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和夜不是你

  想得那样的。”浦原脸无奈的看着我,是吗,同人里你们就是对诽闻男女,否认是没用

  的,已经打上标签了,“二,人家已经名花有主了,不可以见异思迁,朝三暮四的,要是被我

  们家的那位知道了,我可是会罪加等的,而且像大哥您这么英明神武的男人也就只有夜能

  配得上你了。哎,说到这,我怎么没看到夜呢,她去哪了?”

  “她啊,出去探听情报了,估计再晚点就会回来了。”

  “哦”,小雨已经把饭端了上来,“那个,姐姐,趁热吃吧,厨房里没有多余的饭了,所

  以我又重新做了点,不知道合不合您的胃口。”我毫不客气的就开始在那大吃特吃,中间还

  不忘举起大拇指,赞扬小雨的手艺好,碗,两碗,三碗直到饭锅被我吃到了底朝天,

  “啊,终于吃饱了。”伸了伸腰,毫不顾忌旁边看得惊呆的目光,挪到小雨的身边,把抱住她,“小雨煮的饭好好吃呢,真庆幸以后都能吃到。”

  “没想到琉璃和夜样这么能吃,真不愧是师承门啊。我以后肯定会被你们俩给吃穷

  的。”浦原脸哀怨的看着我。我就用比他更哀怨的表情看着他。

  就在我俩“深情”对视的时候,道爽朗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抵达现世二

  转眼间,道黑影扑进了浦原的怀里。仔细看原来是只黑猫,那它就应该是夜了,看

  他们的亲密相,说没关系,骗谁啊。

  “喜助,净灵廷里出大事件了,白哉那小子的新婚妻子在洞房花烛夜失踪了,那个女的还

  真的是厉害啊,这么不怕死嫁给那座冰山,却又在最后落跑,可把朽木家的那群老头子给气疯

  了,准备出动整个十三番队的死神,以藐视净灵廷的法度及践踏贵族的尊严将她缉拿呢,不过

  白哉那小子对她还挺不错的,拒绝了他们的提议,把这件事给压了下来,不然可就轰动整个尸魂界

  了而且你根本就猜不到呢,那个新娘子和我还有点关系呢,听说她是山本家的大小姐,缨子那

  只老狐狸的徒弟,算起来还是我的小师妹呢,没想到我俩还挺像的,都喜欢干点离经叛道的事

  情,我对她还是蛮欣赏的,这个从没谋面的小师妹啊,你说她会不会像我们样躲到现世了?

  咦,怎么会有女孩子在这的,该不会是喜助你从哪拐来的吧?”随着夜的视线及她刚才的话

  语,在场的全体人员都对我行起了注目礼。唉,瞒不下去了,我还以为能坚持几天的,怎么会

  忘了,他们肯定是会定期到尸魂界查探的,没想到这么快啊。

  “咳咳,你应该就是四枫院夜了吧,我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个嫁给朽木白哉后又当了落跑

  新娘的那个不怕死的小师妹,我叫初云琉璃,以后请多多指教啊,对了我现在已经是浦原喜助

  的妹妹了呢,您说是吧,大哥。”

  “你刚才说的犯了点小错误,就是指从朽木家的新房里逃出来是吗?”浦原有点结巴的说道。

  “果宾,大哥您就是聪明啊。”

  “那你说的名花有主的那个主就是朽木家的那块冰山了。”

  “对啊,大哥真不愧是原十二番队的队长啊,举反三的功夫就是好。”

  “那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干了什么,逃婚算是犯小错误吗,尤其对象还是净灵廷里四大贵族

  之首,朽木家的家主,我看你根本就不是离家出走,分明就是来现世避难的。”不要对着我的

  耳朵吼啊,会变成聋子的。

  “嘿嘿,那个逃婚跟离家出走不是同性质的嘛,而且你们不也是起私奔的吗,你们就是我学习的榜样,不要五十步笑百步好不好。”我小声嘀咕着,不过那个嘀咕的音量却刚好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到。

