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后果就是那天到十二番队去的绝大多数死神都被送进了四番队,其他幸免的都是身手绝对矫健的队长,不过他们身上多多少少都挂了点彩,至于那个罪魁祸首,把在

  场的死神们鞭的差不多后,就直接趴在那张唯没被破坏掉的手术台上睡死了。后来还是京乐队长眼尖认出那个发酒疯的女人是六番队队长的妻子,也正是从昨晚开始就扰的他们都没觉睡,并

  且帮忙寻找到现在的失踪人口,大家还都以为蓝染杀了个回马枪把她给掳走了,没想到找了半天的人竟然会在十二番队的实验室里,虽然大家对她为何在此心中都有存疑,不过还是把人给抬回领朽木家。

  时间:事发三天后,地点:大议事厅,成员:十三番队个4席以上的席官,队长,副队长,隐秘机动的各个部门执事叛逃的,关监禁的,还有躺四番队的不算。

  “呵呵,山本总队长,此次事件的大致经过就是这样的啦,至于您刚才提的我为什么会怀疑蓝染队长的原因是因为,我第次见他的时候就不大喜欢他那样表里不的人,试想

  下,这个世上怎么可能有那么完美的男人嘛,在我看来活脱脱笑面虎只,如果不是脑子有问题那么他就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的了,刚开始我还以为他是为了钓女人呢,绝大多数女人都

  是爱吃这套的,当然像我这么聪明的女人是不算在内的,呵呵,而且这种事情嘛人之常情的,那就没必要多关注啦,所以我也就没放在心上,可是在朽木露琪亚的事情发生后,我发觉净灵廷

  里的人事变动的有点问题,尤其是四十六室所颁发的种种命令都让人很难接受,而且我申请见面会谈都不被允许,以往可不是那样的,这让我有了少许的危机意识,,所以就在四十六室的四周

  放了很多暗桩,小小声顺便在各个番队里也放了几个喽。”看着各个脸不满的队长后忙补充道:“这当然不是说怀疑各位队长,只是个小小的预防措施,由此我发现四十六室的成员竟然

  都没有从里面出来过,虽说要禁严,不过他们起码也要吃饭睡觉的嘛,可是那点动静也没,嘿嘿好奇心嘛人人都有的,所以我就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摸进去探了探虚实啦,那个结果可真的

  是让人大吃惊呢,本以为那群古董们准备当神仙了,没想到是被人给全秒了啊,不过这和我想的也差不了多少,反正是不会出现了的。之后便传来了蓝染队长的死讯,因为呢我恰好也拥有那

  样的催眠能力,所以在你们看来是个尸体而在我却能看到它的本相。然后我总结之前的种种就对这些事情有了大致的掌握,了解到了幕后的黑手是哪个人物,可当时我不知道他花了那么大的功

  夫究竟是为了什么,敢肯定的是不会为了单单杀掉小露就算的,所以啦,我就加派了隐秘机动的精英成员继续监视四十六室,直到行刑的日子到来。接下来的事情你们都了解了啊,没我的事了

  吧?”嘿嘿,删删减减,然后加减乘除下,总有个七八分了吧,搪塞你们也就是了。

  “那依你的意思是,你早就知道这切都是蓝染的阴谋了,为什么不早早的向我汇报?”山爷脸严肃的看着我道。

  “本来是打算要向您通报的,不过总队长那个时候根本就不愿接见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那我也没什么办法嘛。”哼,老头子这是你自找的,谁让你不愿见我的。

  “呃,那个我以为你是而且你也没说是这个事啊。”狡辩。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您不愿见我罢了,而且当时我也把不准蓝染是不是还有同伙,所以我呢为了保险起见就干脆自己动手了,虽然我知道爷爷您是最不可能的,您可是我们尸魂界唯的正义指标啊,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我想如果山本总队长站在我的立场上也会这么想的,是吗?”

  “没错没错。”切,你敢有啥意见啊。

  “那么大家还有什么意见吗?”环顾四周的人员。

  “对于你这件知情不报的事我们可以先放边,不过你是否可以告诉我们,为什么反膜奈何不了你,还有你毁了十二番队的研究室这件事请给我们个合理的解释。”角落里长相诡异的死神提到。

  “阁下是拿位?”

