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个人吗?不正是他在六七次战斗中要用生化机器人和黛娜的反重力悬浮战车以凶险的单打独斗方式拼个你死我活吗?

  “我以后再跟你说,中士。”黛娜说完,就拖着佐尔走了。

  安吉洛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去。自从黛娜?斯特林执掌第十五小队指挥权以来,她逐渐赢得了他的尊敬,但她不过才十八岁,在中士看来,她太冲动,而且有些举止略显轻率。他试图压制住自己暗地里对她处处庇护佐尔产生的怀疑——那甚至有点吃醋的味道。

  但个明白无误的事实终究存在。无论忠诚的安吉洛怎样试图为她开脱,黛娜毕竟还是半个外星人。

  第二章

  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像伦纳德这样个对外星人的切恨之入骨的人会允许佐尔进入部队第十五小队进行那项古怪的实验——尤其是在那个小队的指挥官也是个地球人和外星人的混血儿的情况下。我记得有天,伦纳德满腹牢马蚤,说要把佐尔抓回隔离实验室对他进行解剖。

  十分钟以后,电话铃响了。伦纳德的通话内容并不多——可以算得上名副其实的言简意赅。当他终于搁下电话的时候,听筒里的话已经让他出了身冷汗。

  时隔不久,我碰巧在通讯台上看到了那天下午的通话记录。那个电话是拉兹洛?詹德博士打来的,他正是史前文化专属观测与策划执行军事管制总部的负责人。我尽量把这份曾经看到过的记录从脑海中全部抹掉。

  ——摘自洛波特战争史第3卷,引自杰德?斯特瑞伯上尉关于“魔咒”的叙述

  “神秘火星女人的复仇?”佐尔把黛娜的话重复了遍。

  “没错!”她激动地说,“每个人都说这是部超凡的电影。你会喜欢的!不用你破费,因为我已经搞到了票!”她掏出两张入场券在他面前晃了晃。

  他们正坐在座庄严肃穆的大型建筑——阿尔法战术装甲部队总部外面的小公园里。小鸟在欢唱,喷泉也在流淌。

  “说实话,这两张票可没那么容易弄到,票贩子那我了不少的钱!”她蹙了蹙额头,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骗自己。

  佐尔微微笑,“既然是这样,我又怎么能够拒绝呢,中尉?”

  第十小队的位军官前天晚上刚看过这部电影,他说片子既浪漫又刺激,黛娜当时就打定主意,她要和佐尔起观看这部以迷人的女外星人为主题的电影。

  她急切地说:“如果你不答应,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然后,她停住话头,显得有些茫然,“只是——我该穿什么衣服好呢”

  看着她思前想后的样子,佐尔相信不管她穿什么都定很好看,他试图清理自己矛盾的情感和内心的冲动,这种情绪使他陷入了迷乱。佐尔不清楚他对中尉的感受是否就是人类所谓的爱情。

  在距离地球两万三千英里的同步轨道上停泊着六艘庞大的母舰——那是洛波特统治者的入侵舰队。

  三位体的洛波特统治者正站在巨大的旗舰内部,这艘飞船仍然残留着人类在太空和行星地表给它留下的创伤。他们正居高临下地望着漂浮的史前文化罩——个巨大的驼峰状器具,正是它给了他们掌控切的超人意志和能力。

  洛波特统治者各自站在个与悬浮的史前文化罩相连的小型平台上。和他们种族的其他同胞样,洛波特统治者三巨头也是三位体的。他们都是男性,鹰隼般的面孔上挂着永远不会改变的愁容,面颊下像疤痕样的字形皮肤组织使他们的表情更显严肃。他们的头顶不是光秃秃的,就是被刮得锃亮,养护良好的长发垂到肩膀以下。他们穿着僧侣式的长袍,宽大松软的衣领使人想起因维德生命之花的三重花瓣。

  洛波特统治者通常借助触摸史前文化罩的方式进行直接的意识交流,但现在,他们选择用语音说话。

  经常为三巨头代言的赛赞说道:“那么,你是说我们的生化克隆人受到了自身效能的限制?”

