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衔越高的人越懂得矜持:黛娜感到全世界的重量都压在她的肩膀上,而刚被调进小队的几个士兵即在地上摆弄着拼图。

  那个破盒子——也就是系统的扬声器已经念叨了好几个钟头:什么人去什么地方,大家小心地进行最后的维护工作以及更多不吉利的话。牧师和军事法庭机构也前往部队为士兵祈祷并着手解决各项事宜。

  黛娜透过巨大的玻璃窗向外张望,只见在远处的山坡上有道被金属物体犁过的痕迹,那是洛波特统治者的飞船在前生——好像就是个月前——坠毁时留下的。

  “来吧,”她对系统低声呢喃。我可不在乎死亡,但我讨厌等待!“让我们把这只火鸡送到烤箱里吧!”

  希恩漫不经心地兜了过来,他朝她臀部那块闪闪发光的护甲片拍了下,“别紧张,船长。”

  她猛地转过身,要是他靠得再近点儿,她肯定要给他下子。难道他认为自己没有能力担当起指挥自己小队的重任,还需要他来认可吗?黛娜没有时间考虑更多的细枝末节或是分辨他话里的含义,就大声吼道:“闭嘴,评论家!”

  他们两人都全身冒汗,咬牙切齿。要不是恶战在即。准备杀死或是被素不相识的敌人杀死,他们准会为这个不起眼的理由打上架。

  尽管身着笨重的护甲,鲍伊还是跳了起来,“住手,我们只有个敌人,就是洛波特统治者。大家都该好好想想。”这番话让他自己都觉得很不是个滋味,因为他本人都不会接受自己的忠告。他早就拿定了主意,不过那念头却和他的话截然相反。

  安吉洛仔细查验了手枪的机械性能,“好好想想,好斗的家伙们!你们为什么就不能静静地坐下来考虑该怎么完成这项任务?”

  “安吉洛说得对。”佐尔冷静地说:

  路易轻蔑地打了个响鼻,“你说得倒轻巧,佐尔。但我们人类是有感情的,尤其是在被杀死之前。”

  佐尔并没有对这番奚落进行反驳,“你说得对:我不是人类。我希望能够多想起些事情,但我只能清楚地记住件事:在我的意识被洛波特统治者所控制的时候,我根本无法像现在这样具有自己的人格。

  “我要把他们毁灭,不让我的悲剧在别人身上重演。如果能做到这点,我很愿意献出自己的生命。如果你能听懂我的话,你们自然也都能明白。”

  有好几秒钟时间,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他们在战斗中不知道出生入死多少次,为了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他们忍受得已经太多。但佐尔话音中却含有某种平和的信念,使他们都没有出言讥讽。

  “我同意了。”安吉洛率先打破了沉默。接着有几个人点头,也有几个人赞许,第十五小队很快就像过去那样以最热烈的情绪鼓起掌来。

  旗舰上的洛波特统治者们看着三位体的科学家,“我们观察到人类正在进行战前准备。”赛赞说,“他们竟然不可理喻到打算用这般拙劣的战术来对付我们的地步。你们探测到他们准备迎击因维德探测星云而展开攻击的迹象了吗?”

  几位科学家飘浮着靠近了他们的小型史前文化罩。在另外几处洞|岤般的舱室内部,克隆人首领政治首领以及其他三位体的成员都肃立各自飘浮着的史前史化罩前静静地观望。

  多瓦克——科学家的头目回答道:“根据我们监测和拦截到的信息,他们根本就没打算对那片星云采取行动,他们正准备发动场针对我们的全面进攻,”

  洛波特统治者迟疑了下。也许下面的原始人对因维德人的威胁无所知,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第次洛波特战争中,那些投奔到人类阵营中的天顶星人对因维德人以及探测星云可谓了如指掌。也许人类希望从因维德人那里得到援助。

  如果是这样,他们的希望注定要破灭。除了自身,因维德人对所有种族都持有毫无任何来由的恨意。

  无论如何,即使因维德人来袭,人类也不可能用他们自身的文明甚至地球上所有人的生命来做挡箭牌——除非他们想把史前文化矩阵从地球上彻底扫而空。

  如果没能做好应对因维德人的准备,把可以再生的史前文化矩阵牢牢控制住,洛波特统治者也会随之灭亡。

  命令终于下达了,黛娜把抓过带翼的头盔,上面长条形的合金饰物就像希腊武士头上的羽毛。

  “好了,第十五小队!上车,我们出发!”

