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多严重受损的派遣舰只奋力逃往基地。

  “我们承受不了更多的打击了!“格林喊道。

  这时,三星号又次被敌人的炮火撼动了。

  “我知道。”爱默森冷静地说,“给我飞船的精确坐标,通知动力系统,在两分钟内我们需要飞船紧急开启最大功率。”

  “是,长官。”罗谢尔应了句就去忙他的工作了。

  格林朝这个他辅佐多年的人投去充满疑问的无声的瞥。

  “我们要制造次奇点效应。”爱默森说道。

  所有人都知道他将采用研发部门秘密运往飞船供他使用的那台神秘的“特殊仪器”。有传言说,用这台仪器甚至可以探测到詹德本人的踪迹。

  这条策略就是在飞船所在的位置创造个小型黑洞,飞船本身立刻就会被送往另个维度空间。这种奇点效应将会把黑洞附近的所有物质吸进去并彻底摧毁。这项理论还没有经过任何试验,部分设备是根据艾米尔?朗博士在现已摧毁的-1号上取得的研究成果制成的。

  “然后,敌舰就会在短时间内被拉成碟形,被这种特殊效应吸走,然后永远消失。”

  格林嘟嚷着:“也许吧。”

  “我们必须尝试,否则必死无疑。”爱默森指出。

  敌人的又次齐射震动了三星号,为爱默森的话作了最好的注脚。能量读数看来已经错乱,它突破了所有的安全因素和过载极限。

  爱默森的手里挺着麦克风。

  “克里斯托中尉,你和其他的战斗机必须尽可能地把所有的敌人引到三星号附近,并做好疏散准备,收到信号后立即逃离,时间大约是六分钟。明白吗?”

  “你们都听明白了?”玛丽告诉黑狮小队的成员。

  这是她参与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任务:打了就跑,让敌人的攻击艇战舰和生化机器人追上来;使用假动作和避让技巧不让敌人从后面攻击得手;避免和它们缠斗,不让敌人改变方向以及防止被敌人拖住;保护好战友,但绝不能呆立在原处;尽量不去理会已经被敌人牵制住的僚机所遭受的重大损失。剩下的就是静候时间跳转为零。

  时间分秒地过去,三星号周围到处都是缠斗着的机甲,第二次洛波特战争中最宏大的空战展开了。敌人的部队几乎是随心所欲地向爱默森的旗舰开火,但这种情况并不会持续太久。

  这时,玛丽听见爱默森发出疏散撤离的命令,-机甲立刻开启了所有推进器掉头就走,留出用于碾磨生化机器人和敌军战舰的空间。

  爱默森看着指示器,时间到,他就扳动了开关。

  “嘶嘶”作响的能量把战斗巡洋舰包绕起来,就像条高速爬行的毒蛇绕着船舰嗖嗖嗖地就过去了。释放出的巨大能量扩张成个球体,大得足以包容整艘战舰。生化机器人呆板的面甲被辐射的火焰所照亮。

  那是宇宙的烟火。随着光焰被施瓦兹希尔黑洞的半径吞没,靠近业已消失的地球旗舰的生化机器人和飞船都被潮汐般的巨大引力所摧毁,入侵者被吸入了虚无的空间。

  那些距离稍远些却又无法逃离的敌舰质量急剧增长,它们也跟着被卷了进去,消失在视野中。除了小部分的漏网之鱼外,洛波特统治者最具实力的攻击部队都彻底报销了。

  玛丽正等待着三星号的出现,她祈祷这次行动最后和最关键的部分不要演变成场灾难,这时,炮火撼动了她的-机甲。

  “该死的!”她喊道,赶忙把这个趁火打劫的家伙逼到死角。尽管这是在没有大气的太空,她还是通过带角的头盔想像着空战的机动动作。

  还剩下艘敌人的战舰。

  随着敌舰的来袭,其他-机甲纷纷散开,用主炮和次级武器发射出令人恐惧的火力。它显然被打伤了——由于行动缓慢才没有被特殊效应的致命引力卷走,躲过了这劫。

  现在它就位于黑狮小队的上方,它仍然能够对三星号进行致命的打击,如果爱默森的战舰重新出现,必然会被它打个措手不及。

  玛丽迅速下达命令,黑狮小队朝敌人的无畏战舰猛扑,他们如同猛犸周围的狼群又撕又咬,尽管承受了重大伤亡,他们还是次次地发起攻击——诱使这艘战舰进入黑洞所在的位置。

  但克隆人也不是瞎子,他们目睹了刚才所发生的切,挣扎着逃离那片区域。洛波特统治者的战舰集中剩余的能量,向安全区域奔逃。

  但它发现另艘飞船挡住了去路。尽管刚经历了第二次爆炸的萨拉米斯号还在晃个不停,而且船身的破洞远不止船壳表面所见的那么多,但它还是挡住了外星人的飞船,用几门仍旧可以使用的火炮对敌射击。

