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双腿打开,什么前戏都没做就冲了进来,顿了下后,就毫不顾及我的感受,径自抽送了起来痛,好痛,干涩的甬道没有丝

  的润滑,给他来回的抽动造成了不少阻力,也增加我我的痛苦,隐隐约约还可以感到下体有温热的液体流出,应该是流血了吧,有了血液的润滑,再加上已经能稍微适应这样的进出方式,身体已经

  不再像之前那么痛了,可是眼泪却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滑下,颗两颗从嫁给他起就没有尝受过这样的对待,甚至连初夜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疼痛过,寻:那时你喝醉了,哪记得那么清楚而

  且,更过分的是他朽木白哉连衣服都没有脱寻:你现在还在乎人家有没有脱光衣服,脑子是什么构造的,个字强

  不知道过了多久,睁开眼的时候,双手的束缚已经被解开了,大白拿着被热水泡过的丝布轻轻的擦拭着我的下身,看到我醒来后,拿着丝布的手顿住了,布满愧疚的双眼对了我下后又别开了,继续着手上的工作,满室的沉默,就的只是浅浅的呼吸声还有,丝布搅动水的声音

  其实说真的,我点也不恨他,谁让这切都是我自找的,麻烦也是我惹上身的,要是我乖乖的呆在他身边,这些事情也不可能发生,他是个好丈夫,而我不是个好妻子,结婚至今,耍小性,闹出走,

  天天挑战他的极限,而他从来都不会跟我计较,总会包容我的错,这次的玩笑开大了,他生气也是应该的,而我是活该如此,这次可以原谅,可下次还是这样的话,就被想上我的床

  看到大白端着水要出门后,我凉凉的说着:“我肚子有点饿了,想吃百果粥还有糖醋鱼。”大白略带惊喜的看了我眼:“嗯”。没过多久饭菜就上桌了,除了我要求的那几样,还有些酱

  菜和点心。

  “我手麻了,你喂我吧!”大白把我扶了起来,当我的背靠在他的胸前,口口的喂着我吃饭,也许是过了晚饭时间或者是刚才的剧烈运动,没几下功夫,那些饭菜就全部进肚了,吩咐下人将食盒撤下后,我看着坐在我面前的大白说:“气消了吗,要是还不解气的话,你可以继续的,反正我已经吃饱了,有足够的力气应付你,不过我拒绝虐待。”

  “琉璃你对不起,我刚才气糊涂了,才会这样子对你的,我不是故意要这样子伤害你的。”

  支起身子往大白那挪去,“嘶”下身阵阵的抽痛,大白忙过来将我扶住,我半蹲在他面前,伸手抚平他眉间皱起的小川,轻轻地吻着他的薄唇,道:“我不怪白哉,都是我不好,是我做错事惹白哉生气的,接受惩罚也是应该的,那白哉现在还生气吗?”

  “不。”

  “那白哉你也相信我是清白的吗,我真的只和那个平子见过三次面,我和他什么事情也没有的,我绝对没有搞外遇来着。”

  “相信,其实我直都相信,我只是不喜欢别人看你的眼光,琉璃是我个人的,我不允许其他人那样看你,我怕琉璃你会离开我。”

  “白哉根本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嘛,白哉你是琉璃这身最爱的男人,除了摆在你我谁都不要,所以你不需要管别人怎么看,他们喜欢我,那就说明我很受欢迎,也说明白哉你的眼光高,要是你真的不喜欢这样的话,我们等这次事情结束后,找爷爷辞掉我的职务,那样我就专心在家里当你的朽木夫人,沧澜沧浔妈妈好啦。”

  “那样你不会无聊吗,也许没几天就又想着离家出走,到外面去玩了。”

  “对啊,那样的话日子确实会无聊,而且白哉你又没时间陪我玩,那两个小毛头也长大了要学的东西有好多呢,怎么办呢?”

  “干脆我们再生个孩子就好了,而且琉璃你早就说过了要给我生打的孩子的,沧浔很得婆婆的喜爱,找个时间把她过继给初云家,所以我们就再要个女儿好了。”说着就要解我的衣服。

  “白哉你”

  “不要这样看着我,这个可是我们早就说好了的,我没有忘掉,所以现在为了弥补我的损失,琉璃必须给我个女孩。”

  “那要是男孩呢?”