  在发射场外面,刚才直在监督装卸工作有条不紊进行的诺娃,从百忙当中挤出了点时间和布朗中尉见面。

  “可怜的科莫多,听到他的消息我很难过。”他告诉她,“我知道那件事让你很尴尬——但你给了他鼓舞,诺娃。不管发生什么都别后悔。”

  由于担心告别会成为不祥的预兆,她差点下了决心不和丹尼斯见面。她在内心挣扎了番后,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

  “好好保重,我还会来看你的。”他笑了笑。

  “那不是该我做的吗,丹尼斯?”她觉得自己的声音开始发颤。

  他耸了耸肩,“没什么可担心的。只不过是‘射击俱乐部里的另天’罢了。”

  然而,南十字军的前景并没有那么乐观。

  她费了不少周折才弄明白为什么自已对他这么在乎,尤其是夹在对佐尔的狂热和对科莫多上尉的伤感当中。起先她还只是因为给他造成了麻烦而深感愧疚;后来,他在追逐玛丽?克里斯托的竞速赛中挺身而出,又在黛娜乱点驾鸯谱的行动中担任了司机的角色,这才引起了她的敬慕之情。

  但还有些更深层次的东西,和他始终都能坦诚面对种种不幸的乐观精神有关。她觉得他要比自己印象中的那个人更亲切更优秀,更富有同情心。

  警报器又响了。“我得走了。”他说。

  他转身离去,但她握住了他的手腕,“丹尼斯,小心些,就算为了我?”

  他的脸上露出帅气的笑容,点了点头,“等着我。我们很快就会相见的。”

  她点点头,觉着他似乎只是个幻影。她无法鼓起十二分的勇气告诉他:为了我平安归来,因为我似乎已经爱上你了。

  他小跑着朝运输舰奔去,而她只得匆忙躲进掩体。引擎再次开始轰鸣,第二次洛波特战争的下阶段开始了。

  从基地出发的舰队没有受到任何阻拦。洛波特统治者不愿对人类的强势开局做出反应,而是选择静观其变。地球的打击部队已经进入预定位置准备进攻。

  黛娜发现鲍伊待在封存着第十五小队反重力悬浮战车的运输船船舱里。她鼓励了半天终于让他开了门,他下滔滔不绝地说起来,“自从遇见缪西卡和佐尔以后,我和那些生化机器人作战的感觉就完全不样了!我们不应当责怪生化机器人当中的驾驶员!就像古时候的某些军队,他们驱赶着无辜的战俘,让他们冲在前头遭受屠杀,以获取战术上的优势!”

  “鲍伊,我可以理解。你会产生这些想法并没有错——”

  她把手放在他肩膀上,但他用力震,把它推倒在边,“我已经快要崩溃了,黛娜,我的脑子很乱,你不明白吗?我没办法再干下去了!我会让你们失望的!”

  这是次庄重的交谈,因为第十五小队的所有成员都知道——所有的士兵也都知道——他们打仗可不是为了地球联合政府委员会,不是为了更加美好的未来世界,也不是为了妈妈做的水果蛋糕。不,你之所以出生入死就是为了自己的伙伴,而他们这么做也是为了你。

  “鲍伊,我们之间始终都坦诚相待,那么我告诉你:我也有这种体会。”

  “可是黛娜,这种感觉并没有告诉我该怎么做!啊!那么,就是说你也无计可施了,中尉。我要依靠自已找到个解决的办法。”

  “我只有半人类的血统,”她突然说,“我猜,我和佐尔以及其他人具有某种程度上的亲缘关系。我也不想杀死任何个克隆人。可是,鲍伊,朝另个方面想想,记住佐尔说的话!”

  她伸出手揽住他的肩膀,把自已的脸颊朝他靠上去,“我们不能让那样的事情再在地球上发生,鲍伊。”她低语着,“我们同样不能让它发生在第十五小队身上。”

  几个星期以前,洛波特统治者的舰队就曾经粉碎了地球人肆无忌惮的进攻,现在它要为自己的生存而战:它的能量储备已经跌至相当低的水平,激烈的战斗造成的巨大损耗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了。

  随着人类打击部队的靠近,地球的能量炮弹和外星人毁灭的光束交织得同荨麻样密集。

  第十五小队的成员密闭好自己的护甲,做好了切准备,就等着尾随黛娜的瓦尔基里号冲向发射台。他们收到了命令,小队负责的战术区域r扩大了半,因为在敌人的次齐射中,第十二小队已经随着夏普斯堡号战斗巡洋舰上的其他成员被炸成了碎片。

