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魅耍还颐墙ㄒ樵诙宰舳?普利姆的记忆重新编排程序并恢复他的全部意识之前,暂时搁置这个问题。”

  三位体中的女性成员廷斯塔继续说:“他在地球上的经历使他的生物能量值有所增加,并且超出了其他所有克隆人。”

  “我们相信这和他长时间接触人类的感情纠葛有关。我们认为,感情可以最大限度地优化克隆人某些方面的性能。但我们现在还不能肯定,将来也是——嗯?”

  广播系统将条信息传遍了整艘飞船,“注意,所有区域注意:这里是克隆控制中心。第四区报告佐尔?普利姆已经失踪,佐尔?普利姆现已离开他的防区。所有卫兵按照西格玛方案进行搜索。请三位体安全小组的负责人立刻与克隆控制中心联系。”

  缪西卡希望通过音乐抑制忧伤的努力并不成功,甚至姐妹的钢琴和琵琶合奏也没能提起她的精神或是从她脑海中抹去鲍伊的形象。

  最后,她拨弄出个刺耳的音符,面对着她们,“对不起,姐妹们,现在已经到了我不想和你们长相厮守的时候了——三位体形同人。我发现自己在回忆三位体形成之前的生活,那时候每个人都可以独立自主地行动。”

  艾莉歌拉和奥克塔维亚面露不悦之色。面对姐妹们的厉声斥责,她却继续说道:“那时候我们可以感觉到愉悦痛苦欢乐,甚至孤独!我想知道爱情到底是什么样的。”

  她朝宇宙竖琴弯下腰,把脸埋在双手当中。

  三名警卫的谈话声传进了房间,她突然站了起来。刚才缪西卡在回答艾莉歌拉的问讯时,姐妹们还夹杂提到了佐尔?普利姆的逃脱以及正在进行的大搜捕。

  我知道现在应该做些什么了。缪西卡想。

  佐尔?普利姆正漫无目的地在旗舰内部的各个居民区转悠。他这种做的目的并非是要刻意躲避搜捕,而是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远古的石制建筑似乎在眼前淡入淡出,然后变成了纪念城里的场景,恍惚间他觉得又回到了在地球上的时光。头顶上的太阳好像显得太亮太热,阳光过于强烈。他总觉得黛娜在向他跑来,向他招手欢笑,那是多么的愉悦啊

  辆正在巡逻的轻型飞车没有发现他的踪迹,因为有个被面纱遮住脸部的人影把他拉进了小巷的深处。佐尔摇摇头恢复了清醒,这才看见缪西卡取下面纱满怀希望地抬头望着他。

  许许多多不完整的影像和困惑的回忆袭扰着他,他站立不稳,双手撑地跪在光滑的水磨石地面上。“为什么我的脑子里装满了噩梦?”

  “你是佐尔本体的克隆人”她说,“从某种意义上来看,可以说你才是真正的洛波特统治者。”

  在她的帮助下,他奋力重新站了起来。但这时,道明亮的光线从他后面射了过来,他再次倒了下去。卫兵们和克隆人首领正搭乘着反重力平台站在他的身后。

  “他只是代谢情况不稳定。”捷达告诉缪西卡,“现在,我们暂时还需要这个克隆人。”

  第三部最终梦魇1314

  _天堂

  第十三章

  这里的切还和平时样,非常的平静,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还在唠叨关于战争的坏消息。你们要相信我说的话,和我在信里写的样,我们连队属于后续部队,根本就没参加过什么作战行动。所以我希望你们体谅我的劝告,就别再瞎操心了。尤其是爸爸,都快着魔了。

  错过圣诞节假期我感到很抱歉,他们总是让我们等到明年。我想我很快就可以休假了,这里的事情实在是无聊透顶。

  谢谢你们的甜饼,它好吃极了。

  ——摘自安吉洛?但丁致父母的封信

  处决的命令已经下达,荷枪实弹的克隆人丝毫没有理会士兵关于日内瓦协定的抗议。牢房太小了,黛娜和她的队友根本施展不开,于是行人把双手放在脑后,乖乖地听从敌人的指令走了出来。

  他们被卫兵围在中间,地球部队的士兵穿过拘留中心走进条分支走廊。出乎意料的是,克隆人严密的安排还是遭到了破坏。

  辆无人驾驶的轻型飞车呼啸着朝前头的卫兵们猛扑过来,这股足以撞碎骨头的力道将三人组的卫兵撞上了半空,就连直向后退避的黛娜也差点躲闪不及。纷纷扬扬的电火花和金属碎片向下飘落,轻型飞车在尖利的噪声中彻底翻倒过来。走在前头的几个卫兵被撞倒在地,来自地球的战士立刻扑向另外三个被突发事件吓得目瞪口呆的卫兵。

  希恩用肘部猛击身后那个卫兵的咽喉,安吉洛则像敲钹样把另外两个卫兵的脑袋使劲往里磕。搏斗很快就结束了。

  就在第十五小队从地上拣起武器重新武装自己的时候,缪西卡朝他们跑了过来,“鲍伊!”

