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是吗?”

  仍然没有反应,可安吉洛却注意到生化机器人的手枪突然开始晃动。从落在地上的阴影可以看出,在他再次蜷回球形控制塔之前它始终都不曾移动过。黛娜朝生化机器人的脚下走去。

  “小心,黛娜!他要开枪了!”安吉洛刚把她拽住,巨大的手枪就开火了,毁灭的光束打偏了,两个士兵脑袋齐朝地摔倒。不过安吉洛立刻就明白过来,不管怎么说,佐尔还是不会伤害黛娜的。

  另发白热的射束打在附近的甲板上,但距离很远,根本就构不成威胁。黛娜和安吉洛抬起头,看见红色生化机器人的护甲已经重新密闭,把球形控制塔紧紧保护起来。红色生化机器人开始持续射击,更多的炮弹恣意地打在甲板上。

  安吉洛有了个办法,他跑回自己的战车。红色生化机器人仍然在胡乱射击,看来他的内心正在激烈地交战,直到最后才注意到安吉洛的主炮已经瞄上了自已。黛娜和射击轨迹还差好大截距离,于是安吉洛开火了,但生化机器人有惊无险地及时躲了过去。佐尔个侧身,双足向上跃起躲开了中士的第二发炮弹。

  在他的洛波特芓宫指包容着保持胚胎姿势的佐尔的球形指挥塔里,精神恍偬的佐尔全身发汗,不住地呻吟。洛波特统治者操纵他和安吉洛交战,但他却用更多的毅力去摆脱这种对他意识的操控,只是这种意志与意志的对决总让人心力交瘁。

  黛娜朝安吉洛挥挥手,“这样你是不可能阻止他的!变成铁甲金刚模式!别伤了他!”

  你以为我是谁,怀亚特?厄普美国西部的个传奇人物,是个除暴安良的警长吗?安吉洛想到。我到底该怎么做,向这个该死的生化机器人挥手致意?不过他还是变成了铁甲金刚模式,借助掩体使用火炮射击。红色生化机器人又躲了过去,不过他的动作比以前更加缓慢了。

  “佐尔的脑电波不正常。”博卡兹已经发现了这点。

  在他的身后,三位体的政治首领的头目米基科斯在他们三人小组的史前文化罩前说话了,“由于长期被人类影响,他的前脑结构可能受到了影响。”

  达哥朝政治首领半转过身,“你是说,这有可能唤醒他关于自己种族的仍然处于休眠状态的回忆?”

  “有可能,我的主人。”

  也许这正是洛波特统治者们期盼已久的突破!也许情感正是打开佐尔大脑天赋的钥匙,甚至可以获得他从佐尔本体继承下来的学识能力。在此之前,洛波特统治者就企图利用人工精神力把它从佐尔体内提取出来,但没有成功。随着??即继承的学识能力和佐尔本体秘密的揭晓,他们将得到个新的矩阵,既而是整个宇宙——所有的切突然都有了可能。

  “必须立刻制止人类的干扰和牵制。”赛赞命令手下。

  突然,佐尔打了个侧滚躲开了安吉洛。不等中士开火,他就打坏了另个舱门,从过道里逃之夭夭了。

  “安吉洛,别追!”黛娜喊道

  “出什么事了!”安吉洛剧烈地颤抖着,他甚至以为自已就要完蛋了。“他本来可以置我于死地的,他为什么不向我开枪?”

  “我不知道。”黛娜说着,边跑向她的瓦尔基里号,“不过,我得赶在外星人之前找到鲍伊和其他人。”

  外星人。

  走廊里的战斗进行得很顺利,小队充分利用了他们所掌握的三重生化机器人的弱点。没有黛娜在旁边碍手碍脚,他们朝生化机器人的面甲的射击反倒更加直接和迅速,甚生连鲍伊看到他的队友们生死悬于线的情形,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枪战过后,遍地片狼藉,轻烟缕缕,他们这才意识到该躲阵子了。他们撤到附近的个循环车间——那是间巨大的舱室,里面全是开动着的传送带和有机废料回收设备。

  黛娜有可能追寻他们的无线电信号找到这里。

  希恩发现了两个越来越强的信号,最后他们直接向这间舱室开来。他抬起头,看见头上有两辆反重力悬浮战车,它们在十码宽的传送带上甩了甩残片和碎屑,然后借助推进器降了下来。安吉洛和黛娜正往大片垃圾当中降落,黛娜喊道:“小心下面!”