  “十二番队三席,兼技术开发局副局长九鬼仲。”诡异人脸骄傲的说道。

  靠,你不提还好,提我就上火,就为了在十二反对发了次酒疯被大白罚在家闭门思过了三天,如果今天不是爷爷让我做事件报告,我可能到现在都还被他关在家里出不了门呢。

  “呵呵,九鬼是吗,切,还真的什么人呆什么地呢,告诉你反膜对我没影响可能是我的体质问题,也可能是我运气好,人家可是刀枪不入的,至于你们那个什么十二番队啊,试验室毁

  了那是活该,你们队长现在还躺在四番队那就是他自己咎由自取,那个混蛋东西,竟然敢在我喝

  醉酒后,神智不清之际,在半路上将我掳到十二番队,要不是他的手术刀切不进我的身体,我想

  现在我已经被开膛破肚供你们技术开发局里做研究了,我只能说我在酒醉神智不清,而又在受惊过度之后的正常反应而已。”

  “就算如此,你也不该把当时所有人都波及进去啊。”哼,知道自己理亏,就想找别的受害者,卑鄙,翻你几个白眼。

  “各位,我在此严重申明:虽然当时大家都被受了伤。不过我也要说我其实也是无辜人士并且我还是个受害者,人嘛在特别害怕或者是受刺激后所爆发的潜能是无限的,尤其是在精神

  极度放松时,而且你们也知道涅队长那b的长相真的是非常的抱歉,当我迷迷糊糊醒来就看到呈现在眼前的是什么物体时,凭着本能当然是放声尖叫,而且当时涅队长还拿着手术刀企图割开

  我的喉管呢,我这么做,只能算是正当防卫。要知道我这个弱女子是在是没见过大场面你如果是弱女子那谁还是强女子啊,所以不小心呢,心绪失控而且,各位应该不会和我这个小小妇

  道人家般见识是吧!”微笑微笑。要知道十二番队的队长,可是除了蓝染我最不愿碰到的人啊,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之的信念,老涅没死就该烧高香了。

  “对啊,对啊,是涅茧利队长有错在先,至于我们,当然是没关系的。”

  “对的,对的,我们都觉得朽木夫人是正当防卫。”

  “哦呵呵,看来各位都不追究小琉璃的事了,那既然这样的话,大家就先回去吧。接下来的几天我会和内部人员商量如何调派人手,具体安排会在三天后同志大家。”

  “可是”

  “怎么,九鬼三席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有的话那我们也可以来算算我妻子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进了十二番队的实验室了,照理说她那是应该已经回家了的,我想个中缘由,九鬼三席可以给我们个合理的交代吧。”啊,大白你好棒啊。

  “没,没,没意见,您请。”九鬼仲脸点头哈腰的把我们给送出了门。

  “哈哈,白哉你好厉害啊,凭句话就能让那个液化怪的狗腿没有反驳的能力呢,人家好佩服你啊,而且我就知道嘛,虽然我做了不好的事,不过你都会原谅我的,人家就知道白哉你最值得信任了,对我最好了。”来回的扯着大白的袖口道,脸谄媚的笑着。

  “恩,是吗,我还以为你最推崇的是蓝染惣右介呢。”

  “那怎么可能呢,蓝染b怎么比得上你的万分之啊,你在我心目中那可是独无二的,真的真的,骗你的是小狗哦。”

  “好了,别乱比方了,回去了。”

  “啊,那,那个闭门思过”

  “鉴于你今天说的话,我觉得你似乎有加重刑罚的必要,所以别的我们就不用说了,回家继续。”

  “不要啦,我检讨,我忏悔啊。”用两只手揪着耳朵,可怜兮兮的看着大白。“人家已经知道错了,而且你也已经罚过了,那能不能就”

  “哦,你知道错了吗,那你倒说说你又犯了什么错。”那株烂白菜停下脚步,面无表情的看着我道。

  “呃,首先,不该在知道事件缘由后不和你商量的,夫妻本是体的,我不该隐瞒你的。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了,有什么事,我第时间通知你。其次,不该在你住四番队的时候带着孩子去喝酒,并且彻夜不归。最后,就是不该打伤别的死神,并毁了十二番队那些个实验室及其器材,可这不能怪我啊,我那是别掳去的,不是自愿进十二番队的。”切,我只认前个,后面的打死不认,老天啊,请原谅我,我没错。“原谅我吧,原谅我吧,原谅我吧”哼,不原谅我就烦死你。