  路易在卫兵身上发现了他被捕时携带的脉冲手雷,他真是喜出望外。好吧,活性史前文化,我们再较量个回合怎么样?

  在错综复杂的记忆管理中心,佐尔被皮带绑在张支起的倾斜甲板上。捆绑的角度很陡,佐尔整个人几乎是以垂直的姿态站立。他的脑袋上扣着个水母状的金属头盔,但仍然没有恢复知觉。

  克隆人技术员个个都提起十二分的谨慎,以确保不出点差错。佐尔的原始记忆:他作为洛波特统治者的仆从生化机器人战士以及舰队首领的整个过程都必须重新注入他的脑中,并和他在人类当中的回忆整合在起。这样,他的完整记忆就具有了可以感知和理解的特性,然后再送往记忆库以供进步研究,而最后这个佐尔的克隆体将被处理掉,变成堆废品。

  捷达目睹着整个准备过程,感到很满意。要是让他看见厅堂的上层部分,他可就高兴不起来了。

  在玻璃质地的瞭望甲板墙面上,只粗大的前臂卡住了克隆人卫兵的喉咙,卫兵声没吭就被人从值勤岗哨中拖走了。

  黛娜和第十五小队的成员们俯视着这间魔鬼工作室。他们对佐尔的举动都完整地暴露在她的眼里,但直注视着仪表和设备的路易却用嘘声示意她安静。他调了调高科技护目镜,以便探测每处细微的能量值。面对整个实验室,他像狙击手样通过夜视装置研究着房间的整体布局。

  “真是疯狂的手术。”希恩感到极度厌恶。

  “不过这倒为我们提供了少便利。”路易提出相反的意见,“看到那些仪表了吗?当它们的指针达到顶峰的时候,佐尔的记忆就会全部恢复。”

  路易指了指三个并排设置的细长的条状物体。第个已经充满了,并且发出蓝色的光线;接着第二个也满了,随着灿烂的蓝光,惊人的热浪被释放出来,就像有人突然打开了自动调温装置。

  随着指示器刻度的上升,技术员撬可佐尔的嘴,往里面塞进个护垫,第三条指示器的刻度槽已经满了,他开始不住地抽搐。路易不得不按住黛娜,防止她从玻璃瞭望甲板后头跳出去大闹番。

  最后,名克隆人技术员宣布:“重新注入记忆的过程现已完成。记忆重整工作即将开始——”

  他的话被上方射来的密集弹幕切断了。转瞬间排排的窗户和记忆管理中心的许多器械都被打成碎片。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小队的士兵们就跳下来,制往了这些克隆人。

  “谁都不许动下!”黛娜警告道。他们从她的目光中看到了贸然行动可能引发的后果。

  捷达和他的克隆人领袖三位体小组惊讶甚于害怕。不管怎么说,这是他们第次和人类遭遇,缪西卡出现在袭击者身后,卡诺看见她后全身明显震了下,嘴角轻轻呼出了她的名字。

  在屋子的另头,路易和安吉洛三下五除二地把佐尔身上的绑绳和头上的连线解了下来。大块头中士轻松地把失去知觉的克隆人扛在了肩上。就像他斥责佐尔时的神情样,黛娜注意到安吉洛正用愤怒的目光瞪着那些折磨佐尔的家伙。

  士兵们忙个不停,他们要确保不让屋里的任何仍然做出危险举动,但却没有注意到捷达按动了袖口附近的那枚按钮。没过多久,大门突然打开,三个卫兵跳了进来。

  所有的人同时开火,而实验室里的卫兵也乘机寻求隐蔽,克隆人首领小队的士兵和缪西卡也不例外。能量弹不断撞击散发出闪光,空气立到变得灼热起来。射束引发了整套系统的爆炸。

  “我相信你已经疯了,缪西卡!”在喧嚣的战火中,卡诺向她喊道,“这些怪物对你做了些什么,使得你背叛了自己的种族?”

  缪西卡十分紧张,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得说:“佐尔是他们的朋友,他们救了他!”

  然后鲍伊把她拉到边,“我们得离开这里!”