  两男女的三位体克隆人首领站在较小的史前史化罩下,抬起头望着他。皮肤苍白的他们身材高挑,身上的衣物依稀让人联想到文艺复兴的早期风格。

  两个男性都留着头金发褐色的八字胡须和满脸络腮胡子,其中人还留着长长的鬓角。另名貌似雌雄同体生物的金发女性则留着十分简单的发式。他们之间的细微区别仅仅存在于千篇律的体态和面部特征中间。

  三位体克隆人首领的负责人点点头,“非常正确。他们现阶段的大脑构成决定他们必然是靠不住的。他们可以胜任突击队的角色,但如果要应付因维德人的进攻,我们还需要克隆更多的意识相通的三位体的小团体。”

  他们都很清楚要对付那群野蛮人该怎么做,无情的因维德人很快就会到来。因维德生命之花已经在地球上盛开,这些花在哪里绽放,洛波特统治者的死敌——因维德人就必然在短时间内出现在哪里。

  尽管表面上不露声色,但对洛波特统治者们来说,这仍是个打击。他们耗费了将近十五年长途跋涉来到这里——穿越整个星系——寻找现存的最后具史前文化矩阵。能否找到这个能量之源,将成为他们能否重新回到万物主宰地位的关键。而且,尽管他们离奖品只有步之遥,却因为下面那群原始人类顽强的阻挠而无法把它弄到手。地球居民仍然不知道,即将萌芽的史前文化矩阵就埋藏在纪念城郊外三座土丘之的下面。

  洛波特统治者的分析显示,由于直保持着良好的孕育状态,史前文化物质很快会从固态转化为其他形式。它已经逐渐渗透出不可思议的独特力量,并且转化成了生命之花,那是因维德人赖以生存的口粮。

  但人类并不是洛波特统治者唯的对手,他们还不是最可怕的敌人。那几个土丘正由看不见的史前文化实体——三个奇怪神秘而且险恶的鬼魂把守着。

  这些鬼魂曾被证实过它们的存在,它们甚至允许洛波特统治者对它们进行感知。它们包裹着外衣和头巾,还长着火般的鬼眼——这些鬼魂妨碍了洛波特统治者为找寻史前史化矩阵埋藏地点所作的努力。多亏先知先觉,否则,洛波特统治者们如果简单地动用蛮力想把史前文化矩阵从土丘下面掘出,只会是徒劳。他们不远万里而来寻找它,就不能冒损毁则件东西的风险。洛波特统治者们仍然无法确定,这些鬼魂还有其他什么力量将会耍出什么花招。

  现在,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身体内部出现的紊乱已经妨碍了洛波特统治者的克隆人奴隶的日常行为举止。

  “是的,佐尔?普利姆可能就有问题。”赛赞说值,“他出了些状况,差不多从他刚被送到人类当中去开始,他的神经传感器就出现了故障。”

  但这并不是说,从那个被杀死的佐尔本体,也就是他们种族最伟大的天才和发现史前文化的精英的组织样本中克隆而来的佐尔?普利姆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剥夺记忆之后,这个克隆人就作为个毫不知情的间谍被派遣到地面,以便洛波特统治者能够通过他的眼睛和耳朵看到和听到他所接触的切。

  洛波特统治者同样希望,当地原始人给他造成的伤害以及多年前佐尔将史前文化送达的行星上的生命形式。能够对克隆人佐尔的记忆恢复产生定的刺激作用。也许他们可以让克隆人佐尔?普利姆弄明白佐尔本体为什么要将这个矩阵送人送给何人目前具体位置又在何方,以及如何能够从地球人和保护史前文化的看不见的鬼魂那里将实体取走。

  另位洛波特统治者达哥——他的下巴要比其他两人更突出些,他说道:“看来,人类这种被称作‘感情’的东西就是出乱子的原因。”

  博卡兹——第三个洛波特统治者点点头,他的两条眉毛随着额头的深陷几乎连在了起。“是的,这类情感打乱了大脑功能的平稳性,并撼动了理性思维。”

  “那么你们有什么指示呢,大人?”捷达,这个三位体克隆人首领负责人,洛波特统治者奴隶的头头,谦卑地向他们鞠了躬。

  “嗯,”赛赞俯视着他,“当然,你们更乐意我们把决定权交给你们自己。”

  克隆人首领鞠了个躬,“是的,我的主人。我们相信这是尽快取得决定决定性胜利的关键。我们需要的就是您的恩准。”

  洛波特统治者伸出手触摸着史前文化罩。只没有指甲如同蜘蛛的肢足般的手触到色彩斑驳蘑菇形的史前文化罩上,那个地方就随着史前文化能量的脉动发出光芒。洛波特统治者言不发地迅速达成了共识。

  阿尔法战术装甲部队——也就是部队——第十五小队驻扎的营房是座去了顶的圆锥形建筑,它有几十层高,烟蓝色的玻璃和墙面砖那是由最现代化的聚合物制成的搭起了个蓝色合金的框架。尽管它体积庞大结构复杂,却只够容纳少量人员在其间工作。大量地面设施不是塞满了零部件和装备,就是充当了维修区军械库厨房餐厅和洗衣房等。从很多方面来看,这里就是个自给自足的世界。