  “直到生出女孩为止。”

  “可是我现在身体还有点痛”

  “放心,这次我会很小心的,不会再让你痛了,而且以后也不会了”

  “嗯”

  次日,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大白应该去番队了,这个男人敬业的要死,点都会偷懒,像我起晚了就干脆不去上班了,反正该处理的都已经处理好了,而且全身酸麻得要死,稍稍扯动就是牵发而动全身,平时还有阡陌给我穿衣服,可是昨天我打发她去

  山本家给沧浔送冰欺凌了并让她在那多住几天,不然的话,让她看到我身上这么多红红紫紫的

  吻痕话话,会羞死人的。磨磨蹭蹭了好久,终于把衣服给穿妥当了,对了昨天小露回来了干脆

  就去找她好了,上次去现世的时候给她带了很多兔子恰比系列的手办,印象中小露对这个似乎是情有独钟,所以就买了,而且花的都是浦原喜助的钱,不花白不花嘛!

  兴冲冲的去找小露,没人在,可能是去番队了吧,毕竟敢明目张胆的翘班的也就只有我和春水两个人,沧浔去了婆婆家,沧澜被大白罚去上礼仪规范的基础课了净灵廷里为贵族家孩子专

  设的课堂家里没什么,算了还是干脆回十三番去窜门好了,毕竟大家都回来了嘛!首先是五番队,樱舞居然没在,那去十三番队好了,

  “啊,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打扰的,请继续继续啊。”被抓包的两个人满脸通红的盯着刚被打开,随即又被关上的队长办公室大门,哗,果不其然,门又被打开了,

  “沁儿,你有没有看到小露啊。”

  “那个,露琪亚今天根本就没来番队,姐姐你找她有事?”

  “没,就是来看看,我先走了啊。”关门。

  屋里的两个人还没缓过气,门有被打开,欠扁的笑容凑了进来,

  “那个沁儿啊,如果有时间就带人家回来吃顿饭,别这样藏着掖着的,浮竹队长,应该是叫未来妹夫吧,恭喜你了,以后大家都是家人了,所以为了我家妹妹的幸福着想,麻烦您以后不要把那些药倒到窗台外,我明明记得上次说过了的,没想到你只是换了个窗口倒,可分明

  是换汤不换药的行为嘛,所以请您记得,今后在您喝药的时候我会派人监督的。拜拜了!”

  “浮竹十四郎,你不是跟我说了以后都会乖乖吃药的嘛,没想到你。”

  “咳咳,沁儿,咳咳我保证以后都会喝的”

  樱舞不在,小露也不在,那去六番队看看恋次,那家伙应该不敢放大白的鸽子吧,如果他也不在的话,事情就大条了,“恋次,恋次”

  “琉璃你怎么不在家休息,找恋次有事?”挺到我的声音大白从办公室里出来。

  “白哉,今天恋次有没来六番队。”

  “没有,这小子去了趟现世人就懒散了,我还想找个机会好好和他谈谈。”

  “糟了,出大事了,白哉你现在马上去番队找总队长,并让他把所有死神,假面都集合起来。”走出六番队大门,朝空中射出了隐秘机动专有通讯器,“所有隐秘机动成员注意,现在提前进入战争戒备状态,除已经分配好工作的成员站在应有岗位上,非战斗成员在总部留守,其余成员马上到番队队舍前集合。”

  除了预料中的几个人没出现外,其余全都被集合在了番队大门口,大家都莫名其妙的盯着爷爷个人看,而他本人则脸严肃的看着我,并要求我给出个合理的解释。

  “今天如此冒昧的把大家集合再在此,不是山本总队长的意思,而是我的,其实我也是不愿意打扰大家做战前的准备工作,可是是有轻重缓急,我只能很抱歉的跟各位说,我们已经无法等到三天后了,现在就必须去虚圈了,因为我们中的有些人已经在去虚圈的路上,也许那里的战斗已经打响了,我们本来的计划就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所以为了防止他们有了戒备,所以我们只能现在就打过去了。”然后咬牙切齿的盯着某商道:“如果没有异议的话,浦原喜助先生,请为我们开启去虚圈的路吧!”

  刚听人家说留言没超过五个字的加分都会被扣分的,希望各位亲们多多动下你们的手指,多打几个字,人家都没要求长评,只想亲们多打几个字,可怜人家下啦!

