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这个地方不熟悉嘛,等熟了就好的,而且不刚来的时候也和你样呢,不用感到难为情的”我都没想过原来大白他那样完美的人

  居然也会迷路?不过再完美的人也要有那么点两点的小毛病才能更加吸引别人啊!不过看大白在听完我的话后稍嫌青黑的脸,唉,有点高兴过头了,都忘了自己的处境了,试图力挽狂澜吧!

  “要是夫君大人您觉得心里过不去,那您就想想更木队长和8600他们俩,也许心情会好点的,他们俩可是连天天走的地方都会出错的,如果你担心被别人知道的话,我可以保证的,我可以发誓我绝对不会把你今天在个小巷子里转了三圈都没转出去,而且还把自己陷进了死胡同,那

  种命案的高发地段,尤其是抢劫,强,杀人弃尸的绝佳场所”寻:这也叫力挽狂澜,我觉得火上加油还差不多呢,你啊,没救了,两个字赠送给你‘找死’

  $$$$$$$$$$$$$$$$$$$$$$$$$$$$$$$$$$$$$$$$$$$$$$$$

  就在某个女人越说越离谱,越说越夸张的时候,却不知身边的人已经处于即将爆发的临界点上了,原本特地跟山本总队长申请到现世来指派任务,其实啊,那些随便找个死神办就可以了

  的,根本就不需要他堂堂六番队队长出面,人家只不过是想借着公务之便来看看那两个已离家多日还乐不思蜀的母子,没想到他们见了自己没有想象中惊喜,反到是惊吓多了点,而且很明显是有

  事情瞒着自己,本想找个幽静的地方好好相处,顺便套出究竟有什么事情瞒着他,却不想居然会在着个小小的巷子里犯下他着生绝对不可能做出来的蠢事—迷路,而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竟然

  还调侃他,她难道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正在懊恼吗?难道自己的档次只比十番队那群下等死神高那么点吗,气死了!看来她真的是被自己给宠坏了,今天定要好好的给她点教训,免得以后胆子

  越来越大,越来越不把他放在眼里

  $$$$$$$$$$$$$$$$$$$$$$$$$$$$$$$$$$$$$$$$$$$$$$

  还没等我说完,大白的两只手就扣在了我的肩膀上,把我抵在墙上,其中只手把我两只手腕高举过头顶,并用他的条腿挤到我的两腿之间,居高临下的看着我,那个姿势实在太有威胁性了,我忙把头往边看去,没想他用另只手抬高我的下巴,让我不得不对上他的眼睛,那双平

  静无波的黑眸现在尽是熊熊的怒火,就怕不小心就会被焚烧殆尽,然后在我们对视几分钟后,他突然扯动嘴角微微笑了下,瞬间鸡皮疙瘩都出来了,这丫的平时对别人冷着张脸,也只有在

  我极力撒娇要求下才能稍微笑那么几下,可刚才的那个笑,说实话,我宁愿他直冷着那张脸,也不要他那样笑,总体感觉就是不正常,甚至还有丝诡异的气氛,我动不动的注意着他的动作,放

  在我下巴上的手慢慢的往脖子上移动,来回的抚动

  “前几天,春水又去流魂街喝酒了,回来后出了大家个问题,我看八成是听了谁的,拿来消遣我们,不过挺有意思的,当时你不在,他说要是你在的话定会出了个好两全其美的法子,所以在我来之前他要我问问你的想法,内容大意是,有位富翁他非常喜欢猫尤其是家里的那只从别

  处高价购得的稀有纯种猫,他非常喜欢那只猫,给它穿好的,吃好的,宠得很不像话,那只猫也很喜欢它的主人,可是让富翁直都想不明白是,不管他对那猫如何的好,那只猫却总隔三差五就偷偷

  跑到外面去,虽然等猫玩腻了,饿了就会回到富翁的家,可是富翁非常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为此他试图用不给食物,呵斥甚至是稍稍的鞭打那猫,希望猫能吸取教训,可是没几天,猫又偷跑了,离谱

  的是它还顺带拐了家里其他的猫,只两只,富翁担心这样下去家里的猫就都跑光了,这让他对那只猫是又爱又恨,所以他想要找个好办法解决这个情况,有人建议打断猫的四肢那样就不会在跑

  了,有的甚至建议干脆杀了那只猫免得它带坏了其他的猫如果是你,你说富翁该怎么处置那只爱到处跑的小猫呢?”我怎么知道啊

  而且总感觉他是意有所指,是借口说处置那只猫,实际上说处置我,打断四肢,干脆杀了,应该没那么严重吧?好冷啊!突然,大白把嘴贴到我的耳朵边说道:

