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着等着好了,人家实在是想跟别人分享自己的经历呢,而且人家还想再欣赏欣赏大人您威风八面的风采呢!”这小丫头片

  子学聪明了,只得去把阎王大人也请回来了,本想先给大人提个醒,可在人家眼皮底下,根本就说不得,唉,大人啊,您怎么偏偏选这个时候出门啊。

  想搪塞我,没门。我就是要在这等着,随意的在场内挑了个顺眼的地就坐了下来,不过判官的脸好像有点抽筋,仔细瞅,原来是他的办公桌啊,呵呵,你应该觉得荣幸,能露得了本小姐的眼,被拿来当椅子坐。

  当装点心的空盘子被叠成跟小山样高,并且将我的身影完全遮住的时候,阵冲天的怒气夹带着连珠炮似的骂声带进了阎罗殿,呵呵阎王老儿回来了。

  “判官,你是不是越活越回去了,不是说了只要天没塌下来就不要叫本王回来的吗,你难道不知道本王等今天等了多久,付出了多少,甚至不惜触犯天规,将那个只是被流弹擦伤,本没有生命危险的人类生魂给骗去尸魂界。好不容易真王他答应与我再对弈局,可没想到,棋子才刚摆上就被你给十万火急的给请回来。”

  “咳咳,咳咳。”判官边咳边用眼神示意阎王看看后面。阎王回过头入眼的只是堆盘子,上面还冒着烟,可惜啊,要是平时也许阎王还会奇怪盘子会冒烟,可他现在心思根本就没在这上面

  “干什么呢,你抽风了,别告诉我你专程让本王回来就是为了看这堆盘子,要是没有个很好的理由,就把你给关到十八层地狱五百年再说。”

  流弹擦伤,生魂去尸魂界?貌似去那的只有我个啊,那么阎王的那个倒霉蛋就是我了,在尸魂界姐姐就在说我只是被流弹伤到肺叶本没生命危险,可到最后却因小小的伤口发炎而死翘翘,姐

  姐无法接受,要求医院给个说法,医生对此非常困惑,为了查清死因居然将我的尸体给仔仔细细地解剖了个遍,并无所获,想到自己死后还被挨刀,心里就不爽,被流弹擦伤是倒霉,没留完整的尸

  身更是郁闷,更没想到的是这切居然都是阎王他们搞的,好,新仇旧恨起算

  “哗啦”把将面前的盘子给扫到地上,

  “哟,阎王大人还是那么的生龙活虎啊!其实是小人想见大人了,央求判官把您给叫回来的”

  “你是何人,居然敢在地府撒野?”

  “阎王大人贵人事忙啊,小女子就是你刚才嘴上说的那个不惜触犯天规,也要拘走的并且被骗去尸魂界的那个倒霉鬼咯,嘿嘿本来是想找您老人家叙叙旧,感谢您多年前的关怀备至

  罢了,顺便和您聊聊我在尸魂界的点点滴滴,却没想到原来阎王大人您对下棋如此之狂热”咬牙切齿的盯着眼前那草菅人命的混蛋神仙

  “你,你怎么可能会回到这的”阎王惊叫

  “很简单啊,因为我死了啊!”递给他个你是白痴的眼神

  “这不是重点,我问的是你不可能回到我阴司的,死神们死去后,往往都会在那个空间的现世直接投胎的!”

  “所以当初你们送我走的时候才那样有恃无恐,感情是认为我不可能再出来了是吧,不过很可惜啊,天公不作美,我又回来了,不然我还在替卖了我的人数钱呢,阎王大人,难道您就没什么要解释的吗,或者说点什么辩解下?”

  “解释辩解,小姑娘何出此言?虽然不知你为何会到这,不过既然来了我阴司,就该守这的规矩,看在相识场的份上,本王会给你安排个好点的人家投胎”跟我打太极,如果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还好说话,可是既然已经知道了,我也就不跟你客气,管你是什么十殿阎罗,狗屁神仙,老娘我都跟你杠上了,要是你知趣还好,如若不然,咱闹到玉皇大帝跟前我也不在乎。

  “难道阎王您不愿相告,那本人也没法子啊,不过您可能不知道,在您离开后没多久,天兵大哥来发榜文说,这几日三界严打贪污受贿,营私舞弊,严禁冤假错案的发生。”阎

  王听罢用眼神询问判官,在得到肯定答复后,眼中厉芒忽闪而逝,如果不是我直盯着他,可能就看不到了,呵呵想杀鬼灭口吗?勾了勾嘴角继续,“并且随着榜文的颁发,各个据点都已

