的仇恨感,以及在对抗天顶星人的战斗中受到的严重创伤引发的对外星人的嫌恶,都使他对切变得盲目。

  十八年前,多尔扎发起的大屠杀式的攻击对他所造成的伤害对他的肉体他的精神和他的意识的伤害是无法治愈的。在他看来,这要比周围那些人的生命更为重要。

  当时洛波特统治者刚刚出现,但就在伦纳德不顾爱默森的意见,践踏了静观其变的政策之后,整个局势就每况愈下。伦纳德始终承认爱默森在战略和战术上的造诣比他人更胜筹,甚至在团结部下尽忠尽责方面也是个出类拔萃的将军。可是——该死的!这个人从未真正评价过那些外星人的威胁,所有的外星人!

  赛伍德看见继续争辩下去也没有用处,就退出了门外。他给自己安上的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是执行伦纳德的最后道解散命令,但事实上,他弃守了那个在劫难逃的岗位。

  南十字军已经完了。

  伦纳德把他放走,等待着死亡的来临。与其苟且偷生,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就是那个让地球沦陷于外星人之下的卑劣的人,倒不如死了的好。

  伦纳德并没有等多久,敌舰第次齐射开始的时候,赛伍德还站在门口,巨大的冲击照亮了天空,震撼了大地,傲然耸立的南十字军白塔被熏黑了,混凝土碎成了粉末,外围的合金结构也开始熔化。在弹着点的中心,所有的东西都被彻底毁灭。对伦纳德来说,持续十八年之久的内心痛楚得到了终结;而对整个人类来说,他的死来得太晚了。

  第十五小队找到了更多的克隆人难民,他们有数百人,最后连安吉洛?但丁都开始祈祷能有位更为称职的人——比方说某个可以把红海劈开的圣人源自圣经中摩西带领以色列人逃离埃及,用手杖将红海劈开露出条通道的故事来组织这场大规模的逃亡行动。

  但这并不现实,就算让萨特瑞中尉带队执行这样的任务,也不如他干得利索。安吉洛始终认为他只是个等待领取养老金的大块头职业中士,可他恰好在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情形之下赶上了错误的事件。真是背运,闷头干活吧,士兵!

  回头去取反重力悬浮战车已经是不可能的了,第十五小队只能向前,而且越快越好,他们相信能够遇上好运气。

  “这个舱口通往攻击艇停放区。”个指路的克隆人说道,他正蹲伏在长方形金属路面下的梯道上,“我想那就是你们要找的路。”

  但丁在他身边坐下,审视着那个舱口。原本要被洛波特统治者大规模灭绝的克隆人十分害怕,他们散布在他身后的梯道和吊桥般的窄路上,嘴里还不住地喃喃低语。诺娃和第十五小队的其他成员分散在人群的各个地方,他们竭尽全力让人群保持镇静,防止出观恐慌。

  竟然遇上群这样的人,但丁对自己叹了口气。要说这里是地狱倒没有人会反对:这正是部队的士兵对他们的看法,而第十伍小队的工作就是不让无辜的人民遭受屠杀。

  安吉洛笨拙地和克隆人换了个位置,让自己凑到舱口位置向上张望。在他视力所及的范围内,这个地方显得很空旷,只停靠着三到四架扫帚形的攻击艇。舱门就位于通往机库甲板的入口处,只要向下走过小段就能够到达。

  他简直不敢相信这几艘飞船竟然没有被委派出去执行战斗任务,但他可没有时间对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提出质疑。他并不知道这些战舰是从遗弃的几艘母舰当中运载过来的,由于战舰和机甲的数量太多,洛波特统治者根本没有足够的机能正常的克隆人来驾驶它们。没有别的办法了,这可是我们离开此地的惟机会。

  然而,他并没有在附近看见希恩?菲利普斯的踪影。也许这个机库并不是刚才的那个。可不管怎么说,现在根本顾不了那么多了。

  安吉洛以射击姿态跪在舱门的入口等待狙击手向他射击,但什么都没有发生。他转过身朝向那个抬着头焦急张望的克隆人。

  “现在把他们全都带到这儿来,立刻登船。告诉他们动作要快,而且要保持安静。”

  他的话被传了过去。第批难民从舱口涌出来朝安吉洛的方向前进,他们走进过道,聚集起来,准备奔向那几艘飞船。

  他不时朝这里看看往那里瞧瞧,同时还移动着枪口的位置。他知道,支伏兵就可能把他们全部终结。多几分谨慎将会挽救整队人马,起码可以节约笔抚恤金,真是该死!

