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环境之下,任何人都会自然而然地当场选中这个词组:第二次洛波特战争。

  ——玛丽?克里斯托中尉,洛波特战争史之最高统治者第2卷

  靠近月球表面的自由号太空站,正缓缓地在拉格朗日五号固定点摇曳。它既是个前哨要塞通讯中枢,也是通往地球的殖民地——月球和其他地方的中转站。太空站上的通讯仪器相当复杂,运转情况也不如在地球上稳定,但它却是人类赖以和-3号远征队取得联系的惟手段。从多个角度讲,自由号在地球防御体系中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因此,它理所当然地成了敌人攻击的目标。

  “自由号,月球基地呼叫!月球基地呼叫!”

  月球基地的通讯操作员拼命拨弄着那个发报装置,同时仔细地看了看刚才出现在旁屏幕上的雷达图像。

  五个可怕的大家伙正从月球的阴暗面迅速逼近。2机构地球的情报机构已经断定人类以前从未使用过或者见过这些家伙。这几个飞行物的机动性和能量读数都显示出它们是难啃的硬骨头,并且正以令人惊异的速度径直飞往自由号太空站。

  “它们为什么不回答?为什么?”通讯操作员心急日焚。自从这些怪物出现以来,某种干扰信号就阻塞了所有的频带——而月球基地所有的飞行物都不可能追上这几个飞行物。

  通讯操作员觉得自己的额头已经沁出了冷汗,不仅为他自己,也为毫不知情的太空站工作人员感到担忧,如果自由号被摧毁,月球基地和人类散布在太阳系的其他前哨阵地之间的联系就会被切断,然后挨个儿任人宰割。

  仪表上的指示灯突然闪个不停。可能是敌人将用于阻塞频率的能量转移到武器防护或者其他系统上了,要不就是电子对抗计算机找到了突破屏障的途径。个带有静电杂波的干涩的嗓音从空间站传来。

  月球基地的操作员连忙打开耳麦。手忙脚乱地向他们发送讯息:

  “自由号太空站,这里是月球基地,紧急电文,重复遍,紧急电文!五个大型不明飞行物正向你们靠近,坐标是813-449!它们可能还没有进入你们的范围,直神不知鬼不觉地在我们的防线自由出入。它们显形之前,我们根本不知道它们就在我们周围游荡。可能是敌人,重复遍,可能是敌人。它们正向你们飞去!”

  在自由号太空站的通讯中心,另名通讯操作员向值班军官发出信号,示意紧急电文正在导入——份优先级紧急电文——正好这会儿他也在接收月球基地的传输信号。

  电文收完,他就转身行使了自己的特殊职权,那是在历经天顶星人造成的劫难后,在地球重建过程中形成的特权。已经来不及坐等等值班军官去通讯中心鉴定了紧急电文,联络3机构地球的参谋机构的幕僚再宣布进入红色警戒了。现在每秒钟都危机四伏。人类可是经历了惨痛教训才认识了这点的。

  从没有任何操作员曾经使用过它,但也从没有名操作员面临过这样的局势。随着对这个巨大的泛着红光的按钮决定性的击,这名通讯中心的下士将整个太空站带进了战争中,同时也宣告地球将再次被卷入场大战,

  他尽可能把月球基地通讯操作员所说的剩下的些内容拼凑起来,然后用手捂住麦克风高声喊道:“紧急情况,长官!叫他们启动火炮,我们有麻烦了!”

  那名值班的通讯中尉点点头,立刻掉头前往保密对讲装置,向指挥中心发送信号。电喇叭和汽笛随即开始此起彼伏响个不停。

  “各战斗岗位注意,各战斗岗位注意!激光和等离子炮位,准备开火!”

  全副武装的炮手冲向他们的岗位,自由号号已经全面警戒起来。重型护盾炮塔打开了,丑陋得像猪鼻样突起的双管和四管火炮泛着微光向前拉伸,调整角度,开始瞄准目标的已知的最后出现的坐标位置。

  在靠近卫星要塞的地方,支巡型舰队和那几个大家伙碰个正着。这是几艘三角形的巡洋舰,它们体型很大,行动缓慢,很快就要退役了。首批领教到洛波特统治者威力的就是它们。

  五艘沙红色的洛波特统治者的攻击艇冲了上来,它们的外形就像压扁了的瓶子,领头的敌舰像箭样窜向地球人的飞船。它射出束能量弹,颗炽热的火球撕开了巡洋舰的侧,使战舰成了条被开膛破肚的鱼。空气和火焰涌进这艘人类的战舰。船员们在舱内惊叫着,但叫喊声很快就停息了。