  经安插了不少天庭的眼线了,而且为了能更多的了解情况,上头明令:如有知情者举报,并且所言属实将对犯法者严惩不怠,以连坐处置,举报者还皆有重赏。”嘿嘿,身体开始僵直了,

  害怕吗,厉害的还在后头呢,我再接再厉“真是没想到,天庭原来跟我们的现实生活中行的是同番法令,呵呵,生前就看那些贪官污吏的不顺眼,老早就想去举报举报,怎奈啊,直忙

  着读书打工赚钱,还没等有时间就死翘翘了,不过现在倒好,闲着没事,正巧可以完成心愿,好像,举报几个神仙比举报人类要有成就感得多呢,您说是吧,阎王大人,这不我好歹也两世

  为人了,还没去天庭逛逛,借这个机会去瞧瞧也不枉此身!”嘿嘿,你们地府的成员本来就长得丑,可至少五官还算端正,可现在各个的脸还都扭曲着,不怕吓倒观众吗,要是来几个胆小

  的魂魄,连投胎都不用就直接魂飞魄散了。

  “看来样子您也赞同我的意见,都激动得全身发抖了,啊,对了等到了天庭要去谢谢太上老君呢多亏了他的乾坤袋,我才得以保全,还能平平安安回来。”

  下面是阎王与判官在意识境界的交流

  判:大人,您这么这么不小心啊,这可怎么办啊,大家都要玩完了。

  阎:本王哪知道,当初给她这个只是为了能更好的完成任务,哪想成约萧何败也萧何。

  判:那您想好怎么办了吗,不然真要让她告到上面去,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阎:你向来足智多谋,快给本王想个法子啊。

  判:为今之计,先安抚好她,将真相告之,反正她也听得差不多了,然后许她几个好处,封住她的嘴巴,她之前不是直想去清朝吗,那就满足她,那些个阿哥随她挑,她想几个就几个。

  阎:你确定这样行?

  判:当然,那女的贪财又好色,只要条件给得多,不愁她不上套【寻:真是了解我家女儿啊,不愧是老巨滑,阴险狡诈的狗头军师】,等这段日子过去了,再寻个什么理由把她给拘回来,流放到三不管的地带,要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阎:如此甚好啊。

  然后当初那幕狼狈为的场景又次上演

  【墨伊:我已非当年那个笨蛋了,可不会为这点好处妥协的,人家品性高洁,立场坚定。除非你给我更多的钱财更多的帅哥,我再考虑考虑。】

  第63章

  下面是阎王与判官在意识境界的交流

  判:大人,您这么这么不小心啊,这可怎么办啊,大家都要玩完了。

  阎:本王哪知道,当初给她这个只是为了能更好的完成任务,哪想成约萧何败也萧何。

  判:那您想好怎么办了吗,不然真要让她告到上面去,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阎:你向来足智多谋,快给本王想个法子啊。

  判:为今之计,先安抚好她,将真相告之,反正她也听得差不多了,然后许她几个好处,封住她的嘴巴,她之前不是直想去清朝吗,那就满足她,那些个阿哥随她挑,她想几个就几个。

  阎:你确定这样行?

  判:当然,那女的贪财又好色,只要条件给得多,不愁她不上套【寻:真是了解我家女儿啊,不愧是老巨滑,阴险狡诈的狗头军师】,等这段日子过去了,再寻个什么理由把她给拘回来,流放到三不管的地带,要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阎:如此甚好啊。

  然后当初那幕狼狈为的场景又次上演

  【墨伊:我已非当年那个笨蛋了,可不会为这点好处妥协的,人家品性高洁,立场坚定。除非你给我更多的钱财更多的帅哥,我再考虑考虑。】

  “咳咳,其实,其实本王也不是故意的,我自小便好对弈,并且位列仙班后更是欲罢不能,每每找人对弈,你也该知道,没有对手是件很郁闷的事情,人后在次无意间听闻刚位列

  仙班的真王棋艺非凡就想去切磋切磋,可是我们这些下仙是不好随便上天庭的,有不好贸贸然让他到地府来,不过好在当时距蟠桃会只有千多年,所以我直等着这天的到来,我以为

  就算自己赢不了起码也能平局结尾,可是那次我以完败收场,心里直不甘心,之后我与他约定没五百年他到我地府次和我对弈局,也许是我的坚持让他无法拒绝,再说大家都是好这

  手的,所以他也欣然答应,为了能赢他,多年来苦苦专研为的就是能打败他血前耻,可是我俩交手三次,次次都是我输,在第四次我终于找到战胜他的方法的时候,那人就不来了。眼瞅着

