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今天也要很乖,别惹爹爹不高兴,知道了麽?”

  “真儿直都很乖的!”

  明真本正经的样子更加可爱,突然小手指著乔川的鼻子,奶声奶气地──

  “娘也要乖点,这样娘才可以讨爹爹欢心,才可以离开冷宫!”

  “噗───”

  口茶彻底喷了出来,连身上新的衣衫都难以幸免於难。明成讪笑著赶紧站起了身,冲著乔川笑了笑,而後板起脸训著明真──

  “小孩子不要乱说话!”

  “真儿是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储君,不是小孩子!”

  “爹爹昨天明明跟真儿说宫殿越大的身份就越高,真儿是除了爹爹之外身份最高的更是爹爹最喜欢的,那也就是说宫殿最小的娘身份最低也最不受爹爹喜欢!”

  明真像绕口令样把话说完时明成彻底傻了眼,嘴张得大大地,副受了惊吓的样子。

  乔川个爆栗子敲在明成的脑袋上,骂道:“这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

  “娘又欺负爹爹!”

  明真嘟著嘴扯著乔川的领口,“娘你再这样爹爹会更不喜欢你的!”

  “明成!!!”

  郁结的把将明真推到了明成的怀里,“看我待会怎麽收拾你!”

  过完今天就又老岁了唉唉

  b3免费

  笨笨皇帝二动春心美强生子帝受405

  405

  瞪了眼乔川,将明真放到了地上,“自个儿到外面去玩,爹爹要和你娘说话。”

  “好!”

  明真欢快的答应了声,又歪了歪脑袋,冲著乔川大声说道:“娘你要好好服侍爹爹。”

  “凡事好好说好好说”

  “好,那我们先说些能好好说的事。”

  乔川黑著脸坐下,搂过明成的腰把抱坐在自己的腿上,“你打算现在这种状况还要持续多久?”

  “什麽什麽状况?”

  “别跟我装傻!”

  掐了下明成的腰,“真儿都三岁多了,你还打算让我在这皇宫里躲躲藏藏多久才算个头?”

  “平时连真儿都不能想见就见,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你有机可乘!那句该死的‘娘’!”

  “我看真儿叫你时你也挺开心的啊”

  嘟囔著挣扎地要站起却被乔川扳转了身子,两腿叉开著面对面坐到了乔川的大腿上,那个要命的地方正好顶在了自己的屁股上。

  不耐的动了动,再开口时竟发现连声音都嘶哑了起来──

  “你也知道江老爷子年纪已经那麽大了”

  “行了!这个借口你已经说了三年了!”

  乔川语气不善,明成的脸色也难看了下来,“总是为这事吵来吵去怎麽跟那些女人样!”

  话出了口便後了悔,明成知道自己的话说得重了却时头脑发热根本不受控制,抬眼去看时果然见到乔川眼眸里隐忍的怒气。

  身体被推开,心里莫名的空,伸手去抓时竟发现两人之间已隔了数步。

  “真儿不是我看著你以为他能这样长大?你知道这宫里有多少人在背地里盯著真儿!我可不想当年的事情在真儿的身上再发生!”

  “夫妻本就是心意,我却不仅要看你坐拥後宫嫔妃还不能正大光明的长相厮守,你却还要将我与你的那些女人相提并论?”

  “我的女人?”

  “自从认识你乔川之後,我何曾再入过後宫召幸过嫔妃?想想我堂堂国之君却婉转承欢於你身下,你倒来职责我?”

  多年来的矛盾积郁太久,旦触发,就再也无法收拾。两个人都觉得自己付出太多,都觉得自己受了比对方多得多的委屈。

  “你觉得华妃如何?”明成话锋转,突然问道。

  “华妃知书达理,自是不错。”

  眸子沈,顿了顿,却还是尽量语气平稳的回答了明成。明成却不再多问,冷哼了声,甩了袖子推门离开。

  “真儿,走,再也不要来这里了!”

  明成拉过真儿的手便快步离开。看著步回头的明真,乔川几度欲追上去却几番忍耐了下来。

  b3好看的电子书

  “华妃”二字在嘴里翻滚,眸子愈发深沈。

  第四十章

  正乾宫内鼎炉燃香正炽,熏雾缭绕。透过层烟,却见明成躁怒的脸色。

  “臣妾刚刚亲眼看见那个死狐姓乔的又到华妃那里去了!”