  地面层和地下室是机甲保养维护站,摩托车库里也停满了反重力悬浮摩托和其他传统交通工具,此外,还有巨大的反重力悬浮战车——第十五小队的主要机甲武器。

  在她自己的住所里,黛娜压根儿就没想和机械有关的什么事情。她正在为和佐尔约会该穿什么衣服而苦恼。她把衣橱里的每条裙子上装和套杉都取出来丢得到处都是,内衣则被盖在下面。

  毫无疑问,作为军官,和二等兵约会是有章可循的,但佐尔是个特例。他被安置在第十五小队,因为他们希望军旅生活能帮助他恢复已经丧失的记忆,把他置身于地球式的社会交际和联系中,也可能让他转变阵营和以前的主子决裂。

  现在是交际的时候了,黛娜跃跃欲试。佐尔并不是人们梦想中的那种十全十美的男子,他也有些神经错乱的小毛病。但他同时还是个外星人,就像黛娜的妈妈样。她有时候在想,他们之间是不是存在着血缘关系?

  在正式与他见面之前很长段时间,黛娜就有种不可名状的感觉,她还产生了与佐尔驾驶的红色生化机器人有关的奇怪幻觉。在这中间,定有什么东西把她吸引到了佐尔身边。

  现在,她匆匆赶到战备室在非执勤期间,它则被作为娱乐室使用,她要把所有的事情抛在脑后,全身心地享受段美好时光。

  穿上了镶褶边的裙子和丝质的罩衫,切都准备好了,她高喊道:“嗨,我在这儿!”可是——她却发现佐尔不在这里。

  安吉洛?但丁中士从自助吧台它只在非执勤期间开放,而且调酒控制系统只对通过了非执勤验证的士兵发放酒精饮料前走开,摇摇晃晃地朝她走了过来,“嗬!今晚你不是把我们都比下去了吗?”

  她那里装出不在乎的样子。她要和佐尔痛痛快快地玩次,所以不想跟安吉洛节外生枝。“你看到佐尔在哪儿了吗?”

  在第次洛波特战争爆发前的日子里在群几乎是城邦国家联合构成的松散霸权填补了世界秩序的真空,并组建了地球联合政府——即之后,士兵们的自主权要比现在少得多,而且,纪律性也更强,老辈总喜欢唠叨这些。如果真是这样,她倒是更愿意回到过去的时光。

  要是这时朝安吉洛的脚踹脚把他蹬出去,再把咖啡桌砸到他的头上,南十字军指挥部恐怕不会认为这种举功是维护纪律的必要措施,相反却会引起社会的动荡和不安。再说,安吉洛也实在不好对付。

  于是,黛娜强压住怒火,决定在今天结束之前还是利用下他的忠诚——就算她很想请这位强壮,高大而且动作敏捷的军士到楼下的摩托车库决雌雄——反重力悬浮战车小队容不下两个头儿,其他作战单位也是样。

  安吉洛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是啊,我敢打赌,如果他看见你穿着这身正式的皇后礼服,今晚肯定就不会邀请诺娃出去了。”

  “诺娃?诺娃?萨特瑞?”

  安吉洛用指甲蹭了蹭他的肩带。黛娜特想修理修理他。他是个大块头,不过她会为每件事抗争到底,而且如果她可以先发制人的话

  “啊噢,”他说道,“现在让我们回想下:先是吃晚餐,然后到剧院看戏。”

  他掉头离去,她却突然握着拳头朝他冲过来,嘴里都快喷出硫黄了意指火冒三丈,他看见她正强压怒火不让自己干出些出格的事情来。

  她语无伦次地说:“这个没良心的,竟然放我的鸽子!这个卑鄙的外星人!他已经越来越像地球人了!”

  安吉洛把她拦住,“别发火,长官。也许他只是想找点乐子——这可是你说的哦。”这正是安吉洛和佐尔闹翻时,她对他说的话。

  “你很开心是吗,嗯?”她冲他暴跳如雷,这时她有了绝妙的报复打算。她掏出两张电影票,“这样吧,我想你得做我的保镖了,大个子!”

  安吉洛的脸耷拉下来,他找到合适的措辞之前只能发出阵怪声,“啊噢,谢谢,中尉。不过我还要去”

  “难道你没听到吗,中士!这是命令!”

