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刻,她再也不想再把他卷入其中。

  她又次让但丁临时挑起小队的指挥权,然后开始履行自己的使命。她从沙利文低价从相关部门租来的低矮公寓直跟到了市郊禁区的绿地,这可真是个烦人的挑战,因为乔治不时驻足张望。判断出他此行的目的地之后,黛娜就启动反重力悬浮战车顺着这条绿地上的道路跟了下去,他前脚刚到,她后脚也赶到了。

  他站山脊上恐怕是惟的树荫底下,左臂夹着那台计算机。“你到底想在这儿干什么?”当她坐在机甲的座舱里呼喊他的时候,他问道,“你不用和自己的小队或是别的什么人在起吗?”

  “没有你的日子我再也然熬不下去了。”她的话语很像电影里的台词,“我希望你能加入到我们这边除非你想把这些汇报给?”

  乔冶像被子弹击中似的从机甲旁边后退了几步。黛娜跳下反重力悬浮战车,告诉他别为这个担心——她不会泄露他的秘密。

  “可是你利用了我。”她说,她的嗓音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备受伤害的情感,“我想知道为什么,你想证明什么?”

  沙利文怒火中烧。“我并不是要证明什么。”接着他把眼睛闭了会儿,然后摇摇头,“好吧,”他过了几秒才说,“不过以前我从没有告诉过别人。”

  黛娜静静地听他解释,他的妹妹死于外星人对纪念城发起的第次空袭,当时身为司令部作战部技术员的沙利文为她的死感到辣深的自责——她放学之后就直在等他,可他却忘了接她回家,结果她被外星人的炮火打中了。

  尽管黛娜对他的遭遇感到同情,但这类故事她已经听得太多,甚至有些麻木。人也许会愤恨造化弄人。沙利文边说,她却这么想道。

  他擅离职守离开作战部前往医院探视她——她身上多处被烧伤,熬不过当天晚上了——她呼唤着他的名,就像什么都没发生样。她非但没有责怪他,反而为他将来孤苦伶仃地活在世界上面担心。这时宪兵赶来了,他们逮捕了他。当的人了解到他心中的悲痛后,他们意识到可以利用他实现自身的某些目的。从此他就和他们合作,尽其所能地扮演两面派的角色。

  “那么你就是在以人之力对抗杀死你妹妹的凶手了。”等他说完,黛娜说道。

  “我只能尽力而为。”他告诉她。

  “你告诉我:是不是掌握了敌舰的最新情报——它的脆弱部位或是弱点,击之下就能够把它摧毁或是令其动弹不得?”

  乔治面色冷峻地点点头,他知道自己已经打破了保守秘密的誓言,“是的。我们有理由相信能够做到这点。”

  “它就保存在你的计算机里面?”

  他又点了点头。

  黛娜笑了,她握住他的手,“好极了,那我们就把知道的情况诉诸实战吧。”她带着他回到反重力悬浮战车跟前,指了指后座,“把你的数据和我的火力结合起来,我们就能送那些外星侵略者上西天。”

  毁灭的光束从各个方向朝他们倾泻而来,第十五小队也使用了所有的武器还击。这招对付三架组的生化机器人反重力悬浮骑士效果不错尤其是在黛娜不在现场的情况下,但在他们的主要目标——战斗堡垒身上却没有取得丝毫的效果。来自司令部的报告显示,克里斯托的黑狮小队迎击来犯飞船的行动也没有取得任何进展。战火纷飞的飞船脊部以上的天空,已经布满了肉眼可以看见的爆炸闪光。

  “这些家伙的动作快得吓人!”希恩在网络中喊道,“该用什么才能摧毁它们?”

  “睁大眼睛瞧着吧,我来给你作示范。”但丁的回答从无线电设备中传了过来。

  他们把自己的机甲全都转换成角斗士模式,火炮毫不停歇地喷吐着毁灭的弹丸。

  但丁移动炮口将艘从天而降的生化机器人打成了碎片,几秒钟以前它刚刚把希恩的战车打了个跟头。

  “还好吧?”但丁问道,这时希恩正在重新调校他的机甲。

  “我还活着。你是不是想问这个?”

  “我问的是你的反重力悬浮战车。”中士告诉他。

  这个家伙过去可是我的部下,希恩小声嘀咕着:“谢谢你的关心,中士。”

  突然,黛娜的瓦尔基里号出现在他们中间,奇怪的是她的后座上还有个平民。鲍伊为大伙介绍了这个陌生人。分钟左右的时间里,战术网络立刻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低俗评沦,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了。给大伙作总结陈辞的是希恩,“嘿,中尉,我不知道你还有追求刺激的怪异癖好!”

