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呵呵,最主要的是要谢谢美艳不可方物,天上有地上无,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寻大人您无微不至的关照,才有了今天的我啊!寻;这还差不多。

  天啊,那我不是成了间接害死绯真的凶手了,算了算了以后对小露好点就好了而且我不是第三者,哈哈哈。

  “对了,你之前说的有人教你们房事,是真人吗,那你是不是也看过了?”竟然敢看别的女人,不可原谅。

  “不是,他们是拿图画过来的。”大白脸黑线的看着我。

  “图画,春宫图吗,为什么不是现世的片啊,看那个不是更方便吗,而且那样就不需要人教了?”

  “春宫图?我记得好像叫避火图以前是那样叫的不过你怎么知道得怎么清楚,还有现世的什么片,你难道都看过吗?”大白脸凶巴巴的看着我,没想到现在轮到我被盘问了,我怎么能说我在前世时真的看过啊,打死不承认。

  “没,怎么可能呢,那些是我在流魂街的时候听人说的”。

  “是吗?”明显不信的样子,我只有嘿嘿的傻笑,企图蒙混过关。

  “那既然我们都把话说开了,那么各自就没有秘密了对吧?”干嘛笑的那么诈啊,定有阴谋,小心点回答,毕竟现在的大白跟我在漫画上看到的已经有太多的出入了,难道是我到来的缘故吗,让个人能变成这样,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是的。”

  “那你也没有顾虑了对吧?”

  “是的。”

  “那琉璃我们结婚吧!”

  “啊?”

  “怎么,你不愿意吗,你都已经是我的人了,难道你还想嫁给别人吗?”拜托不要用那种神情看我,我会受不了诱惑的。

  “没,怎么会呢,我只是,只是觉得这样太快了,虽然我们是彼此喜欢,可我们还没谈恋爱呢,我要以结婚的前提谈场恋爱。”要知道人家前世把时间都用在赚钱上了,哪有时间谈恋爱啊,而且为什么有关系了就定要结婚呢,这样不是已经很好了,反正结了还是会会离的嘛,前世父母的婚姻已经让我看透了。

  “不行,我们结婚后也可以谈的,也许经过昨晚你的肚子里已经有了我的孩子了,再不快点就晚了。”不过恋爱到底是什么啊?

  “不可能吧,就这么次,没那么准的,等真的有了,再结婚也不迟!”千万不要啊。

  “哦,照你的意思就是我应该多多努力,那么就现在开始吧!”我倒抽了口气,视线立刻飞向他,他深黑的眸子在此时显得更加深邃。他再也不是我醒来时所见到的那个孩子气的男人,也不是平时酷酷的大白,更不是刚才说爱我的那个深情的大白,而是个欲火焚身的热情男子。那样的神情让我觉得自己仿佛是要被他拆卸入腹,不留点渣的样子,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你不会现在就想要吧你昨晚不是已经做过很多次了吗?”

  “可是你不是说没那么快有孩子吗,既然是那样的话多努力几次就会有了吧!”

  “可我现在全身都痛啊。”

  “那你就乖乖的躺着,由我来就好。”话还没说完,大白就把我刚穿好的衣服有给扯下来了,唉,反正他们家钱多,不在乎那件两件衣服,可是做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没反应的啊

  逼婚,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大白不知道去哪了,我伸了伸胳膊,唉,人啊,还真的不能太放纵啊,浑身都痛死我了,不过现在最好是趁他不在的时候开溜比较好,看之前大白的神情,副我不嫁不行的样子,还是早早跑跑路好了,先回家拿几件衣服再带点盘缠的话应该就好了,我可不想现在就结束单身生涯啊,想好后我匆忙拿起昨天的衣服,还好没坏的彻底,估计还是勉强可以穿的,穿好衣服后,就要寻找逃跑路线了,挠了挠后脑勺,嗯,门口是绝计不能走的,被人发现了可不好,那就从窗口溜好了,还好窗子不是很高,抬抬脚就好,哎哟,我的腰啊,都是纵欲无度的错啊,连抬脚都让我痛的要死,要是平时这么点高度,我还不放在眼里呢,不过还是忍忍吧,被人看到就完了,闭闭眼睛往下跳吧,反正我有乾坤袋的保护,不会受伤的,1,2,3,跳。