  萨拉米斯号的舰长和大多数军官都已经阵亡,现在负责指挥的正是科莫多上尉,而且他知道自己乘坐的正是艘行将损毁的飞船。引擎快要撑不住了,他和他的船员们对此都无计可施,惟有拼个够本而已。

  萨拉米斯号开启着即将失效的引擎,迎着敌人的火力径直往前冲。

  引擎的所有读数都开始变红,护航驱逐舰在剧烈颤抖。

  “我爱你,诺娃!”科莫多低声说道。

  萨拉米斯号消失在片光芒之中。

  “好了!所有人分头寻找飞船!”玛丽下达命令,-机甲向各个方向进行搜索。

  玛丽开始意识到自已的估算有误。也许她算错了方位,也许爱默森的飞船再也回不来了。这时,个巨大的闪着亮光的球体跃进敌人所在位置的附近,船体向外涌动着彗星般的火花。

  尽管爱默森重新回归战场产生的爆炸远不及天然黑洞释放出的能量衰退产生的爆炸,但也足以使敌人的战舰汽化。转眼之间,三星号孤零零地飘浮在太空,这时,玛丽放声大笑,爱默森也准备和派遣舰队的主力会合了。

  伦纳德最高指挥官向地球联合政府委员会传达了爱默森将军获胜的消息,获取了他期盼已久的荣耀,他的脸上挂起了自鸣得意的神情。他的内心翻腾不止,他最终定会取得属于他自己的胜利!

  当他回到办公室,电话里传来的好消息让他感到眼前亮。

  “是研发部门的克伦威尔,”他的副官赛伍德说,“他们从名部队士兵那里得到了自动瞄准系统并完成了改装。大规模生产和改型工作已经开始,现在些特别部队的改装工作已经完成。”

  现在,我们可以着手准备我的进攻计划了。伦纳德十分高兴。他对召集来的参谋人员说:“先生们,现在是发动致命击,夺取或者摧毁敌军旗舰的时候了。我们可以让驻扎在地球的部队和分遣队同时出击。”

  “告诉爱默森将军,我要他尽快返回地球。这次战役,我要他做我的战地指挥官。”

  我再给你安排个苦差事,爱默森。你好运气总会用完的。

  “所有人都听着!”黛娜的口气十分轻快,因此第十五小队的成员都知道这次简报将不会再是颁布和模拟战斗相关的消息了。他们都凑到修理平台前,围在她的四周。

  她打断了小队惯有的讨论和嘀咕,让大伙安静下来,这才指了指鲍伊,“你的朋友爱默森——我指的是爱默森参谋长——已经和他的派遣队抵达了基地。”

  她看见鲍伊猛地提了口气,然后又故意摆出副漠不关心的表情,“噢,太棒了。现在我们又要打更多的仗了。”

  “这对我们意味着什么,中尉?”安吉洛插了句,他注意到黛娜被鲍伊的反应所激怒,因此想把话题拉回正轨。

  这句话不知道怎的触动了她的个性中严肃的面。这个高鼻粱的军官现在点都不像过去那个不守纪律的野孩子了。她摆出十足的指挥官嘴脸,不给人点喘息的余地,“阿尔法战术装甲部队第十五小队进入战备状态,准备在四十八小时后参加对敌军旗舰的全面攻击行动。爱默森少将令。”

  她让人群中的喘息和惊呼持续了好几秒钟,这才打断了他们,“全体人员!散开,跟我来。”

  他们嘟囔着跳到速降梯上——它像传送带样无休无止地向下运动,把他们送往停靠着反重力悬浮战车的车库层。大伙儿刚从速降梯上跳下来,就发现这里有曾被其他人动过的迹象——在属于他们自己的极其神圣的机甲上工作,这已经触犯了部队所惯有的传统。

  地上到处都是零零散散的部件和器具以及遗留下来的工具。他们流露出备受欺瞒的神情,这才明白为什么前段时间大伙儿都被指派了各项具体的工作,却不让他们靠近摩托车库的地下层。

  “经过研发部门的改进和模块扩充,它们已经具备了在太空中作战的能力。”她把简报中听到的内容原原本本地背了出来。“适应下,你们会在每辆战车内部找到操作手册和教学磁带。从现在开始直到用餐时间,我们要对每辆战车进行定的测试,并作些空瞄练习。”