  地球的舰队拿出所有的武器向敌舰猛轰。坐在旗舰中的爱默森望了眼,从那张铁石般的脸上就能知道,刚刚收到的消息并不乐观。

  “导弹动能弹能量束——看样子无论什么东西都不能对敌人造成重大损伤,长官。”格林告诉他。

  敌舰没有出现洛波特统治者曾经使用过的六角形“雪花”防御力场,但格林的话却是无可辩驳的实情。足以发起场相当规模的世界大战的军火和毁灭性的力量投送到入侵者的飞船上,却没能取得点效果。

  “有可能是某种我们从未见过的防御护罩在起作用,否则就是他们的船壳过于坚硬。”爱默森回答说。但我已经没有多少余地对整个计划做出大的变动,或是停下来思考,这次行动已经达到相当规模,根本不可能说停就停了。

  “继续进攻。”罗尔夫?爱默森迫使自己说出这句话。他尽量不去考虑伤亡问题,而是把焦点放在如果舰队战败地球将会落个怎样的结局上。他曾经看过佐尔的任务报告的摘要,以及佐尔对洛波特统治者手下的生命形式的描述。

  “加大攻击力度,”爱默森说,“准备派出战斗机,然后再把把战车送出去。”

  冒着入侵者泪滴形火炮发射的狂暴粒子束,地球的战舰靠了过来,它们也朝敌人倾泻着洪流般的火焰。堆又堆的重型火箭和天空霸主型导弹带着火焰和死亡向前涌去,整排的箭鱼式导弹和冲击钻式导弹都已经打空,需要重新装填进行下轮发射。

  玛丽?克里斯托准备率领部队出击,她默默地祝福希恩小心保重好他自己。

  场近距离高密度的导弹齐射使得地球人的军队损失了艘护航驱逐舰,并使得艘护卫舰被拦腰折断;不过,地球人也把外星人的旗舰外壳撞开了个缺口。与此同时,第十五小队正要离开发射舱口,他们正准备着执行下阶段的任务。

  3机构无法对既定任务进行修正,现在他们的任务就是钻入飞船内部,让它失去机能!分散敌人的注意力,对他们实施压制!

  装载了附加设施的反重力悬浮战车群像螃蟹和海龟那样密集地排布着。他们开启了喷着蓝色烛焰般的反冲推进器向下跳落。

  他们接触到的外星战舰的顶部竟然和第十五小队的营房差不多大。那是个千疮百孔形状极不规则的大洞,洞口的边缘翻卷开来,黑色的装甲足有七码厚,从里面冒出黑色的烟尘和气体,就像个大烟囱。这个洞口就位于个山般高大的螺旋状金字塔的左前方,路易坚持要把这个金字塔形的建筑称为“洛波特奶嘴”。

  对整个个反重力悬浮战车小队来说,这里还是显得窄了些。黛娜可不想像桶里的鱼样挤在起。没有人知道这个缺口将会在什么时候被维修机械封闭,而且他们也没有时间停下来思考。在她的命令下,小队朝着洞口缓缓下降,希望走过这趟之后还能够活着回来。

  到处都不见生化机器人的踪影,黛娜在心里默念道。

  我可不喜欢这样,安吉洛对自己说。

  “套完全不同的战术,真是奇怪。”赛赞说道,在他的语气中,困惑的成分多过不安。

  达哥离开用于观察第十五小队行动的水晶面板。“这是次难得的机会。”达哥说。这时,不断下降的机甲顺着开裂的船壳缓慢地从他后方驶去。

  “是的,我相信这是检验我们的新型因维德战斗机的时候了,”赛赞同时说道。

  达哥回过头吼道:“科学家!快点!”

  刚才还在高高的回行干道和飞船操控系统上方的那组三位体漂浮出来,“有什么指示,主人?”

  “立刻部署我们的三重生化机器人——因维德战斗机,对抗这些人类机甲。”

  “马上就去!”几名科学家转身执行任务去了。

  博卡兹看见第十五小队绕过来又作了次穿场,他把纤细萎缩的手收成了拳头,蜘蛛般细长的手指似乎并不适应这种强硬的动作。“真是奇妙!这些孤军深入的家伙竟然真的以为能够战胜我们!”

  外星人旗舰内部的个巨大舱室里展示着个鬼魅般的梦幻场景:粉红色的房间布满了高高供起的史前文化能量输送管道,管道的交汇点到处都是簇簇葡萄般的球形物体。

  在能量供给和监控系统的下方,三个组排列起来的因维德战斗机就像群爬虫,狂暴的战争驱使这些身形庞大的巨人向外涌动。

  生化机器人的胸部装甲是敞开着的,它们的肩甲也竖了起来,头盔的下部面甲向上抬,露出了球形的指挥塔,它们神秘的飞行员们将以修炼瑜伽般的特殊姿势坐在里面。

  多瓦克的声音传了出来,“因维德战斗机三位体的瓦达?普利姆,进入你的机甲!要快!你的人类猎物已经到附近了!”

