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这话说得可真精彩,安吉洛。”黛娜赞许道,“那个该死的声誉和这次任务又有什么关系?”她朝窗外外星人堡垒的方向指了指,“最起码,这艘飞船的内部会出现怎样的状况还是个谜。我们该怎么办——把它当作公园里的玩具消遣吗?”

  “可我们怎么进去呢?”路易?尼科尔斯想了想说道。

  小队的成员转过身,把目光集中到这个南十字军里的天才小子身上,都等着他的进步高论。他面容清瘦,脸色憔悴,深棕色的头发非常浓密,脸上始终戴着副不透明的护目镜,从外貌上看,路易要比黛娜更像个外星人。柯克兰博士的科研小组当中有几个成员甚至认为,路易在刻意懂仿臭名昭著的艾克西多——洛波特战争中的天顶星重臣。

  “分析他们的技术太难了。即使能够进入飞船内部我们又该如何脱身呢?”

  安吉洛怀疑的眼光看着路易,“进去,我们该如何脱身,路易,我们该如何脱身?真不敢相信你竟然认为我们还会有机会,我们不可能在这次任务中生还。”

  希恩做了个鬼脸,“真遗憾如果我死了,她会想我的。”

  与此同时,路易大呼小叫起来。

  “死?”鲍伊问道,“你们的话真像首歌啊!”

  黛娜急忙说:“闭嘴!”

  希恩脸傻笑地接受了批评,“你说得对,”他告诉黛娜,“这次任务要比我的姑娘重要。怎么啦,我说得不对?我们不是吃素的。”

  “这就对了,”黛娜也来了劲儿,“既然不可能取消这次任务,那么,就放手博吧!”

  现在就连中士也点头表示同意了,虽然他还在纳闷儿自己刚才的那股子气是从哪儿来的。黛娜这个混血儿能做到的事,他也样可以。

  “好吧,”他重新恢复了信心,“我们要叫他们为登上这颗星球的那天后悔。”

  再过不到十二小时,第十五小队就要出击了,因此睡眠也就成了泡影。黛娜不知该不该允许队员离开营房,但她又意识到,若把他们关起来,反而会把他们闷坏甚至引发场马蚤乱。她签发了“辛德瑞拉格林童话灰姑娘的主人公。她夜晚外出约会,但必须在半夜十二点前赶回家通行证”——有效期只到半夜十二点——至于那些在城里过于放肆或是太晚归队的人,自然有诺娃的宪兵队来管教。

  希恩要去见个老朋友,他觉得战斗前说分手特别刺激;路易?尼科尔斯坐在那里修补他的头盔影像传送器;安吉洛则在属于他自己的私人宿舍里摆弄酒类和雪茄;而鲍伊?格兰特却坚持要请黛娜到纪念城最好的啤酒馆去喝杯。

  二十分钟后,黛娜和鲍伊已经举起满是泡沫的圆锥形玻璃杯,喝着气泡丰富的啤酒互相碰杯敬酒祝愿好运了。

  鲍伊把五官挤成团,做了个滑稽的表情,“你昨天帮了我的忙,这点小东西不成敬意。”

  黛娜放下杯子,伸手去接住他滑向她面前的东西。

  “这是什么?”那是朵盛开的花,既鲜艳又精致,颜色介于粉红和珊瑚红之间,“朵花?”

  “朵兰花,黛娜。祝你好运气!”

  她郑重其事地把花插在制服靠近心脏的地方,“你真体贴,鲍伊。不过你煞费苦心地安排这些小节目,又想干什么呢?”

  鲍伊深深吸了—口气,“其实,相比在太空作战,我更喜欢音乐。作战也许是你的喜好。你知道这指参军不是我的本意。”

  黛娜目光死死地盯着她英俊的朋友,回想起那些年的和平时光和互相嬉戏的往事,回想起他们的父母还在地球上的日子——那时他们还活着

  她争辩了几句,这才意识到——这次的感觉甚至要比每次战斗行动前都要强烈——对她,对鲍伊,对第十五小队,甚至整个人类的每个人来说,明天也许就是生命的末日了。

  最近鲍伊出了不少莫明其妙的差错,黛娜当仁不让给予了援手,但她无法让鲍伊彻底摆脱对军队的愤恨之情。她知道,如果能让他弹几下音符放松下,那对所有人都有好处。

  “去没人限制的地方找台钢琴弹给其他人听听吧,”黛娜突然说道,“别那样冲着我打哈欠!”

  鲍伊的眉毛挑,“别让我干这个,黛——”

  “我可没叫你干那个。记住:我替你向诺娃保证过。别把事情搞砸了,不然我们俩都得完蛋。还有,午夜之前回营房报到,明白了吗?”