  “真是准时,中尉。”鲍伊不冷不热地说道。

  据他们观察,这里既没有卫兵,也没有监控设施。黛娜和安吉洛以及其他人把反重力悬浮战车藏在顶棚的暗处,然后,第十五小队聚在起准备展开临时行动。

  很显然,他们在短期内不可能指望爱默森的回援,而纯粹的马蚤扰战术迟早会使他们被三重生化机器人部队赶到处而被彻底消灭。

  “那么,我们该做的就是找到旗舰的指挥中心或者舰桥,要么就是被这里的人称作别的名字的此类东西,然后回到这里利用反重力悬浮战车将它解决掉。所有的人脱掉护甲,侦察任务开始了。”

  “玩特工游戏的时候到了。”希恩叹了口气,“我们应该去哪儿找?这可是艘五英里长的飞船。”

  “考虑到它们的布局和系统配置,最合理的位置就在飞船的中心。”路易说。

  于是他们脱下护甲,开始检查小型武器。

  小队想把所有能够带的武器都拿上,可黛娜否决了这个主意。带太多的东西只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如果他们真的遇上什么情况,几枝手枪和步枪也起不了多大作用,他们根本不可能借助这些东西脱身。

  另条传送带把他们送往个由大理石装饰的拱门。他们跳了出来,顺着两旁排列着精雕细琢的石制艺术品的走廊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安吉洛停住了脚步,发现自己走进了个建筑风格介于“罗马参议院”和“波吉斯候诊断室”的地方。那里同样样充满了华丽的艺术气息,他们脚下的地面也泛着微光。克隆人三五成群地走动着,他们不是身着素雅优美的如同宽外袍之类的衣物,就是穿着带披风的紧身衣。

  “外面是什么样的?”黛娜很想知道,他们站在走廊的出口处,她则跟在安吉洛身后,被挡住了视线。“有没有士兵注意到我们,可以接着往前走吗?”

  “我想我看到的只有平民。”他低声把话传到后面。他把卡宾枪端得更高些,然后向前移了步。

  黛娜跟出来向外窥视,然后告诉她的手下:“看来他们不像会盘问我们的样子。出来吧,我们混在人群当中自己走自己的。”

  “不入虎|岤”路易干脆豁出去了。

  这艘飞船里的居民们看起来真的既安静又顺从,甚至有点像在打瞌睡。小队顺着条可以遥望到公众聚居地和恬静庭院旧的大道向前走。

  才走了几步,黛娜和路易就看见辆小型地效车向他们的方向驶来。

  除了希恩,所有的人都收到了警告信号,这个家伙正跟在三个漂亮姑娘后头晃悠呢。不过这时候他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其他人都躲起来了,他无处可藏,于是决定采用他最典型的方式和姑娘搭讪瞎扯。

  “嗯,对不起,小姐”他拉了拉其中个的手肘,三个人整齐划地发出“嗯”的声音,那种声音十分怪异,就像往里吸气样。车的巡查士兵越来越近了。

  希恩装疯卖傻,结结巴巴地说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她们,也许以还可以和她们共进午餐什么的。他笑得很牵强,还朝她们使了好几个眼色,其实他全身都被汗水浸透了。

  她们真是非常迷人,三个人的头发分别染成橘红蓝色和粉红色以利区分。她们望着他,还侧耳倾听了会儿。希恩试图和她们的目光保持接触,边还得观察巡逻兵到了什么地方。

  橘红色头发的姑娘对她的姐妹们说:“这个克隆人有明显的退化倾向,你们说对不对?”

  “看他面部的痉挛表情:那是神经衰弱的症状。”蓝色头发的姑娘面色严峻地表示同意。

  “在他彻底恶化到不稳定状态之前,让我们对他进行次诊断吧”粉红色头发的姑娘说。

  还不等希恩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她们就凑到他跟前,掰开他的嘴往里看,掀起他的眼皮仔细检查,拍击他的胸部看看他的身体状态如何。

  他把武装带和护甲都留在了后头,三个克隆人医生不知用什么办法解开了他的束腰上衣,可衣服的下摆还束在腰带上,外套整个儿垂落下来。她们抓住他的手臂,把他绊倒在地。为了便于步行,他甚至连枪都没带。

  她们戳戳这儿又戳戳那儿,他抽动着身子,痒得哈哈直笑。上帝啊,无论你在哪儿,千万别让玛丽知道这事!

  黛娜赶过来救他,她把几个姑娘把推开,“你们这些贱货,都给我滚开!”

  “这几个克隆人显然都被感染了,”橘红色头发的姑娘说。她抬高了声音,“卫兵!立刻抓住这些克隆人!”