  “全部闭嘴,给我提供火力掩护。”黛娜命令大伙。

  她的战车全速直冲敌人的堡垒,正对着生化机器人的地面火力网冲去,这些生化机器人控制了这片环行防御带。希恩看见她的战车上升到距离敌人的堡垒不足百码的地方时,战车下向上跃起,接着阿尔法战斗机和猎鹰式战斗机对堡垒防御护盾发射的足以致盲的等离子闪光中,她失去了踪迹。

  就在黛娜驾驶战车掠过飞船装甲表面的时候,三具反重力悬浮平台追踪而至,具有湮灭性的圆盘从乔治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脑袋边飞过,而他此时还在专心致志地研究计算机读数。要不是头盔对机甲的协调控制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黛娜早就把头盔让给他戴了。

  “数据出来了吗?”

  “它直在变化。”他在风中大声喊道。

  “继续努力。”她催了句驾驶着反重力悬浮战车穿过了四条火力线。

  他们已经完成了对堡垒上方的次飞越,现在她掉转车头要再来次。刹车的时候她还干掉了具反重力悬浮平台,现在没有时间仔细瞄准了,她为此感到几分遗憾。不过,如果沙利文的计算机能够起到作用,那么她这么做就是完全正确的。她的双手紧紧握住了手把——那是个类似控制杆和扳机的机械裴霄,并列机枪把第二具和第三具生化机器人送上了毁火之路。

  与此同时,第二艘堡垒遮蔽了头顶上的天空,它和陆地上的飞船就像三明治样要把她的小型机甲夹在中间。各个战术单位朝重型装甲防护着的飞船底部射击,因此,反重力悬浮战车的飞行路线上随处都是跳弹和爆炸,反而他她陷入了更加不利的境地。在堡垒挡住视野之前,黛娜同样注意到了在头顶上盘旋的摇石机甲,也许它们就是玛丽?克里斯托率领的黑狮小队残余的战斗机。

  “飞船的薄弱点将在两艘堡垒对接的过程中出现,”沙利文终于说话了,“那就是摧毁它们的最佳时机!”

  黛娜抬起头,估算着磁堡垒给她和她的甜心留下美好回忆之前还剩下多少时间。敌舰的下表面异常丑陋,就像只机械蜘蛛的大嘴,要把他们吞噬掉。

  “我正把信息传递给反重力息浮战车上的计算机,黛娜。剩下就看你的了。”

  “都交给我吧。”她说着给机甲提了速,穿过了两艘飞船之间的狭小缺口。然而,具反重力悬浮平台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向她倾泻着能量束。接着,生化机器人从左侧朝她扑来,迫使她以极其危险的动作向某个类似雷达护套之类的装置靠近——它就像座小山矗立在船壳表面。就在拨转方向避让的时候,乔治不见了。

  她听见声尖叫,他飞出了后座,她抬头四下张望,恰好看见他被具生化机器人握在金属巨拳当中。

  黛娜急忙掉头,却小见了那个外星人的踪影。幸好玛丽?克里斯托通过网络告诉她,这场冲突她全都看见了,那个敌人就在她的前方。

  黛娜并不清楚玛丽要在飞船对接的缺口干什么但她没有停下来考虑这件事。她向前方开火,同时搜索着玛丽那架摇石模式的变形战斗机。这时,天空又次重现在眼前。

  在她的下方,名队友刚刚从战车模式切换到守护者模式,朝具外星机甲开火。顺着射击轨迹观察的黛娜的心猛地沉:炮火击中了捉住乔治的生化机器人,它飞速旋转起来,眼看就要和玛丽的战斗机相撞了。

  克里斯托躲避不及,和失去控制的外星人撞个正着,战斗机开始下坠黛娜不知道该追谁好:边是抓住沙利文的生化机器人,另边是玛丽。突然,那辆射出关键炮的反重力悬浮战车——那是希恩的座车——又变成了铁甲金刚模式,然后跳到高处接住了克里斯托的变形战斗机。尽管非常想看清整个坠落的过程,但黛娜还是不由得避开了她的目光。她再次投眼望去的时候,却发现两具机甲竟然都完好无损。

  突然,九点钟方位传来声爆炸。她转过身,整具机甲都被冲击波撼动了。

  那儿,生化机器人变成了历史。

  乔治?沙利文也死了。

  她尖声呼喊着他的名字,飞向那团愤怒的火球,她希望能找到个幸存者。烧焦的反重力悬浮战车从火中钻了出来,她想起他生前对地说过的最后句话:剩下就看你的了。

  停留在地表的堡垒内部,洛波特统治者正在观看救援舰只不断下降的图示。现在它就在自己正上方百码的高度,他们伸出手臂和触须以确保对接过程万无失。

  “我们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达哥通报了情况。

  赛赞急切地点点头,“很好。把佐尔派到他们防御火力最强的方向我们必须确保他轻而易举就被微缩人抓住”

