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远啊,亏我还特地亲自动手为

  它做的这条鱼呢,好了好了,晚上说多了,小姐就当我老糊涂了,听了就忘了吧。”

  “恩。”

  等小露睡熟后,我悄悄的离开了她的房间,往大白的住处走去,我跳到庭院中的棵

  樱花树上,透过敞开的窗户,远远的看着那个我亏欠的男人,已经很晚了,他怎么还不睡啊,

  就算队里的事物再繁忙,也该要缓缓啊,不然身体怎么受得了,他怎么就这么的不爱惜自己

  啊!清冷的月光照在大地上,让人更觉得冷清了,唉,都是我的错,这到底是我第几次认错

  了,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后悔药卖的话,我定会第个冲过去买的,书房里的男人处理了夜

  的文件,直到东方鱼肚发白才趴在案上睡着了,而树上了那只白猫就这样陪了他夜直到他睡

  着后,才轻轻的从窗口跳进房间变回人型后,拿起搁在衣架上的长袍,盖在男人的身上,稍稍

  的停留后又变成了猫,从哪来就回哪去。

  等我回到我的猫窝里没多久,小露就起床了,梳洗过后就在院子里开始练习斩术,

  我晕,这未免也太勤奋了点吧,要知道我以前在这个时候,还在睡大头觉呢,等她练习完后,

  我就赖着她起去十三队,只要不出现在浮竹面前就好了,最主要的是跟紧都,如果她要出什

  么人物,我就在背后跟踪,不过还好,她出任务的时候不多,所以我白天就可以好好的补眠,

  晚上再到白哉那去守夜,这样两头跑真的是把我给累惨了,可是这也是没办法啊,我又不知道

  都他们什么时候会遇到那只虚。

  可是事情往往总要来的让人措手不及,这天我实在是太累了,就爬到队舍的屋顶上去

  睡了会觉,本想就这么点时间应该没什么的,却不知道都和沁儿被临时派出去巡逻。突然

  我被阵强大的灵压波动惊醒,我从屋顶跳下,寻找都的身影,可是怎么都找不到,不会是我

  想的那样吧,什么都顾不上了,直接变回人就朝那边冲过去,谁让那只猫的速度不快呢,等我

  到那的时候发现地上片的血迹,都已经昏过去了,还有个死神拿着斩魂刀半跪着,她的两

  只袖子已经不见了,右手从手腕到手臂布满红色的封印魔文,那肯定是沁儿没错了,很早就听

  婆婆说过沁儿的身体羸弱,无法承担强大的灵力,要是强行解放灵压身上就会出现封印魔文

  的,而且后果不很严重的。那刚才的灵压就该是她发出来的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也会在

  那的,没时间轮我多想了,因为那只虚看来已经对沁儿产生兴趣了,那些触手也开始向伸过去

  了,依我的记忆,那个触手很是有问题,所以绝对不能让它碰到她们,不然的话可就完了,没

  有办法了,只好直接冲过去,用身体挡住那个触手,因为有乾坤袋的保护,虚的触手没穿过我

  的身体,不过这也让我吐血兼痛的死去活来的,可现在不是喊疼的时候,我趁着那只虚正在疑

  惑为什么穿不过我的身体的时候,抓起这两个人就跑,“姐姐,你回来了,你你又救了我次

  呢,回来了,就不要再走了,其实爷爷和奶奶都很想你的。”还没完全陷入昏迷的沁儿对着我

  说道。

  “你现在给我闭嘴,怎么这么不懂的照顾自己,留点精力呆会好配合治疗。”我心痛的朝她吼着。

  “恩,其实我也很想姐姐的。”说完后,沁儿就晕过去了,怎么突然觉得到四番队的

  路程有那么远,还是我这个向自豪的和夜差不多的瞬步速度突然减慢了呢寻:你那是心急

  了,加上身上负了两个人的重量,而且你自己也受了伤了,真把自己当超人了。拼命拼命的往

  前跑,

  “来人啊,快来人啊,有伤员,快点救人,卯之花队长,快点救救她们。”我抓着卯之花烈的手就没松过。

  “初云小姐,你怎么?”虽然她看到我很惊讶,不过还是把注意力放到了伤员身上,

  “她们没事吧?”