  “小琉璃,你这演的是哪出啊,跳窗啊,这样是很不符大家小姐的形象的哟!”该死的,能叫我小琉璃的不超过5个,该不会是,怎么会在这个紧要关头出现的,害我脚踩滑,直接就从窗口摔了下来,啊这下可要与大地进行全方位接触了,本来只要小部分的,呜呜。咦,怎么还没落地呢,偷偷的睁开眼睛,我竟然被不知是从哪冒出来的大白给接住了,他的脸又变回了之前的面无表情似乎还有点愤怒的瞪着我。我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只略微垂了垂眼角往边扫去,什么时候人都聚集到这了,不会是来捉的吧,下意识的往人群里寻找刚才叫住我的人,果不其然几张非常熟悉的脸孔正混在人群里看好戏,完了让我死吧。

  “哟,我还当我家的孙女失踪了呢,原来在这,如果不是有事来这的话,我们还不知道去哪找人了,害得我担心死了,还想要和你爷爷去贴寻人启事了,小琉璃,告诉婆婆你这两天都干什么去了,你怎么会衣衫不整的从里面出来啊,不会是干了什么亏心事吧,不然哪有人会正门不走偏从窗口跳下来呢。如果不是白哉小子把你接住,我看你啊。要是我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朽木家家主的房间吧,你怎么会从里面出来的?”缨子婆婆不怀好意的在我和大白身上打转。那刚才出声叫我的就是婆婆了,她真的是想害死我啊,惟恐天下不乱就是她的代名词。

  我忙扯大白的衣服,让他放下我,顺便用眼神示意他,让解释下我俩没关系,他的话应该是比较能让人信服的吧,他依言将我放下,给我个切有我的眼神,不过我怎么就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啊,好象是跳进了什么陷阱,要不然般人不是都应该是在门口的么,怎么会都聚集在窗台下啊,还能刚刚好把握住时机什么时候不来,偏偏要选我逃跑的时候来?

  “山本总队长,山本夫人,如你们所见,琉璃这两天都和我在起。至于干什么大家应该清楚,男女在个房间能干什么。”说完后他还朝我眨眨眼,还副是你让我说的样子,故意的,定是故意的。我脑子是不是秀逗了,怎么会相信这个心要把我拉进婚姻坟墓的男人呢。

  “哦”,众人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试图力挽狂澜。

  “不是这样那是怎么样啊,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了。”爷爷甩都不甩我,直接就转头走到朽木家的那群老不死的长老那去了。

  “呵呵,既然事情已经是这样啊,那我们就等着朽木队长来娶我家琉璃了,本来今天我和夫人来就是为了和长老们商订两家联姻的日子,本来是想选了两个月后的中旬的那个好日子的,不过现在看来,还是早点比较好呢,这个月底的日子也很好,就这个月底好了。”

  “爷爷,我不要结婚啊。”为什么没人理我啊。

  “长老们你们说怎么样啊,不然的话我怕来不及呢。那我们就去商讨下宴会的细节好了,都不打扰他们小俩口了。”然后他们就集体往大厅走去,临别时才把视线齐朝我,终于注意到我了,我阵欣喜,可是他们个劲的盯着我的肚子看啊?喂,喂别走啊,就算要商讨婚事不是应该先问问当事人的吗?寻:人家最后看的不是你,是看你肚子里的东西。墨伊:我肚子里有藏什么东西吗?寻:败给你了,怎么有那么白的人呢,是孩子,孩子懂不懂。

  “小琉璃啊,我是来告诉你声的我和你爷爷都不介意抱重孙的,不过我想你晚上还是回家吧,虽然日子都订下来了,不过按照习俗这段时间你们是不可以见面的了,你们就不要在乎这时半刻了,毕竟以后让你们两个人呆到厌烦的时候都会有的,所以等你爷爷和我跟他们商订好了就起回家吧,那你们慢慢聊啊,我就把打扰了,你们继续继续啊。”谁在乎这个了,为什么不问问我的意见啊,个两个都是这样的相情愿,我是不是可以算做被逼婚啊,我我怎么会那么倒霉的啊,老狐狸,你是故意的,我怎么会忘了还有家里的那两只狐狸了,今天的事肯定不是巧合的,我敢肯定我刚才看到家里的那两只狐狸,在临走的时候给了大白个全部搞定的眼神,阴谋,这切都是阴谋。瞪死旁边那个装深沉的男人,这肯定是他们设计的,威逼利诱不成,就要来个捉在床,造成即定事实,要我有苦说不出,没想到啊他也是只成精了的狐狸啊,竟然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跟我家的那两位搭上关系的,我以为切都该是在我的掌握之中的,为什么全部都脱轨了呢,竟然会被他们联合设计了,那我以后的人生可怎么办啊,难道要被他们压的死死的吗,不要啊,让我死吧,我要去死,别拦我。寻:谁拦你啊,要死就快点,别占着茅坑不拉屎,你死了还会有很多人想嫁给朽木白哉的,到时候你就干瞪眼好了。墨伊:那我不要死了,怎么可以便宜别的女人的,我要捍卫自己的尊严,守护自己的领土,看谁要抢我的男人。