  第60章

  等众人到达夜虚宫的大厅时,发现护他们已经开始动手了,不过可惜的是和他们交手的只是些杂兵,而那些十刃并没有出现在战斗圈里,只有零星的几只坐在旁看戏,至于蓝染的影见

  都没见着,哼他们虚圈人多势众,我们尸魂界也不遑多让,下子就顶替的护他们的位置,并且让看戏的几只再也无法做壁上观,留了小部分在大厅,其余的都往更里面冲进去,大家四处分

  散,每组都在两位队长副队长带领下,根据银子提供的路线图往各个要道前进,并且约定好在主大厅集合,我们此次的目的是捉拿尸魂界叛徒蓝染及东仙要,还有解救人质井上,只要发现目标就

  用出发前分配到的通讯器发信号

  我所在的这组可以算是精英中的精英,都是些好战且强大的人员,因为我们这组走的是虚夜宫的主要通道,说来奇怪照理我们这路应该有强大的拦路者,就算不是十刃,也该来几只大

  虚,可是路上只出现了些杂牌虚来挡道,不过尽数被战斗欲望上脑的更木剑八击全部秒杀,而他也在旁大呼不过瘾,也许是他们知道主干道是主要通道所以放弃组杀,转而去攻击其他的分

  队吧,忙用通讯器联系其他路线的情况,没想到他们和我们的样,没有遭到太强烈的拦截事情透露着古怪,难道蓝染准备在主大厅和我们决战吗,应该不可能吧,照理依他的性子在银子被扣留

  后,肯定会对虚夜宫的布局做番改动,来防患银子和我们透露,可是这的格局点都没有变动,和银子给的路线图是样的,隐隐约约感到蓝染似乎是有计划的将我们全部引来,不过既然大家

  都已经到了,就不可能再退回去了,战斗到底,拼个你死我活好了

  其实不止我个人有怀疑,在大家都集中在主大厅的门口时,各个都觉得事情太过顺利,就好像他们特地引我们到此似的,爷爷睁大双眼,把在场的同盟军成员都扫视的遍,然后用极其

  严肃的口吻嘱咐告诉大家万事小心,而且申明自己在踏上虚圈这片土地时,就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也请我们做好随时牺牲的打算,不成功便成仁,如果有谁还没做好这种觉悟的话,就不要

  进这扇大门时间在那刻静止,我到尸魂界这么多年,甚至在前世看死神这部漫画的时候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山本总队长,此刻他不是给婆婆陪笑脸的妻控,也不是在和春水,十四郎战

  斗时满口都是正义正义的老顽固,更不是在会议室里挂着那张极严肃的老脸主持会议的领导者,而是那种大义凛然,将要赴场生死之约的武士,高大威猛,神圣不可侵犯。

  大家纷纷垂下头,片刻后抬起,眼里尽是坚定而且决绝的神情,如果无法成功到最后大家都免不了死,早死晚死其实都是样的,既然如此不如索性放弃切去拼杀,置之死地而

  后生,大白紧紧的握着我的手,眼神牢牢的锁住我,“白哉放心吧,我们家的孩子都很像我们坚强,勇敢,无畏,就算我们死了,他们也会好好的活着,并且以此为荣,对吗?”

  “嗯,我们的孩子他们会活得很好的,他们会平安幸福。”人后大白搂着我朝爷爷的方向走去,接着对对的朝我们走过来,沁儿和十四郎这组的搭配让大家都跌破了眼镜,爷爷摸着胡子笑道:

  “十四郎,不曾想我们这千年的师徒关系居然还能更进步,老太婆知道后肯定会开心死的,要知道你也是她肖想了多年的孙女婿人选啊,呵呵呵呵。”

  “十四郎啊,没想到你居然暗地出手将沁儿小美眉给拐走,那样你的辈分可是要降级了的哦。”两只红烧龙虾出炉,间歇的还来几声咳嗽声和某人幸灾乐祸的大笑声。

  “白哉,等这次大家如果平安回去,就让恋次抱得美人归吧,这样的妹婿我可是很满意的,那你也该满意对吧?”

