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着微笑流里流气的第十五小队的大情圣还是那个样子。自从离开地球之后,她在脑海里把他的形象描绘了千遍。在不久以前,希恩还是那里的指挥官,而刚从军校毕业经验不足的黛娜则担任他的副队长。然后,关于某个上校女儿的丑闻使希恩被贬到了他曾经执掌兵权的反重力悬浮战车部队上当了个三等兵。

  这段罗曼史是从他在战火中英雄救美开始的。开始,玛丽对他的示爱抱有戒心,拒绝成为他的床柱上又枚代表战绩的标志。他们像巷子里的猫咪样打闹追逐,尽管以前从未恋爱过,但自打相信了他的爱情宣言开始,现在她已经认可了这段感情。

  “亲爱的,我还以为会失去你了呢。”他露齿笑,把所有的忧伤全都藏了起来。以前的希恩可是个行事莽撞恃强凌弱的家伙。

  他再次握着她的手臂,看见她的眼眶中噙满了泪水。“玛丽,出什么事了?”

  她强忍住眼泪没有哭出来,在过去的那段时月里,她经历了长时间的消耗战,经历了死亡和屠杀,肩负起了所有的重担,熬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并撑起了周围的士气,现在她感觉累了。她把头靠在他的胸前舒了口气,用手指拂过他的头发,“噢,希恩,我——我不敢相信你真的真的在乎我。”

  他搂着她,抚摸着她覆盖着合金护甲的背部,这时有人清了清喉咙,把目光投向别处。然后,他捧起她的脸庞凝望着她的眼睛,“只有你和我,玛丽?克里斯托。从现在开始,直到永远。”

  在会议室里,伦纳德最高指挥官在向他的下属们征求意见。

  “有了足够的资源和技术支持,救援部队就能把变成个军事战略基地,有了这个基地,我们就可以从两条战线夹击敌人。”

  但伦纳德知道,场两线同时开打的战争他是负担不起的,边是对付邪恶的外星人入侵者,而另边则是和该死的多管闲事的委员会干仗。然而,经过通盘考虑,他已经有了个出色的战略计划能够使他坐稳最高指挥官的位置:除掉那个具有很高威望而且可能取代他地位的人,这个人的军事才能使他相形见拙,对他造成了威胁。

  他虚情假意地朝爱默森少将笑了笑,“对了,爱默森,我有个计划会让你大吃惊。”

  爱默森就站在伦纳德前方三步远的地方,他已经抱定了听天由命的打算。这次,此人竟然把手伸到他的地盘来了。

  第十五小队正坐在战备室里休闲娱乐,这时,路易?尼科尔斯带着最新消息冲了进来。

  鲍伊?格兰特则在钢琴前面忧伤地弹着曲子,边思念着缪西卡,回味着他初次遇见她那幕场景。为了和她在起,为了和宇宙竖琴的女主人共同生活,他想过百套计划,但又推翻。她把他给迷住了——道具有魔力的锁环扣住了他的心,无论什么事还是什么人他都没法往心里去。如果他曾经教给她什么是爱情,那么她同样也教会了他,甚至——尤其在分离的日子里更是如此。

  路易?尼科尔斯闯了进来,他嘴里不住地嘟囔着,黛娜安吉洛和其他人都想伸出膝盖顶住他的前胸,逼迫他把消息吐露出来。光听声音他似乎都要哭了,但由于他不分日夜总是戴着大号的四方形茶色护目镜,情况究竟如何还很难分辨。

  “是这样的,”他终于开了口,“他们任命了个新的指挥官负责基地,并且开辟第二条阵线。”

  希恩盯着他,“是吗,那又怎样?指挥官是谁?”

  路易费了半天劲才吐出句话:“伦纳德派出的是爱默森将军!”

  鲍伊的琴声很轻,突然,他的手指使劲往下沉,弹出了个不调和的音符。洛波特统治者似乎可以通过某种途径了解南十字军的作战计划,所有的人都清楚,基地可能会遭受多大的伤亡。

  爱默森正在视察支派往基地的先遗队的组建工作。原先的救援部队已经在月球基地加强了工事,现在已经到了增加更多的人员战斗单位和装备,为开辟第二战线进行准备的时候。

  他所指挥的打击部队正在整个福克基地热火朝天地工作着。这时,他听到身后有人在争辩,还有人提到他的名字,他打破沉思回过头来,只见他的副官罗谢尔中校正拦着丹尼斯?布朗中尉,名担任过爱默森副官的部队变形战斗机飞行员,不让他靠近

  “布朗,你说的那套我们都听够了!”罗谢尔喊道。

  布朗挣扎着,要摆脱他的拦阻,“可这是次自杀性任务,爱默森将军!他们想要把你除掉!”

