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热量的等离子炮火熏烤,不失为个更好的选择。

  “不——不!”在步入死亡之门之前,路易的喊叫声又次响起。

  这炮的确把所有人都吓坏了,它正打在墙上,但墙体却毫发无损。接着,射束又顺原路反弹回去,差点打中最后刻才躲进座舱的黛娜。然后它又像颗充满能量的撞球,杀气腾腾地在屋子里接二连三地反弹了好几次,要不是躲闪及时,每个人都有被击中烤焦的可能,最后,这道疯狂的射束终于击中了舱室的地面,“轰”地炸了开来,正中黛娜乘乘坐机甲下方。

  看来她是无法幸免于难了,刚才反重力悬浮战车站立的位置现在形成了个巨大的弹坑,就像只地狱里冒着滚滚浓烟的水壶。

  谢天谢地,该死的垃圾捣碎机终于停止了运动,亮光从那个洞口照射进来。他们都以为黛娜已经尸骨无存了,这时,却突然听到她的声音从破洞下方传来。满身垃圾的第十五小队聚集在弹坑附近向下张望。

  机甲现在正位于垃圾捣碎机下方的条通道中,而黛娜还坐在机甲里。好几辆反重力悬浮战车也跟着她掉了下去,此外还有浑身污浊的撒卫斯和马瑞诺,他们筛糠般抖着瘫倒在地上,真是群倒霉蛋。

  “那么瞧——我就知道它管用。”尽管自觉没理,可黛娜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地面是防不了激光武器的。”

  没人愿意再费力气告诉她捣碎机是自己停下来的。他们个接个地顺着洞口跳了下去,然后使劲擦拭身上的污渍。

  走道里的架监视器闪了下,引起了洛波特统治者的注意。事态的发展并不像他们构想的那样,然而三个上了年纪的洛波特统治者还是认定:无论局势如何演变,他们对人类的了解又更进了步,而这也正是此项测试的目的——即使这个女兵误打误撞用大炮轰开了未经防护的地面。如果还有什么疏忽之处,那就只能说明在如何对付这个种族的问题上,运气本身也应该纳入他们的考虑范围。

  洛波特统治者的下个计划就是,把这个最幸运的家伙——显然地是个指挥官,和她的队员隔离开来,看看她的下属离开了她的指挥会如何反应;在没有上级指挥的情况下,他们到底有多强的独立思考能力,又能想出怎样的计谋?

  他们成功地使剩余的九辆反重力悬浮战车中的七辆恢复了机能,而另外。两辆却陷入了垃圾和和污泥当中,机甲的推进器进了杂物——不花大量时间是清不干净的,但他们可耗不起这个时间。

  现在,第十五小队已经登上了他们的机甲,鲍伊仍旧坐在黛娜身后,撒卫斯坐在马瑞诺后边,乌鲁夫坐在克兰斯通后边。中士路易希恩和库锐则回到了他们自己的座车上。

  “这次你可真是歪打正着,中尉。”路易评价道。

  黛娜调了调头盔做了个鬼脸,把沾在肩部护甲上的垃圾弄下来。“在我们离开这之前,先别忙着庆贺。”她警告所有的队员。

  “我们该从哪儿出去?”路易把问题抛给整个小队,“没有头盔监视器,我们其至不能辩明方向。现在我们至少往下掉了层甲板的高度,也许有两层,除非我们能找到回去的路,否则就别想离开这个鬼地方。”

  “航位推测法可以帮我们回到那个洞口。我跟你打赌,就是蒙上眼睛我也能找到回去的路。”中士夸了口。

  “我们轰条路杀出去,”黛娜说道,“既然进得来,就定出得去。不过大家要保持警惕我有种怪异的感觉,我们又被人监视了”

  不等她说完,有个东西就从过道的天花板上跳下来朝她扑去。她听见希恩向她示警,可他的步枪却反应得更快——她的肾上腺素就像高辛烷值的汽油样在体内奔流,她立刻捕捉到外部物体的移动情况。

  奇怪的是,有某种东西告诉她:那是条蛇。当她抬起头向后张望被希恩击落的东西的时候,她发现意识里的幻象并没有错:它就像根老旧的真空吸尘器线圈管道,只不过要宽得多,前端还有个凶相毕露的突起装置。还不等希恩的第二发枪弹击中它管状的躯干,它就在最后刻释放出枚大型电光弹。它头撞上了远处过道的墙体,差点打在黛娜的头上。这根管子阵痉挛,断裂的颈部喷出股带有恶臭的烟雾,但没有再次开火。

