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再也不属于军队的份子了。”鲍伊倔强地说着,握紧了缪西卡的手。

  “但爱默森将军是。”诺娃提到了他的名字,“而且他正在用他所掌握的切力量和敌人作战,以拯救这颗星球。”

  “我才不管这些!”鲍伊大声嘁道,“缪西卡是我的朋友——她不是我的囚徒或是敌人,她同样也不是你的敌人,你明白吗?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们?”

  诺娃看见小队的所有成员都默默表示同意——甚至连向以军人责任感闻名的但丁也是如此。

  “难道对你来说,爱情就那么难以理解吗,诺娃?”黛娜怒气冲冲地问,“你为什么总要表现得那么冷血?”

  就像被黛娜迎头棒喝了下,这句质问使诺娃略微动摇了下。她觉得自从加入之后自己就直游离在生活之外。她曾在佐尔身上感觉到的那种令人迷惑的吸引力,这份热情却突然冷却下来;对丹尼斯?布朗的慢热;还有对科莫多上尉表达的怜悯,那是因为她知道被回绝的滋味——这些事情她都不敢认真地思索审视下。

  她抽出随身武器,抬起枪口对准了他们。

  “那是我的职责,这就是你们想知道的原因。”她告诉黛娜,“对我来说,地球是摆在第位的。当然还有人类。我要把缪西卡带回去,就是伤了你们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她还真的要把自己的角色扮演好,黛娜想道。鲍伊走到她的射击范围内,挡在缪西卡的前面。尽管缪西卡已经吓得胆战心惊,但她还是下决心让他走开,以避免流血事件的发生。

  第十五小队的其他成员像群肉食动物般面对着枪口,他们变换着重心,缓缓地移动,但看起来似乎让没有挪过脚,他们把身子侧过来,朝诺娃靠近,使她的轮廓缩小然后就可以出手把她击倒。

  “你还是把这些留到总部去说吧,诺娃。”鲍伊把缪西卡挡在后头向她挑衅,“荣誉自由保卫人类的理想和我们的生活方式,你说过你会成为每个珍惜这切的人的朋友。”

  “我就是这样的人。”他伸出胳膊搂住缪西卡的腰肢,“你对朋友说的这些话西都是当真的吗?”

  “我——”诺娃早就忘掉了那些话,当时她想在充满敌意的第十五小队拉拢个朋友。那是在弗雷德里克上校的指导下开始的次迂回行动。但是最终,她却真的感觉到了这位个性十足的大兵身上某些特殊的东西,那是对他的疑惑,对他的远离人群产生的种难以言表的同情。此外,还因为他是克劳蒂娅?格兰特的侄儿。

  那段回忆在她脑海中闪而过,虽然不很清晰,但却十分强烈。

  在那个重建麦克罗斯城的圣诞节,也就是她亲眼目睹凯龙发动偷袭的圣诞节,雪花飘起的时候,小诺娃?萨特瑞正和她的姐姐以及她姐姐的朋友卡洛琳在起唱圣诞颂歌。她们恰好遇到了位看起来悲痛欲绝的高个子黑人女士,她漂亮得像白雪女王。

  可就在她对她们说话的时候,诺娃的姐姐认出了这位女士的声音,这个声音年纪稍大些的女孩没有不知道的。在-1号上,系统传出的语调时常为战斗中的人们注入希望。那个声音告诉大家应该到什么地方该做些什么,那个声音把沉着带给世界,同时还传播着勇气。

  她就是克劳带娅?格兰特中校。这群小女孩凑过来,围在她的身边用她们最美妙的歌喉齐声歌唱。她们唱的歌显然大家不用猜也都知道。

  “天——使的声音从天上传来!甜美的歌声覆盖了大地!”

  她们都想成为格兰特中校这样的人,而格兰特中校却希望她们更有出息。她拥抱了她们,然后哭了。

  “——我是你们的朋友”诺娃终于把这句话说了出来,但她却对自己的话不太确定。她经受过的训练和手中的武器让她控制住了自己。她知道自己该怎样行动并采取何种程序,甚至在这个时候该用什么样的声调口吻说话,以确保菲利普斯和其他人不会愚蠢地乱逞英雄。

  她单枪匹马地应付着整个局势,她不但寡不敌众,而且面对的都是些“残忍邪恶”的人,但最后这个形容词却明显不合时宜。她最强有力的武器失去了效用:对她的责难是完全正确的。而且她剩下的其他手段虽然厉害,但却无法施展出来。

  当佐尔的大手扣上她的武器并将它从手中取走时,诺娃几乎无法承认自己的思想突然陷入麻木的事实。“你不需要使用它。”他几乎是在用种谈话式的口吻说话。只要施展点点近身格斗的技巧,她完全就可以立刻夺回那枝手枪,但她没有。

  诺娃全身颤,摆脱了那种麻痹感,这才意识到自己再也无法对那些人开枪了,她自以为坚定不移的理想和誓言发生了冲突。

  她看着佐尔,“可是——她不是个克隆人吗?佐尔,他们对你干了那么多令人发指的事——”

  佐尔摇摇头,紫色的鬈发轻轻飘动。“她是个缪斯,是克隆人取得和谐的灵魂人物。她对洛波特统治者有着生死攸关的意义。瞧!”