  在这分钟里,坐在角斗士机甲座舱内的安吉洛?但丁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他所知道的事情就是自己在半空中不断地翻着跟头

  然后,他砰地声摔在地面上。失去了阵知觉,甚至差点都断了气。当整个世界在他眼中重新变得清晰的时候,他才发观自己的战车已经被摔坏,翻倒在侧,并且燃起了熊熊大火。

  但丁爬了起来,他发誓要把这群外星人撕成两半。这时,乘坐着雪橇状反重力悬浮平台的生化机器人又降下高度开始新轮的杀戮。

  安吉洛注意到它闪着红色的光泽,驾驶员已经英勇地从里面爬了出来——他真是个英雄。然而,这时又发生了件奇怪的事情:从堡垒内部射出道细小的射束,击中了反重力悬浮平台,打得这个雪橇状的交通工具和它的驾驶员猛烈地撞在地球部队前线附近崎岖的山路上。

  但丁听见这个飞行物坠地的时候传来了没有起伏声调的痛苦尖啸。

  “他们击落了自己人!”满头雾水的但丁大声说道,但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活着看见明天的太阳。

  黛娜试图抹去沙利文的死给她带来的可怕冲击,边掉头再次刺敌舰奔去。瓦尔基里号索敌计算机的双屏显示器上的平行数据示意图正在不断跳跃,它将要引导机甲的武器系统为敌人的堡垒施加噩运魔咒。不过看起来时间已经不多了。

  前来被援的飞船已经飞临头顶,地面上的堡垒也开始上升,这时无数的弹头还打在合金船壳上,然而爆炸对它没有造成丝毫伤害——飞船上复杂的近距武器网络沉默了——显然,所有可以使用的能量都被抽调到了别处。随着飞船的离地升空,它的整条脊线都显露出来,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充斥在周围,大地在颤抖,把岩石顺着陡峭的斜坡和从非自然形成的石头山上抖落下来。夹杂着沙砾和碎片的强旋风在救援飞船下方打着转,久久不肯散去。

  当黛娜靠近两艘孪生飞船的时候,她看见第艘飞船沿着脊线打开了四个面板,露出几个如同大型插座的连接器,它有接通管道那么大——它们像巨型无线电电子管样闪闪发光——带刺的铁锚状物体从球茎状的圆形观测口往外延伸。

  “再开快些!”黛娜催促着她的反重力悬浮战车,座舱显示屏不停地闪烁,整列平行的示意灯也在调整对位。这时,机甲突然变换成角斗模式,并且开启减速火箭停了下来,火炮已经就位。由于她把所有的控制权都交给了计算机,因此,黛娜除了坐在那儿祈祷这次能够活下来以外,什么也做不了。

  两艘飞船以非常怪异的带有股邪气的方式接合起来,艘重叠在另艘的顶部,然后开始加速上升,它们之间几乎连三米宽的间距都不到。黛娜的机甲开了炮,能量弹找到了狭小的接触面,爆炸在对接铁锚的周围此起彼伏,爆炸从两艘飞船中间的空隙喷发出来,上面那艘似乎颤抖了下,然后就压在了它的同级飞船上部。

  但两艘飞船还在继续上升。

  “不可能!”黛娜冲着战术网络大声喊叫,“它为什么不起作用?”尽管她这么问,但她清楚答案是什么:计算机不停地闪烁,把内部的简要信息反馈给她,但她根本用不着重新查验屏幕也对此心知肚明:她晚了半秒钟,以至于偏离了那个致命的圆锥体足足两百码之远。

  在它们消失在战斗的烟雾中之前,黛娜朝两艘堡垒看了最后眼,这是次再糟糕不过的近距离接触。

  第十章

  甚至在柯克兰教授将他的研究结果向我展示之前,我就能感知某些和外星人驾驶员相关的事情。直到现在,我也说不清那种感觉从何而来,不明白目前的想法将往哪个方向演变。我只知道在我看来,现在这个时刻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和目的;在某种和外星人有关的东西的触发下,我的命运起了变化,它将个我的整个生命蒙上层阴影。