  “放心,她们不会有事的,你好像也受了伤了,我也帮你看看吧!”

  “她们没事就好,我这点伤不碍事的,那我还要去给他们帮忙呢,先走了。”瞬步离开。

  “勇英,你马上去向山本队长报告这个消息,顺便把初云小姐的消息告诉朽木队长,你要特别提醒他说初云小姐受伤了,快点。”卯之花队长笑眯眯的对她的副队长说道

  “知道了队长。”

  看文章留爪是王道

  第28章

  等我再赶回去的时候就发现海燕已经和那只虚打了起来,既然我都救了沁儿她们,那为什么

  海燕还会和这只虚干上的,看他副杀红了眼的样子,居然不要浮竹和小露帮忙,感情是要拼

  命了,晕死,本小姐可是赔上了性命和下半辈子关禁闭的风险来救人的,就算不为我想想,难

  道要都当寡妇啊,谁都不可以坏了我的计划的。举起右手

  “苏醒吧我的神鸟,用你纯净的灵魂起舞吧,火凤”

  霎那间,镯子里的两只鸟飞了出来,不过这次和上次不同,这次火凤化身为条浑身通红

  的长鞭,青鸾化身为块浑身透着寒气的盾牌,我什么话也没说就直接朝那只虚冲了过去,

  哼,我要报仇,死去的死神我不认识不管,不过沁儿,都,还有我刚才的那击,我可是要连

  本带利的讨回来,最主要的是它长的实在是太难看了,让我的视觉受到了严重冲击。貌似大家

  都被我的突然出场给弄呆住了,我可管不了他们是什么表情,上去就对那只虚进行猛抽,让

  它对我点招架之力都没有,只能是昧的挨打,鞭子的最大好处就是进行长距离的攻击,呵

  呵我可是把这几天受的罪都往它身上发泄,正当我打得尽兴的时候,海燕似乎是回过神了,也

  朝它发起攻势,

  “别捣乱好不好,它是我的,我要亲手灭了它。”这句应该是我的台词吧,干嘛抢在我

  前面啊,我甩都不甩他,还是自顾自的打,可是由于我们双方根本就没有协调,露出了很多破

  绽,让那只虚有了可乘之机,让我俩多多少少都挨了几记,不过海燕比我看上去可怜了那么

  点,虽然我因为有乾坤袋的保护上不会有损伤,可是那下下的挨打也是会痛的,而本小

  姐是最受不得痛了的。

  “我跟你说了,别妨害我,你怎么就是不听呢,快点离开,不然连你也不放过。”哇,

  不会吧,来真的,我可不是你仇人啊,边要防备虚的攻击,边要抵挡海燕时不时的来

  刀,天啊,这什么跟什么啊,他连敌我都不顾了,那眼神仿佛我也是他的仇人了。切,本来还

  想好好玩玩的,看来没办法了,朝鞭子上注入灵力,顿时鞭子上就覆盖了层红色的气流,然

  后鞭子就分为五,像五条火龙直直的朝目标物冲过去,满意的看到那只虚在烈火中努力的挣

  扎嚎叫,却又无计可施后,才转头朝海燕吼道:

  “喂,你干嘛要和我抢啊,我的东西从来都不和人分享的,即使是猎物也样,而且你竟然连我都要杀,你杀昏头了。”

  “它杀了我的队友,杀了你妹妹,还杀了都,我定要杀死它,谁挡我我就杀谁?”海燕凶巴巴的瞪着我道。

  “你知道吗,它会通过触手的攻击,顺便吃掉对方的灵魂,凭你现在的模样,搞不好就会被它给吞噬了灵魂,那到时候怎么办啊?”