  他用只手推着那些人,帮他们通过舱门,同时还得负责各个方向的警戒,这时援军上来了。是路易?尼科尔斯,他仍然像往常样戴着暗色的护目镜。路易蹲在舱门口的另个方向,他摆出准备射击的姿势,鲍伊则封住了他们后面的下端出口,火力范围覆盖了另片区域,缪西卡和她的缪新姐妹们聚在他的身后。安吉洛觉得踏实多了。

  克隆人继续涌进来,挤满了大小两个甲板舱门之间的区域,穿过那个地方就是攻击艇。诺娃?萨特瑞也钻了出来,抱着婴儿的手里还握着枪,空出来的另只手扶着梯子的栏杆。丹尼斯正站在她身后,他也带着支短柄武器。

  几百个人跑了起来。安吉洛汗流浃背,他并不是为这时刻担心,因为他完全可以踢开紧闭的舱门再用几发子弹把它封死,接着离开这艘母舰;他担忧的是把问题移交给高层的那刻。不管是谁,只要处在生死关头,总会有几分利己主义的想法。

  正在想事的当儿,他听见走道尽头舱门的方向传来外星人小型武器发射的声音。

  惊恐万状的人群相互挤压,他们并没有为他留下多少腾挪潜行的空间,但安吉洛还是从中穿了过去,他高举着自己的武器,希望它不会在人群中被挤掉。他艰难地分开人堆来到人群的前方,发现路易和其他人也努力跟在后头,但他们的块头和力气显然比不上他。

  三个克隆人难民——两男女倒在了甲板上,他们死了。

  在走道的尽头有几个巨型的容器和货箱,舱门边上还有些横档。现在,克隆人士兵正依托着那些掩护物把光线投射过来。

  “站在原地不许动!”个克隆人的声音,那是洛波特统治者仆从的单声道嗓音。

  安吉洛听到有人在他旁边说话,“嗯?”他意识到是路易?尼科尔斯,就像在训练中样,他移动步枪的准星,掩护好左边位置,把右边让给了安吉洛。

  “不许动,否则你们就会被打死。”光照更强烈了。三人组的克隆人从堆成农舍形状的货箱后头步调整齐地走了出来,当他们转到右边盯住那群逃亡者时,安吉洛甚至分辨不出是谁在说话——也许三个人都有份儿。“屋子里所有的人都回去,否则格杀勿论。”

  “卡诺。”鲍伊听见缪西卡喊道,艾莉歌拉也说,“我们被困住了。”

  缪斯们看着她们钦定的伴侣:卡诺达西斯和索寇,他们的长相十分相似,就差没有成为同个人了。

  缪西卡说:“卡诺,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我们都有生存的权利!”

  达西斯驳斥道:“背叛了三位体,你还敢谈什么权利?你们这些社会和生活方式的叛徒!所有的人都立刻回到指定的地方去,否则就地枪决!”

  听到这句话,那群人同时发出阵呻吟,但他们并没有退却。他们都是明白事理的生灵——至少,他们看得出回头依然也是死路条。

  小队的士兵和诺娃不禁为眼前残酷的事实所动容,但他们还是肩并肩地站立在起。

  第二十四章

  阿尔法!战术!机甲!队!

  你从此无法把家还!

  贪图安逸和财富,

  还是做回老百姓。

  ——部队的行军口号

  “谁都不会离开。”诺娃缓慢而又谨慎地宣布。鲍伊意识到,不同的开场会引发不同的结果。

  诺娃拍了拍裹着克隆人婴儿的包裹。她已经把武器塞回皮套,掉头离开了克隆人的视野,但只要局势需要,她时刻准备把它抽出来。丹尼斯也陪在她的身边。

  她吸引了卫兵们的注意力。她注意到路易?尼科尔斯把手里的枚休克手雷藏在身后,他做了个预投的动作,边留意着卡诺和其他人的位置,准备把它丢出去。诺娃赶忙做好卧倒和寻找隐蔽的准备,同时还得考虑如何在危急时刻尽量不让婴儿受到伤害。“他们不是你们的奴隶!”缪西卡喊道,“他们都是独立的人,他们已经选择了自由,脱离了你们的社会。现在,给我走开!”