  洛波特统治者的战机冲了进去,急切地寻找更多的猎物。

  “我无法接通这几艘正在巡逻的巡洋舰,女士。”自由号太空站通讯操作员告诉战术装甲太空部队的玛谢?克里斯托中尉,“已经有艘同类型的飞船从雷达屏幕上消失了。”

  玛丽抬起头,看着战术装甲太空部队巡逻小队的指挥官接过来的通讯信号。她点点头,紧紧抿着自己小巧的嘴巴。

  身穿盔甲的她,是个脸色苍白的年轻女孩,长着双蓝色而又不失坦诚的眼睛,短而纷乱的刘海仿佛丛黑色的稻草。面对强敌,她强烈地感到自已就像只失去巢|岤保护的小鸟。

  “收到,自由号太空站,黑狮小队很快就到。”她在心里快速计算了下:黑狮小队应该很快便能与自由号太空站接应,在敌人扰乱自由号与月球基地的通讯信号之前,这支小型舰队就已经将巡航范围从地球附近转移开了——黑狮小队的日常勤务是在地球附近巡逻,现在他们已经十分接近自由号,近到用肉眼和望远镜就可以看见月球侧因他们突袭引发的爆炸和能量喷发的情形。

  “从你们现在的位置到达这里的预定时间大约是起飞后90秒。”她发出这个信息后,脸色煞白地淌着冷汗。玛丽关闭了条线路,赶快接通了黑狮小队。

  “所有飞行员注意,紧急情况,紧急情况:这不是演习。重复遍,这不是演习。所有弹射器立即准备发射。黑狮小队作好起飞准备。”

  甲板上回响起战靴落地奔跑的声音。玛丽率先赶到机库,只手还抱着带角的飞行头盔。紧急起飞总是会引发阵慌乱,甚至会引起更大的马蚤动,因为年轻的南十字军战士当中没有个人经受过实战的考验。

  尽管身上的防护服增加了体重,玛丽还是轻松娴熟地登上了变形战斗机。座舱向可以容纳下穿上体积庞大的超耐热合金飞行服的她,以前也经历了数年这样的训练,但不知怎的,此时此刻,她却发现这个空间要比以往更加合身些。

  自从洛波特战争以来,战术装甲太空部队的前线战斗机的体积已经缩减了不少,因为它不再需要原先铁甲金刚模式那么大的尺寸——原来的战斗机是为了和五十英尺高的天顶星战士或者他们的庞大的战斗囊作战而设计的。

  在地勤人员的帮助下,她在战机中坐定并准备滑行起飞。玛丽坐在那儿端详着面板上的量规仪器和指示灯,却没有意识到身着护甲的自己和苗条纤细目光锐利的圣女贞德是多么的相像。

  直奇怪,她陷入了沉思:和我想像的不样,现在的我只感觉兴奋,却没有紧张。

  地勤人员都身穿带有彩色识别码的宇航服,他们赶前赶后地给战机挂载前武器,或是在弹射器附近忙碌。他们也很年轻,尽管大多数人还不满二十岁,但却成了新代洛波特技术的组成部分,肩负的职责和面临的危险使他们快速成长起来。即便是在和平时期,正常的巡航任务中也经常出现人员伤亡,哪怕最小的灾难都可能吞噬好几条人命。

  黑狮小队起飞并排好了阵型。敌舰本来是转向它们飞行的,却在最后关头改变了自己的航线,并释放出许多小型战机。

  “这是些什么玩意儿”敌机进入了视野范围,呼叫代号为“黑美人”的辛德少尉叫喊着开了火。

  上代人使用的数字呼叫代号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指用“黑美人”而不是‘黑狮5号”之类的代号呼叫战友。现在的地球,诸侯林立,已然成了靠城邦与地区武装力量相结合的霸权领地。在地球联合政府的铁腕统治下,整个社会事实上是由中世纪的忠诚所维系的,而全球的军事力量也要体现出这点。这就是南十字军麾下最精锐的骑士的战斗服上,包括玛丽所属的那支部队的头盔上都带有那些统模式的角形装饰物的原因。

  “闭嘴,给我把他们干掉!”玛丽地打断了他的话,她最讨厌听到战术空军网络中无用的废话,“别落下你的僚机!”