  “大不了同归于尽。”那是什么语气啊,早知道就不救了,管你去死,气炸了,气炸了。

  “哦,同归于尽,你打算怎么做啊,直接冲过去就杀,如果幸运点还真让你杀了它也

  好,那要是不幸呢,当它的晚餐啊,它吞噬了你的灵魂的时候,你要怎么办,难道你想沦为虚

  的走狗,还是要在灵魂消散之前,要你同伴结果自己的性命?”呵呵,其实这可是我看了漫画

  后,老早就有了的想法,

  “说说看好了,你是想让你的队长动手杀了你呢,还是要小露杀了你啊,同归于尽,呵

  呵,听起来还是个蛮不错的想法的,要是让浮竹队长动手的话,他就会成为个保护部下不利

  的上司,而且要辈子活在愧疚之中,要是要小露或者是别的队员动手,你是想要他们辈子

  不安宁吧,杀死了自己最敬重的前辈,你过意得去吗,还有你让你的妹妹和弟弟们怎么办,他

  他们抱着仇恨与遗憾过日子吗?”

  旁浮竹和小露都松了口气并满怀感激的看着我,哼,我可从来都没想过要当救世主,

  所以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真是不知道他们怎么想到,完成愿望就那么重要,甚至连牺牲姓名

  都可以,那家人要怎么办?死去的人总是幸福的,而留下的往往都是最痛苦的,死了就什么都

  没了,活下来才有希望啊,要不是我死过次,而感同身受的话,也许我也会认为海燕的做法

  是正确的。望着这个被仇恨蒙蔽的双眼,却在听了我的话而陷入沉默的男人,以前自己怎么会

  觉得血性的男人比较有魅力呢,想来想去还是我家大白好,微微的叹了口气道,

  “而且你的夫人又没死,我妹妹也没死,她们现在正好好的趟在四番队,你那么拼命

  是想让你妻子当寡妇啊。”冲动的男人啊!

  “你,你刚才说什么,都没死,可我明明。”海燕及在场的人听了这话无不吃惊的看着我。

  “她们真的有没死啦,只是现在都在四番队接受治疗而已,我想以卯之花队长的能力,她们没那么容易挂的。”

  “真的,你没骗我。”看着眼前的男人副欣喜若狂的样子就觉得好笑,刚才好嚷着要

  拼命呢,浮竹和小露的脸上也浮现了笑容貌似大家都很高兴我刚才讲的内容。谁也没有注意到

  那只被火包围的虚竟然有那么强的命能从我的禁锢之下站起来,并朝海燕的所在方向伸出触

  手,

  “去死吧”

  切临死还想拉个垫背的。我赶紧掷出盾牌挡住那攻击,不对那个动作是幌子,它要杀的

  人不是海燕而是正朝我过来的小露,卑鄙的东西,盾牌已经没在手上了,而我只好再次充当了

  护身铠甲,赶在它的触手碰到小露之前飞身过去挡住它,“砰”身体像断线的风筝掉落了下

  来,

  “嫂,嫂嫂,为什么,为什么?”小露脸震惊的看着我

  “噗”阵浓浓的血腥味从口腔直喷而出,好痛啊,浑身都好痛,全身的骨头都好像

  被移位了,我怎么觉得自从进了真央到现在我就直在替别人挨打啊,我怎么这么的衰啊,

  “你这个臭丫头,从开始就直破坏我的好事,我饶不了你。”那只虚对着我伸出了所有的触手,糟了全身都动不了了,这下我会不会死啊?

  “千本樱景嚴。”

  “啊”

  阵惨叫过后,切都恢复了平静,然后我就被抱进了个温暖的怀抱里,依旧是帅气

  的死霸装,头上精致的“牵星箝”和脖子里随风飘逸的银白风花纱,深沉的嗓音,举手投足间

  带着的却是难以抗拒的威严与魅力。呵呵我的大白啊,好想看看他现在的表情啊,可是视

  线越来越模糊,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墨伊:嘿嘿,大白在紧要关头英雄救美,太好了,要是每次都回有这样的艳福的话,