  “臣妾也看见了,皇上!”

  “皇上!他们有染多时了您为何”

  “够了!”

  三天两头就跑来自己的面前大肆宣扬,唯恐天下不乱。

  这些女人,整日在宫里无所事事,张嘴就可以掀起波汹涌大浪。已经很是烦躁,却还是忍了很久,而这些女人丝毫不懂得察言观色,张张嘴愈发尖利。

  听了次,冷笑而过。

  听了两次,觉得厌烦。

  但是三次四次几个月下来,就算是无法撼动的磐石也会染上尘埃。

  不是不相信他,他放弃了曾经最珍视的自由而选择了留在深宫之中而且待就是四年,这样的付出还有什麽可去怀疑。

  然而,无风不起浪,这些女人的信誓旦旦像是下掏空了明成的心窝。

  旁敲侧击的问过乔川,问过对华妃的感觉,那欲言又止的话里似乎并不同寻常。不愿再问下去,也没有勇气再问,当日称得上慌张的逃走,不是心虚不是怀疑,又是什麽。

  “每次都说同样的话,又有哪次看见乔川和华妃在起?!”

  “下次再敢到朕的面前说这样的话,就拿著证据来!”

  “再喝杯吧?”

  “不了。”

  乔川推开华妃端著酒杯递送上来的手,“这麽晚了,少喝点吧。”

  “酒是用来消愁,少喝了怎麽会有作用呢?你说是吧,乔川?来来来,你我干了这杯!”

  华妃皓齿红唇,仰脖口吞下,绯红的脸上又添红晕。只手已经拿著酒杯送到了乔川的面前,视线毫不掩饰的落在乔川的唇间。

  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得接过。

  火辣辣的酒进入喉咙,炙热的感觉就下窜遍了全身。放下空杯,杯中很快又被蘸满。

  “这酒别有味道。”

  乔川回味样抹了抹唇,偷眼去看华妃,却见她不动声色,仍旧副酒醉模样。

  “当喝醉了什麽都不知道的时候,才是酒最有用的时候乔川”

  “皇上四年都未与我同房,你说为何?”

  “这是皇上的事,你问我,我又如何知道。”

  “也是。”

  b3免费电子书下载

  纤纤玉手婉转处,端起自己的酒杯陡然伸到了乔川的面前,碰到了乔川的唇上,嫣然笑──

  “今夜留下来,如何?”

  “你醉了。”

  推开杯子,女人温软的身体却靠了过来,两手环上乔川的脖颈,红唇送上。

  怎麽也没有想到华妃如此大胆,转过头堪堪躲过,脸颊却被印上。乔川回过神来时,竟又听见门外脚步声仅在咫尺之外,还未来得及推开,已是对上明成震惊的眼神。

  这几天超累趴

  笨笨皇帝二动春心美强生子帝受415

  415

  几步上前,掌打在乔川的脸上,清脆响亮。不解气般,手又抬起,再次挥下时却被抓住了手腕。

  “你听我解释!”

  “那你就解释给我听听,乔川。”

  冷笑声,怒视而去,视线却不自主的落在靠在乔川怀里的华妃身上。华妃却突然冲著明成笑,“皇上”

  含糊的声音落下,身体竟斜,软软的直倒在地上。

  “你不该怀疑我。”

  “我直都相信你,直到今天。”

  甩开抓住自己的手,明成的脸上已看不见方才的震怒,渐渐的平静却让乔川愈发不安。

  “爹”

  “爹是不是娘惹爹爹不开心了?”

  手被握住,软软的童音让明成好不容易堆砌起的坚强和淡漠下坍塌,鼻头酸,眼睛已被逼红。强忍著眨了眨眼睛,把将明真抱起。

  “没事,真儿乖。”

  “爹爹不要不开心,爹不开心真儿也会不开心的。”

  “嗯,爹不会不开心的。”

  “爹,娘不是故意惹爹不开心的,爹爹不要生娘的气”

  本能的抬眼望向乔川,视线猛地撞在处,心口竟又烫又痛。撇了头,心情却已渐渐平复。

  虽说夜深如此两人还共处室,把盏拉扯,但终究相处多年,乔川的为人自己再是清楚不过,自己也只是时气恼。大丈夫又何必跟女子样斤斤计较,小肚鸡肠。

  宽慰了番,明成的脸色也渐渐好转。

  “不气了?”