  “那么你就得死,就是你毁了我们的生活!”说着,卡诺端起他的武器,索寇和达西斯也同时开了火。就在这时,为安吉洛引路的年轻人冲到了缪西卡的前头,最先射出的五发子弹全都打在了他的身上。

  小队的队员们叉开双腿向他们还击,前后相差还不到秒,近距离平射就开始了——只有路易没有开火,他把休克手雷朝卫兵的方向滚过去,边高喊:“往后退!”

  站在第排的克隆人难民像被收割的稻子般纷纷倒地,但小队的火力也同时打中了敌人卫兵的队列,使得这些卫兵乱了阵脚:敌人的枪弹在士兵们的护甲上反弹起来,战车手们射出压制火力让敌人的卫兵根本抬不起头。休克手雷的爆炸仿佛把敌人卫兵的姿势定了格,尽管它只延续了不到秒钟,爆炸使他们飞上半空。这时,难民和人类纷纷寻找隐蔽,而敌人的伏兵却挣扎着要重新发起攻势。

  缪西卡蹲在建筑框架的后头,把为安吉洛做向导并为她挡下几发子弹的年轻人抱了起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是我们所有人的主心骨,你是我们大家的希望。”他的眼睛向上翻,眼眶里只剩下眼白,断了气。

  她轻轻地把他的头放下来,然后站起身走回过道。她站在纷飞的战火中间,各种射束枪弹和光束流前后交织。“卡诺!马上停火!”

  鲍伊要拦住她,但没有够着,只得尖叫着要她躲起来。

  卡诺蹲伏在掩体后头,他边开枪,边吼道:“缪西卡,微缩人把你蛊惑住了!”

  “派胡言!是我自己选择了新的生活方式——啊!”

  击中手臂的射束是来自敌人还是朋友,已经无从分辨,但她还是咬紧了牙关把话说完:“事实上我们都是自由人,我们都有着追求自由的决心。你心里应该清楚!”

  “你撒谎!”他尖声叫喊,“你已经中了邪!”

  “想出什么好主意了吗?”路易问安吉洛,此刻他们正蹲在堆巨大的货箱后头。

  “给他们送上鲜花和糖果,说我们再也不敢了,”安吉洛说着,又打出发子弹,“或许,可以祈祷奇迹出现——”

  这完全是战争中的又起巧合:就在他说话的当儿,舱壁就像受到老式的啤酒开罐器的冲击,从内朝外掀了开来,但不同的是,这个开罐器其实是铁甲金刚的僵硬手指。

  铁甲金刚顺着异频雷达收发机的信号赶来了,它像撕破包装纸样掀开舱壁,站在缺口当中。烟雾在它周围环绕,克隆人卫兵争先恐后地往后退缩,把进攻的事全都给忘了。

  个神祗般的声音响了起来:“原来你们就是为了这个才把我留在集结地?“

  “我想过要告诉你来着,菲利普斯,”但丁承认道,“我遇上麻烦了,”

  “别给自己找借口了!”

  他完全可以用威力强大的机甲手待武器把敌人全部消灭,但希恩却选择了对他们进行责罚。他看够了战争,看够了屠杀,更为重要的是,他觉得多杀几个敌人并不会对整个结局产生多少影响。他不具备特殊的感知力或是史前文化能量,他有的只是人类对战争结局的直觉,这种直觉的本质就是:除了多杀死几个克隆人之外,他什么也办不到。

  巨大的铁甲金刚把群卫兵扫到墙壁上,大多数人都摔倒在地。他们丢掉武器夺路而逃,三位体的守护小组也在倒地的敌群当中。

  安吉洛带着难民从另条路跑向攻击艇。但卡诺跟踪而至,他看见了奥克塔维亚,她曾经在很久以前由洛波特统治者做主许配给了索寇,她的模样像极了缪西卡。

  卡诺爬了起来,他摸出随身武器,在她奔跑的时候开始射击。她尖叫声倒在地上,鲍伊和缪西卡急忙回过头救她。

  希恩掉转铁甲金刚,抬头起了巨大的铁脚。正当鲍伊和缪西卡把奥克塔维亚拖到隐蔽处的时候,卡诺惨叫了声。这个克隆人看到的最后个物体就是铁甲金刚的脚底——阿尔法战术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