  ——摘自罗尔夫?爱默森少将的私人日记

  凌晨三点刚过,爱默森将军的官派座车——那是辆带有尾翼的黑色反重力悬浮豪华轿车。轿车的前端还有具纯粹用于装饰的老武的散热格栅以及只带着翅膀的立式车徽——就从政府的停车场出发,朝外星人战斗堡垒升空的地点疾驰。爱默森坐在后座上静静地沉思,而年轻的副官米尔顿中尉则感到了强大的压力,不得不提高十二分的警惕。现在,纪念城就像座鬼城。

  刚刚睡了两个钟头,爱默森就被全球宪兵部队艾伦?弗雷德里克的电话叫醒:在外星人飞船升空地带附近发现了有趣的东西——个外星人驾驶员,他不但活着,而且状况还相当不错。

  爱默森问弗雷德里克有什么打算,他称现在已把这个外星人带到了迈尔斯?柯克兰的实验室,并且还没向伦纳德指挥官通报这发现。在全球宪兵部队和总参谋部各自的军事派系之间竞争日趋白热化的情况下,弗雷德里克的动机十分可疑,也许只是因为对俘获的第个生化机器人驾驶员的处理方式遭到了太多非议,才使得他们以自己的方式做出弥补。刚放下电话听筒,爱默森就清楚他应该马上行动,但同时他还要冒着此举是否正当的风险。他先打电话叫罗谢尔上校前往柯克兰的实验室和他会合,然后才叫了自己的车。

  “这会引起别人猜疑的,长官。”米尔顿第三次对他这么说道,“总参谋长半夜三更驾车出行,而且没告诉任何人要到哪儿去。”

  “我知道我在干什么,上尉爱默森暗示将要提升他。”爱默森粗暴地说,他希望这句话能够制止这个人没完没了的询问。

  “是,长官。”中尉闷闷不乐地回答。

  爱默森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再次投向窗外。至少,我希望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当爱默森赶到的时候,罗谢尔弗雷德里克还有诺娃?萨特瑞已经在纪念城郊外柯克兰的高科技实验室等候他了。而这个博士却像个独来独往的私掠船长在和总参谋部的军官之间穿行,他忙前忙后就是想让这个生化机器人驾驶员活下来。

  位于实验室观察台上的爱默森垂下目光盯着耶个外星人,这个年轻的机器人英俊得像个精灵,柯克兰让他仰面躺倒进行静脉点滴,根导管插在他的颈部,被单下的驾驶员全身赤裸着,周围布满了整排整排的监控和扫描仪器。

  “上个俘虏由于官方处理不当死亡,”爱默森背对着他们说,“我要你们确保不再发生此类事件。”

  “是,长官。”弗雷德里克代表全体人员表态。

  爱默森转过身面对着那三个人,“是谁找到他的?”

  诺娃?萨特瑞,部队迷人的黑发女中尉上前步行了个军礼,“是我,长官。离堡垒升空的地方不远。”

  爱默森的眉毛拧,“你到那里做什么,中尉?”

  萨特瑞和弗雷德里克交换了个紧张的眼神,“呃,她在寻找我们名失踪的特工人员。”弗需德里克解释道。

  爱默森严厉地看着长着张鹰脸的上校,“那么你的特工又在那里干什么呢?”

  弗雷德里克清了清喉咙,“目前我们还在进行内部调查,将军。”

  萨特瑞简要地作了解释,但她故意没有提及乔冶?沙利文的名字。她要寻找的正是这个歌手间谍,但她更关心的却是上次见面时他所携带的计算机终端——黛娜?斯特林最好能够对此作出解释。

  诺娃正是从具坠毁的反重力悬浮平台上听见了些声响,进而发现这个外星人驾驶员的。开始他还能走动可刚被监控起来就精神崩溃了,就像什么人突然把他调到了侍机模式样。

  “而且他的英语似乎说得很流利。”诺娃推断。

  “所前这些谜团还是留给柯克兰亲自去解吧。”爱默森说,

  “现在,我要你们严格封锁发现这个囚犯的消息。”

  罗谢尔在旁等着爱默森结束讲话,他本来就没有什么可说的,可现在他却感到有些话不吐不快,自从几个钟头之前接到将军的电话开始,那件事就直让他忐忑不安。能够成为爱默森小圈子的成员是种荣幸,但他可不希望因此被送上军事法庭。

  “将军,”最后他还是开了口,“您的意思是我们也必须向伦纳德指挥官保守秘密?”

  萨特瑞和弗雷德里克也期待着爱默森的回答。

  “是的。”他平静地告诉他们。

  “可是我们该怎样处理这个标本?”弗雷德里克过了会儿才问。

  “我要你们用尽所有办法,我要知道这种生物是怎样呼吸思考进食的——你明白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