  乔川笑著凑过身去,“我不会介意你打我的那巴掌,谁让你吃醋了呢?”

  “笑话!我怎麽可能会吃醋?!”

  b3电子书下载

  乔川却转头捏了捏明真的脸,问道:“真儿,你爹爹红著脸的样子漂亮麽?”

  “漂亮!天底下爹爹是最漂亮的!”

  明真歪著头,“娘不也总是对真儿说爹爹是最漂亮的麽?”

  “真儿!”

  “爹,真儿没有说错!好几次爹爹急急忙忙从娘那里赶去上早朝後,娘都对真儿说,‘你爹爹最漂亮最可爱’!”

  恼羞成怒的去瞪乔川,那乔川却按著腮帮子笑得前仰後合,“哎哟哎哟”的叫唤著。

  “乔川!别带坏真儿!真儿才几岁?!”

  “我说的是实话怎麽叫带坏?”

  从後面搂住明成的腰,凑近耳朵,道:“总比某些人擅自把爹娘的称呼换了好,对吧?”

  “”

  “好了,我和华妃什麽事情也没有,下次别再乱发脾气了。”

  “皇上,皇上──”

  “皇上,恭喜皇上──”

  在内殿给晕倒的华妃看脉的太医出来就扑倒在地上,满面喜色,大呼恭喜。

  “朕有何事可喜?”

  “恭喜皇上,华妃娘娘有喜了!”

  第四十二章

  “滚。”

  敲门的声音下比下急促,明成来回地踱步,燥怒不堪。不时地踢著脚边的桌椅,似乎郁结在心里的怒气根本无从发泄。

  “我再说遍,给我滚。”

  明成将自己个人关在寝宫之内已经几个时辰,乔川也守在门外几个时辰,无论怎样劝说仍旧不肯开门。

  “爹爹爹爹”

  门外突然传来明真稚嫩的童声,声声叫喊下下扎在明成的心口,血下漫了出来,溢了满嘴。

  “爹爹,真儿想见你”

  “乔川,别拿孩子来做你的工具!”

  “我拿孩子来做工具?”

  明成的话音刚刚落下,乔川也不禁提高了声音,满是不耐的嘲弄,“是,是,我现在说什麽你都不信,那干脆什麽都别说!”

  乔川转身要走,袍角却被明真扯住,方才哽咽著的声音变成了哭喊。边拽住乔川,边扒在门上捶著,大声叫著“爹爹”。

  “爹爹不要和娘吵架爹爹”

  “爹爹”

  b3好看的电子书

  声声哭喊让明成再也支持不住,开了门,明真便下扑进了怀里。乔川却只是站在门口,眨不眨地盯著明成。

  “孩子不是我的。”

  “我从来都没有碰过她。”

  “你为什麽不相信我?”

  句紧接著句,句连著句,却把乔川强忍压抑了许久的烦闷并引了出来,带著不被理解的委屈。

  “次次的不被信任,明成,你将我置於何地?”

  “能够随意进出後宫的除了你还有谁?平日里除了你与她过从慎密还有谁!?”

  “你让我怎麽相信!怎麽相信你?!”

  “也罢。”

  乔川突然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摇了摇头,“既然如此,我也没什麽好说。”

  说罢转身便走,任由明真在後哭喊却再不回头。

  “皇上。”

  刚走进华妃的寝宫,华妃便迎了出来,面色淡然,看不出什麽异状。明成也不说话,径自走了进去,坐在了当初册封时赐予的合欢软榻上。

  “臣妾知道皇上回来,只是没有想到来得如此之快。”

  华妃突然笑,并不红润的唇上也添出几分血色,“皇上多久没有来臣妾这里了呢好像自打四年前臣妾回宫,皇上就再也不曾来过了呢。”

  华妃说得很慢,话里的意思让明成陡然惊,瞪圆了眼睛抬起头来,不可置信的看向这个好像自己从来不曾认识的女人。

  “你”

  “是,臣妾知道,四年前臣妾刚刚回宫时,那时的皇上并不是皇上。”

  “那个从容又疏离的,每夜都与臣妾对弈至深夜的皇上,是易容後的乔川。”

  “你爱他?”