  “看你晚上的表现。”随便扔下了这么句话后人就走了,害得我莫名其妙的在原地愣了好久,等到明白过来时,想追上去的时候,只能看到那风华纱在那飘啊飘,哼闷马蚤男,大色狼。

  第50章

  哼,大丈夫都可以能曲能伸的,我这个小女人为什么不可以啊,要我曲多少度都没问题啊。更何况对象是你朽木白哉呢,等着瞧好了。

  不过现在回家似乎是早了点,既然都出来了,干脆在外面遛遛也好啊,去哪呢?对了,先乱菊吧。虽然银子是没去虚圈,可他也是反叛的队长之,所以到现在还被关着,不准任何人探视,想也知道乱菊的心情肯定是不好了,嘿嘿,决定了目的地——十番队队舍。

  “嗝,呃,阡陌啊,你家大少爷在哪啊?”摇摇晃晃的拐进内室。

  “琉璃夫人,您又喝酒了吗,大少爷不是让您以后少喝酒的吗,您这样做会惹大少爷生气的,然后他又要罚您在家闭门思过了。再说喝酒对您的身体也不好啊。”阡陌边替我换衣服,边还不忘念叨我。

  “哎呀,我是喝酒了,你不知道啊,乱菊她好可怜哦,所以我就舍命陪女子了,可我没喝多哦就三杯,不会有事的啦。”连忙伸出三根手指比了比,确实是三杯哦,不过不是小酒杯,而是大海碗,而且她伤心难过,我做朋友的陪下也没错啊,再者也是为了晚上的大计壮胆。

  寻:原来还要喝酒壮胆的啊,我还以为你胆肥了呢。墨伊:你哪冒出来的啊,都有十几章没出来了吧,我还以为你去苏州卖咸鸭蛋了,哼,再说我胆肥不肥关你事,滚边去。寻:这还有天理啊,做女儿的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母亲大人的啊,我要去法院告你虐待长辈。墨伊:随便,尽早从我眼前消失吧。

  “您要找大少爷吗,他刚去后院的汤池了。”

  “汤池?哦,我呆会去,你去照顾小少爷他们,这我自己可以应付的。”这就是嫁给有钱人家的好处,家里都有自备的温泉汤呢,嘿嘿,诱夫计划现在开始。

  轻轻推开后院的木门,映入眼帘的就是满室的烟雾缭绕,拖着长长的浴衣找大白所处的方位,还没等我找到,就被他给捉住了,

  “琉璃,怎么是你。”

  顺势攀上制住我双肩的手,抬起头软软的问:“夫君大人,您要擦背吗?”

  “呃,‘夫君大人’怎么你今天又喝酒了。”

  “点点哦,跟乱菊起喝的,而且喝点有助于增加点情调啊,怎么夫君大人您不喜欢我给您擦背啊,那鸳鸯浴怎么样啊?”指尖在他光裸的胸膛上来回的移动,引得对方阵的轻颤,“夫君大人,您不说话,人家要这样揣摩您的意思啊,恩,那干脆,起进行好了,呵呵,鸳鸯浴啊,来吧!”然后脚滑,就抱对方起扑通掉进池子里。

  “咳咳,好难受啊。”趴在大白的胸口道。

  “笨蛋。”大白边叹气边拍我的后背帮我顺气。

  “啊,遭了啦。”

  “又怎么了。”

  “我没带换洗的衣服进来,这件又湿了,那呆会可怎么出去啊。”

  “当然是我抱你出去了。”

  “那,那要是被别人看到了多难为情啊,干脆你的衣服先让我披着,我去拿我的衣服。”

  “你不是要和我洗鸳鸯浴,还要给我擦背,怎么现在要走了,该不会是怕了吧,如果怕了,那你还是先回去好了,我还要再泡会。”

  “谁怕来着,本小姐天不怕地不怕的,还怕难为情啊,哼。”

  “小姐,你还是小姐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小姐你已经嫁人了,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怎么可能是小姐啊?”大白在旁凉凉的说道。

  “你,你这块烂木头,你,唔”

  “今夜还很漫长,我们不仅有鸳鸯浴,还有其他的节目呢‘小姐’,别错过啊”

  “白哉,你好像变坏了。”

  “不要咬那啊,很痒啊,不要啦,我投降”