  这次,第十五小队的队员们并没有怎么埋怨,因为他们被自己的战车发生的变化给迷住了。机甲的外形只有少许改变,但第十五小队的成员们可以看见探测器和瞄准器都换成了新的,它们的外形更加紧凑,射程也更远了。生命维持系统和能量系统的体积比以前的要小,但效能却高了许多。这些就可以节省不少空间,以便提升火力和加装更厚的装甲。

  队员们各自散开,赞许地看着这些战车,但还没有表现出对它们足够的信任。第十五小队突如其来的机甲改装让黛娜产生了种不安情绪,但是她已经收到传递给自己的命令,而且她认为切都会好起来的。

  “很好,你们都在这儿。”有个人在她身后说道。她回过头,发现站在自己跟前的正是穿着身制服的布朗中尉:“它看起来越来越有趣了,不是吗?”他补充道。

  “你要来参与这场有趣的盛宴吗?”黛娜说道,根本就没搭理他刚才那个问题。

  布朗挤了挤那张帅气的脸,露出了个逗趣的微笑,“我要证明自己不是个懦夫。这难道有什么不对吗?”他朝四周看了看,发现了动线号,“嘿,路易!恭喜你,我听说这套新的瞄准系统就是你构思创造的。”

  黛娜转过身,看见炮塔座舱里的路易正坐在控制把手和计算机显示屏前面。他没有搭理布朗的问候。她又看了看的传单,“你——你是说那个模拟器上的小发明?”

  “他们告诉我,那是模拟训练用的。”黛娜听见路易的声音在发颤。他仍然背对着他们趴在自己的控制台前。

  希恩懒洋洋地躺在他的战车——坏消息号里,为新配备的增强火力欢呼。他检查了下“瞳孔手枪”目标获取及火力控制系统。“每个回合都可以做到先发制人。”他下了个评语。

  听到他的话,路易大声呻吟起来。

  “闭嘴,希恩!”黛娜尖声呵斥道,嗓子都差点喊哑了。

  鲍伊觉得体内好像什么东西突然被折断了似的。在爱默森那场震撼人心的胜利之后,缺少足够战斗机的洛波特统治者会做些什么?如果缪西卡或是别的像她那样的人被封入下具蓝色生化机器人的球形炮塔控制模块,而她又发现自己正处于他的瞄准器方框的中心,那又该如何是好?

  “我受够了!”鲍伊大声吼起来,脖子和额头上青筋直冒,“坐在生化机器人体内的也是和我们样的人,而且他们不是我们的敌人,我们也不是他们的敌人,难道你们都不明白吗?”

  黛娜赶忙让鲍伊冷静下来,可还不等自己说上几句宽慰之辞,她就听到阵“咔哒”声,同时感到背后有股热浪袭来。黛娜和第十五小队的其他成员扭头看,只见路易?尼科尔斯手里正握着枝火焰喷射器,巨大的能量包就放在他脚下的混凝土地面上。

  谁也看不清他隐藏在暗色反射护目镜后面的双眼,但他全身上下都在颤抖。“这些研发部门的杂种根本就没有征询过我的意见,他们撒谎,他们窃取了我的成果去干他们要做的事情。我们就像那些克隆人,而他们就是洛波特统治者!”

  他试着朝摩托车库的墙体射出了束烈焰,随着合金的熔解,束小些的火焰又燃烧起来。他估摸着自己的火焰喷射器具有足够的能量把所有的战车座舱模块通通烧毁,然后就要带着它去追杀克伦威尔和捷瓦西。

  “他们把我们当作群实验室里的动物。”路易绝望地对他的战友们哭喊着,边四下挥舞火焰喷射器的锥形喷口不让他们靠近。

  当初加入南十字军就是出于对它的信任,但意识和意识的产物都应该属于个人,应该由个人决定如何处置,这是他深信不疑的首要原则,否则,他自始至终参加的这场战斗又有什么意义?人类和洛波特统治者之间又有什么区别?

  “我们不是奴隶,不是傀儡,也不是实验宰里的动物!”路易尖叫着,将另束滚烫的火舌刺向堵隔墙,把它熔化点亮了,迫使个急于靠到他身边的二等兵向后退了几步。

  实验室里的动物,这个词给黛娜种似曾相识之感,因为它使她对某些可感知的事物产生了幻象。我知道那是怎样种事物!