  第十五小队射出密集的火力扫清了大门,三个躺倒的卫兵不是业已断气,就是即将归天。五个老练的战士保持着沉着和准确的命中率边打边走。为了减少被流弹击中的危险,残余的敌人没有别的办法,只得把脑装压得低低的。

  在联合体外面停着另辆轻型飞车,才转眼的工夫,逃亡者们就呼啸着扬长而去了,车上的黛娜和希恩继续用高强度的火力进什压制,不让个敌人跟上来趁机他们射击。

  从脑波仪器上解下来的佐尔抽动了几下,然后苏醒过来。黛娜高兴得过了头,她甚至放下武器兴高采烈地大叫,而负责开车的安吉洛却吼道,“现在还不是开心的时候,笨蛋!我们还得找到出路离开这里,难道你都忘了吗?”

  这时,三具红色生化机器人出现了,它们以极高的速度从轻型飞车逃离的主干道上空高速掠过,向他们逼近。安吉洛差点把飞车撞在附近的墙上,但他还是成功地躲过了第波子弹,然后打了个急弯拐上侧道,暂时甩掉了做人的机甲。

  “我们得回到反重力悬浮战车那里去!”黛娜顶着风大声叫喊。

  “我正往那儿开,长官。”

  她看了着雷替尔送给她的小型传感器。“下步就用这个!”也许他们应该折回来。

  缪西卡向他们指点过,顺着这条道路就可以通往飞船的控制中心。

  他们拐了个弯儿,路杀将回去。在个拐角处,他们迎头碰上另外三个卫兵。绝不能刹车。安吉洛咬紧牙关朝他们猛冲,把两个家伙磕飞到两侧,中间的那个则撞在了地面上。

  然而撞击也使轻型飞车失去了控制,它撞在根立柱上,弹到另个方向。这时,安吉洛绝望地扳动制动火箭开关,飞车撞上了地面,缓缓翻了个身,车里的人全都被倾倒出来。在阵叮叮当当和嘎吱嘎吱声中,它终于停了下来。

  黛娜摇了摇头,向上张望在她的正前方就是个打开的舱门,再往上——“瞧!那就是中心控制区!”存放活性史前文化的区域就在这里,但它不对外开放,而且处于严密保护之中。

  就在这时候,他们听见反重力悬浮平台接近的声音。他们赶忙散开,在控制中心寻找隐蔽点。又过了几秒,三具红色生化机器人停了下来,他们走下反重力悬浮平台开始搜索这片区域。

  看到这些生化机器人,佐尔紊乱的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突然闪了下。他转身面向缪西卡,她正藏在根巨大的管道后头蹲伏在他旁边。“洛波特统治者开始为什么要把我送到地球上去?”他低声问道。不知为什么,他知道这个女音乐家正是洛波特统治者控制这个领域的力量的组成部分,她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她无比悲伤地看着他。“你就是他们的耳目,你被派往地球就是去做他们的间谍。”她几乎是在喃喃低语,“他们在你的脑子里植入了个神经传感器,这样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佐尔!”

  忽然,整个控制中心——以至整艘飞船都响起种奇怪的颤音,那种奇怪的声音让他们毛孔倒竖,生化机器人也直起脑装接收着这种信号。

  “是战斗警报。”缪西卡压低声音告诉部队的战士,“你们的部队定是在向我们发动进攻!”

  “现在是我们行动的时候了,”黛娜说,“我们要毁掉这座控制中心,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明白吗,否则爱默森就没有获胜的可能。”再加上点好运,路易就可以让它瘫痪。但首先必须引开这些红色生化机器人。

  第十五小队的士兵们散开向生化机器人射击,他们借助屏障躲避,边向活性史前文化接近。他们躲在系统附近,从掩体当中射击。敌人的机甲似乎宁愿承受威力有限的轻型火力的打击,也不太愿意冒着损坏飞船核心的危险胡乱开枪。具生化机器人想把他们引诱出来再射击,路易极不情愿地对它使用了脉冲手雷,但手雷只把它炸得失去平衡,并未使它失去战斗能力。

  只有佐尔和缪西卡被留在后头,她被眼前发生的事情吓得不知所措,而他却在拼命地回忆过去,改变就动弹不得。这时,佐尔发现自己想起了很多事情。他凝视的目光移到了第十五小队的指挥官身上。

  黛娜

  他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他爬到边,避开他们的射击范围。

  与此同时,缪西卡也下定了决心。

  时间不多了。必须尽快摧毁这艘飞船。我得关掉屏障控制器!

  她飞快地向台阶跑去,看见她向外奔跑,鲍伊赶忙呼喊着她的名字追了上去。

  缪西卡像只梅花鹿般轻快地顺着宽大的台阶向上跑,但是她正位于开阔地带,就在她即将跑到顶端的时候,具红色生化机器人冒险开了枪。与此同时,安吉洛射出的子弹也正打在红色生化机器人的铁饼状武器上。生化机器人的射束击中了缪西卡附近的建筑,尽管她没有被击中,但损毁的建筑却把她吓得够戗。

  转眼,鲍伊就来到了她的身边。“鲍伊,那是个屏障!必须把它关掉!”