  某人很没志气的窝在老公的怀里,直不肯抬头,想起刚才在汤池里的那无止尽的呻吟声,希望刚才没人听到,也没有人看到自己光着身子被抱回房间的,不然的话,啊啊啊啊这教自己怎么见人啊。

  “怎么了,睡不着吗,要是那样的话,我们可以继续啊。”头顶上传来沙哑却不失性感的嗓音。

  “不要,我很累。”忙抬头喊道,怎么可以再来呢,要是那样明天准保出不了门。

  “我还以为你要直低着头呢。”大白伸手把我垂下来的头发夹回耳后。

  我在他剩下淡淡痕迹的伤疤上轻轻的来回摸着,不得不承认,卯之花队长的医疗能力实在是太棒了。

  “唉,以后的事态可能会更严峻,现在应该可以算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吧,干这行的,没有保障啊,要是哪天不小心就要死人的。”放在我腰上的手紧了紧,让我更贴近他的身体,“放心啦,我才没那么简单就死的,人家可是脸的长寿相,福泽深厚的呢,而且我怎么可能赶在你之前死呢,那岂不是要便宜那些个虎视眈眈的女人了,我可不愿我的孩子们喊其他女人妈妈呢,再说我也答应过某人,要直的陪伴左右,不离不弃,为了这个誓言,所以我们都不能死,知道吗。我们还要看着孩子们娶妻生子,然后等我到我们白发苍苍的时候,坐在庭院里回首往昔,不过要是不那么幸运,那我们就起死,生则同襟,死则同|岤。”

  “好,生则同襟,死则同|岤。”

  烛光中的火花噼噼啪啪的作响,烛光下的两个人影幸福的相拥着。

  各番队队长副队长,兼各席官:由于净灵廷里出现三位队长反叛事件,导致忍受严重不足,特此发布调动通知,请名单上提到的各位死神到总会议室集合。

  由于三,五,九三个番队无队长,所以从十三番队中找能力突出者继任,请各番队队长,隐秘激动司令官朽木琉璃到第演武道场,另外请原二番队副队长四枫院曳玲,原五番队副队长志波樱舞,三席雏森桃,原十番队三席朽木青岚及原十三番队副队长志波海燕,到大会议室集合,完毕。

  大家都等在演武场上等待消息,那个老头子越来越会摸了,本来在在好好的,却硬要派什么地狱蝶来传什么消息,打扰我们家四口培养感情,人事调动啊,千万不要有我什么事啊,我讨厌麻烦的。在我们大家组组等待了个多时辰后,山本老头终于拄着他的那根拐杖进来了,

  “今天把大家都叫到这是为了为十三番队中队长逃叛事件做出决定,不过在此我们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现在人事的调动,也许应为时间的紧迫,可能会有些纰漏,不过,这只是暂时的,我们会有段时间的观察期,来判断各位接任后的表现,首先,原二番队副队长四枫院曳玲在担任本职之外,还要接任隐秘机动副司令官的职务,朽木琉璃任三番队队长之职,原十番队三席朽木青岚人三番队副队长之职,原十三番队副队长志波海燕接任九番队队长之职,原五番队副队长志波樱舞接五番队队队长之职,三席雏森桃晋副队长,其余皆无变动,不过这也不是最后的安排,如果在观察期内无法胜任的我们也会做出更适当的解决办法,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意见?”

  “有,我有意见。”高高举起上手喊到。为什么我要接三番队那个烂摊子的啊,抗议严重抗议。“看来大家都没意见了,那我们就进行下个讨论的话题。”很明显某人被彻底的无视了。

  “鉴于在事件发生的那几天,有些队员包括队长在内,做出了违反法制的问题,不过由于事态的严重,我可以在此不计前嫌,不过为了树立端正的形象,以免歪风邪气盛行,希望犯事的相关人员最好呆在净灵廷内,好好的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至于叛逃者前三番队队长市丸银的审判及他们的目的所在,我觉得交给隐秘机动处理最为妥当,希望朽木司令官能给我们个完美的结果,是吧,朽木司令官?”

  切,你刚才既然无视我,那我干嘛把你放在眼里,鄙视你,我彻底的鄙视你这只老狐狸。

  “看来朽木司令官可能已经在想如何争对市丸银的办法了,毕竟市丸银是你亲自抓的,而且这样做也可洗青你之前隐瞒事情的错误。那么四枫院小姐,就拜托你了,多多协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