  就要翻身了,我怎么可能就此放过,所以就千方百计去打听人家为什么爽约,后来具说是那家伙在太上老君的混元镜里看到尸魂界将在百年后会有场大浩劫,之后直忧心忡忡,那个笨

  蛋,明明都已经成仙了,还对俗世念念不忘,世事皆有定数,可他却看不开,再说本王都还没赢他,怎么可能就此罢休,可是苦于没有解决只道,而那时三界出现了很多无法解释的时空裂缝,

  有过去的影像,也有未来的影像。然后人间就出现了很多书籍,三界的那些秘密都被写了上去,死神也是其中之,不过那时天庭的神仙都自顾不暇,深怕自己也是那些书上的主

  角,尤其是王母看到了那本写玉帝年轻时的风流韵事的小说,差点就把天庭给掀了那幕。

  小姑娘就在那个节骨眼上被拘错了魂,我在生死簿上看了你的生平后,突然觉得事情有望,而

  你有刚好知道了那个剧情,就把你给送过去了,而且你生前过得并不幸福,也许去那了会好点的,而且这也只是让你迟点投胎而已,小姑娘解救的尸魂界的危机,真王会十分感谢你,让你

  投个好人家的。”

  “这样看来,阎王您是番好意了。”你奶奶的,老娘连死两次还要对你感恩戴德。

  “确实是如此,可没想小姑娘又回到了阴司,这本就是我们亏欠姑娘的,所以我们会满足你的些补偿。”

  “补偿?”

  “是的是的,当初姑娘不是想去康熙年吗,我们可是送您过去的,而且你想要几个阿哥都可以的。”判官在边插嘴道。

  有这么好的事情,哼,看你们的笑脸就假,去清朝,我死了怎么办,不是还得回地府,今天我是赶上了好时候,你们顾忌我,保不准将来就翻脸不认人了,再说我也不想去什么清朝了,那些个皇阿哥哪有大白好,哪有我的小宝贝们好。

  “既然是你们要我提要求的,那我也不推辞,而且我觉得咱闹到玉帝那也不妥当,私下解决也是不错的。”阎王和判官对眼,上钩。

  “清朝我不去了,阿哥们我也不要,那些钱财呃,我也可以不要,我只想回到尸魂界去。”

  “啊,不要。”二人齐声吼道。

  “是啊,我就是想回去,如果你们让我回去了,不是就可以不用见到我了吗,也不会有人去投诉你们了。”

  阎王判官对视下,就猫到角落去咬耳朵了。

  “让她回去似乎也是个可行的办法,这样就不需要担心她篡改历史,让我们收拾烂摊子,而且尸魂界那个地方又不是我们管的,见不到也好。”判官

  “可她要是再回来怎么办啊?”阎王

  “她这次能回来,应该是意外,再说就算她在回来也没问题,难道她每次都那么好运撞上天庭的突击检查吗,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嘿嘿嘿嘿。”判官眯着他的三角眼,摸着小胡子在边笑开来。

  “那就那样吧,你小子真不愧是我十殿阎罗的既要参谋啊,等此事过了给你升职加薪。”

  “谢大人。”心理又腹诽:升职加薪?说了几遍也没兑现过,而且职位再升就是你这个位置,肯给吗你!

  “嗯嗯,本王答应你的请求了,那么现在就送你上路吧。”

  “不行,我还有条件。”

  “什么,还有条件,小姑娘当我们阴司地府是开慈善堂的吗?”阎王用他铜铃般大小的眼睛瞪着我。

  “你好歹也要给我个身体啊,之前的那个已经消散了,我的要求不大,我只要原来那个摸样的身体,不然我丈夫和孩子会不认识的,而且尸魂界是个不安全的地方,我要求我

  的能力依旧保持,至于您之前送给我的法宝,已然送出就不能要回。如果这些条件你们答应,那我现在就走,如果不答应,大家鱼死网破,看谁能笑到最后。”

  “你”