  诺娃和其他人顺着佐尔手指的方向望去。他们看着大丛生命之花,他们听见史前文化矩阵发出的音调和缪斯的歌声极其相似。“从史前史化起源的所有生命都在刻不停地流动。旦克隆人被置于加速生长的过程当中,就只有缪西卡和她的姐妹弹奏的乐曲才能使他们保持驯良和顺从,这种乐曲能够适时地提醒他们自己到底是谁。”

  “现在她正在学习演奏人类的乐曲。”路易?尼科尔斯平静地说。

  这句话惊起串涟漪,直指诺娃的内心深处。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她现在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这样个机器人——她直都认为他和他的同类是机器人——竟然是复杂得令人惊讶的生灵。

  如果弗雷德里克伦纳德以及地球联合政府派人抓住了缪西卡又会怎样?首先他们会使用各种残忍的方式对待她。缪西卡表述了对和平的希望,可旦被送进地球联合政府的碾磨房,她的歌声又会变成什么样呢?诺娃不禁感到几分害怕。

  “我们得赶快动身,”诺娃说,“我用无线电召唤了个飞行小队的军官,现在他们随时都是可能到达这里。”

  “我们要赶到外头去!”黛娜喊道。爱默森正在打仗,部队里几乎没有几个她能够信任的军官。但世界这么大,很多地方都无人居住,个反重力悬浮战车小队可以构筑股不小的火力。他们必须停留在地面,试着和某个头脑明智的人进行接触。也许他们必须和洛波特统治者接触。迫使他们以某种方式停火,然后签订休战协议,最终实现和平。

  这会儿,她把入伍的誓言全然抛到了九霄云外。至于其他的东西——地球联合政府,以及它的附属机构南十字军——就更不值得提了。她感觉到自己的小队和她站在起,此外,还有诺娃和缪西卡。

  持和平主义政见的变节者!听来十分古怪,她想道。

  “要是没有你的命令,那些军官是不会轻举妄动的。”佐尔提醒诺娃,他的经验使他看清了事情的本质,“我们必须策划好每步行动,但动作要快。”

  黛娜高兴地鼓掌准备组织逃亡,但佐尔并没有流露出丝激动的情绪,只是把诺娃也拉了进来,就像这个中尉直是他的同盟样,通过忠诚指挥和协调下属的天性定是黛娜从她的天顶星斗士母亲和人类王牌飞行员父亲身上遗传下来的,佐尔想道。

  突然,有个佐尔曾经听到过的声音再次响起,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花丛中移动。他们全都听见了高亢而活泼的叫声,那种把小狗的吠叫与史前文化矩阵发出的声音合二为的声音,

  “波利!”

  黛娜单膝着地召唤它。“我早该知道的。”鲍伊深呼吸了口;诺娃和其他人很想弄明白这又是个什么惊奇之物。

  小小的生物看上去像只长着扫把头的矮个儿小白狗。它带着撮西藏牧羊犬般的额毛,有人发观它还长着凸起的角,几只小脚就像没有烘烤过的松饼。它露出迷你的小红舌头再次发出两声吠叫,朝她跑去。

  “你认识这个东西?”安吉洛挠了挠头问道。

  鲍伊替黛娜回答:“出生就认识了。这是她的教父送给她的礼物。我以前没见过它,也从不相信波利的存在,直到现在。我呃,直认为它是虚构的。”

  黛娜抱起这只小家伙,用鼻子蹭蹭它,开心地笑个不停。“传粉兽”——她的三个不太靠得住的自封为她教父的天顶星前谍报人员,康达布朗和利克就是这么称呼它的。当时,才三岁大的黛娜立刻就把它的名字缩短为“波利”“传粉兽”的英文是r,简称为。

  很快她就发现波利是只不可思议的动物,它依照自己的意愿随意来去,没有哪堵墙或是哪把锁可以关得住它。只要它愿意,想去哪儿都行,往往在她眨巴下眼睛的瞬间,它就突然凭空消失了。从生下来到现在,她也只见过它七八次。但它的样子从没改变过,丝毫不见衰老的迹象。

  “传粉兽,是的。”佐尔低头看着它,说道,“现在你已经知道它在为谁授粉了。”她立刻把所有的线索全都联系在起,从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甚至直追溯到她出生之前,黛娜你到底是谁?