  狠狠的瞪着眼前这个落井下石现在却依旧面无表情的男人,竟然敢串通我的家人设计我,真想扑过去撕毁那张欺骗世人眼睛的面皮,我忍,看你有什么好说的,笑眯眯的问道:

  “白哉啊,既然都没人了,我想我们应该要好好的沟通下了,你说对不对啊?”寻:你确定你这叫笑眯眯的,而不是笑里藏刀吗?

  “嗯。”大白微微点头。

  “那既然是这样的话你能不能就刚才的事情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呢?不要试图骗我,反正日子订了,我也跑不掉是吧。”

  依旧是点头。

  “好,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他们会这么凑巧的出现在这的,千万不要告诉我说是他们有预知能力啊,可以知道我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从窗口跳下来的,打死我也不信。”

  “是我叫他们过来的。”呵呵还算你老实,没想到骗我,不生气不生气,生气容易长皱纹的

  “那你是什么时候和我家的那两位搭上线的,不然你怎么会知道我吃饭的习惯及喜好还有我身上的这件衣服,我想你家不需要做衣服吧,尤其是符合我尺寸的单衣?”

  “在你进六番队之后差不多个月后,也许是你那时没有什么行动,你婆婆急了就找上了我,她告诉我当初潜进山本家的时候,就被她知道了,所以她就直接问我要不要娶你,在我确定的心意后,她把你们的计划告诉了我,她说你行动太慢了所以就找上了我。”

  “所以你们就撒下网等着我这条蠢鱼自投罗网对吧?”就我是白痴啊,妈的玩谍中谍啊,使劲的微笑

  “嗯。”

  “那这次的事情也是你们设计好的了,如果我答应嫁了最好,不答应你们就玩这招对吧,让我就有口说不出了。”好烂的计啊,可是为什么我就上当了呢,难道我真的是笨蛋吗?

  “嗯”,还是这个,难道你就不能蹦出个新点的词啊。

  “好了,我的问题问完了,谢谢你为我解了疑惑,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琉璃”大白不放心的叫我。

  “白哉别担心,我没事,只是有点累了先回去了,既然已经订下日子了我会按他们的安排嫁的,我还要当你最漂亮的新娘呢。”说完后我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朽木家,我怕再不走我会轰了你朽木家。

  呵呵呵呵,原来我才是那个傻瓜啊,我真是个大笨蛋啊,被他们当猴耍啊,还在那自以为是,既然这么想我嫁那我就嫁好了,而且会嫁的惊天动地,嘿嘿嘿嘿,人道是有压力才会有动力啊,你们都这么辛苦的陪我演这出戏,那我不好好回敬你们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啊,既然是演戏那就要有始有终嘛,你们就等着接招好了,虽然姜是老的辣,可是生姜不是更呛人吗?

  /////////////////////////////////////////////////////////////////////

  大街上少女低着头不知道在念着什么,浑身被不明的怨念包围着,让人不敢靠近。突然间她好象想到了什么,朝天发出了阵怪笑,这举动把街道两旁的人都吓得不做生意直接关门大吉了,顿时热闹的街道就只剩下冷飕飕的风伴着那个少女留下来的能让人的头皮发麻的笑声在空气见回荡。

  逃婚

  作者有话要说:嘿嘿,留爪印啊,各位,因为家里的信号由于阴雨天气的影响,接收不太好,所以直上不了抱歉啊  当爷爷和婆婆从朽木家回来后就把沁儿及家里的所有仆人都叫到大厅,宣布这个月底就要举行我和大白的婚礼了,并要求大家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力好好筹办

