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家的天踏絢也拿出来了,记得以前在现世的时候要你借我看看都不可以呢,怎么人家就可以啊,哼,重男轻女”拉丁美女斜了我眼,继续看戏不过小露和他似乎是太熟了吧,怎么看怎么觉得像情人间的吵嘴,噢呵呵呵恋次你危矣,

  “呐呐呐,师姐你再不过去救美小英雄可就要被我家大白给秒了啊!”

  “唉,那个臭小子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看来不出手不行了,你也不要看戏了”瞬步离开

  “知道知道”

  “白哉小弟啊,从小到大玩抓鬼游戏你可从没赢过我呢,怎么还要尝尝输给我的滋味啊”怎么说话和婆婆个德性啊,真不愧是师徒

  拦住向继续追的大白,

  “怎么今天这么巧啊,大家都聚到懺罪宫了,”

  走近岩鹫的身体看了看,

  “白哉,你下手也太重了吧,这样让人家怎么好意思去志波家了呢,大白:就是不想让你去”

  “山田花太郎君,你能否过来,先替他止了血再发呆呢”

  “呃,好,好的”咦,她是谁啊,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呢,看她在两位队长强大的灵压下还能镇定自若,甚至还拦住朽木队长并且能直呼他的名字,真的很不般啊,净灵廷里还有这么漂亮的女死神吗,我怎么不知道?

  睨了大白眼,转身看着浮竹道:

  “浮竹队长麻烦你将志波家的小少爷送去四番队吧,当然他的医药费朽木家力承担,请您在海燕副队长那多美言几句,虽然岩鹫不对在先,不过白哉出手还是太重了”

  “琉璃,呃不朽木,这件事我会处理的”

  “呵呵浮竹大哥还是和京乐大叔样叫我琉璃吧,那位小死神是四番队的,请也并带回去吧,今天的事情我们就当没发生过”朝着角落里早已等候待命的刑狱司该部门是纪律部的分支,专管重刑犯的成员道:

  “出来吧,把朽木露琪亚送回四深牢,以后没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靠近”

  “是,初云大人”

  “呵呵,好了,人犯没丢,虚惊场,大家都回去吧,白哉,我和小露还有些话要说,你们先回去吧”

  “恩”大白走人

  “那琉璃我们也先走了”

  “那个,初云大人,再见,再见”原来她就是朽木夫人啊,传奇人物,今天是终于见到庐山真面目了,美人,美人啊,花太郎内心戏

  “小露,你怕吗?”

  “怕,怎么不怕啊,可是怕有用吗,都已经成定局了,没办法了”

  “小露,不要伤心了,事情还早着呢,我不是告诉过你,你不会有事的”

  “可是”

  “好了好了,我给你吹曲吧,小露应该没听过我吹笛子吧,今天让你饱饱耳福”从袖中拿出寒玉笛,好久没吹了,笛声悠扬入耳,慢慢的磨平了小露刚才的不安情绪,没想到今天却要给她

  吹临别曲了,后天蓝染就会把她的行刑日提前的吧,暗暗在笛子里注入灵力,点点的加强,直到她进入深度的催眠,从乾坤袋中拿出特质的手套戴上,将手伸进她的体内,掏出崩玉,拿了另颗

  浦原给我的崩玉,植入小露的体内

  没办法,我要回学校了,先将就着吧!

  第45章

  此时进入瀞灵廷的6人中:石田岩鹫茶渡被捕至四番综合救护所监牢;织姬被十番救走;护夜逃脱并开始解特训;而帮助他们的花太郎被四番队队长关押

  护为击败大白在双殛之丘地底深|岤开始浦原开发的快速解特训与斩月交手,净灵廷里护廷监牢传来消息:吉良小桃恋次三人逃狱,小露的行刑日被提前,日番谷相信了蓝染所谓的阴谋决定到四十六室阻止双殛,双殛之丘恋次找到护修炼解决心救出小露,事情都照这蓝染的计划走了下来,直到行刑日的到来

  大白晚上都呆在他的书房里,我本想安慰他几句,不过最后还是放弃了,我说了那么多次了他也没听进去,我明天可有很多事情要做,得好好休息。临出门前他和绯真的遗像道别,真是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是对自己无法出手的无奈还是对绯真的愧疚,无解,不过旁的我还是忍不住在心里说道:“绯真你放心,我不会让小露出事的”

  “琉璃,你不和我起去吗?”