  黛娜无法想像波利像蜜蜂样在花丛中忙碌的情形。她又次让这只小东西舔了舔她的脸颊,然后抱着它站起来轻轻地拍打着。

  “你直在盯着什么呢?我们走吧!”

  佐尔看看生命之花,毫无疑问,因维德人已经探测到了它们的存在。他仍然无法回忆起所有的事件,但有件事他知道得很请楚。

  必须挫败洛波特统治者的势力。尽管佐尔本体曾经诱骗过因维德女王莉吉斯,但他并不是整个事件的罪魁祸首。也许我也不是,虽然我就是他,他也就是我。

  但我有能力去做那件非做不可的事。就让我在最终完成这项使命的时候结束我的生吧!

  战斗正围绕着洛波特统治者五艘残存的母舰激烈地进行。人类已经向敌人证明,自己要比数量庞大的因维德人更加凶猛。

  但这还不是最坏的消息。光学传递信号显示,在他们的史前文化物质当中出现了个入侵者,那个东西要比因维德人或是铁甲金刚还要让人不安。

  那是个小小的白色怪兽,它正吠叫着在库存的储藏罐中追逐着自己难看的小尾巴。只“传粉兽”。洛波特统治者知道,对它发动攻击就如同用长矛戳刺清风用子弹射击太阳样,只会浪费时间。

  洛波特统治者仍然像往常那样不动声色地接受了这个灾难性的消息。如果把这称之为斯多葛学派的作风指忍受痛苦,恬淡寡欲却并不恰当,因为这只能暗示他们将会采取其他的行动方式。

  对史前史化能量的挥霍不仅使他们感受到自己施展洛波特技术水平的降低,而且还令他们的判断出现了失误,他们变得情绪低落,同时也失去了对克隆人的控制能力。但所有这切,都不会让洛波特统治者自身的——也就是最大的——史前文化罩的运作受到星半点的影响。

  即便是现在,事实也表明整块的史前文化物质已经被他们的舰队传送给了生命之花。

  他们无声的商议十分简短。赛赞下达了命令:“把所有机能正常的克隆人和所有的史前文化能量都送到我们的旗舰上来。将适量的战斗舰只设定为电动控制状态,让它们在地球表面降落,只为它们提供单程行驶的燃料。如果可能,对尽可能多的克隆人作定处理,把他们变成无脑突击队员。”

  那个科学家低下头,把自己的异议咽了回去。克隆人只不过是屈从于洛波特统治者命令下的血肉之躯体罢了。又有谁敢公然表达不同的意见呢?

  即便那意味着大屠杀

  自从她们被关押以后,艾莉歌拉和奥克塔维亚的生活环境就明显恶化。她们直对此十分震惊。却不曾调整过自己的心态。尽管她们也是缪斯,但缪西卡和她的宇宙竖琴却是她们三个人能量和功效的关键。对洛波特统治者来说,没有了她,她们俩也就毫无作用了。被拘禁以后,她们见到了史前文化能量减少以及因缪西卡的缺席引发的克隆人机能失调,现在他们对此已经有些麻木了。

  但阵新的恐慌马蚤动又使她们有所警觉。大多数身体机能出了问题并被圈定了行动范围的克隆人,都被卫兵注射了某种药剂。他们行动迟缓地排成长队。队伍的尽头有扇门,走出大门的人当中没有个回来的。

  抗痛血清,这个名词静静地在他们附近那些沮丧的囚犯当中流传着。艾莉歌拉看了看奥克塔维亚,她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旦药效发作,除了失去普通的感觉之外。被注射过药物的克隆人切功能全都正常——他们将成为好斗和可怕的战士。除了战斗,他们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有,直到身体被炸开或是药制完全烧坏他们的生理系统为止。

  “无脑突击队,”个声音说道。奥克塔维亚转身想看看那个人是谁,这望使她倒吸了口冷气。

  由于被剥夺了大量的史前史化能量,这个克隆人已经变成了个干瘪的老巫婆,她点了点头,现在已经处于生命的边缘。

  她凝视着远处,眼睛涣散得像玻璃球样。另个人插了句:“另类战争的祭品。这是洛波特统治者独有的方式。”

