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道:“你不是说你不玩的麽?”

  “嘿嘿,”明成笑了几声,把抢过滚轴,道:“朕决定与民同乐,与民同乐!”

  b3免费电子书下载

  工作好忙好忙好忙好忙

  请撒留言和票票吧,小白等会再来更新

  笨笨皇帝二动春心美强生子帝受175送给愚婆

  175

  明成放风筝放得极好,乔川颇是惊讶,步步跟在後,“你很厉害啊!”

  “那是,小时候常带著他们去玩。”

  “他们?”

  “就是弟弟们,个比个麻烦你做什麽?!”

  “你继续放。”

  “你这麽我怎麽放?!”

  乔川脸无辜,手却环著明成的腰,另只手则是抚著明成的胸口,不时的按压著左边的||乳|头。

  “我不想做!”

  “嗯,我知道。”

  乔川边随口应著,边愈加放肆起来,手撩起红色衣袍的下摆,直接伸进了亵裤,握住了明成的分身。

  “唔放开!”

  “这可是在外面!”

  “又没有别人,怕什麽!”

  乔川捋了捋手中渐渐胀大的分身,“你专心放你的风筝就好。”

  明成几乎就想开始骂粗口,可手中的风筝已经高飞到了几丈之外,两只手手握著滚轴,手扯著线,这才让乔川轻松的上下其手。

  可是,手已经转移到了臀部,手指落在股沟,似乎马上就要攻城掠地。

  “混蛋!”

  “老虎不发威你就把我当病猫麽?!”

  “呃?我只把你当小白兔啊!”

  乔川戏弄的眼神让明成彻底暴发,扔了滚轴,反身就将乔川狠狠的压倒在地上。明成突然露齿笑,手伸向乔川的颈窝腋窝和腰上等等敏感的地方,挠起痒来。

  “嘿嘿,我就不信你连痒也不怕!”

  两人顿时在地方翻滚了起来,明成两手乱舞,然後很快被乔川翻身压在了下面,乔川的脸上也被染上了笑意,挠起了明成。大片齐膝高的花草被压倒在了地上,两人都情不自禁的大笑大叫起来。

  明成似乎更怕痒,全身都蜷缩了起来,被乔川压在地上,渐渐的连招架之功都没有了,拼命的想将自己藏起来。

  “别动了!别动了!!”

  “好痒好痒!”

  b3免费电子书下载

  “哈哈哈快住手”

  “小白兔,你被欺负的样子真可爱!”

  “你啊啊住手”

  明成拼命的推拒著,连滚带爬的再顾不上丝形象,发髻早已散开,头发上也沾上了草根。

  “不要了不要了啊啊呜呜”

  “哇呜呜呜”

  “救我救我呜呜呜呜”

  这种并不痛苦却被推上极限的感觉已经快让明成崩溃,眼泪顺著眼角流了下来。吻去了些,乔川这才停下了手,将气喘吁吁的明成抱在了怀里。

  明成歇了好会儿,才瞪眼指著乔川的鼻子,控诉般:“你欺负朕!”

  “嗯嗯,”乔川吻了吻明成红肿的眼睛,“是我欺负你!”

  “你放肆!”

  “嗯嗯,”乔川让明成趴在了自己的身上,道:“是我放肆!”

  明成哼了哼,“问你,明天我送什麽?”

  第十八章

  乔川斜了眼明成,没好气的,“就是你那个宝贝弟弟?”

  “自然,这可是大事!”

  “你送什麽我怎麽知道!”

  乔川将手放在了明成的屁股上,“送点什麽小时候的东西不就行了。”

  “小时候的东西?”

  明成颇是认真的想了想,连屁股上的那只手都顾不上,“小时候的东西啊啊有了!”

  明成的眼里顿时冒出精光,旋即又露出些不舍,自顾自的说道:“这麽珍贵的东西,真是有些舍不得哎,不过既然是弟弟的生日,那也只好忍痛割爱了!”

  “是什麽东西?”乔川已是满脸疑惑。

  “当然是弟弟的尿布!第块尿布!”

  “唉哟,你打我干嘛?!”

  乔川的手在明成的屁股上狠狠的打了起来,满脸哭笑不得的表情,“不打你怎麽解愤!”

  “明晚宴庆完了乖乖回寝宫,我会去找你。”

  “哼!明天朕要派千人禁军守在寝宫门口,看你如何进来!”