  “好枪法,希恩!”鲍伊喊道。

  路易朝这个高科技的暗杀武器凝视了半晌,才把目光移到自己的控制台上。他突然意识到,无线电系统重新恢复了功能。他把这个消息告诉全队人员,他们才知道现在定距离堡垒的外墙非常近了,司令部可能已经重新追踪到了他们的信号。

  “很好,”黛娜把面甲扣了下来,“我们出去。”

  “这次大家别跟丢了。”但丁中士赶忙补充。

  洛波特统治者们再也不认为他们的客人搞的恶作剧多么有趣了,他们要表现出自己真实的感受,这种感受已使他们觉得有必要撕破通过心灵感应表现出的亲善脸孔,转为直接向终结者下达命令,决不能让地球人活着离开这艘飞船。

  “确保所有的出口都已封闭,”名洛波特统治者说道,“把哨兵派到79走廊去,如果有必要的话,可以使用全部的兵力阻止他们逃脱。”

  “注意让佐尔?普利姆跟着你那些哨兵行动。”第二个洛波特统治者用脑波语言补充道,他的话语无意中泄露了他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动机。

  反重力悬浮战车开足马力顺着堡垒内部曲折的迷宫走道飞奔,卤素大灯刺破了黑暗。

  “作好准备,”黛娜通过战术网络告诉自己的队友,“看来我们要杀出条血路了。”

  她并没有真正看到前方有些什么,但就在他们冲上斜坡回到正确出口所在的那层甲板的时候,机甲的大灯照亮了前方走廊整整排的生化机器人。

  带队的正是佐尔?普利姆——自从他们在麦克罗斯城的土丘遭遇开始,这个淡紫色头发的红色生化机器人驾驶员就直萦绕在黛娜的脑海里。弱小的身躯依附着五十英尺高的金属怪兽,这位精灵般的外星人正静静地站在他们前方。他高举手臂,示意这群地球人停下。可是反重力悬浮战车反而加快了速度,佐尔果断地把手往下挥,这是叫他手下的士兵开火的信号。

  黛娜试着把这个外星人赶出自己的意识,进行规避机动,“集中队形,开始战术冲锋!”

  生化机器人朝不断逼近的反重力悬浮战开火,白色的光线充斥着整条走廊,喧闹的声响甚至可以把死人吵醒。

  地球人的机甲在灼热的射束中蛇形穿梭,他们交互前进,向挡住他们自由之路的整排外单人反击。

  黛娜把反重力悬浮战车转到佐尔的方向,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佐尔的样子,她感到自己无法向他开火或是从他身上碾压过去,但另个画面很快就取代了刚才的幻象:在跳跃的前灯的照射下,小队的人马看见在走道的地面上,他们的两个队友无声无息地伏在自己的血泊当中。

  黛娜喊道:“那是西蒙和乔丹!我们不能就这样把他们丢下!”

  安吉洛表示反对,“不管怎样,现在去救他们已经太晚了,中尉——我们的麻烦就在前面。”

  最后具生化机器人正守在出口的位置。他们当然可以把他撞倒,但如果能生擒这个家伙显然更有意义。

  黛娜通过思维将反重力悬浮战车变形到铁甲金刚模式。在她和鲍伊朝这个巨大的机械武士的脑袋冲去的时候,黛娜已预先做好了准备。

  “你带不走他的,”鲍伊说,“他太大了!”

  “他可没我的铁甲金刚大。”黛娜提醒他。

  生化机器人跳了起来,而黛娜也驱动自己的机甲迎了上去。她用脑波挥动机甲的金属巨手,把抓住了外星人前胸的装甲。

  接着,瓦尔基里号和她的战利品飞出了那个无法修复的洞口,黛娜甚至懒得回头张望眼。

  第六章

  由于脑子里老是想着“尤利卡”高电阻镍铜合金的事,我想,我是精神恍惚地跟着侦察小队的残余队员逃出来的!我也在考虑鲍伊和缪西卡相遇的事情。通过太空折叠,洛波特统治者的堡垒从超空间来到这里,飞船上定还附着第四维度空间的连续统体粒子,跟磁铁之于铁屑个道理——就像记忆本身独立于流逝的岁月般。我立刻着手对新的理论展开研究。这项研究基于当时的个假设:光本身是由量子物质构成——当时我称之为“时间子”,经过几年的努力,我终于证明了这个假设——那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我只不过改写了马克的时空扭转定理尽管当时我对它还无所知:如果你能够以时间为由来控制出行,那么你理所当然也可以用出行来控制时间!