  安吉洛走上前来,朝下士迈了小步。

  “路易,现在木已成舟,不管我们去还是不去,爱默森和其他人都要参战。你这么干是在给那些该死的外星人帮忙。”

  听到“外星人”这个字眼,黛娜退缩了下,然后冲上前去把安吉济推倒在边。路易的话唤起了她奇怪的感觉,并且触动了她。她把目光垂下来,看着狂暴的路易。

  “动手吧,路易。”她朝战车竖起了大拇指,“把它们全烧了。”

  安吉洛发出困惑和抵触的声音,可她又接着说:“如果你干不了,那就让我来!”她朝路易走去,和火焰喷射器的火舌仅有步之遥。烈焰在她的前方来回跳跃着。

  然后,她走到他的跟前,他把喷口移到了边。“他们把我们给骗了。”路易垂下了手里的枪管。

  “我知道。”她轻声回答。她从他手中接过了武器,再次把它对准了那群战车。

  安吉洛走到火焰的威力范围之内,“你曾经发过誓的!”

  “他们也样,安古。”她淡淡地说。黛娜转过身要先把自己的座车瓦尔基里号烧掉。但她却发现另个人影挡在了她的前面。佐尔正透过火焰喷射器的热浪直直地盯着她。

  “我能够从双方的角度看待这场战争,也许我是惟可以这么做的人。”他告诉她,“人类绝不能战败不能输,你听到我的话了吗?你们所有的人都听着:我知道驾驶生化机器人的克隆人死亡的感受。我经历过死亡——将来我也会和大家样再次死去。但二者的区别在于我们怎样才能生存下来,难道你们都看不见吗?为了这个,我愿意战斗,甚至愿意去杀人。

  “死亡是自然现象,有时候它甚至是种宽恕,但如果像奴隶那么苟且活着——相比起来,死亡就是种奢侈了。”

  他已经站到了她的面前,几乎是在对她轻声耳语。黛娜把火焰喷射器的喷口对着天花饭。佐尔扳开她的手指,关掉这件武器的保险。这时,路易从摩托车库跑了出去。

  “这场战争必须结束,但绝不能让洛波特统治者取胜。”佐尔把火焰喷射器放在边,平静地对他们说。

  第八章

  二!三!四!

  阿尔法!战术!装甲!队

  如果你还是想不通,

  最好换个活来干!

  ——摘自阿尔法战术装甲部队军士的日常训练口号

  面对克隆人首领的评估报告,旗舰里的洛波特统治者们对爱默森压倒性的胜利造成的损失并没有流露出丝毫惊慌的神色。

  许许多多的战舰和蓝色生化机器人都完了,与此同时,这些即将用于机甲建造的原料也跟着灰飞烟灭。

  “我们已经开始紧急生产新式的扩容型号三重生化机器人,主人。”捷达说道,“它们被赋予了因维德战斗机的火力。我们有能力大量生产这种机甲,而且它们可以胜过人类所有的武器。”

  洛波特统治者们审视着面前这个三重生化机器人,它和佐尔?普利姆驾驶的红色生化机器人非常相似。在每块球形炮塔控制模块上都有个带角状物的因维德战斗机所配备的球体,能够让数以百计的佐尔——几百个最骁勇善战的战斗首领的克隆复制品投入战斗。

  “这是我们的最高成就。”达哥斜眼瞧了瞧机甲巨大的双拳和武器,“它是所向无敌的。”

  博卡兹也道出了自己的看法,“在它的面前,人类的铁甲金刚简直不值提。”

  赛赞也附和说:“史前文化最终会落在我们手中。”

  闪着金属光泽两腿叉开的红色装甲机器人就站在他们面前,它大得足把整个世界撕成两半。洛波特统治者们确信自己必将取得胜利。

  然而,在内心深处,他们各自都心照不宣,他们明白:人类的雄心壮志——也许将是他们的绊脚石。

  位于基地的部队正在维修机甲,抓紧时间舔舐自己的伤口。只要爱默森声令下,他们将再次起飞,和他同前往集结地。他们已被人类视作这场战争中的决定性力量。

  地球和月球都在南十字军的战舰下颤抖着,黑狮小队和大约两万五千名士兵正守着自己的武器静静地等待,不知道今天是否会战死在疆场。

  在福克基地,玛丽?克里斯托正在为她自己以及小队的全体成员的灵魂祈祷。她刚跟随爱默森将军在惨烈的突围战中从月球返回。随后她站了起来,像圣女贞德样全身披挂,准备带着队员们展开场你死我活的拼杀。

  在福克基地发射场附近的座大厦里,第十五小队正百无聊赖地坐等行动开始。他们的反重力悬浮战车已经装进了飞船,似乎谁都不想开口说话,屋子里只剩下护甲磨擦发出的声响。好像军衔越高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