  又是巴掌狠狠打下,“你就是派万人也保不住你的屁股!!”

  “或者你想让大家都来看看你这个皇帝怎麽後庭失守,在我身下又哭又叫的?”

  “你!”

  b3免费

  “乖,明天晚上见!”

  此时的两人,却根本没有料到,下次见面竟是几个月後。

  明成也永远忘不了,乔川那陌生而冷漠的眼神。

  次日的生日宴请欢庆祥和,人声鼎沸。

  直至明踏著鼓点迈入大堂之时,大殿陡然寂静。

  明内穿黑外披红纱,刚劲起舞,明成看在眼里却突然想起乔川那日“阿穿红纱最为动人”的话来。

  明明眼前美景夺目,却有些异样滋味,咬了咬嘴唇,却突然听到仿佛从天外传出的声断喝──

  接剑!

  心跳顿如擂鼓,这个声音只这两字也能听得出来,这不是乔川又能是何人?!

  明成几乎想将手按在胸口,却怎麽也止不住这样的心跳。

  不甘。

  明引吭高歌之声破鼓点而出,突然苍老琴声却让整个大殿陡生悲凉。

  乔川!又是乔川!

  明成几乎快要坐不住,那柔软的明黄垫子此时却如针毡。

  再想想殿外乔川沈醉抚琴的样子,更如百爪挠心。

  这个人,是朕的!

  眼神沈了沈,杯中之酒直饮而下,品不出味道,直觉辣心,却还是杯紧接杯。

  收了音,有些惋惜看不到明在大殿上的舞姿,嘴角却勾起些宽慰的笑。

  抱琴回了後院,却感觉到丝故意隐藏著的声息。

  “谁?”

  屋顶上的人也不躲藏,跳了下来,却是独孤。

  “乔哥!”

  “你怎麽到王府来了?”乔川皱了皱眉。

  “我”

  独孤侧的脸上满是焦急和欲言又止,乔川不禁抓住了独孤的胳膊,突然有了些莫名的心慌。

  “乔哥你你要冷静”

  “你母亲她昨夜突然过世了”

  =======================

  在加班的小白此时正在领导的电脑上发文,好紧张

  俺的电脑坏了

  b3好看的电子书

  请多多撒留言和票票吧

  笨笨皇帝二动春心美强生子帝受185

  185

  “乔哥你你要冷静”

  “你母亲她昨夜突然过世了”

  古琴落在了地上,发出沈闷的响声。

  纵使是乔川,也再也支撑不住身体,怆然跪倒在地。

  “乔哥!”

  独孤急忙要去扶,乔川却怎麽也站不起来,两条腿重如千斤,根本无法移动毫。

  “什麽时候的消息”

  “刚刚派人送来的消息,没找到乔哥就先来了我这。”

  “嗯”

  乔川将的眼里茫然无物,眼泪聚在里面却死死的强忍著,“孤独,扶我起来”

  “走,立刻回山庄。”

  快马天,当江南景色再入眼帘时,仿佛带上了浓重的悲色。初冬景致本就只剩下些枯枝断根,锈黄干叶,此时在乔川看来,更是徒添心酸。

  当“乔府”二字远远可见时,铺天盖地的白色也如山般压了过来。

  百级石梯上跪满了仆众,皆是白衣在身,分列在两旁,恭迎著主人的到来。

  翻身下马,管家立刻将麻孝送上,仔细穿好,望了望高处的乔府,竟突然觉得陌生。百余台阶像是漫长无终,刚刚迈上只脚,山呼之声震耳欲聋──

  “迎少爷回府──”

  管家要去扶,却被乔川甩开了手,撕了面皮,露出哀泣的美豔之容。惨白的脸色白得让人心悸,摇晃的身体似乎随时都会倒下。

  将最後个台阶踩在脚下,乔府大门敞开,正门内正对的正是个宽大的棺椁,椁木尚未合上,像是在等待见到亲子的最後面。

  双膝重重落在了地上,眼里忍耐著天夜的泪水终於决堤而出。

  膝行跪爬著往棺椁处去,慌乱急切,甚至被门槛绊住,趴到在地。

  “母亲母亲”

  从未这般狼狈,却早已顾不上这许多。

  眼前发花,重重的扑到了棺椁前,双手扒著棺木站起身来,仿佛不靠著手的支撑连身体都无法直立。

  “母亲母亲”

  “为何都不等等为儿”