  ——路易?尼科尔斯,光的幻想圆舞曲

  在斯特林中尉的十三人小队中,只有十名队员从这次侦察任务中全身而退。除去地面和空中支援部队为完成渗透任务遭受的伤亡,总体损失仍处于较低的水平,这让黛娜总算感到了丝安慰。但在她看来,那不仅仅是个数字的问题,她亲眼见到二等兵乔丹和西蒙躺在冰凉的地面上,他们的生命就在她的反重力悬浮战车刺眼的前灯照射下消逝而去。还有她鲍伊和路易在罗马风格的堡垒中心地带度过的短暂的刻,他们所看到的生物究竟是双生或者三生的克隆人,还是由尼科尔斯在执行任务当中悄然发现的零部件组合起来的机器人呢?她的内心告诉她,他们是克隆人,是她这半个天顶星的兄弟和姐妹。

  然而司令部对她的切身感受没有兴趣,准确地说,他们要的是监控系统在任务开头就失去作用的确凿证据。

  不过黛娜也立了功,她用机甲从外星人的飞船中掳出了个生化机器人,这个外星人驾驶员显然又会留下不少有侍解决的疑团。

  现在已经用不着任何人来说话:剩下的就要看看地球武装力量所对抗的敌军到底是机器人,还是像人类样的生灵了。

  在汇报任务的整个过程当中,黛娜的脑子里直在反复思考那些问题,她睡不着,半夜就从床上爬起来。

  太阳刚刚升起,她和第十五小队的半数成员都到了战备室,他们激烈地争论,但各人在堡垒内部的经历都不尽相同,无法取得致意见。在不到个钟头的行动中,小队遭到了严重的打击,而她则拼命想说服大家相信自己的直觉是正确的。

  “他们很可能是我的亲人,我怎么能动手杀死他们?”黛娜最后这么告诉他们。她抽出手枪,现在那座遥远而又沉默的堡垒就位于武器的准星内。这时,但丁中士进了屋,他察觉到黛娜的异常,他把手放在她肩膀上。

  “我,呃,我并不想打断你的话。”他说道,但他并没有真的把注意力集中到黛娜所瞄准的地方。

  黛娜转过身掀开他的手,皱了皱眉把手枪收回皮套。

  “打靶练习,嗯?真糟糕,这里可没有外星人让你瞄准。”

  黛娜早就知道,安吉洛的狗嘴吐不出象牙,这次任务只不过让他确信了个原本就存在的观念:外星人不过是靠生物工程创造的战争机器,除此之外他们什么都不是。她知道他对天顶星人也抱有同样的成见,尽管外星人身上人的特征尚未得到证实,但这已经得到和他们交过手的男女勇士们的认同。在这种情况下,希恩路易和鲍伊都装作事不关己的样子。

  “真不敢相信,中士。”黛娜的口气中夹杂着厌恶和疑问,她看看其他人,希望从中能得到支持,但没有个人为她说话。她知道鲍伊同意她的想法,尤其在经历过飞船内部的特殊遭遇之后,但他却由于过于内向而没有站出来。

  最后,仍由路易来为辩论作总结陈辞:和司令部的那些参谋样,在得到确凿证据之前,他不会发表任何言论。

  而希恩仍然和往常样,哪怕天塌下来,他都高枕无忧。

  “我想你们定认为应该向看到的所有外星人开枪,嗯?这样你们就高兴了,是吧?”

  安吉洛干笑声。引她上钩可真是太容易了。但这并不是他真正的目的,他只是想让她回归人类的阵营。“行啦,我们都消消气,中尉,我可不认为他们当中的什么人会在向我们开枪时手软。”

  安吉洛转身背对着她离去。这时,个通讯员声不响地穿过自动滑门走进了屋子。

  “长官,”这名通信员敬了个礼,语气生硬地说,“爱默森将军请您来趟。我马上就送您和尼科尔斯下士到贝齐博士的实验室去。”

  黛娜叫通讯员到外而稍等片刻。她将小队的指挥权暂时转交给但丁中士,心里还在思考着自己刚刚打的场小小的败仗。

  洛波特统治者也有同样的体会。

  胆大包天的地球人刚刚逃出飞船,他们就召唤三位体的科学家和政治首领前往堡垒的指挥中枢。

  “我想要份飞船受损情况的完整报告和微缩人最新分布图。”名叫博卡兹的洛波特统治者说道。

  “微缩人”是洛波特统治者用来称呼他们手下众多克隆人的名词,自打天顶星人时代开始,这个词就已经在使用了。

  他的嗓音中明白无误地传递出失望的意味,通过外部特征和五彩长发的闪光,中性系的克隆人科学家就能立刻感知到他们的喜怒哀乐。

  “大多数损毁部分都独立于反射动力模块之外。”个蜂蜜色头发的科学家说道,“微缩人很可能再次发动进攻。我们必须提升作战效能。”