  克隆人首领的最新报告要比他们期望的更加黯淡。

  “我的主人,史前文化能量的贮存已经接近枯竭。整个舰队都已经感知到这种效应。我们的新克隆人还在沉睡,并未产生感应。我们的武器效能十分有限,我们的防御护盾也无法全时段开启。如果不能确保得到大量的史前文化能量补充,我们会遭到灭顶之灾。”

  随着捷达的解说,悬浮着的史前文化罩通过脑电波图像为洛波特统治者把六艘母舰中开始恶化的情况显现出来。炙热的史前文化能量曾经在高速公路和动脉管道般的战舰各系统上流淌,这种神般的能量现在已经弱化成不稳定的涓涓细流。图像看起来就像只濒死的巨型生物的内部器官。

  在巨型旗舰的另处,六个克隆人——两组三位体——闹翻了,他们意见是五对。

  对立的方是缪西卡,编排轻灵乐曲的宇宙竖琴女主人。克隆人首领利用她的旋律来塑造和控制他们的下属。她肤色苍白,身材纤细苗条还有头深绿色的长发。

  另方是她的两个克隆人姐妹,奥克塔维亚和艾莉歌拉,她们都被那个无法协调致的想法压制住了,都感到莫名惊恐。而在缪西卡对面的是守护组三位体的头目:体态高大匀称灵活的男性军人,无论是心中的怒气还是血缘,他们都保持着高度的致。

  卡诺队长代表他们发言,他的长发像火样红,作为洛波特统治者的奴仆,他的话音带有种难以形容的怒气,“缪西卡,事情该怎么样可不是由你做主!”

  另个叫达西斯的人也表示同意,他和卡诺简直就像个模子里倒出来的。“这件事情我们说了算,你无权对此说三道四!”

  第三个叫索寇的人也补充说:“这是我们的处世方式,自古以来就是这样!”

  缪西卡垂下眼睑,看着铺着地毯的甲板,为自己的叛逆行为瑟瑟发抖。可是,她却说:“是的,这些我都知道。我们被彼此选中作为伴侣,就必须舍弃自我来接受它。可是——这并不能改变我们之前并不认识的事实——我们乐师组和你们守护组。”

  卡诺的眉毛拧起了疙瘩,就像她说的语言他从未听过般。“可是这又怎么样呢?”

  缪西卡朝他传递了个哀求的眼神,然后再次移开她的眼睛,“我非常希望能够接受主人的决定并相信主人的话是正确的,可我心里有种非常奇怪的念头,我断定,如果我产生了这种感受,那么主人的决定就不可能是正确的。”

  “‘感受’?”卡诺重复了句。是不是在地球的原始人登上旗舰发起短暂的袭击时,她从人类身上感染了这种可怕的瘟疫?

  达西斯和索寇都倒吸口冷气,艾莉歌拉和奥克塔维亚也不例外。

  “你疯了!”索寇不禁脱口而出。

  缪西卡痛苦地摇摇头,“是的,感受!虽然他们始终说我们对它是免疫的,但我却为情感觉得愧疚。”

  疯狂,点不假。

  她看见他们意识到她被感染成为下贱人之后流露出的厌恶表情。但不知为什么,这并没有改变她的决心,她绝不放弃这些全新的感受——就算她能做到,也不会把它们清理出去。

  “我知道自己将为此受罚,”她断言,“我知道我有罪!可是——我无法否定自己的情感!”她说着,眼泪滚落下来。

  “你在——你在干什么?”达西斯困惑地问。

  “我想我知道,”卡诺用单调冷漠的声音回答,“这是被地球人称之为‘哭泣’的种病态行为。”

  如果这是种病,缪西卡毫无疑问地知道是谁把她给感染了。那是鲍伊?格兰特,当他们登上旗舰展开侦察行动时,她曾经遇见过的个年轻英俊的地球部队士兵。

  他并不是身穿铠甲没有大脑的原始人,事实上他是个机敏的生灵。鲍伊是个音乐家,他坐在她的宇宙竖琴前面弹奏了他自己谱写的曲子——很美的乐曲,发自内心的美——它撕碎了束缚着她的东西,使她对他有了感觉。新的曲子——那些都是洛波特统治者的乐曲主管准许演奏曲目之外的。他开始就传递给她种直达她内心的不可名状的温暖,而他也很快从她身上得到了同样的感受。

  此刻,缪西卡发现自己正坐在竖琴前,弹奏着同样套乐曲,而其他五个人则目瞪口呆地看着。

  鲍伊,你对我也有同样的感受吗?我多想和你再次相聚啊!

  第三部最终梦魇34

  ,,天,",堂

  第三章

  我敢以本人的切力量担保,地球上出生的孩子当中再没有第二个是天顶星人和和人类结合产生的后代。当然啦,这是因为我能够直接感知到黛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