  他点点头,快速走上最后几级台阶来到她试图接近的控制面板跟前。第十五小队用所有的武器向红色生化机器人射击,红色生化机器人却由于怕损毁建筑而不敢再贸然向缪西卡或是鲍伊开枪。

  在她的指导下,他按下电钮,根亮闪闪的拉杆应声出现。他又扳动拉杆,震动世界的鸣响压过了先前的战斗警报和战场上的喧嚣。

  “快点!”她对他喊道,“我们必须离开这里!”

  为了避免误伤飞船的主系统,在幕后操纵的洛波特统治者禁止生化机器人开枪。从这刻开始,生化机器人就处于极度的劣势。而部队很快就对此充分加以利用。如果知道敌人的弱点,五枝步枪也能形成相当可怕的火力,更何况这些士兵在瞄准敌人面甲射击方面具有特别丰富的经验。

  就在鲍伊扶着缪西卡从台阶上下来的时候,最后具生化机器人踉踉跄跄地向后倒地,靠在舱壁上再也不动了。逃亡者们飞速跑进过道,但又有三具红色生化机器人不知从哪里钻出来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他们的弹药和能量几乎都打光了,而且在这个时候,船体设备的后头也没有藏身的地方。领头的生化机器人举起致命的铁饼状手枪,瞄准了他们

  爆炸声中,生化机器人的手臂连同那枝手枪都飞了出去,就连这些战士也差点被震得仰面朝天。在他们身后搭乘反重力悬浮平台激射而来的,正是那具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的的红色生化机器人。

  “把他们干掉,佐尔!”黛娜欢呼雀跃起来。

  佐尔仍然是敌方阵营最优秀的战斗统领,他灵巧地躲避着其他红色生化机器人的炮火,始终以极高的命中率向它们射击,他从反重力悬浮平台上高高跃起,让碟形的平台向它们飞去。剧烈的撞击消灭了他的对手,那些逃亡者也差点被爆炸声震聋了耳朵。

  佐尔的生化机器人落在地面上,甲板都为之震颤。“黛娜,你和其他人先走步,穿过这儿,反重力悬浮战车就停在那个方向。我留在这里拖住后面的追兵。”这正是他们的战友佐尔的声音,而不是来自洛波特统治者的奴隶的那种怪异的向内吸气的声音。

  “嗬!”安吉洛用赞同的语气应了声。

  “我们会等着你。”黛娜心情沉重地说。

  没有别的选择了,逃亡者们继续奔跑。佐尔则转过身耐心地等待。时隔不久,三组乘坐反重方悬浮平台的三重生化机器人争先恐后地出现在视野当中,佐尔仔细瞄准向它们开火。

  令人诧异的是,那几辆反重力悬浮战车还跟第十五小队把它们留在那儿的时候样。

  “可它们能派上什么用场?”安吉洛问道,这时,小队成员也都启功了他们各自的机甲。“我们不可能依靠战车的推进器和爱默森将军会合!”

  “你以为我连这个都不懂吗?”黛娜回敬了句。她把机甲转换为战车模式,然后掉过头去寻找自己和鲍伊以及路易初次逃亡时走过的道路,第十五小队则紧跟在她的后面。

  最后,她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在个死胡同般的舱室里,堆满了回收的部件和废弃的设备。显然他们需要在这里完成大量的维护工作。

  反重力悬浮战车停了下来,炮口对准了惟的舱门。士兵们在他们的炮塔座舱内站起身来。黛娜朝整排较为完好的反重力悬浮平台指了指。

  “路易,你得从它们中间给我们找出五台最好的,并且确保它们能够带着我们和爱默森会合。”

  你说得倒轻巧!他想到。她是疯了,还是什么都不馑?“中尉,我——”

  “我不想听!我讨论的不是如何赢得场方程式赛车,只要能让它们飞个几分钟就行。如果不能及时跟随舰队返航,那成败与否就没有多大区别了。”

  在他的旗舰上,爱默森早就从部属噤若寒蝉的态度中得出了结论:地球再次派兵夹击洛波特统治者的企图已无法像以前那样奏效了。

  第十五小队没有点活动的迹象,无线电也直联系不上。爱默森命令舰队准备撤退,让-机甲做好返回运输舰的准备。当克里斯托中尉提出异议的时候,他把她驳了回去,并重申了自己的命令。

  但自始至终,他直都在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