  “我?算了,我不去了,我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亲人死去,自己却又无能为力”

  “恩,那也好”

  “白哉”

  “恩,还有什么事?”

  “现在后悔还是来得及的,不要让沉重的责任把在压的太累,有时候适度的放开也是不错的,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有时候事情不能靠常规来衡量的,如果事情与规矩相悖,那规矩就可以先抛却,不是吗?切小心。”

  “好,我知道了,时间快到了,我走了,我会尽快回来的”看着人影越来越远后,回到房间,要阡陌给我准备好外出的衣服绣满墨菊的白和服。

  “夫人您今天真的有办法救露琪亚小姐吗?”

  “当然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夫人那您切都要小心,您千万别忘了,家里还有小少爷和小小姐呢”

  “安啦安啦,阡陌不要担心的啦,你家夫人我是什么人啊,怎么可能会出事,你只要安心在家里等就好了,对了,让管家做好菜等我们回来”乾坤袋?在脖子上,紫金镯,手腕上,低头整了整衣服,拢好头发,出发,目标双殛之丘

  双殛之丘上,小露要求放过旅祸被同意,山本队长宣布术士开始,,二,四,六,八番队出席了,除了恋次因挑战大白,战败未出场外紧要关头护赶到挡下双殛之矛并破坏刑台 成功救下小露并把小露扔给恋次,要求他带走小露,而 浮竹京乐两位队长趁势联手破坏双殛之气,气得山爷吹胡子瞪眼镜的

  行刑失败,护挡住追击恋次的副队长碎蜂欲拦截时与夜对峙;

  第三旧市街遗迹,当年的师徒三人拔刀相向;

  双殛之丘护激战白哉白哉承认失败并承诺收手等此为题外话了

  由于不想泄露了行踪只是在双殛之丘旁的树林里猫着,蓝染和银子都已经在双殛之丘等着东仙将小露和恋次带来,虽然恋次已经身受重伤了,不过他不畏蓝染施加的压力,拒绝放下小露的要求,被蓝染他们揍了个半死,啊恋次这个时候你最有男子气概

  空中传来了四番队副队长虎彻勇英的声音,她向所有死神和旅祸们讲解了蓝染惣右介的阴谋,然后护登场,不过下场和恋次样都被蓝染给秒了,并对大家讲出了做出这系列事情的目的,之后狗狗队长上场,还没怎么样就被蓝染以鬼道九十之黑棺弄得动弹不得,呵呵言灵弃毁啊,蓝染你确实很厉害啊,我再怎么样也只能到八十七,而你居然能到九十,深藏不露啊,看着蓝染从小露身上取崩玉时,小露那难受的模样,咬牙切齿,蓝染你这个死b,完全忘了,自己也曾那样从小露身上取过崩玉

  “既然东西已经到手了,那么朽木露琪亚小姐,你已经没用了,银,杀了她”

  “嗨,蓝染队长,射杀吧,神枪”

  “起舞吧,火凤”,红色的长鞭卷住刀身,阻止了刀的进攻,然后瞄也不瞄那个已经受伤的人眼。

  “哟,市丸队长那么有空啊,找我家的人切磋斩术啊,不过你也该挑选下对象嘛,个弱质芊芊,个受伤过重的,要是想打架,找我不就得了不过我都不知道市丸队长竟然和更木队长样是个好战狂呢。”特地将受伤过重这几个字眼咬的特别的重。

  不过还没等银子回话,蓝染就先开了口,“朽木夫人,怎么这么巧啊,在这都能遇上您,大家不都去堵截旅祸了吗?”想转移话题吗?