  那么我决定了,我以后还是要当挡箭牌,只是那个次数降低点好了。

  寻:你想得美啊,再挡几次,连小命都要没了,乾坤袋确实能挡刀枪,可是它也是有

  定的限制的,天只能替你挡两次重创,你以为法宝不需要休息的啊,还什么都不想就冲过

  去,连自己怎么死了都不知道。到时候看你还去哪去享艳福去。

  墨伊:可是阎王也没告诉我啊,那还是算了,我不挡了。

  *****************************************

  以下是由四番队新进的位小死神的视角来写的,这几天我觉得非常奇怪,自从八天前,

  六番队的朽木队长抱着那位受伤的女孩子进了死番队以后,接连几天,那间小小的病房里,天

  天都会来群探病的人,探病有娥眉什么好奇怪的,可是这群来探病的身份可不简单啊,除了

  天天来的山本总队长夫妇,朽木队长兄妹,五番队的副队长外,差不多全十三番队的队长和他们

  的副队长及些席官们都来探望过了,这让他很是不解,这个女孩子到底是谁,能劳驾这么多

  位大人物来看她,而且那个朽木队长连晚上都睡在那个房间里,外面不是传言朽木队长是个冷

  心冷面的人吗,怎么会对这个女的那么关心啊?

  这天由于照顾那个女孩的前辈有重要的事情,没有人去给她端药,我知道,因为大家都

  害怕朽木队长所以都不敢进去,所以三席长官就指名要我去,谁让我是新来的菜鸟呢,只有受

  欺负的份,不过我也确实是想那个女的到底是何方神圣。等我推门进去的时候,发现病

  房里除了朽木队长,还有总队长夫妇和他们的孙女沁儿小姐,朽木露琪亚小姐,十三番队的志

  波副队长夫妇,五番队的另位志波副队长,六番队的副队长,还有两个不认识的男女,连我

  们的卯之花队长也在,好好强大的阵容啊,由于我的到来,让大家把视线都集中到我的身上,

  让我的双腿都开始不由自主的开始发抖,

  “那个,那个我是来给这位小姐送药的。”

  “别担心,没事的,你把药放下就好了。”我们家的卯之花队长真的是好温柔啊。“你是新来的队员吧,叫什么名字。”

  “报告队长,我叫山田花太郎,是这个月刚进四番队的。”

  “哦,山田啊,我记住了,以后要好好努力啊,还有这位不是小姐,是朽木夫人,你以后要注意称谓啊,这没事了你先出去吧。”啊,队长对我笑啊。

  “我定会努力工作的队长,告辞了。”我朝队长深深的鞠了个躬后才离开。那个女孩子

  是朽木夫人,那她,她不就是朽木队长逃跑的妻子了,怪不得呢,听说她可是以两个月的时间

  就从真央毕业的天才呢,而且还有尸魂界第美女之称呢,可惜了刚才还没好好看看她长什么

  样呢,反正她还在四番队我就定还可以再见到她的,不过我不知道的是她当天就离开了四番

  队了。

  大家看完都留爪哦,虽然写的不好,可是还是希望得到支持的!!!!!!!

  第29章

  “卯之花队长,为什么姐姐到现在都还没醒呢,你不是说她没有事情的吗,连我都已经痊愈了,为什么她还是这样呢,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沁儿脸焦急的看着花大姐,其他人也因为这个问题而看着她。

  “我之前不是说过了朽木夫人在送你们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受伤了,继而来回的奔波及斩魄刀的解放就已经让她的灵力与体力完全透支,再加上后来又受了次严重的撞击。”花大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沁儿给抢先了。

  “都是因为我,如果她不是替我挡的话,以她的能力就不会躺在这了。”沁儿自责道。

  “不,是我,是我的错,要是当时我没有楞住的话,她就不需要再挨那记的。”小露道。

  “都是我,如果我不那么冲动的话,也许。”海燕也来凑热闹,现在是在开检讨大会吗?

  “喂,你们到底要不要听我把话讲完了,其实她还是真央学生的时候,你们不是把她送到这检查过,我记得上那次她好象也是替沁儿小姐挡过次重击对吧,我在检查她的身体时就发现了她的身体似乎是可以抵御外部的猛烈撞击,那次她不就没事吗,这次当然也不会有事的,所以你们就放心吧。不过还是要提醒你们,虽然两次的外部重击没有伤及她的筋骨,可还是让她的心肺受到了点损伤,导致内部出血,所以以后还是不要让她再做这种事了,要不然的话,后果是很难预料的。她现在依然昏迷的原因是因为睡眠严重不足罢了,等她睡到饱后就自然会醒了。”花大姐再次解释。

  众人集体瞪大眼睛吼道,“你说她现在不是昏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