  闪光从悬挂着葡萄状物质的拱形交叉路口倾泻进来,它照亮了三人组的年轻男性克隆人,这几个瓦达?普利坶有着火红色的头发,外貌和佐尔的本体十分相像。它们背对背地站立着,生化机器人胸部的护甲像吊桥样降了下来。

  “准备好向人类开战他们竟然敢亵渎神明!彻底消灭他们!”

  “三位体是永恒不变的!”名瓦达?普利姆赞颂道,这就是因维德战斗机系统的实质:在以毫秒为单位的基础上,能量意识思想——史前文化能量——在三位体的乘员和机甲之间可以实现来回传送,这样,每台机器和驾驶员都能在战斗中明显地发挥出三重功效。

  “我为人人,人人为我。思维,行动,火力,还有反应。”多瓦克拖长声音吟咏着,“记住这些,瓦达?普利姆!”

  克隆人瓦达?普利姆回到了它们的球形控制防护罩内,准备猎杀前来进犯的反重力悬浮战车。

  黛娜率领着第十五小队以很低的矢量向前推进,准备进入敌人旗舰外壳的那个破洞。他们只希望这次行动要比上回闯入洛波特统治者的金属世界来得更顺利些。

  可不等战车进入飞船内部,事态就变得更复杂了,乘坐着反重力悬浮平台的巨人从船壳后部浓烟滚滚的深渊里往外冒。看到眼前的事物,黛娜的内心不由得阵发慌:红色生化机器人!

  三具,四具——她看到了六具生化机器人,也许烟雾中还有更多。她尽力做到不向绝望低头。六架红色生化机器人!“新的目标就在前面。”她说,她要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信心。

  第十五小队朝三重生化机器人射击,向下收起的前部引擎罩扫描器和卤素大灯使战车的外形颇像群充满愤怒和仇恨的螃蟹。反重力悬浮战车上下左右地移动,他们需要更大的空间进行机动。

  敌人也分散开朝他们跃进,同时使用操控器和碟形手枪向他们开火,毁灭的光束像鞭子样四处抽打。

  黛娜发现了令她害怕的东西:它们都和佐尔样快速且致命,而且具有完美的协调性。她试着驱散开在脑子里不断闪现的足以让人彻底崩溃的幻象。

  三架追逐着反重力悬浮战车的生化机器人降到了较低的位置,它们举起了铁饼形的随身武器,就像牛仔在追逐迷途的母牛。

  黛娜看了眼,那辆战车正是佐尔的三位体号。

  第三部最终梦魇910

  第九章

  害死士兵的政客

  生的孩子没屁眼!

  个也跑不掉,

  个也拉不下!

  ——鲍伊?格兰特,向吉尔伯特和舒利安致歉

  黛娜喊道:“佐尔,快躲开!”

  佐尔通过意识对战车实施制动,这要比做些花哨的机动或是伺机开火强得多。红色生化机器人的射束擦在旗舰的船壳上,正中佐尔本应到达的位置,就差那么丁点,他的座舱就被敌人的炮火击中。

  “差点挨了下,不过我没事。”他沉着地说。

  支-小队收到了和部队相同的破坏任务,他们发现地球部队的齐射炸开了位于船首的货舱闭锁入口,他们的战机就像愤怒的黄蜂以闪电般的速度钻了进去。

  多瓦克向瓦达?普利姆下了任务,“另支战斗机组试图闯入我们的旗舰。调整战斗计划,马上消灭他们。”

  过了好长段时间,-机甲这才意识到向他们进攻的机甲威力远远胜过自身,但为时已晚。

  架刚露面的-机甲像枝罗马焰火筒被炸开了花,第二架机甲也在船壳的裂口处被打成了筛子,碎片四散飞舞。红色生化机器人冲了进来,以极其完美的协调性开始运动和射击,而-机的反击对三重生化机器人战舰般的护甲不起丝毫作用。

  “用-机甲是打不过他们的!”布朗中尉朝小队的幸存者喊道,“所有人都撤回去!实施规避机动!”

  黛娜有她自己的行动计划。她让自己的瓦尔基里号高高跃起,脑子里想像着变形的过程,她的头靠传感器接收到了思维脉冲,引导她的战车开始机体变形。

  战车的各个部件开始滑动重组,变成了铁甲金刚模式。它站在太空之中,这具洛波特技术铸就的格拉哈德亚瑟王圆桌骑士中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