  轻型地效车掉了个头,卫兵呼啸着往回赶。

  “快散开!”黛娜喊道,“他们没法追上所有的人!”她撑着栏杆跳了过去,鲍伊和路易赶上来断后。“回到反重力悬浮战车上去!”她顺着光滑的黑色台阶逃跑,这些台阶足有五码宽,而且像镜面样光亮。

  安吉洛把希恩拉了起来,他下想起自己忘了拿靠在墙上的战车手专用卡宾枪。但现在没时间取它们了,弹雨就在他们附近乱窜。他们顺着大道向前奔跑,轻型地效车在后头紧迫不舍。

  “你不可能靠装扮成外星人的伎俩骗过他们,你这个蠢货!”安吉洛气喘吁吁地说。

  “啊,等回去的时候再写信告诉你的母亲吧,中士!”希恩恶声恶气地回击。他们躲进了看到的第条小巷。

  卫兵的地效车停住了,三人组的警察下了车,继续徒步追踪。

  这些身兼警察和卫兵二职的克隆人分散开来,搜索巷子尽头的装卸机库。希恩和安吉洛突然钻出来,朝中间那人扑去。中士朝这个高个子克隆人猛力击,确保他不会再次醒过来。希恩抢过这个卫兵短小的带两只手柄的武器把另个也干掉了。他转过身,就在这刹那,他和第三个卫兵同时拔出手枪对准了对方的头。

  第三部最终梦魇1112

  ,,

  第十章

  我想,黛娜身上发生的变化是从她不得已写的那封信开始的,“作为部队第十五小队的指挥官,我不得不悲痛地通知您”

  ——路易?尼科尔斯,光的幻想圆舞曲

  缪西卡轻轻抚弄着宇宙竖琴彩虹色的光弦,弹出了几个悲伤的调子。她根本没有心情弹洛波特统治者要她演奏的曲子。阴暗的大厅所特有的声学效果使这里感觉像座教堂。

  她的姐妹艾莉歌拉和奥克塔维亚走上前来,她又自怨自艾地叹了口气——这又是种她新近出现的忤逆行为。但艾莉歌拉却说:“群外星人士兵已经侵入了飞船的核心区域。我们觉得你定想知道这个。”

  缪西卡的呼呼吸都停滞了,“他们受伤了,还是被俘了?”’

  艾莉歌拉两手摊表示自己也无所知,“卡诺和他的手下已经全体出动搜捕他们。他们定逃不掉的。”

  缪西卡站起身来就走。

  “别离开这里!”奥克塔维亚在她身后喊道,“外面很危险!”

  “我要个人静静,”缪西卡回过头说。她想,绝不能让他受到伤害!噢,鲍伊!

  “你是说你的手下放走了那几个原始人?”三位体的政治首领中的雌雄同体女性弥嘉质问道。

  守护小组的头头承认了这事实,“他们只是暂时逃脱,阁下。不过他们不可能直躲着我们,更不可能逃离这艘飞船。”

  她冷冷地扫了他眼,“你的失职行为将要受到惩罚。”

  路易,鲍伊和黛娜并不是才能和个性的最佳组合。

  他们发现间宿舍模样的屋子,这时阵喊声临近,他们赶忙钻到某种算是床铺的家具下面。他们从床底探出头来张望,却看见那几个克隆人医生刚才希恩就找她们搭话,结果反倒被他们她缠上了走了进来,边还在讨论外星人入侵者的事情。

  “我得马上给自己消毒。”斯普芮拉边说,边脱下了自己的长袍,“免得因为和他们接触受到感染。”

  引起这些士兵巨大兴趣的是,三个人都脱下了衣服,然后仰躺在那几张床上。某种扫描器自动移位,光束照射在克隆人身上,她们立刻就进入就进入了梦乡,道道光环在她们身体外侧跳动。

  几秒钟之后,这几个士兵都穿戴上了长袍和头巾。他们再次冒险向外进发,穿过座圆形的建筑。在黛娜看来,它和罗密欧与朱丽叶时期的老房子颇为相似,只是少了棚架花朵和各种植物。

  更多搭载着卫兵的轻型地效车出现了。三个人偷偷摸摸地进了扇大门,却发现自己似乎置身于场鸡尾酒会。柔和的光线照亮了带有艺术风格的蓝色窗玻璃,这种超越俗世的流体轻柔地变化着,从某处传来舒缓的音乐,它让鲍伊联想到了长笛。他们紧张地坐在桌前,名女性克隆人在他们面前各摆放了杯奇怪的饮品。