  指甲抠进了木头里,却并不觉得疼痛。

  只有心口如绞,绞碎了所有。

  b3免费电子书下载

  手碰到了女人的脸,弹性依旧,脸上的笑容似乎都像往常那样浅浅的藏在嘴角,好像只是暂时的沈睡。

  棺木里的女人并看不出岁月沧桑,却见雍容仪态,娇媚往昔。

  “母亲”

  “是儿子不孝,竟未守在您的身边”

  “娘娘你醒醒”

  乔川开始将头撞在厚重棺椁之上,管家在旁拉也拉不住,冲上来的家仆也被甩到了边。

  “少爷,少爷!”

  “夫人走的很平静,少爷节哀啊!”

  “走开!”

  “娘娘”

  棺木中安详闭目的女人,乔氏主母,名为明慈。

  正是当年皇室私奔的长公主,当今皇帝的姐姐,终年44岁。

  第十九章

  意外的,乔氏主母撒手人寰後,并没有风光大葬,只是由乔川在前捧著牌位,仆从抬架著棺椁葬在了当年早已选定的墓|岤里。

  长生堂里放著乔氏几代内的祖辈牌位,乔川小心翼翼的将明慈的牌位放在了父亲乔墨涵的旁边,然後回到了供奉牌位前的垫子上,双膝落於其上。

  “少爷,去休息吧”

  管家躬身在乔川的旁边,“您这样累坏了身体,夫人她怎麽能瞑目安心啊!”

  “你下去吧,我要陪陪母亲。”

  “少爷”

  “有事?”

  管家欲言又止,“是夫人她”

  “母亲?”

  手臂被下抓住,乔川的手指狠狠掐著管家的胳膊肘,“是母亲说了什麽麽?你怎敢现在才来报?!”

  “少少爷,是这个,您”

  管家从袖筒里摸出张白色的信纸,承托在手上,乔川并没有立刻夺在自己手里,犹豫了会才缓缓展开,里面赫然是熟悉的墨黑字迹,不若般女子的秀气,却是奔放张狂。

  “母亲”

  自若其人,当眼前展开的是这样几乎活生生的生命字迹时,乔川把捂住了鼻嘴,良久,竟发出些呜咽之声。

  待乔川向下读时,眼睛却陡然睁大,痛苦之色难以自抑。

  乔川吾儿,

  我将不久於人世,将於地下会你父亲,无所忧怕却欣慰期盼。

  b3电子书下载

  放心不下,唯吾儿汝也。

  你寻白儿十年,如今得以相见,我内心之喜恐不比你少,只叹再无法与白儿相见。

  你迟迟不归,除白儿恐还有他因。

  品竹早告之於我,我便整日担心与害怕。

  吾儿,切不要以为皇室会为你人破除任何铁规铁律。

  明成,那是我的弟弟,你的舅舅,更是当今的皇帝。

  皇帝不会将爱给予人,你是否还未见到皇室後宫的佳丽三千。

  如果这是你的爱,请为了自己把它斩断。

  无情最是帝王家。

  母亲之痛再不愿在你身上重演。

  你生性自由,洒脱随意,百年之後,我希望我看见的,依旧是我的乔川吾儿。

  最後的最後,说出直想说却没有说出口的话──

  我爱你,乔川吾儿。

  母亲绝笔

  眼泪滴在纸上,几乎无法控制。

  墨色被化开,乔川慌乱的抹了抹眼睛,可是眼泪却更加汹涌起来,根本无法控制。

  “母亲”

  乔川整个人蜷伏在地上,久久无法直立起身体。

  “少爷”

  “我要服孝三年,你替我准备下,”乔川的声音从手臂间传来,“让品竹好好看著秦王府,有了明的任何消息立刻报来。”

  “那”

  “其他的再说吧。”

  啥也不说了,马上要走,晚上再来

  请撒留言和票票吧!!