  看着这个从我回家后就在我房门口徘徊的妹妹,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就忍不住开口问

  她到底想想说什么?她好象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握了握拳头说:“姐姐,你真到要嫁给朽

  木队长了吗?你可要想清楚啊这是辈子的幸福,我看你的脸色似乎不是很好,是不想嫁到朽

  木家吗?如果你真的不愿意的话,我们就去告诉奶奶,说你不想嫁,奶奶会答应的,要是不行

  的话,我们就逃婚好了。”,听到这番话,我都要感动的无以复加了,没想到平时柔顺的妹

  妹说出这些话,呵呵要帮我逃婚啊,呵呵善良单纯的孩子啊。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问道:“傻沁儿,我怎么可能会不愿意呢,朽木白哉可是净灵廷里甚至

  是整个尸魂界最佳的丈夫人选,我想嫁给他我定会幸福的,最主要的是我很喜欢他,也非常

  乐意嫁给他,只不过突然要结婚了有点不适应而已,别担心了。”

  “真的吗?”

  “当然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放心吧,你姐姐我可要当尸魂界里最漂亮的新娘子,而且你要当女傧相的,再这么皱眉头可就不漂亮了,难道你要愁眉苦脸的送我出嫁吗?”

  “怎么会呢,既然你没事的话我就不担心了,你都不知道,你刚回来的时候脸真的很难看

  的,害得我和奶奶都以为你不愿意嫁,不过现在没事了,我就去和奶奶说声,让她放心。”

  已经走出门的沁儿又回过头说道,“姐姐你在我眼里永远是最漂亮的。”然后就跑走了,我

  直盯着那个远去的身影,唉,小傻瓜,就是你那个奶奶要设计我的,她怎么可能会帮我啊,就

  算以前也许会,可现在我和大白都已经上床了,怎么可能会有挽回的余地啊,不过我如果真的

  要逃婚的话这里还没人能拦住,可现在还有重要的事没做呢,不急的。

  婆婆啊,你可真是厉害啊,竟然派了沁儿过来,是算准了我不会对沁儿下手吧,呵

  呵,你还真不愧是老狐狸啊,想你是算定了依沁儿和我的感情,她肯定会帮我逃跑的吧,所以

  你干脆将计就计,让她来测试我有没逃跑的意图,好做打算吧。既然你想玩我就陪你好好玩这

  场游戏,嘿嘿,敌不动我不动,敌动我还是不动,谋定而后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出奇制

  胜才是高招。

  接下来的这几天我就直配合着那些来给我量身裁衣,试穿礼服的人,努力当个乖巧温

  顺的待嫁娘,而婆婆他们看到我这些天的表现也非常的满意,本以为我会因次大发雷霆,没想

  到会没有发飙,还反常态的配合,起初他们是有点怀疑,不过现在已经是彻底的放心了,只

  认为是我想通了,所以就没怎么防我了,甚至给了我绝对的自由,直到婚礼的前天。

  作为告别单身生涯的结束,新嫁娘的闺中好友都会在结婚的前夜陪着她,所以我的那几

  个朋友都凑到了我的房里,乱菊还趁机带了好几瓶的酒说要为我庆祝,,可是到最后却把自己

  给灌了个塌糊涂,唉,这个可爱的女人啊,大概是想到和银子的未来了吧,看了看倒在地上

  的另外几具阵亡的‘尸体’,认命的把她们扛到铺好被褥上,边给她们盖被子,边又暗暗

  感伤,也许我们要有段时间见不到面了,我单纯的妹妹沁儿,希望你能得到幸福,倔强的岚

  岚还有有点小狡诈的曳玲,真想看看你们到最后是谁抢到了小白啊,温柔的小桃希望你和吉良

  能幸福,乱菊赶紧抓牢银子吧,不然那只狐狸可就要溜了,小露我很对不起你姐姐呢,希望你

  能把你姐姐的那份也活下去,定要幸福,小舞,呃,没想到樱舞根本就没有醉,还直瞪着

  眼睛看我。

  “为什么要伤心,你明天不是要嫁给心爱的朽木白哉了吗,难道他对你不好吗?伊伊你告诉我。”樱舞把攫住我的肩膀,着急的吼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