  “明白。”鲍伊说完就赶忙离开了。

  打碎几个玻璃杯发泄完之后,黛娜感觉身上的压力更重了,她鲍伊送给她作为礼物的兰花还别在纽扣眼上回到混合营房,把反重力悬浮摩托停在了机甲车库,然后乘电梯来到第十五小队的宿舍。她看见路易还在里面,但她不打算干扰他的发明创造,于是径直前往战备室。她发现安吉济在黑暗的角落里喝酒,边静静地望着远处的堡垒,黑乎乎的庞然大物隐没在数不清的岩层和石壁中,难以辨识出它的脊部线条。

  中士双手抱胸,两腿交叉,脸郁郁寡欢但又若有所思的表情。直到黛娜开口说话,他才意识到她已经来到了这里。

  “明天的侦察任务。”他们同时说道,不过只有安吉洛笑出声来。

  为了胜利完成任务,为了全小队的安全,黛娜的脑子里装了套严肃的指令。如果运气好点点,鲍伊就可以把他自已关到禁闭室,那她就能把他从最担心的人员名单上划掉。希恩和路易看来没有什么问题,他们都能帮着化解小队里不少的抱怨。现在只剩下安吉洛?但丁了。

  “我知道有些话没必要说出来,但这次”黛娜接着说,“但这次我知道我可以依靠你,安吉。我只希望你明白我的意思。”

  “我明白,中尉。别担心,我们会打得外星人哇哇乱叫的。”

  这正是安吉洛典型的处事方式:他既表示遵从,同时又质疑她的指挥能力。“外星人”这个词指的就是她,中士赤裸裸的攻击矛头正指向她的混血血统。只不过“小杂种”这个羞辱性的外号已经跟了她很多年,这番话几乎点儿都没有惹她气恼。地球上有哪个人没有在天顶星人发动的战争中失去过亲人?现在,她母亲所有的同胞不是在-3号上,就是在洛波特卫星工厂上,她事实上已经成了这场逝去的可怕罪行的替罪羊,只可惜麦克斯和米莉娅没能预见到这点——对她来说,就是选择死亡也胜过活在当今的炼狱里。

  “我很清楚自己的职责”她告诉安吉洛,“可我想说的是,如果你和我不能相互信任,还不等开始,这项任务已注定会失败。”

  她从衣领上摘下那朵小小的兰花,递到安吉洛面前,然后把它丢进那杯掺了苏打水的苏格兰威士忌。

  “嘿!”

  “热带寒冰,”她朝他笑了笑,“带给你点小小的运气,安吉——和平的献礼,喜欢吗?”

  “我想”中士正坐在椅子上,他刚要回答,这时却有人打开了头上的顶灯。他们被这突如其来的闯入者吓了跳,两个人同时回过头,却发现诺娃?萨特瑞和鲍伊正站在敞开的大门中间。

  “我叫你看好鲍伊,可这又是怎么回事?”进门,诺娃就把它关上了。

  突然遇上这种状况,黛娜赶忙在大脑里飞快地对整个事件进行评估,盘算着该如何应对。她当然很欢迎他们俩的到来,可鲍伊却衣冠不整,制服上也沾满了尘土,边脸上还带着瘀伤,她可不想看见这些。

  “你没事吧?”她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鲍伊又流露出哀伤的神情,这次的“哀伤”要比前天真实得多。

  “我想是我又犯错了。”他真心悔悟。

  “我应该把你们俩都扔到牢里去,”诺娃数落着黛娜,“他在酒吧里打架。”

  中尉就像她的名字样诺娃在英文中是“新星”的意思,想要把靠近她的切东西都烧成灰烬。这次是诺娃亲自把他抓住的。她从咖啡馆出来就直跟着他,等待恰当的时机把他当场拿住。现在,她掌握了黛娜的弱点,她定会向自己求助。当然,诺娃会再次因为她的担保释放鲍伊,但这次他们必须付出点代价——她要先看看明天侦察行动的初步安排情况。伦纳德的军事情报机构和全球宪兵部队的竞争日趋激烈,这是诺娃有望获得真实内幕的惟手段。

  黛娜横了他眼,“为什么打架?”