  笨笨皇帝二动春心美强生子帝受195

  195

  明成根本没有想过,那个人会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在自己的生命中消失。

  干脆的,好像根本就不曾出现。

  明林生日的那晚,在寝宫坐至天明,也不曾见他出现。

  b3电子书下载

  那种怅然若失的心情,让自己心惊。

  可是,还来不及整理越来越不受控制的自己,朝堂的局势却不容自己再有半点犹豫。

  二王爷明信叛乱。

  内应居然是明林的暗卫明,军令令牌被握在了明信的手里,明氏所有的兵马全在他人的掌控之下。

  最疼爱的弟弟生死未卜,风云剧变之际,人心惶惶,自己能信任依靠的竟只有几人而已。

  吴当和明晚在外聚集各王府的兵侍和皇宫内卫稳定朝外,亦然则在朝内稳定局势,安定朝臣之心。

  不眠不休几日夜,夜夜枯坐到天明。

  自己本不是懦弱之人,可是在这样的境况下,心口却像缺了大块,空空荡荡。

  可是,为君为兄的责任却压在肩上,刻也不容忘记。

  可是,当切尘埃落定之後,却没有料到事情却更加令人心惊。

  明信是自己的弟弟,自己从没有想过要取他性命,发配南下也只是想平息民愤,略尽惩戒,却不想押解的兵士全部被杀范县关隘,明信也不知去向。

  至於明,如今除了能让他们解开心结,别无他法。让吴当将明送回了明林府里,只盼望他们不要再互相折磨。

  或许,我并不是个称职的兄长。

  我低估了明林对明的感情,我也低估了明林身上承担的责任和包袱。

  感情成了刽子手,孩子也变成了牺牲品。

  看著那样倒在地上承受明林怒气的明,我竟第次对自己最疼爱的弟弟生出怒气,也第次对他扬起了巴掌。

  巴掌打在他的脸上,却疼在我的心里。看著地上的明,我竟感到从未有过的绝望。

  明林歇斯底里的样子,让我不安。明茫然绝望的样子,让我心慌。

  他们的脸上,都是样的了无生气。

  明林的话像针样刺在心口,像把我苦苦包裹住自己的血肉扒开,再无处掩饰,再无处将自己躲藏。

  “皇兄这麽义正言辞,那你自己呢?”

  “每日的郁郁寡欢,你是在想谁?你是在为谁消瘦成了这样?”

  是,我自己呢

  每日看著镜子里的人,都恍如隔世,消瘦如斯,究竟是为了什麽。

  身体不从心所愿,可是我连心中所愿都无处倾诉,何来奢求。

  眼前的他们,虽然痛苦,虽然互相折磨著,但是,却在起,却爱彼此。

  慌慌张张的回到了宫里,派下了暗探去追查当时二王府的太医,报回来的,果然是令人绝望的消息。

  二弟明信,并没有生育的能力。

  当日那惶恐不安,果然变成了令人最绝望的事实。

  明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侄子,更是明林他亲生的骨血。

  b3免费

  第二十章

  明成又次去了五王府,对著明林,却再开不了口。

  如果得知那在明肚里残喘著的是他的亲子,如果得知他几个月以来在明身上发泄的怒火都只是错怪,他究竟要怎麽面对明,面对孩子,面对自己。

  他的爱有多深,就会有多痛。

  现在的痛尚且可以发泄,尚且可以给自己找到发泄的理由,如果得知了真相,他要怎麽原谅他自己。

  无论对明有多麽的愧疚,但是,弟弟却始终是自己最重要的亲人。

  痛苦已经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不过才刚刚二十,为什麽要承受如此之多。

  舍不得。

  舍不得。

  无论如何,也要保护他,再不容他伤到半分半毫。

  惶然若失的回到了宫里,却被眼前的人惊呆,站在寝宫门口,竟再迈不动脚步。

  乔川像是倦极,明成的脚步声竟都没有察觉,右手托著下巴,靠在书桌上似是睡著。切突然被推到了眼前,好像还是几个月前的天,好像什麽也没有发生过。

  “乔川”

  话不由自主的从喉咙里发了出来,嘶哑的,几不可闻。

  明明只是个名字,却恍如隔世,鼻头酸,竟差点丢脸的落下泪来。

  快步走了上去,跌撞踉跄,腰上甚至下撞到了桌角,也不觉得痛,只想快点走到他的面前,看看眼前的究竟是不是真实。

  “你回来了啊”

  乔川揉了揉眼睛,从桌後站了起来,眼里虽是疲惫却露出光彩。伸手要揽过明成,手都分明已经伸出,却又收了回来。

  明成也是愣了愣,但疑惑很快被惊喜盖去,语气里带上了几分埋怨,“这麽久你到哪里去了?”

  “母亲过世了。”

  “对不起。”

  “没事,”乔川有些焦虑,急急的开口,“快些把事情告诉我,全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