  “那么你来这应该是有目的的吧,不然你也不会到这吧,而且你第眼就认出了这只猫

  是夜,看来你对我们的了解不是般的深啊,说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浦原脸无奈的

  看着我。

  “看样子是瞒不过去了,我就实话实说好了,我刚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有预知未来的

  能力嘛,只要我闭上眼睛就能看到以后会发生的事情,因为不久前我看到十三番队中已经有人

  跟虚圈勾结在起,他们制造了很多变种虚,然后把那种东西放进了流魂街,在那大肆捣乱,

  想来是要图谋不轨,对尸魂界不利,可是我直看不清楚他到底是谁,不过我可以断定他们不可

  能只有个人,我本想是把这件事告诉爷爷的,可又没有确实的证据,而且他也不知道我的能

  力,所以我担心他不肯相信,反而会让他们多了防备,而我个人实在是人单势弱,敌暗我明的

  状态对我很不利,而且我也说过那个能力是时灵时不灵的,尤其是这段时间我发现那个能力似

  乎不再出现了,所以我这次来这,是想和你们合作的,因为大哥手上有样东西他们很想要

  呢,所以我就借着这次逃婚来现世找你们了。”严肃的问题就要搭配严肃的表情

  众人都被我的话给震惊了,似乎都在怀疑那些话的真实性,虽然我是隐瞒的很多事实,可大致上还是没什么改变的啊。

  “喂,相不相信随你们了,你以为我是白痴啊,好好的贵族夫人不当跑到这受罪,我容易

  嘛我,答不答应句话啦。”好半晌浦原才开口道:“你说要和我们合作,那你有什么筹码

  呢,而且你凭什么认为我们会同意和你合作。”

  “呵呵,虽然你们离开了尸魂界可是我想,如果不是为了那个东西的话,你们应该不愿

  意离开那个地方的吧,要不然也不会回去,所以我想你们还是放不下那里的,毕竟那里有自己

  的家人。就算你们不愿意回尸魂界好了,等他们的阴谋得逞后,你以为还有什么地方是安全

  的,而且你们应该也有所察觉,现世也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了对吧,再加上你手上的那个东西可是

  他们直寻找的哦,要是被他们找到了,那可就全完了而你这个发明它的人就是罪魁祸首至于我的筹码就是,我可以在适当的时候帮你们把那个东西封印住,虽然我不能完全毁灭它,但是我可以让它永不出现,怎么样啊?”

  我就不信你会袖手旁观,威胁利诱这套功夫我可是驾轻就熟的,前世的耳濡目染可也不是

  让我吃素的嘿嘿忘了说了,我没死的时候是在律师事物所上班的,给位超级厉害的大律

  师当助手呢,每天跟着他进进出出的,多少也学到了那么点本事,如果我连这么呢谈判都搞

  不定的话可真的是白活了。

  浦原喜助和夜商量过后对我说道:“虽然我们还不知道你的话是真是假,不过我们还是决定暂且是相信了你,就这么说定了,合作愉快琉璃小姐。”

  “喜助大哥真是的,我们明明都已经是兄妹了,你怎么可以叫我小姐呢,应该把小姐那两

  个字去掉才对嘛!”在心里补了的手势,嘿嘿搞定,随即刚才那个气势逼人的模样就消失不

  见了,转而换上的是之前的天真无邪。

  “呵呵,是哦,琉璃。”浦原:我从善如流,看样子白哉那小子娶你还是娶对了,他喜怒哀

  乐就那么个表情,而你这个变脸超级快速的人刚好弥补了这个缺点。

  呈大字得躺在他们为我准备的床上,啊,终于可以松了口气了,真是的孤军作战实在是

  讨厌啊,那么群人对我这么个弱女子,冷汗都冒出来了,不过好在他们答应了我的合作要

  求,就算他们对我的话还是将信将疑,不过真金不怕火炼,就让时间做证明吧。嘿嘿明天还是

  早点起来帮帮忙也好,刚刚吃了好多饭呢,白吃白住是很让人过意不去呢。

  唉,这个被褥好象有点硬啊,很不舒服,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觉,还是家里的床软,起身坐

  到窗台上,望着高挂的明月,大白我好想你啊,没想到才分开几天我就开始想了,

  都怪我太任性了,只想着自己上当受骗,却没顾及到你们的感受,我就这样走了,你会不会很

  生气啊,对不起,对不起寻;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不过等事情解决了就好了,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了相思。

  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

  空缕余香在此,盼千金伊人何之?