  “把它喝了,然后走过这扇门到生物扫描室里去。”说完她就走了。此处所有人都在啜饮这种略带紫色的饮料,而且它的味道闻起来相当不错。

  由于始终找不到公共喷水池甚至水龙头之类的东西,他们都很口渴,于是便喝下了这种饮料。味道很不错,真是意外收获啊。虽然不是啤酒,但也不差,而且它具有解渴的功效。

  黛娜决定好好看看屋子里有些什么。“生物扫描室”——上头应该会对这个称谓感兴趣。他们走过大门,摸了摸腰带上的手枪。

  名女护士克隆人让他们站到底部带有亮光标志的胶囊状器物当中,然后开启了控制台——它有小型史前文化罩半大小,控制台平坦的表面布满了复杂的外星仪表。

  光线从他们身上扫过,为克隆人设计的脑波读数装置发出严重警告。护士告诉他们,尽管他们的身体机能十分紊乱,但还有挽救的希望。

  鲍伊和路易显然想溜之大吉,但黛娜却感到他们离洛波特统治者独立运作的世界的某些关键处又进了步。于是她就跟着护士进了下间屋子,它比刚才那间要大得多。

  这个地方似乎充满了种奇怪的蓝色迷雾,巨大的舱室里有几十具棺材般的玻璃容器,它们整齐地排成数行。长条形的透明圆柱体从天花板的小孔中降下来,投射出苍白的光线。在几十具泛着微光的棺材之间安装了更多的控制模块。在玻璃质地的匣子里,部队成员可以看到动不动的克隆人体。

  “看来我们是到了停尸房。”黛娜低声地说。

  “这些转化稳定装置可以矫正你们体内出现的紊乱。”护士解释说。送来此处的克隆人往往会被吓得精神失常,但她很奇怪这三个人居然这么镇定自若。“现在注意观察这种装置如何使他与所处的环境协调起来。”

  她用手指了指,随着石棺盖子的开启,个男性克隆人露了出来。他眨眨眼睛,用肘部支撑着坐了起来。

  “通过这种治疗,并配合点生物能量,他的结构已经趋于稳定。”护士继续说道,“现在你们该喝点这个。”

  她指的是盛在另外三个容器里的种黏稠的溶液,这几个容器就摆放在张悬空的桌子上。它触动了黛娜脑海深处的某种东西,她突然冒出个念头,想要喝下外星人的长生万能药,她想看看这种奇怪的睡眠会带来什么。尽管体内的另个南十字军中尉指黛娜源自地球人血统的理性别知道这种想法是极其疯狂的,但她却非常想尝试番。

  护士在墙壁上的开关上拨弄了几下。路易突然喊道:“当心,中尉!”

  黛娜转过身,那个刚刚苏醒的克隆人伸出双手摸索着,歪歪斜斜地朝她所在的方向走了过来。在黛娜看来,他的状况并不稳定,就像从恐怖电影里跑出来的什么东西,他面色苍白,目光空洞,简直就是个活死人。

  我猜他们的系统是名不副实,路易想道。

  黛娜浑身泛起阵恶心,朝那个家伙尖叫着后退了步,将那个装着液体的容器朝他扔去,玻璃杯没有投中目标,结果在个控制模块上撞了个粉碎。液体洒了出来,控制模块闪出簇火星并发出劈劈啪啪的声响,灯沟也变得忽明忽暗。

  “闯大祸了。”路易说道。

  透明棺材的指示器和控制系统全都乱了套。棺材盖子纷纷自动升起,众多克隆人从他们躺着的地方坐了起来。

  “噢,太棒了!整个墓地的死人全都活过来了!”鲍伊喊道。

  黛娜朝路易张牙露齿,就像只正要捕食的猫科动物,“这就是你的理想社会,路易。你那关于机器的梦想与海阔天空的智能帝国就和这里样!“看来她是要向他回敬了,“怎样,喜欢吗?”

  护士扯着嗓子嚷嚷着第三区发出警报还有克隆人失控什么的,然而这三个小队的士兵没有意识到到她嚷嚷的对象是他们,而不是刚削苏醒的那群叛乱分子。

  她定按响了警铃,因为他们听见了士兵们朝这里跑动的脚步声。个带着枪械的卫兵突然出现在门口。

  “利用这些僵尸作掩护,从另个大门出去!”黛娜喊道。鲍伊和路易跟着她,在行动迟缓乱成锅粥的克隆人群中迂回前进。黛娜希望士兵们只忙着把这群梦游者聚拢在起,但充当警察的克隆人却紧追不舍。

  小队的士兵跑到了个像是地铁车站月台的地方。冲在前头的黛娜转了个方向继续奔跑。他们穿过边上的小路,差点被辆停靠在路边无人看守的小飞车绊倒。

  黛娜跳进飞车,决定把它发动起来,她胡乱敲击着控制器,它立刻冲同半空,把鲍伊和路易留在了后头。

  情况似乎变得更糟,没过多久,另辆警卫驾驶的轻型地效车就追了上来。黛娜驾车穿出过道,几乎每隔两到三秒就会有次撞车的危险。出人意料的是,她非但没撞死惊得目瞪口呆的克隆人,还试图绕回来捎上她的队友。

  随后,她听见追踪而至的轻型地效车个侧翻失去了控制,撞到了墙上。地冲出小巷,试图驾车来个跃升转弯半滚倒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