  “啊,有几个自以为是的人说弹钢琴的人开不好反重力悬浮战车。”鲍伊如实告诉了她。

  “真是太混账了!”黛娜回了句,她现在又站到了鲍伊这边,“这下连我都怀疑自已有没有这个能力了!真希望你好好教训他们。我为你感到骄傲。”

  诺娃正期待着事态朝这个方向发展,她得演好自己的角色,装着很生气的样子。

  “接着说啊,好好表扬他,斯持林中尉。你这是在帮他的倒忙。”

  “士兵总得为点什么争口气,”黛娜辩解道,“如果有人说所有的女人都当不好宪兵——”

  诺娃的脸都气歪了,“收起你的借口吧,黛娜。酒吧里的战斗永远都无法决出胜负的,而且那也不是证明自我价值的地方!鲍伊必须被关禁闭。”

  除非我们能达成个交易诺娃在心里对自己说,然而黛娜的话却让她大吃惊

  “那么好吧,请把他带走。”

  鲍伊和诺娃都盯着她,中尉精心修剪过的眉毛差点竖到她的发际上。

  “带他到禁闭室去吧。”黛娜平静地说。

  “可——可是,中尉,你别开玩笑啊。”鲍伊喊道。黛娜的这句话要比打在他脸上还厉害。安吉洛都向前走了几步想要帮忙,可黛娜却没有动地方,

  “少了这个烦心的黑八号指台球的黑色八号球,我还是有足够的人手。”黛娜试着不去想酒杯里的那朵兰花,现在它就在身旁的桌子上。

  诺娃瞠目结舌地看着这系列变故,她咽下口唾沫,发现自己的语句却在希望能够挽回这事件。“黛娜,你最好别开玩笑——”

  黛娜摇摇头,“我以前没把他带好现在轮到你来管教他了。”她看见鲍伊的眼睛里备受伤害的神情,连忙转过头去,决定无论如何都要结束这幕。

  “明天我还得参加任务,”鲍伊哀求她“你说我捍卫自己的荣誉是正确的,现在你却要剥夺我的权利——”

  她突然转过身对着他,“我以前就听过这话,格兰特!去酒吧之前你就该想到的!”

  鲍伊的眼睛睁得老大,“可黛娜中尉你”

  “够了!”黛娜打断了他,“二等兵格兰特,立正!你必须跟萨特瑞中尉到禁闭室去。”

  诺娃的疑惑更深了,这个乱子到底是出在哪儿呢?“你不需要再考虑考虑”

  “我已经决定了。”

  诺娃气恼地打了个手势,然后自我解嘲地笑了笑,带着鲍伊走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离开以后,中士问黛娜。由于不久前在战场上看到过鲍伊的疏忽,因此他并不反对黛娜的决定,只是有些好奇,是什么动机使得事情发生得如此突然?

  “因为我是这儿的指挥官。”黛娜平静地回答。

  第二部金属火焰34

  /|

  第三章

  第十五小队即将前往外星人的飞船执行任务。我却接到了则令我胆战心惊的消息——虽然黛娜有可能无法生还,但我甚至想都没想过这个问题——那就是道新的障碍突然横亘在我的面前:鲍伊?格兰特被全球宪兵部队关了禁闭。黛娜对这座堡垒采取的行动固然重要,但我对另件事同样也深感兴趣——加强她和年轻的格兰特之间的联系。我问过自己,和洛波特统治者的近距离接触是否会唤醒她身上的天顶星人本性,甚至使她背弃对同胞和密友的忠诚?要想得到这个答案,让格兰特和第十五小队同行动就显得至关重要。现在也只有我才能让罗尔夫?爱默森知悉格兰特被囚禁的消息。

  ——拉兹洛?詹德博士,地平线事件:黛娜?斯特林与第二次洛波特战争前瞻

  第二天清早,渗透行动就已经开始了。空中打击可以提供必要的牵制,此外,第十五小队还需要点运气在敌舰上找到突破口,把十多辆反重力悬浮战车开进去。部队的技术员忙活了整整个晚上,检查复杂的机甲系统并给它们安装远程摄像机。

  爱默森将军正在战情室监控着整个进程。参谋军官和普通士兵通过蜂鸣器不断向他更新提供侦察小队的各项数据,每时每刻都有六种以上的嗓音说话,可爱默森却几乎言不发,他的前臂靠在桌上,手指搭成塔形,眼睛牢牢地盯住几架目标上方的侦察机传送来的视频流。就在刚才,个由冒险家式战斗机和猎鹰战斗机组成的小队唤醒了这个沉睡的巨人,密集的炮火落在外星人堡垒所在的高地附近。尽管外星人的能量罩还无法重新投入使用,但诸如穿甲弹之类的武器对这艘飞船的多层船体依然发挥不了任何作用。不过爱默森得到消息息,空军派出了架-3000鬼怪式飞机——架配备了三门火炮的无人驾驶飞机。这种飞机可以发射反射火炮,以及那些在之前的机降战斗中极具战斗力的同类武器。