  来自敌人母舰的抵抗似乎正在减弱,但玛丽?克里斯托却不让自己心存侥幸或是就此分心。她躲避着敌人的炮火,准备进行下次通场飞行。在爱默森的命令下,她正在对支离破碎的部队的残余力量进行整合。

  我们最好能尽快得到些援助,她想道。

  “将军,现在你必须派出所有的预备队。”爱默森的传送图像对伦纳德说道。

  最高指挥官尽量让自己的表情不带任何感情彩,“就目前来说,现在的战况发展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说得倒轻巧,你这个吝啬鬼。爱默森想道,这时,他的旗舰在具生化机器人的袭击和枪弹的撞击下摇晃起来。

  “这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他冲伦纳德吼道,“立刻行动,你这个笨蛋!”

  伦纳德肩上的流苏随着他的怒火不住地颤动,“你竟敢向我下命令?执行你的任务!”

  他刚刚切断了通讯信号,脑子里还幻想着爱默森因为战地抗命被收监的情形。这时,名副官靠到他的身边说道:“敌人的攻击艇正在展开登陆行动,长官。大约就在城市边界五英里处。”

  伦纳德转过身再次接通了爱默森,现在无论发生什么,他也无法派出地球防卫部队执行突破任务了。

  他早就预见到,爱默森会认为这道命令根本行不通,而且会使矛盾激化。伦纳德让他继续把话说完,等着在战斗结束把他搭救下来之后再在地面上对付他。

  “接着说啊!哦,你定对这个很感兴趣:你的教子,二等兵格兰特为了个敌人的间谍竟然从连队开溜了。到现在还在搜捕他。”

  爱默森悲伤得想落泪,他坚持认为他们弄错了人,要不然鲍伊就是被洗了脑。为了说服伦纳德,爱默森列举了种种可能,但他却看到伦纳德脸上显露出得意洋洋的神色。

  爱默森切断了通讯,重新部署他的残余部队,对仅存的敌军母舰发起直接进攻。

  在地球上,伦纳德正为自己给爱默森送去了这样个消息感到高兴,他要让爱默森在这样个无暇悔恨忧虑的时候感受到极度的痛苦。

  但他并没有得意多久。从攻击艇上下来的支敌军正以松散的队形袭来,它们在纪念城内大肆破坏。

  甚至待在指挥塔内的伦纳德本人都看到了开启的攻击艇舱门,无脑突击队的克隆人像群疯狂的魔鬼般发起了冲锋。

  第十八章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3号远征队踏上征连寻找洛波特统治者,寻求和他们在外交上达成致的时候,洛波特统治者也正向地球进发。事实上,双方的飞船恰好在漆黑的夜空失之交臂。

  有人为此悔恨不已,因为他们相信第二次洛波特战争完全可以避免。我并不赞同这种观点。难道默默耕耘的人类会和侵入自己土地的猴子妥协吗?

  妄自尊大的洛波特统治者认为人类定是发疯了,他们认为人类就和那些由克隆人组成的被迫展开最后攻势的无脑突击队队员样简单。

  ——艾莉丝?哈玻?阿尔戈斯少校已退役,支点:第二次洛波特战争解读

  “怎么就打不倒他们呢?”名步兵咬牙切齿地在战术通讯网络中说道。他朝另个人开枪,这次,穿着来自另个世界服装的疯狂的长发野人终于倒了下去。

  但没过多久,这个家伙又爬了起来,它目光空洞,脸上的皮肤绷得紧紧的,像具邪恶的骷髅。它以超乎想像的高速度和灵敏度向他飞奔,同时还端着某种手持武器开火。士兵紧紧扣住扳机,在特弗龙披甲弹头的能量冲击下,它的身上被掀开了—个个大口子,最终,那具僵尸变成了燃烧着的碎块。

  但与此同时,另具僵尸狞笑着从后头冲了上来,和他徒手搏斗。尽管格斗技巧并不高明,但它却残酷得像条疯狗。他们的步枪架在了起,幸亏有护甲防身,他的脖子没有被咬断。

  此时,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上演着相同的幕,只有很少的几支南十字军部队驻扎在牛顿城,防守纪念城最外围的着陆点。这些士兵的人数远远低于登陆的外星活死人。几无还手之力的平民又会有怎样的遭遇?士兵们简直不敢再往下想。

  哪怕耗尽了弹药,那群僵尸也拼命向上冲,它们徒手展开肉搏,想在注射的超量药剂致它们于死地之前尽量多杀几个人。人类的幸存者及时在城镇的中心广场附近重新集结起来。十五名男女组成了个队。他们分成两组,排站立,排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