  “呵呵,蓝染队长您也在啊,抱歉刚才没看到您呢,不过您也真的是好兴致啊,诚您所言大家都去堵截旅祸了,那么你又为何出现在这呢?据我所知蓝染队长不是日前已被刺杀生亡了,怎么会现身于此恩?现在想想以前就有句老话非常适合您,‘祸害遗千年啊’,像蓝染队长您这样的大人物怎么可能那么早就被人给杀了呢,而且您也太狠了点吧,既然已经拿到东西,就该收手,干嘛要杀人灭口,好在本人早就在这了要不然就要当寡妇了,那要我们孤儿寡母的怎么活啊?”

  “这么说的话,朽木夫人早就呆在这的某处了。”

  “好说好说,和那个旅祸小子起到的,要不然也不会看到场绝佳的好戏啊,温文有礼的蓝染队长大变脸呢我就说嘛,哪有人会这么完美的啊,果真跟我想的样你是个十足十个伪君子。“

  “原来朽木夫人对鄙人是如此的了解呢,要不我们可以找个时间,约个地方好好交流交流。“说罢拔出斩魄刀朝我走来。

  “喂,蓝染队长该不会要用你那把镜花水月来催眠我吧,先说明哦,那对我疑点用也没呢,同样拥有催眠能力的人是不会被同行所迷的,而且我想现在的情形,您的英伟事迹恐怕已经是人尽皆知了,所以这杀人灭口之事就不必做了”

  “为什么?”

  “因为来不及了。”拿出隐秘机动的信号弹往空中抛,刹那间片片的黑衣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

  第46章

  落单的队长副队长也在适当的时候赶来,跟剧情是基本样,不过小桃没受伤就是了,夜和碎蜂制住蓝染,乱菊挟制是银子,海燕和修兵扣住了东仙,

  "哈哈,大家都来了。夜师姐你来的也太晚了点吧,哟,你家小蜜蜂被你搞定了,我想你们的叙旧定非常的精彩吧。"毫不理会二番队队长杀人的眼神,转头朝另位喊道:“哇,空鹤大姐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哈,琉璃小妹啊,这个可是净灵廷百年难得遇的次大反叛呢,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是哪有热闹往哪去的人,而且你都开口邀请我了,我要是我不来那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也是呢,看戏嘛,当然是人越多越好。不过就算大家都来了,也是于事无补,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人家走而已,对吗,蓝染队长?”

  “呵呵,说的不错,已经太迟了。”

  “碎蜂快退开。”空中裂开条巨大的裂缝,无数只大虚露出脑袋,趁着反膜将蓝染罩住的时候,拿出笛子注入灵力反向吹奏详见25章,让时间和空间都在此停顿,用散灵手铐铐住银子,夺过神枪,因为我实在是没办法在瞬间搞定这只狐狸脸,只能借助外力了,反正等大家回神时,银子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中了,“上衫彤,你先和纪律部的成员即刻将前三番队队长市丸银押往懺罪宫,等候发落。”

  “是。”上衫可是我们部里瞬步最好的位了,所以由她押银子也放心呢,当初看死神的时候就很喜欢银乱配呢,不想让他们分开啊。

  “蓝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难道你堕落了吗?”浮竹悲愤的对着半空中的蓝染吼道。

  “因为权力,野心啊,因为他无法忍受和群人平起平坐,他不甘屈居人下,他想要站在高处俯视底下的切,他想当王者,霸主,是不是呢蓝染队长?”