  “大人您还是答应吧,为了我们全体的身家性命着想啊。”围在旁的众鬼差齐齐下跪哀求。

  “好,本王答应。”阎王在无奈之下点头答应,同志们由此可以看出,群众的力量是多么的庞大啊,犯众怒是绝对的不理智的。

  经过番准备后,我被带到了当初的通道口,送我启程的还是判官,“呵呵,希望下次见面时判官大人已经升职当阎王了,毕竟我觉得你比较适合。”

  “承你吉言,不过我宁愿以后再也不相见,该上路了,啊”还没等他踹过来,我就先他步,脚把他给踹倒在地了,然后往通道口跳去,哼小样,你以为本小姐还会给你再踹我脚的机会吗,我早就说过了,要找你报脚之仇的。”

  “你这个死丫头,以后别再落到我手里。”判官边揉着被踹的小腿肚,边咒骂,不过会后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浮现出了算计人的阴险表情,哼哼小丫头,是你惹我在先的,给你点小教训也是应该的。

  【寻:她哪惹你了,我怎么不知道?

  判官:她拿我的桌子当凳子坐了。

  寻:那你给她,什么教训啊,透露点啦。

  判官:我就是不告诉你。

  寻:为什么啊,我可没惹你啊!

  判官:有。寻:哪啊?

  判官:之前的狗头军师啊。

  寻小心眼的男人,活该要当人家辈子的下属:透露点点啦,阎王大人。

  判官:你刚才叫我什么。

  寻:英明睿智,风流倜傥,举止非凡的阎王大人自己先吐个先。判官:哈哈,有眼光,好了本阎君大人不记小人过,看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给你个小小提示,是时间,而是身体。

  寻:猜谜吗,不懂,能否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来解释,小女子木瓜脑袋,没能理解您的意思。

  判官:天机不可泄露。寻:他奶奶的死判官,怪不得当了几万年的判官也没能升迁,祝你,职位越降越低,永远被人压在下面,无出头之日。】

  还好已经有过次被传送的经验,所以在感到四周的环境不对头的时候,立马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在净灵廷上空几千米的地方做自由落体运动,那群小人,每次都搞这种飞机,为什么就

  不能选个比较正常点的方法,在距离地面将近二百米的时候,伸手朝无人的大道上连使两个苍火坠,来缓解自己落地的冲击力,还没来得及庆贺安全着陆,耳边就传来了“喀嚓喀嚓

  轰”的声巨响,四下望,冷汗直冒闯祸了,只见案发现场除了我自己脚下的半尺见方的地面还算完整外,其余的路面皆成放射状龟裂开来,而道路两边厚厚的围墙也全部倒塌,高空坠

  地的冲击力外加两个苍火坠的威力有那么厉害吗,我明明已经控制过力道了的啊?虽然急着见大白和孩子们,不过突然良心发现原本就是自己做错事在先,这样离开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就

  想等着门里的人出来赔点钱给他们,反正朽木家别的没有就钱多,不多在看到那被塌下的石头块压断后,只剩下半块的牌匾上面的字的时候,道德观,良心什么的正面情绪通通被抛到脑

  后,趁着里面的人和侦察小组的成员发现之前,用毕生最快的速度瞬步逃离。

  “呼呼呼”靠在六番队队舍的墙角边上不停的用手拍着胸口,妈啊,怎么会那么倒霉,降落到花大姐的四番队门口的,想当初只是砸了她病房的面墙,爷爷不说,单单大白就

  被她给敲诈了巨额的赔偿金,那些钱都能让她的四番队重建好几次了,自那以后就把她视为最

  不可招惹的人之了,没想到这次,连人家四番队的大门都给毁了,好在没有什么目击证人,

  自己又跑得快,不然以后朽木家的人只能喝西北风了。

  不过今天净灵廷好像与往日有点不大样,可又说不出来什么原因,算了,不想了,我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找大白,然后和他起回家。耙了耙瞬步后有点零乱的头发,用玉簪子松

  松垮垮的挽了个髻,顺便扯了扯身上这件类似清朝贵族女子身上穿的以月白为主色的宫装嘿嘿,这个可是我特地要阎王找来的,虽然已经不去清朝了,可是至少也要让我下,过过干

  瘾,而且在地府的时候特地去照过镜子了,效果非常不错,甚至为了这件衣服,还差点就要倒戈去清朝,不过后来转眼想,既然有了样式等回尸魂界,让裁缝们照着这样式给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