  “请你自律!”爱默森吼道,布朗和罗谢尔都不做声了。爱默森接着说:“我不能对我接受的命令产生质疑,你们也是样我们下达命令要别人服从,同样我们也要遵守下达给自己的命令,我们不能因为对某些人的忠诚或者偏爱违背自己曾经许下的誓言,否则任何支部队都会乱套。感谢你的关心,不过如果不马上返回你的岗位,我只能逮捕你,而不会有其他选择。”

  罗谢尔和布朗这才松开对方,中尉敬了个礼,“是,长官。”

  “还有件事,”爱默森突然说道,“在我的指挥下,从来就没有而且将来也不会有自杀性的任务。我想你对我的了解应该不止于此。解散。”

  黛娜发现鲍伊总是不肯谈及自己的教父将被派往基地的事情,看来,鲍伊下定决心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他根本就不关心爱默森将军。

  是爱默森将军的坚持,才让鲍伊进入南十字军服役,这也正是鲍伊亲生父母的愿望,爱默森声称这和个人情感以及他对鲍伊的关爱无关。然而,现在却轮到鲍伊躲在士兵的教义后面掩盖自已的悲痛了。黛娜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由他去。

  在全球宪兵部队司令部,显示屏上运行的程序吸引了所有人,尤其是诺娃的目光。最高指挥部决定要堵上系统中的漏洞。没完没了的计算机审查和战地报告构成了整天的议程。任何可以接触到机密情报,尤其是可以接触到远程通讯仪器的人都在被监视的范围内。

  不管怎么说,名间谍又怎么能够把信息传递到数千英里之外的宇宙空间呢?

  佐尔在全球宪兵部队总部前的大街上下了区间巴士,却发现安吉洛?但丁正站在辆吉普车旁边等着他。

  “我直在问我自己,为什么佐尔现在这么急着要去见诺娃?”安吉洛挡在他前面说道,“瞧我想起了什么?啊,诺娃是个宪兵!也许这正是他要给她送礼的原因吧,嘿?”

  安吉洛走上前去,把夺过佐尔夹在胳膊下的东西。看来那是本机密的活页装钉材料,上面的标题看得安吉洛双眉倒竖,“关于基地的情报综述?”

  安吉洛再次揪住佐尔的武装带,这时他听到反重力悬浮摩托在他身后的道路旁急刹的声音。

  黛娜在高声叫喊:“但丁中士!放开他!”

  安吉洛刚松开手,她就大步走到他跟前:“等等,中士——”

  她从他手中抢过活页册,“你必须停止马蚤扰这个士兵,中士!成熟点,别再玩宪兵抓间谍的游戏了!现在,你给我马上消失!”

  安吉洛的脸涨成了紫红色他是如此热切地关注着这个世界,关注着人民和他们的生存,当然这是他的职责,不过里面却有些更为重要的东西。

  我为什么要在乎这个家伙对黛娜的利用,并在乎他是否会毁掉她的生?这是她咎由自取,而且她不过是个十几岁的流着鼻涕过分冲动自以为什么都懂的孩子!好吧,她已经证明自己有能力执掌第十五小队,可我为什么还要在乎她是否会在和怪异的佐尔克隆体接触中搞出什么乱子?

  他把这些全都梳理了遍,低头望着这个翘鼻子满脸雀斑的姑娘,不禁为自己在电影院里的愚蠢举动感到后悔。不知怎么回事,他发现自己想知道轻声细语地跟她说话是什么感觉,就像那天希恩抱着玛丽?克里斯托样,安吉洛?但丁赶忙拼命压制住这种念头。

  “是,长官。”他咬着牙说道。他敬了个礼,然后掉过头走向他的吉普车。随着轮胎吱喳阵作响,他加速从路边开走了。

  黛娜甚至没有朝封面上看眼,就把活页册交还给了佐尔:“给你。真抱歉,不过安吉他——”

  “谢谢。”佐尔接过机密文件,转身登上台阶朝主过道走去,他几乎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

  “嗨!”她在他身后喊道,但这时只手抓住了她的胳膊肘。

  如果头脑热,她准会转过身摆脱这个人的纠缠。不过她还是先看了眼,立刻认出了这个人。“科莫多上尉!”她惊慌失措地说,“有什么事吗,长官?”

  科莫多身高约五英尺十英寸,副结实的大块头,他具有第二代日裔美国人的血统。这时他身上冒了汗,眼神也有些狂乱。

  “中尉,我需要你帮我个忙!”