  但她并没有因为“黑美人”大呼小叫就责备他。看来,天顶星人又回来了,她想道,要不就是其他和他们非常类似的家伙来了。

  这几只怪物在黑狮机群的视野中变得越来越大,它们挂载着不知名的装甲,体积和1999年后在地球上大肆撒野并引发了洛波特战争的外星入侵者差不多。但它们之间还有些不同之处:尽管外形和昆虫有些类似,但已经具有了人类的特性,相比起来,天顶星人的战斗囊只是带着大炮的无头合金鸵鸟罢了。

  而且,这些物体速度很快,碟形的外观就像机动性良好的水翼艇,如同怪异的战舰在水面上激射而过。

  不管它们看起来像什么,重要的是,它们不但敏捷,而且还致命,外星“水冀艇”略微顿了下就改变了方向——它消耗大量能量,做出了这个在外太空看似不可能的飞行动作。直到今天,这样的举动直还只是变形战斗机的专利。

  大约二十艘不明闯入者恶狠狠地冲向十多架黑狮小队的战斗机,场缠斗开始了。从人类和外星人的上场冲突到现在,已经过去十五年了,企盼已久的和平突然间就变成了泡影。

  惟有死亡仍然是成不变的。

  狭窄的空间再配上复杂的对手,就成了新的修罗场指人间地狱。战机即变形战斗机和生化机器人相互盘旋躲避厮杀,遍又遍地做出各种狂暴的举动以占据有利位置。

  外星人的火力异常囚猛,它们的武器安装在生化机器人操控器前方的大面积系统模块上——就像大群体形庞大的机器巨人踩着雪橇冲向他们,试图要他们的命。眼前的情形令这些勇士们感觉十分怪异。

  但这套装置仅仅只是模样滑稽,它的战斗力则令人惊骇。只见操控器内闪过道道炙热的白光,三架战术装甲太空部队的战机立刻就被击毁。碟形的反重力悬浮浮平台开始寻找新的猎物。这次,他们证明了自己不但能够利用碟形飞行器内置的武器开火,同样也能用操控器进行直接射击。

  “黑美人,黑美人,你后面跟了两只小妖!”呼叫代号为“白骑士”的约翰?扎伦加大声警告。

  “打开增压推进器!”玛丽趁间隙朝她的通讯显示器扫了眼,分为二的屏幕上分别显示的是戴着白色头盔的扎伦加和伴有黑色头饰的辛德,辛德头上裹着头巾,就像名穆斯林勇士。

  可辛德还来不及采取任何行动,那两个小妖就开火了,火束在战机的尾部交叉划过——玛丽与其说是看见倒不如说是听见了这场爆炸的声响,因为几乎就在同时,她对准其中架暗箭伤人的外星反重力悬浮平台开火了。

  经历了代人的时间,战机早就更新换代了:贫铀弹机炮已被淘汰,增强的激光束释放出的可怕的脉冲能充满了这片空间。在片火焰和碎片的云团中,碟形武装平台以及全身披挂的外星滑雪者彻底消失不见了。

  虽然隔着茶色护目镜,依然可以看到玛丽的目光沉稳而坚定:“我们失去了黑美人,剩下的人按照教程里的方法飞!拿出点黑狮小队的气魄来!”

  除了些小规模的边境冲突,玛丽这代的战机飞行员从未执行过战斗飞行任务。当然,空战学校完全不会教给你这些:真实的炮火把自己的好友击中,他在声巨响中变成了嘶嘶作响的肉块和灰烬,而下束炮火就是冲着你来的了。

  不过,玛丽的话语和他们经受过的良好训练很快使勇士们重新冷静下来。幸存者组成紧密的双机队形,待生化机器人发动下轮攻击时,就可以起到相互掩护的作用。

  “转换成守护者模式。”玛丽迸出句话,她在头盔后面的呼吸显得有些焦躁。在近乎歇斯底里的缠斗过程中,他们都承受着好几个重力单位,个表示要承受自己体重倍的重力的压力。和在训练中样,他们紧紧绷住自己的双腿收紧上腹部,以保证自己脑部的提血量。战术空军网络里呻吟和喘息声响成片,仿佛在进行场玩命的角斗。

  玛丽拉动个拨杆,她的战机开始变形。

  对于这位年轻的战斗机小队长来说尽管眼前有不计其数的怪物正漫天飞舞着,但这些错综复杂的机械生物形态并没有动摇她的心。令玛丽真正担心的是,当她把战斗机变换为守护者模式的时候,飞机是不是还会乖乖地听话?