  “琉璃啊,其实当初听这个的时候我就有种感觉,你说富翁和他的猫的情形是不是和我们挺像的?”这才是你想和我说的吧,“不过我转眼又想,我的琉璃怎么可能是那只听不懂人话的小畜生呢,猫是不了解他主人的想法,因为他们无法沟通,所以情有可原可是如果是人,也犯这样的

  错的话,可就难说了”说着大白‘好心的’擦了擦我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

  “对了,我记得琉璃你曾经发过誓言,说如有违那么将任我处置,那么你现在能否为你此刻在这给出个合理的解释,如果不能的话,而且这个地方挺不错的”说完,在脖子上来回的手,瞬间掐住我的脖子,不会吧,是先后杀,还是先杀后,接着再杀人弃尸,然后成为第二天报纸上的

  头条!那些场景在脑海中显现,好可怕啊寻:某人纯粹是电视看多了,想象力好丰富

  “啊,白哉这回人家真的知道错了,你不知道他们每天都派给我像山那么高的文件,好不容易处理完了,就会又来堆,我真的好累,我实在是没办法,我绝对没想拐走你儿子去跑路的,是他硬要跟着我的,而且我只是想出来玩下就回去的,没想呆多久的,就算你今天没来,我也早打算

  好今天和沧澜起乖乖回去的,我保证以后除了去番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就算是给我再多的工作我也不抱怨了,要是下次再犯的话,就让我魂飞魄散好了求求你了,我不要那样的死法,我不

  要上报,太丢脸了寻:死都死了,还怕丢脸,而且脑子也太不会转了吧,你家大白怎么可能那样对你,更何况你自己早死了”眼泪像掉线的珍珠,噼里啪啦的往下掉,自己是没什么,反到把自家老

  公给吓了跳,本来只是想吓唬吓唬翘家的小妻子,没想过头了,连魂飞魄散都想出来了,就算是惩罚也不过是关你几天禁闭,也不用上报吧,如果丢脸也不知几次了,而且差不多整个净灵廷都知

  道的事情,由八番队当庄,下注赌这次朽木夫人会被关多久的禁闭呢,要不是自己无意间听到,可能还被他们当赚钱的工具呢,而且就算要赢,也合该是自己,庄家稳赔,因为朽木夫人被关禁闭的

  期限是零

  呵呵要是朽木队长知道他妻子刚才脑子里的真实想法,会不会吐血吐死啊,然后朽木夫人关禁闭的期限就是无期徒刑了

  伸手擦着不断掉下的泪珠,不过某某人的脑子已经被恐怖的想法给牵离了本体了,朽木队长无奈之下,只好用最简单,最有效的办法—吻让她回神了,而且效果也确实如预计的好,不过本

  来只是单纯是让对方回神没想到到最后就演变到发不可收拾的局面,也许是几天不见诉相思,也许是吓傻了,试图寻找遗忘的方法,反正就是擦枪走火了,等两人稍稍清醒后,衣服都早已不在

  原位了,呵呵没想到啊,净灵廷里最注重仪表的朽木队长夫妇竟然差点在街头巷尾上演场活春宫,还好没人看到,不然真的会上女协花边日报,,就在两人尴尬又有

  点庆幸的时候,由远及近传来了模模糊糊的声音:

  “老大,我们不是要到晚上6点才要在那巷子里和西边的老大决斗吗,怎么现在就来啊?而且那地方只有个出口啊”某道

  “笨蛋,我们先来就能处有利的地点,而且可以设点小陷阱什么的,等他们进去,我们就把路口封住,让他们有来无回”哈哈哈哈

  我和大白对视了眼,还真的幸运啊,选了个帮派集合的地点,我对着给我整理衣服的大白道:

  “现在出去不算晚吧!”

  “你说呢!”