  南十字军中的大多数人都知道这个科莫多是何许人也。在洛波特统治者对月球号基地发起进攻之后,科莫多违背了爱默森静观其变的铁命令向他们发射了导弹,终结了爱默森和他们展开谈判的希望。

  由于他的轻举妄动引发了场任何人都不希望的战争,爱默森本想把他送上军事法庭,但伦纳德这个永远极度仇视外星人的指挥官却以发挥个人主观能动性为由为他授勋晋级,并把他调往战斗巡洋舰负责火力控制系统。不过,据说他对自己的行为十分懊悔,还说希望自己能够挽回这切。

  这会儿,黛娜由着上尉把她拖到边,不知道他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在总部附近的个小公园里,科莫多终于结束了他的番讲述,“所以,我觉得你能帮助我,中尉。”

  黛娜仔细地打量他,“这么说你看上了诺娃,嗯?”

  从上尉讲的故事来看,他只和她交谈过几次,而且都和公务有关。不知曾几何时,爱情受到过现实的阻拦呢?她对自己叹了口气。

  科莫多上尉下意识地浅浅笑,“受上级指派,我将跟随爱默森将军前往基地。”他解释说。

  “你认为自己再也回不来了,所以想在临走前让她至少知道你的存在?”甚至不需要多作解释,黛娜就语道破。

  她前前后后踱了几步,科莫多叹息着笑了笑,表示承认,“我猜想她不可能喜欢我。”

  “别说丧气话,上尉!”黛娜回答。

  也许科莫多的确可以让她找点事情消遣消遣,顺带把诺娃和佐尔给分开——也许不能。除了让安吉洛对佐尔进行特别护理之外——不过他对外星人的蔑视简直是不可理喻,这就是她手中惟可打的牌了。

  她抓住科莫多的手臂,“在开火之前你绝不能弃船,上尉。”他们都笑了,两人同朝总部走去。

  他们离开树丛,正好看见希恩?菲利普斯飞也似的驾着吉普车以相当危险的速度疾驰。他纵声大笑,玛丽?克里斯托正坐在车座上,伸出手臂揽着他的肩膀直乐。他打了个弯儿,两只车轮都离开了地面。

  “这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上尉。”黛娜皱了皱眉,说道,“要是连这个可怜的失败者都能赢得姑娘的芳心,那还有谁办不到呢?”不过她的话似乎并没有增强科莫多的信心。

  佐尔前来交还文件的时候,诺娃由于内部耸人听闻的工作量,再加上弗雷德里克上校——她的指挥官来了,无法和他见面。因此,佐尔只得把活页册用纸张包好寄存下来,等她实在熬不住出来睡几个小时觉的时候再把它领走。

  不知何故,她竟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已对南十字军的机密造成了威胁。她甚至没有把佐尔当成个危险分子。她眼中的佐尔身材高大,但不太坦率,长着精灵般的眼睛和古代雕像般的脸,淡紫色的头发垂在肩膀上,还对她散发着种催眠般的魅力。

  在自己的军官宿舍门前,她发现了捆花束,它是用银黑条纹的金属纸包裹由粉红色黑色和红色玫瑰扎成的。看到它们,她全身的疲劳顿时扫而光。

  诺娃?萨特瑞把它捧在身前吸了口香气,带着它进了房间。这种香气——她深吸口,希望自己能够迷失在它中间,如果可以永远生活在玫瑰的花蕊中该多好。和佐尔在起——如果有那么天机缘巧合的话,不过这似乎毫无希望。

  在我看来,爱情就是让人快乐的良方。

  在走廊昏暗的拐角处,黛娜拍了拍科莫多早已被汗水浸透的肩膀,这时,他们从藏身的地方看到诺娃关上了房门。

  “整个行动的第步已经完成,上尉:让她的心软化下来!”

  在自己的房间里,诺娃把活页册和那束玫瑰并排摆放在起。花束当中有张字条,上面用粗体字印着:爱慕者致。

  她又拿起今天收到的另张便笺,那张是佐尔夹在文件里的。

  “我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才好,诺娃。你给我的每点每滴信息都使我恢复了更多的记忆,恢复了更多的自我。”

  接着,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触犯了宣誓过要严格遵守的各项规章制度。我都干了些什么?