  证候来时,正是何时?

  灯未昏时,月半名时。

  第二天等我起床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我看到铁斋在搬货,于是我就走过去对他说我想要

  帮他的忙,不过他说,有绅士风度的男人是不会让女士搬东西的,没想到看上去那么魁梧的男

  人,竟然有那么颗温柔细心的内在啊,果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那这边不行,我

  去另边帮忙也好,

  “甚太,你在打扫房间啊!”

  “笨蛋,这有眼睛的都看得见,明知故问。”呀的这小鬼怎么就这么得看我不爽啊,

  寻:那当然了,谁让你是个来吃白饭的呢,而且饭量超级大,养你不起啊。墨伊:不是说过

  了,那是偶然,我只是刚好三天没吃饭而已,那不是饿昏头了嘛,所以就多吃了点。

  寻:你那只叫点啊,整个锅子都底朝天了。墨伊:干嘛啦,能吃是福,以前别人要我吃我还

  不吃呢。寻:现在不是以前,好汉还不提当年勇呢,你这只大米虫。墨伊:我不是要帮忙嘛,

  别罗嗦。

  “那我帮你起打扫好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强龙是不压地头蛇的。

  “不用了,大小姐您还是在旁看着吧,等下就可以吃午饭了。”拒绝我,哼本小姐还不想帮呢,我去厨房找小雨。

  “小雨,你做饭啊。”

  “恩,是的琉璃小姐。”害羞的小女孩,我的最爱啊。

  “哎呀,那样叫多见外啊,就跟昨天样叫我姐姐吧,我家里也有个和你样可爱的妹妹呢。”

  “是的,姐姐。”哈哈,既乖巧有听话的小妹妹不多了,凑过去,亲口。

  “既然小雨在煮饭,那我也不好意思这样看着啊,我给小雨你当帮手好了。”

  “那个,怎么好意思呢,姐姐是客人。”

  “哎呀,不要婆婆妈妈的,我也是要在这长住的,什么都不干才过意不去呢,不过我不

  大会煮饭,那我给你去洗碗好了。”说完后我就捧着大摞的碗碟去洗,不知道是我当大小姐

  当久了,还是浦原家的碗特别的滑手,反正是,我洗个它摔个,洗两个摔双,最后被来厨

  房端菜的铁斋和甚太给请出了厨房,还没等我走远呢,就听到,甚太欺负小雨的声音了,貌似

  小雨有被他打了,他还边打边训斥:“你明知道那个女的是个大小姐,就该清楚她什么都不

  会,还敢让她去洗碗,你当家里的碗多啊,像我多聪明,她说要帮我打扫房间,我就直接拒绝

  了,要是让她帮忙的话,搞不好整间房子都会被她拆了的,你怎么就这么的笨呢,简直就像春

  天里的两条虫蠢。”旁的铁斋也在那说道:“就是就是,刚才她说要帮我搬东西,我也

  是直接拒绝的,那个女的很不简单,要小心为上,还好小雨你没让她煮饭,不然我们被她毒死

  了也不知道。”我刚才是瞎眼了,才会说他好的,这家店里的男人貌似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收回刚才赞美他的话,怪不得他那么老了也没有女的愿意嫁给他,感情就是因为他太阴险的

  缘故。就算要说也要等我走远了再说嘛,这分明就上想说给我听的,哼,看不起我,我定会报

  复,我要让他们知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得罪谁不好,偏要得罪我。

  接下来的那几天我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似的还是和他们起吃饭聊天,等待着时机的到