  她可以感觉到体外的战机正在改变形状,模块开始滑动,结构部件也在进行重组,就像对机械进行奇妙地折叠样。片刻之后,战机就变成了架机体圆滑的守护者,它外形高大,介于战士形态和太空战斗机形态之间,就像只运用洛波特技术俦造的雄鹰。

  “快找掩护,白骑士,”她告诉扎伦加,“他们来了。”

  洛波特统治者的战机朝他们扑来,生化机器人头部发射的光束就像毫无情感的昆虫的目光。

  但接下来太空游侠对决却和刚才大不相同了。守护者的速度和变形战斗机相差不大,但它的机动性和火力却跃升到个惊人的高度,完全可以和生化机器人分庭抗礼。

  更厉害的是,玛丽?克里斯托是靠自己的思维来变换战机的外形和作战方式的。洛波特技术制造战机的秘密全在飞行员的头盔当中——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思维帽”。接收器在获取思维脉冲后将其转换为战斗机的实际动作,而不需要其他操作为这台机械增添额外的机动性和威力,整架飞机更像被赋予了活力般。

  玛丽避让着反重力悬浮平台的炮火,像只超级合金铸造的蜻蜓般优美地躲了过去。她娴熟地操纵着自己的战机,除了座舱内的发动机和手脚部位的控制器外,她都是靠自己的思想控制这架守护者穿出火网的。思维成像是洛波特战争的杀手锏。

  生化机器人的长机朝“守护者”射击,但玛丽早就躲开了,她朝它的要害部位来了几个短促而又猛烈的点射,光束像超新越爆发般短促地闪了几下,生化机器人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爆炸就已经消失了,变成了团闪即逝的火球。

  玛丽躲过前来支援的生化战斗机发射的炮火,绕了道曲线开始收拾它。她把它套进了瞄准镜的方框并开了火。第二架生化机器是个由球状关节链接前臂和下肢的活动堡垒,才转眼,又团炙热的云气就开始扩散了。

  其他黑狮小队的战机也不甘愿落后,纷纷运用新的战术。有些转化成守护者模式,还有两架变成了铁甲金刚——它足以和生化机器人对抗——也有个别的依然保持战斗机模式进行战斗。地球本土的这些大杂烩似的战斗机械,打了生化机器人个措手不及。

  战局已经得到扭转,入侵者的战机在白热的火光中接连消失。显然,它们大势已去——尽管还有两三架敌机仍旧把持着它们的操控器四处盘旋不肯离去。

  正当他们打算乘胜追击直至将敌人网打尽的时候,黑狮巡航小队机上的控制器发出的消息送到了整支队伍面前:

  “黑狮小队,脱离接触!所有变形战斗机,脱离接触!黑狮小队,现在把它们放走,立刻返回母舰,”

  气球爆炸般此起彼伏的声响立刻平息下来,玛丽不慌不忙地集合她的部下,沉浸在掌握战场主动权的喜悦当中。

  但她知道,黑狮小队今天在战术上的胜利放到下次恐怕就不会奏效了。她还知道,她的小队面对的敌人可能只是它们当中的九牛毛。

  她把这些想法抛于脑后。今天首战告捷,被敌人围困的人类再次把目光投向了星际洛波特战争,他们必须在每刻每次战斗和活着的每次呼吸当中巾重新学习如何应对这切。

  第部南十字军第四章

  /

  我有义务看护好鲍伊,因为他的父母都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可最让我担心的还是黛娜,由于她的混血出身和不时出现的忧伤情绪,她经常被两种迥然不同的性格模式所左右,边是坚定的战斗情结,另边却是狂热的反独裁思想。

  此外,我们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朗和詹德在她幼年时期对她做过怎样的实验。这些实验激发了她体内外星人的天性,我怀疑那和史前文化有关。

  但詹德清楚地知道:我把尚在襁褓中的黛娜从他身边抱走那天,我差点就用这双手把他给掐死。如果他的所作所为让黛娜以后有什么意外的话,那么他恐惧的东西就会成为现实。

  ——摘自罗尔夫?爱默森少将的私人日记

  和绝大多数南十字军的军事设施样,这个地方宽敞得很。天顶星人在地球上肆虐之后,段时间内,地球都不会受到人口密度过大的困扰。

  这是座大型的无顶圆锥状建筑,高大的楼体覆着烟蓝色的玻璃和泛着蓝光的瓷砖,就连建筑的框架也那是由浅蓝色金属搭建的。这座建筑的芝术造型颇有几分怀旧气息,尽管它的体积很大,但却只是座军营,里面的军人数量不算多,地面上大多都是仓库维修区域军械库伙房餐厅和盥洗室之类的设施。从某种角度看,这里就是个自给自足的世界。

  为这座建筑站岗的是个声名赫赫的兵种——阿尔法战术装甲部队简称部队,不过,这么个声名远扬的队伍的番号却只排在了“15”后,实在是有失身份。

  这座建筑顶端装饰物的图案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