  攻击堡垒的镜头只在大屏幕上播放了小会儿,就被由俯瞰视角拍摄的第十五小队的钻石队形所取代。

  看着那十多架机甲靠近重型堡垒的周边地带,爱默森的脉搏加速了跳动。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是在他的推动下才使这群未经风雨的年轻人投入战斗,并导致第十五小队得到了这次地狱之行。在某种程度上,他感到这实在不公正:爱默森不得不原原本本地告诉伦纳德,他的亲人将要参加这次任务,希望能够说服他改变主意。而黛娜和鲍伊正是他的亲人。

  此刻,思绪将他带回到过去,他搜寻着把他们带到今天这个境地的点点滴滴。在整个过程当中,他疏漏了什么细节?当斯特林和格兰特家决定成为亨特的-3号上的员,他们就很有可能无法从洛波特统治者统治下的宇宙角生还。也许是洛波特统治者代替他们回到了这里。爱默森想起十五年前其乐融融的欢乐时光。当时在瑞克和丽莎的统率下,新建造的飞船起飞升空,爱默森和他的妻子则抱着还是婴孩的黛娜和鲍伊:格兰特家在卫星工厂的那些日子里,他们就经常帮着看护这些孩子;而当时的斯特林家则在清剿天顶星人的控制区——那个地方过去叫做亚马逊王国——叛乱者是这么称呼它的。父母们踏上远征的路途,让宇宙重归和平,在那种情况下,把孩子留在这里似乎是解决问题的明智之举。

  爱默森决定把这两个孩子送往军队,这导致了他和妻子的离异,没有子嗣的劳拉已经把黛娜和鲍伊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她永远也无法理解,哪个母亲——甚至哪对父母会希望战争降临到自己的孩子身上?但爱默森却以履行对文斯和珍妮麦克斯和米莉娅的诺言为荣。也许他们都预感到了将来,也许他们认为把自己的孩子留在地球要比跟随他们流浪在茫茫太空更好些?当然。他们也理解爱默森为什么要选择留在后方,往这点上,他们和最高指挥官伦纳德都完全能够理解。

  爱默森把双手捂在脸上,用手指揉了揉酸痛的眼睛。当他抬起头的时候,米尔顿中尉 名精力充沛的年轻副官正站在他身旁不远的位置。米尔顿敬了个礼,然后弯下腰靠近他的肩膀报告鲍伊被关入了禁闭窒。事情似乎和他在酒吧间与别人打架有关。

  爱默森心不在焉地点点头,他看着显示屏幕,心里却在想像个远离父母的小男孩满脸委屈地哭泣的情景。他怀疑鲍伊是不是故意挑起事端以逃避这次任务。得让他明白军人该如何遵章守纪。既然第十五小队被选中执行这项任务,作为其中的员,不出勤就是对其他人的亏欠。当然,也有可能是黛娜在幕后搞的鬼,看来她还不明白过度保护对鲍伊并不是好事。

  “告诉萨特瑞中尉,如果她有办法释放格兰特,爱默森将军本人将非常高兴。”爱默森低声告诉他的副官,“叫她督促鲍伊尽快重返部队参加任务,这件事社交给她负责。”

  中尉敬了个礼,匆匆离去。这时,爱默森又把注意力转移到大屏幕上,通过俯瞰视角拍摄的第十五小队的行进队形,他突然意识到鲍伊归队之后整个小从的人数就变成了十三在西方,十三被普遍认为是个不吉利的数字。

  纪念城和堡垒之间的地带仍然和以往样崎岖。以前这里是条从狭窄的河谷向上拔起的斜坡,而且长满了树林,后来在多尔扎的毁灭性弹雨中,它变成了风化侵蚀的山壁和陡峭的岩层,块异常干涸的不毛之地。在成堆的花岗岩碎屑和火山口般的地形之下,不时还可以看到旧时代高速公路蜿蜒盘旋的痕迹。

  黎明破晓之前,第十五小队就已经抵达了堡垒坠毁地带的下方,三座人造土丘环绕着那个地方。黛娜让她的纵队暂时停下,等待鬼怪式无人飞机的出现,整条战线笼罩着片寂静。

  她坐在机甲的驾驶舱内,从头到脚都穿着护甲,像个蝉宝宝似的。种怪异的感觉使她有些分心。她的大脑本该好好缓点劲儿,静静等待机甲恢复变形的状态,可她这会儿却僵在那里,刻不停地思索着。

  举个例说吧,她知道她的兴奋感遗传于天顶星人,而恐惧的心理则拜人类所赐。这两种情绪的并存或是对立,把她的大脑搅得筋疲力尽。她的内心告诉她。在这座堡垒的内部,她会遇上自己的镜像,她虽然曾经听说过,但却从未经历过这些种族旧事天顶星人是克隆出来的,因此个本体会有很多个复制体,它们互相之间就称为镜像。当时她的母亲和自己的兄弟或是姐妹作战是怎样种体会?黛娜问自己。那么击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