  声音颤抖著从喉咙里挤出,华妃却不回答,只是摸著自己的腹部,满脸幸福──

  “他的孩子,定会像他样,美貌优雅,从容淡定。”

  笨笨皇帝二动春心美强生子帝受425

  425

  声音颤抖著从喉咙里挤出,华妃却不回答,只是摸著自己的腹部,满脸幸福──

  “他的孩子,定会像他样,美貌优雅,从容淡定。”

  “”

  沈默了许久,明成却冷冷笑,“你以为我会信你麽,华妃。自打三个月前每逢初五初十出入你寝宫的那个男人,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

  女人的脸下变得惨白,声音也尖利了起来,再顾不上掩饰毒辣的目光──

  “你既然知道为什麽要当做不知道!?和乔川的争吵也是假的?你们每个人都把我当做傻瓜?!”

  b3免费

  “朕只是突然想起了些事,想起了你的姐姐容妃。”

  “还有你那还没有长大的儿子明秋,对吧。”

  华妃突然笑了起来,侧身靠在了明成的身上,修得极整齐的手指沿著明成的胸口向下滑去。

  “多可爱啊,还会叫我姨娘呢”

  “果然是你。”

  把推开了华妃,看著眼前这张神似容妃的脸,又想起那抱在怀里便再舍不得放下的明秋,明成顿时觉得喉咙里像是被哽住,连呼吸也变得困难。

  “乔川说的时候我根本不相信,我绝对不会怀疑的人就是你,青华。”

  “青华”二字出,华妃的眼里立刻变得通红,渐渐地聚上泪来,嘴唇嚅嚅动,“你还记得”

  “你的闺名,朕自是记得。”

  “当初你与青容像是两颗双生的明珠,朕恨不得将你们藏在怀里再容不得他人窥视。”

  “不!你的眼里只有姐姐,你只喜欢她个人!”

  华妃猛烈的摇著头,泪水随著晃动而出,晕湿了前襟,“明明长得样为什麽你却只注意她人!哪怕哪怕分半给我,我也会知足哈哈哈哈!你永远都不会注意到我的存在,永远都不会喜欢我!”

  “青华”

  “我害死了两条人命,满手鲜血,每日噩梦,靠著在青灯古佛下念经才勉强恢复可是你却又有了他!是那个男人把你从我的手里抢走!!”

  面容渐渐扭曲,疯了样指向冷宫的方向咆哮,“你爱那个男人,从来没有在你眼里看过那样的神采!”

  “哈哈太晚了都太晚了”

  华妃再次靠近时,明成的脸色已经变得青白,身体软,倒在了地上。衣袍被慢慢解开,华妃俯下了身子,将唇靠近了明成的下体。

  “那个男人识破了我,你却还是自动送上了门,看来老天终於还是眷顾我”

  “你不是爱乔呃!”

  女人启齿嫣然,目含珠泪,“十七岁的春日庭院,你拉住我的手时,我的心便从来都没有改变。”

  玉鼎铜炉,香肩裸背。

  摇曳的烛火投映在墙上,墙上的人影,渐渐重叠。痛苦而压抑的喘息,散漫了整座宫殿。

  第四十三章

  “明成|人呢?!”

  急匆匆的赶了回来,却怎麽也见不到明成的人影。心下慌,陡生烦躁。好不容易看见顺年,身前却依旧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把抓了顺年的衣领,顺年却脸茫然地摇了摇头,道:“皇上说要去後花园静静,不许老奴跟去”

  “该死!”

  退後几步,提气跃上身旁参天大树的顶稍,放眼朝北望去,果然见那华妃的寝宫烛火正明。

  凉气下涌到喉间,乔川的脸色变得几乎见不到血色。

  不愿看见他伤心难过才将事情和盘托出,只因自己还未找到切实的证据,才与那女人周旋至今。

  b3免费电子书下载

  此时却因为那时的心软悔断了肠。

  明明知道他冲动,明明知道他对当年妻儿惨死之事无法忘怀,明明知道隐藏多年却不露马脚的华妃有多麽深不可测,却还是因为看见了明成眼里的痛楚而毁於旦。

  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此时离开他的身边。

  推开宫门的时候,心口狂跳,带著无法抑制的疼痛,怎麽也控制不住。

  果然,最先出现在视线里的,是华妃高高悬挂在寝宫顶梁上的尸身,宽大的宫服飘飘荡荡,直垂向下。

  “明成”

  “明成”

  跌跌撞撞的奔了进去,几乎被翻倒的桌椅绊到地上,连声音都带上了哽咽。

  快要到床沿的时候,乔川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