  第57章

  “老大,那好像有人”

  “臭小子,你不是跟我说你已经观察过很多天,确定这不可能有人的吗,我看你小子八成又去哪偷懒了,然后回来糊弄我的,小子是不是几天没教训了,胆肥了啊”

  “老大,天地良心啊,小的真的是观察过好几天了,平时那确实是没人来的,没骗你的”夹杂着些微的呜咽,那小喽啰委屈极了

  “呸,大男人像个娘们似的,你不害臊,我还嫌丢人呢,走走走,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敢不老子先到”

  没会,十几个穿着花花绿绿的小流氓就冲到我们面前,还好我和大白的衣服都已经整理得差不多了

  “哟,我当谁那么大胆,没想到是对偷情的小两口啊”那个领头的男人用他那个三角眼在我和大白身上来回瞄来瞄去,大白立马把我挡在身后,而这举动让那个流氓头子更加的笑得肆无忌惮

  “啊,老大,那个女的长的可真正点啊,比那个当红女王都漂亮呢,那个眼神啊,让人全身酥软啊,哈哈那样的女人我看全世界就只有老大您才可以拥有啊”可能是刚才惹怒了他们家的

  流氓头子,那个小喽啰就极尽讨好之能事,把他家的老大吹上了天,小子啊你想拍马屁我是不介意的,不过你祖奶奶我可不是你讨好的礼物,而且居然敢当着我家大白的面,要别的男人接收我,活

  得不耐烦了吗,你难道没发觉气温已经下降到以下了吗?也不瞧瞧你家老大长成什么德行,鸡窝头,三角眼,朝天鼻,香肠嘴,鼻毛都出来了啊,还有那不容忽视的圈又圈的啤酒肚,你是哪

  只眼睛看到这个比哥斯拉还要恐怖的生物长得配我的,让我吐下先

  “嘿嘿嘿嘿,你小子就今天会说话,甚得我意啊,怎么样小姐,有没兴趣当哥哥的女人啊,哥哥保证跟了我你绝对会吃香的喝辣的,外加哥哥我每天都让你爽到家”好不容易才缓过来,却又

  让我看到那三角眼里迸射出的色眯眯的光,还有那口水,寒啊,呕,呕难道要让我把年夜饭也吐出来吗,老天啊,请不要这样折磨无派这幼小的心灵啊,人家的眼睛里只接受美好的事物,拒绝

  切丑陋的东西,所以,为了我可怜的胃再受折磨,我背过身去,眼不见为净,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我是淑女,淑女是不能打架的

  可能是询求我未果后,他们就把目标转移到快要克制不住扁人欲望的大白身上,

  “小子,我家老大看上你身后的女人了,你识相点的就赶快把身上值钱的玩意交出来,只要这个女人把我们老大伺候的舒服了,也许老大心情好,会放你条生路,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给脸不要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惨叫声此起彼伏回头,呵呵看来大白你越来越有血性了啊

  “该走了”

  “白哉啊,净灵廷里不是有规定说我们是不能对人类出手的吗?嘿嘿白哉你做坏事了!”

  冷气又是冷气,你能不能不要老是制造那种东西

  “没死”

  “没死,你是说没弄死他们就不算违规吗?其实你如果不出手的话,我也会出手的,不过如果我出手他们就死定了,什么话嘛,人家长得那么漂亮来着,居然把我跟拍情的女人比美,更可恶的是那男人长得活脱脱是只史前恐龙,还跟我配,我呸死他”

  “行了,走吧”

  “哦”走过那些生物时还不忘狠狠的踩几脚,“等等,我觉得那样太便宜他们了,本着我光荣市民的称号【寻:你什么时候有这么个称号的我怎么不知道啊?琉璃:我刚给自己加的。】,我决定替这个社会消灭害虫,白哉你等我下啦。”顺手从乾坤袋里掏出人家可爱的小笛子,对着那群昏迷倒地的生物猛吹遍后挽着大白的手:

  “嘿嘿,可以走了,白哉我们回家啦!”

  回浦原商店后,大白就和浦原,夜他们去商量接下来的作战计划,而没人人管,有闲着无聊的八卦女就围着我,让我透露我们两个之前去干嘛了,

  “你们很想知道吗?”

  “嗯嗯嗯,非常想。”那眼睛里透露的强烈讯息比光都要刺目。

  “我们俩啊,先是沿着街道走,然后就拐进了个小巷子,那个巷子挺隐秘的,然后我们两个人嗯哎呀,人家不想说了挺难为情的。”脸红脸红当中。

  “说啦,秘密嘛要跟大家起分享的,告诉我们接下来这么样,阴暗隐秘的巷子,两个许久不见孤男寡女,干柴碰上烈火,然后冰山化身为狼。”樱舞脸我已经知道的样子。其实也差不多只是出现了些状况。

  “是你们要我说的哦,呵呵我们两个就在那个小巷子里为了社会的安定,为了市民出路的安全,帮忙除害虫。”