  来皇天不负有心人,三个月后的天因为喜助和夜两个人起有事外出了,店里也关门了,

  大家闲来无事坐在起喝喝茶,聊聊天,我就拿出我那管从不离身的笛子,说道:“我给你们

  吹曲吧,解解闷。”大家也都欣然同意,丝毫没注意到我闪而逝的光芒。当初听阎王说它

  的两种功能,不过我后来却发现在吹奏的时候顺便放点灵力进去,就会有另番的效果,它就

  能操纵人的意识,就像是被催眠了样,随吹奏者的意愿而行动,只要过了时间限制就会恢复,

  当然时间也好似由我定的了。要是反面吹的话,能让时间空间暂停10秒钟,不要小看这10秒钟

  哦,这短短的时间却可以做很多的事情,不过相对的,它也要消耗我身上三分之的灵力呢。

  废话完了,进入正题

  等他们进入状态后,我把小雨抱到边,然后就对着铁斋和甚太下达命令,先是铁斋光

  着上身练健美操,然后是对着柱子跳钢管舞,再来是甚太的,那个臭小鬼,先跳脱衣舞然后站

  在屋顶上高举我早就为他准备好的横幅,上书:我是宇宙超级无敌臭屁大王八兼受虐狂,欢迎

  大家见次扁次。哈哈真是过瘾啊,可是要赶在浦原他们回来之前让他们恢复原状,不能尽

  兴,不过我在欣赏之余也没忘拍照留念下的,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是很有良心的,定会

  让两个当事人亲眼目睹自己华丽的表演的,好期待他们看到照片时的表情啊!在此严重声明我

  是好人嘿嘿。

  第26章

  这天晚上我是夜好眠,等待明天要给他们怎样的惊喜,而事实上他们也没有辜负我的

  期望,嘿嘿,那副恨不得杀了我,却又没办法的模样真的是让人高兴啊,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

  得罪本小姐啊,哼。可是高兴劲还没过,就被浦原他们带回来的消息给弄没了,原来他们昨晚

  上去了趟尸魂界,发现那里确实出现流魂街很多个区里都出现了虚的攻击,而且那些都不是

  般的小喽罗,很是棘手,让十三番队的死神们都加紧了对各处的巡视。这些其实我都已经知

  道了,所以我也没什么好惊讶的,不过他又告诉我说小露已经进入十三番队,被正式编入浮竹

  那番队。没想到小露这么快就进了十三番,那这不就意味着海燕夫妇的命运也,不行,我

  定要阻止,且不说我对海燕他们的印象本来就不错,就单单对樱舞,以她对家人的那份情感,

  她可是个把家人看得比自己的命都还重要,要是她知道是小露杀了她最敬爱的大哥,那志波家

  与朽木家会陷入怎样的局面,那我又要怎么面对他们家,还有依小露对海燕的那份迷恋,我

  实在是不想让她辈子活在愧疚之中的,那么就只有个办法,让海燕不要死不就好了,嘿

  嘿。

  既然我来到了这里,那么就让我随心所欲好了,不好好改变命运怎么对得起上天对我命

  运的眷顾,好象以前的我只是把门心思都放在了白哉身上了,甚至是为了他离开了净灵廷,

  呵呵,儿女情长啊,等蓝染那死b计谋得逞后,我还到哪去和白哉斗气啊,不管不管了,现在

  最主要的就是阻止事态向悲剧方向发展下去,蓝染,只要我在的天,我就不会让你伤害我身

  边的人,他们都是我的家人,朋友。

  晚饭的时候,我告诉浦原说我要回净灵廷了,我这个决定还把他们吓了跳,大家都不解的看我,都跑出来了,还要回去送死。

  “为什么又突然决定回去了。”浦原问道。

  “我想家了,都出来这么久了,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肯定是气疯了?该回去收拾残局了,毕竟都是我闹出来的。我不会出卖你们的,我保证。”

  浦原看了我良久后,拍了拍我的肩膀道:

  “这就是你的选择吗?不过这样也好,你回去后,就可以给我们这边传递消息了,虽然

  我不知道你的实力到底有多少,不过,你还是要小心点,还有你这次回去好好和家人道歉,

  再和白哉谈谈,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逃婚,但是我觉得白哉那小子应该是爱你的,就算他真

  的做了什么让你生气的事,可是你不也报复过他了吗,你要知道新娘子在新婚之夜逃跑可是很

  没面子的,夫妻是没有隔夜仇的。”

  “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