  “嗯。”然后在我看不到的情况下狠狠的瞪了恋次记,便宜你了小子。又两只龙虾出炉,不过恋次的红发配那张红脸还真的是滑稽。

  “既然这样,那小白和岚岚你们也要努力啊,光明的前景的等着大家,还有小白要努力长高才行,不然岚岚比你高,你的压力会很大吧。”

  “啰嗦。”

  啊,今天龙虾打甩卖啊,我们家大喜了。

  “乱菊,你不应该来的,银子还在等你呢。”我挪到乱菊身旁说道。

  “琉璃,银他会理解的,我只是想出份力,也替他赎罪,他以前确实做了太多的错事,我不奢望太多,毕竟我和他也拥有了段美好的时光,这可都要感谢你呢。”

  “乱菊你”

  “什么多不说了,好吗?大家都准备进去了,我们也起吧。”

  主大厅的大门被缓缓打开

  “欢迎各位的到来,我们已经等候多时了!”蓝染高坐在可以容纳上万人的大厅主位上,像帝王般的俯视我们,而他的左右两边笔直站着的是东仙要,和乌尔奇奥拉,在接着的就

  是形形色色或蹲或席地而坐或半躺的十刃军团,看似闲散的神态,可眼里的厉芒却是怎么遮也遮不了的,好战的本性啊。

  “蓝染快把井上交出来,要是你敢伤害她的话,我定要血洗你虚夜宫。”还没等爷爷开口,护便冲到队伍的前面,对着蓝染呛声。

  “旅祸的少年啊,几天不见你的能力似乎又有增长,实在是不愧对我的对你的期望,不过想要血洗我虚夜宫,你还没那个火候,至于你说的那个叫井上的女孩,她确实是在我这做客,她的能力很有意思,而且她还帮了我个很大的忙,我怎么可能会伤害我们小客人呢。”

  “废话少说,快把井上交出来。”

  “这可不行,她的能力对我还很有用处,我还不能让她离开。”受不了的翻白眼,强行掳人,扣押人质居然还能说的这么的理直气壮,温和有礼,鄙视你。

  护想直接冲过去,被爷爷从背后按住,他跺手中的拐杖,对蓝染道:“蓝染惣右介,你和东仙要曾经都是老夫最得力且信任的下属,看在我们几百年的情分上,只要你和我们回净

  灵廷接受处罚,老夫可以网开面,不然的话,大家就只有兵戎相见,到时候两败俱伤的局面可是我们都不愿见到的。”

  “山本总队长,我很感谢你到现在还能说出这样的话,可惜,我不能领您的好意了,就算是回去最好的结局也就是终身监禁,那样的日子我宁愿死,而且净灵廷那个地方我实在是没多大的兴趣呆,更何况今天鹿死谁手还是个未知数,也许根本就不是两败俱伤,也许笑到最后的人是我也说不定”

  “那么你的意思就是宁愿战也不愿”

  “老头,你啰嗦个什么啊,要打就要快点,别磨磨蹭蹭的,浪费时间”葛力乔姆话音刚落就冲到爷爷面前,举起刀子就要劈下来,不过他还没碰到爷爷的身体,就被旁早已按捺不住的更木剑八给挡住了,片刻之间那两人的灵压便已飙高了倍,交手不下百次,哈,小葛同志你好歹也改改性子啊,这么冲动难怪直处在小乌后面

  “那么战斗的序幕就此拉开吧”说着在蓝染的个手势之下,除了我们刚进来的那个大门外,另外几扇门外冲进了大批的虚,其中除了基力安这类的大虚外,还有率领他们的亚秋卡斯,

  这些虚的数量等级根本就不能与以前遇到的那些相提并论,不过大家只是在最初稍稍吃惊眼前的景象,又在瞬间就恢复战斗状态,尽着自己最大的努力消灭眼前那些丑陋的家伙,用青鸾解决了几

  只恶心的虚后,我下意识的环顾了四周的情形,赫然发现那些原本敞开的各个通道都被关闭,整座大厅就成了个封闭的空间,是担心有人逃跑才这样吗,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蓝染,那张温和无害

  的皮下,到底藏着怎样的阴谋,随着场中虚的数量不断的减少,他似乎点都不在意,甚至还有点幸灾乐祸的神情,难道他在知道无法通过崩玉找王族的人夺取能量,变得自暴自弃了吗,用力的甩

  了甩头,这比太阳打西边出来还要聊斋,抛却这个想法,那么他应该是如我起初猜的那样有别的目的,可到底是什么呢?为什么心中的不安会越来越浓突然只基力安朝我攻过来,好丑,想后退似

  乎不可能了,找人求救大白吗?他正被只亚秋卡斯拦着,分身乏术,只能又惊又恐的看着我,因为分心还让对手给占了便宜,而其他人也都是些棘手家伙,看来只能硬接了谁让我战斗时分心啊,咬

  了咬牙,反正不会死,大不了就是痛个死去活来,就在我准备硬接它的攻击时,发现自己居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