  “砰砰砰”群人倒地不起,

  “就这样,当我们是小孩子啊。”众人副打死也不信的样子看着我,“我以我的人品做担保。”

  “你有什么人品可言。”谁说的,四下张望,原来门口像叠罗汉样倒了堆,而说话的就是被压在最底下的浦原喜助那商,竟然说我没人品,

  “你们也觉得我的人品不可信吗?”众人致点头,难道我句这么不得人心,朝门口那个唯没倒下去的人影冲了过去,而且是踩着那堆还叠在起罗汉身上过去的,因为他们挡道了。抱着大白的腰,抬起头巴巴的忘着自家的丈夫:

  “白哉,他们好过分哦,竟然说人家没人品来着,你说说看,人家到底有没人品?”大白沉默了半晌,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道:

  “有。”

  “我就知道,白哉是最懂我的人,哪像那群人,不了解别人还乱讲话,哼!”

  众人纷纷对大白投射鄙夷的眼神,看样子六番队队长的信誉有待商榷了。忽视掉那些明显不相信的眼神,继续说道:“那白哉你告诉他们啦,我们真的在那个小巷子里为社会除害虫淘汰残渣。”

  朽木白哉脸黑线的看着眼前这个笑得灿烂异常的魅力脸袋,因为自己时好奇,就开口问她为什么要对着那群昏迷的败类吹笛子,她不是很讨厌他们吗?没想到这个女人本正经的回答:

  “我其实还是挺感谢他们的,早上跟沧澜抢蛋糕不小心吃太多了,肚子有点撑,而他们让我把之前吃下去的都吐了,帮我减肥,保持完美身材,所以我得给人家点小小的回报嘛,并给他们下了暗示:“等笛声结束后,扒光你们的衣服,并在身上挂两块牌子,前言:我

  是无恶不作超级变态的史前恐龙,后言:我是暴露狂,我有自虐倾向,看我不顺眼的就来揍我。到市中心的大街上溜达圈,然后集体去警察局,把自己干过的坏事全部都招出来。”顶

  着发麻的头皮,努力使自己的话像往常样:

  “琉璃真的没骗你们,我们下午真的在在除害虫。”

  “不会吧,白哉小弟你被她给带坏了。”

  净灵廷三番队队长办公室里,朽木琉璃有下没下的翻着眼前的文件。

  “队长您要是觉得累了,可以去外面转转,毕竟常常呆在办公室对身体不好,这些文件我和吉良副队长可以搞定,如果定需要您处理的,我们会给您分类归纳好的。”朽木家的刚认祖归宗没多久的正统小姐朽木青岚,也是三番队的另个副队长对她的嫂子又是她的顶头上司说道。

  “这样啊,你们人真好,那就麻烦岚岚和井鹤了,那我就先出去了。”我们怕引起公愤,步山本总队长的后尘

  自从朽木家的家主夫人因嫌身兼三番队队长和隐秘机动总司令官的工作太过繁忙,带着儿子留书出走的这段时间里,十三番队总队长山本元柳斋重国的日子就非常的难过了,皆因自

  家的三个女人:老婆二孙女重孙女为了她们的孙女姐姐妈妈,对他的极度不满,以他的台座大人为主严重指控他以权谋私,倚老卖老,也不看看自己多大的岁数了,居然为了

  自己的颜面问题和自己的宝贝孙女闹别扭,并且利用职务之便在工作方面压榨她,害得她的宝贝孙女成熟不住工作的压力,离家出走,顺便还拐带了她的宝贝重孙子,这天天的念叨,让他

  实在是没法子,而他也因这段时间事情太多,又受不了家里的诡异气氛,秉着家丑不可外扬,干脆就住在了番队里,没想到,第二天那个重孙女沧浔就闹到了番队里,当时他这在主持队

  长会议,也不知道这丫头是怎么进来的,反正来就大声哭诉:说因为他的压榨,害妈妈带着哥哥私奔去了,只丢下了她个人了,要是妈妈再也不回来了,那她就成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以后的人生就要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下生活了。如果不是她老子,朽木白哉上来把她给拎下去才罢休,不过那个平时最放心的白哉小子这两天也不正常了,十米之内闲人勿近,而且也时不时

  的就对着自己飙灵压。没想这丫头在临走的时候来了句:

  “缨子太婆婆让我替她给您传句话:除非我的宝贝孙女和重孙子回来,不然老头子你就别想进家门。”

  然后大摇大摆的走出了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