  于是,这出古怪的戏剧仍在上演。边是黛娜试着说服科莫多:诺娃阴郁的脸正是他送的花束引发的相思病;而另边,诺娃正断然斥责佐尔,并拒绝了他为接近她所做的切努力,尽管她仍然感受到他身上那股致命的吸引力。

  这件事情让诺娃感到心烦意乱,她决定振作起来。她把个叫做丹尼斯?布朗的战斗机飞行员划了出来——他竟然担任过爱默森的副官!——这个人曾被排定前往基地,现在却要被当作危险分子留下来。

  她在机场的飞行航线上找到了这名中尉向他道歉,但他却只是满不在乎地耸耸肩。他仔细朝她打量了番,才断定这是个值得他信任并可以告以实情的人。

  “也许这样反倒更好。你看过电脑里储存的大量资料,而且你也不是个瞎子,诺娃。伦纳德要除掉所有没有向他个人效忠的军官,就像古罗马的皇带把政敌遣送到边远省份样。这点你该比我还清楚。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至少我们当中还有个人可以留下来静观其变:那就是我。”

  他是真心诚意地在感谢她!诺娃的脸上泛起个感馓的笑容,她打定主意要把布朗的名字和档案藏在中没人会注意的角落。

  在飞行航线的另头,黛娜正躲在太空梭的巨型轮胎后头吹着口哨,“伙计,这个诺娃还真是花心!”

  科莫多上尉几乎快以崩溃了,差点要冲上去打人,但他终于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第三部最终梦魇56

  小说":

  第五章

  史前文化特别观测与运作军事管制总部

  仅由“詹姆斯”本人指派

  考虑到爱默森少将和军队某些成员之间的敌对关系,在那台特效发生设备运往旗舰的过程中,任何人都不得提及它的来源。

  签名詹德,签署

  第十五小队的战备室里片漆黑,大多数士兵不是外出巡逻站岗值勤,就是在睡觉。只有少数几个人,比方说痴迷于洛波特技术的怪人——它的另个说法就址“机械狂人”——路易?尼科尔斯还在地下摩托车库维护和改进他们的反重力悬浮战车。

  鲍伊?格兰特轻柔地弹奏着钢琴曲。有时候他会弹几段自己曾向缪西卡演奏过的旋律,以及她曾经为他弹过的曲子。不过今天晚上他却遍又遍地弹奏着他在孩提时代爱默森教给他的歌。当时将军让他初次见到了钢琴,并培养了鲍伊对音乐的兴趣。鲍伊演奏着他自己谱写的曲子,他的这些早期作品曾经让爱默森感到十分自豪。昏暗的战备室里没有个人在聆听他的音乐,也没有个人看见他脸上的泪珠。

  在战备室敞开的窗户下面,停着辆加长的黑色军用豪华轿车,位听众正坐在里面。

  后座上的罗尔夫?爱默森少将早已降下了车窗侧耳倾听。虽然没有辨认出来自外星人的曲调,但他却对其中的涵义起了猜疑。在他们过去共处的时光里,他听过鲍伊弹奏过的所有乐曲,而且能够相当透彻地领会其中的内涵。

  爱默森想去探望他的养子,但他的努力遭到了鲍伊的拒绝,将军尊重鲍伊选择独处的权利。

  也许我真的不应该让他当兵,也许他也不该加入军队,爱默森内心阵反省。不过从另个角度考虑,要是每个人都用不着参军,这将会是个更美好的世界。然而那绝不是现在这样的世界。

  “够了,带我回去。”他吩咐司机,同时命令电脑把车窗升了起来。

  带我回去

  这次,当她打开衣橱要挂起外套的时候,发生了次芳香扑鼻的雪崩,玫瑰花像瀑布样冲刷下来。突然,她不再感到筋疲力尽,尽管还有不到四十八个小时,爱默森的攻击部队就要出发了。

  她捧起大把玫瑰花个劲儿地傻笑,大口喘着气。她忽然阵心灰意冷,在她的内心深处,矛盾情绪和股子冲动已经开始交战。她跪在了那丛玫瑰花当中。

  在架子上有张小字条:晚上九点整,七号仓库。

  在雅致的阁楼上,玛丽?克里斯托目送着第四辆跨斗摩托车的离去。如果迷人的王子再不立刻驾着马车出现,灰姑娘就要变成个醉鬼了!

  也许该对他好些,她想道。她花掉半的积蓄购置了件垂边的白缎子晚礼服,以及她能找到的最昂贵的香水。现在她就连迈步的姿势都和穿军服的时候不样了,她看见许多男人在她面前加快了呼吸,并且流露出仰慕的神情。现在她坐在这里等待着她的罗密欧,总要胜过在那些个粗野男人中招摇过市。

  她站起身前往阳台呼吸点新鲜空气。她在月光下叹了口气,嗅到兰花的芬芳,心里却在想念着希恩。

  当时她在半空中被敌人击中,而他则把反重力悬浮战车变形为铁甲金刚模式接住了她那架受伤坠落的变形战斗机。他发誓会始终爱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