  “局势怎么会如此演变?”达哥构思着措辞,和他的洛波特统治者同胞样,他目光清澈,长着个鹰勾鼻,修道士般的面孔包裹在生命之花形状的三重结构衣领之内。“我们从未打算毁灭这些微缩人或是他们的星球。”

  那是年轻的政治首领说的话。要不是穿着参议员的装束,他在外貌上倒更像是个科学家。当然,经过生物工程的再造,他具备了个政治家而非科学家的天赋。

  “微缩人在我们的压力下感到了威胁。”他提醒洛波特统治者。

  “但他们必须知道,我们的克隆人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颠覆他们的文明。”赛赞说道,在许多时候,尤其是直接与泰洛星球的元老们进行沟通的时候,他是以洛波特统治者的发言人身份出现的。“我们双方真正的威胁是具有寄生属性的因维德人,他们也会前往这里寻找史前文化。”

  这话说得对,但又不完全对:洛波特统治者必须让他们手下的克隆人相信,这次地球之行的目的要比事实上来得高尚。

  “我们必须在因维德人赶来之前完成我们的使命。”博卡兹提出相反的意见,“微缩人非常危险,如果他们继续阻碍我们,就必须把他们消灭。”

  “我同意。”达哥思考了下才说道,“微缩人对我们此行的目的毫无所知,他们对史前文化也知之甚少,这就使得他们成为我们成就大事的巨大阻碍。”

  “而且我们有太多的生化机器人驾驶员严重受伤,目前已经无力对他们发起有效的攻势。”博卡兹急忙补充。

  “我们的防护罩情况如何?”赛赞问那几名科学家。

  堡垒的能量承受系统示意图,栩栩如生地展现在充满中枢结构空隙的卵形屏幕上。

  “预计只能达到百分之二十的机能,”名科学家回答,“我们甚至没有足够的能量修补堡垒船壳上的裂口。”

  “既走不掉又打不了,那我们还有什么路可选?”个声音问道。

  三名政治首领和三名科学家等待着洛波特统治着的裁决,最后,还是赛赞给了他们答案。

  “我们必须利用微缩人。”他稍做了些停顿,“首先,我们要抓些这类生物,使用仿赛璐路大脑探测器判定他们是否能被我们改造为生化机器人驾驶员。这么做具有双重目的:来,找们可以扩充部队的实力;二来,我们可以故意让他们俘虏个别被改造过的驾驶员,这样就能让微缩人确信他们已被人操纵——他们正在和自己人作战。通过这些方法,我们就能够争取到时间修复飞船或是召唤救援飞船。同时,我们必须重新规划我们的思路,拟定出个计划,在局势无法挽回之前保护好史前文化矩阵。”

  外壳被部分解剖的外星生化机器人俘虏,正仰躺在贝齐博士的防御中心实验室的架大型平台上。爱默森将军带着黛娜和路易行进来的时候,安德森和格林上校以及另外几个工程师计算机科技人员都已经在现场等候多时了。

  “我想你们会发现这个东西非常有趣。”贝齐做了个开场白。

  他年近五十,相貌平常,戴着厚重的琥珀色眼镜,白色制服浆洗得笔挺,袖子和领口扎得很紧,不管走到哪里,他都带着根码长的教鞭,并以此闻名。他的悟性远不如柯克兰教授,和詹德相比,他的智力更是望尘莫及,但他却是个相当能干的人物。等他讲了好几分钟,路易?尼科尔斯才开始插话。

  “那我们开始吧。这个东西由机倾机械模块组成,结构相当复杂,通过生物刺激对这些模块进行控制,不过,这个刺激从何而来,目前还不得而知。”贝齐用教鞭指了指生化机器人头部左下方的个控制面板,“不过,我们认为这个模块的作用相当于个传感器,或是超载回路装置。”他用教鞭朝那块面板敲了几下。

  “那么,如果不考虑这个中继设备,”路易突然插话,他拿起生化机器人传感器的根导线,把他绕在自己的前臂上,“嗯,它的运作机制就应该和肌肉类似。”

  站在下士身边的黛娜看见生化机器人的手臂随着路易前臂的弯曲不住地抽搐。惊之下,她从平台前向后倒退了步,担心这个家伙会突然跳起来发动攻击。

  “别担心,中尉。”路易相当自信地说,“它跳不起来的。”他再次屈起前臂,生化机器人的手臂又抖动了两下,“这只是对我的刺激做出反应罢了。”

  “就像护甲的功率放大器。”黛娜有些兴奋。

  “没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