  “琉璃大人!”“琉璃!”现场的众死神皆脸恐慌的看着我,啊为什么我会被降下的反膜罩住呢?知道反膜厉害的死神们都无奈的看着我,而不知道的犹如沁儿,小露,曳玲她们都想冲过来拉我,被爷爷制止,只能不甘的看我不断的升空,别过脸不去看大白绝望的眼神,只是瞪着蓝染,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虽然我的副队长不能和我起离开,但是能换来朽木夫人也很不错呢,其实我本人是非常欣赏朽木夫人的,来是因为你非常的了解我呢,甚至对我的野心都能了如指掌,为什么我没有早点遇上你呢,如果早点遇上也许我们会是很好的对搭档,这也是我唯羡慕朽木队长的地方了,毕竟要在这个世间找个了解自己的人实在是太少了,而且还是个漂亮的女人,不过现在也不晚呢,而另方面,当然是因为朽木夫人你的特殊体质,我已经观察了你好久了,不管是任何外力撞击都能使你毫发无伤,如果你能配合我的研究,我想我们会成为最强,而且我不会忘了和琉璃你起分享这个世界呢?”贱人,谁要和你起啊,再笑就把你的脸给戳烂。

  “唉,蓝染队长,我家丈夫就在下面,你竟然敢公然虏人,真是不知道该说您太自信了呢还是您的脸皮太厚。有些事情都是早以注定的,并不是所有的东西你想要,它就会是你的,不管是人还是物。我自认我还是没那么大的魅力的,而且就现在的心情而严,我对您所谓的那个位置点兴趣都没有,我没您那么大的野心,我想要的其实很简单,家人幸福安康就够了,平淡是福,平凡是真,蓝染队长送您句话,高处不胜寒啊,你看下面的人了没,他们以前可是和你共患难的战友,共欢笑的伙伴,你舍得放弃吗?等你真的达到那个顶端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内心的空虚,周遭只有你个人啊,再也找不到可以倾诉的对象,有的只是匍匐在你脚下的奴隶。如果那是你想要的生活,那么我无话可说。谢谢你让我和你站在同个高度俯视切,不过我志不在此,既然你能如此推崇我的能力,那么我也不介意让你能多了解下呢,毕竟再见无期啊。”话闭,狠命朝反膜冲去,咦,为什么会没阻力的啊,我还以为很难弄破它的啊,不过转即又想到,我的护身符可是人家太上老君的乾坤袋啊,水里来火里去的,哪去不了,小瞧了。可为什么会离地面这么远的啊?我虽然没控告症,可这实在是太高了啊,赶紧闭上眼睛装晕吧,救命啊,我可不要跌成狗吃屎的模样啊,好丢人的说

  “砰砰”,“喀嚓”,安全落地了,赶紧睁开眼,为什么大家都这么震惊的看着我啊,人家只不过是从反膜中回来罢了,不过虽然我已经用全身的灵力来减缓我冲下的劲,可是距离实在是太远了啊,掉下来的时候应该会痛的,怎么会不痛呢,难道又有人肉垫子了啊,向下望去,呃,俺家大白,爷爷,京乐大叔,浮竹大哥,不会吧,都来给我当垫子啊,喔喔喔,我人缘好啊。

  “呵呵,琉璃小姐每次都会给我带来不样的惊喜呢,连反膜都困不住你。看来今天是不可能带走你了,琉璃小姐,也许将来这就是我的命运,不过我不会后悔的,那么再见了净灵廷的众死神们,在不久的将来,我会站在高处看着你们的,再见了朽木夫人希望你不会后悔,再见了诸位死神,从此以后由我立于顶端。”众死神震惊。

  “当然,我对自己的决定从不后悔。”快走快走,你成为三界之王的愿望是永远都不会实现的,谁让老天把我送到这了,那么我就是你的恶梦。

  好戏没了,因为主角走了,那剩下的算虾米啊?其实呢,蓝染也不算主角嘛,充其量也不过就是整件阴谋的主导者罢了,他呢走得是挺轻松的,挥挥衣袖不带走片云彩,可偶类,偶要怎么办啊,那群虎视眈眈的死神们,尤其是那个光秃秃的头上挂几条狰狞刀疤的老头子,呜,偶不要啊,人家刚受了惊吓的,还没缓过来呢,你们不要再靠近了啊,下意识的抱了抱那个接受我下坠冲击后而伤上加伤的人,总感觉可能他受银子的那刀的伤会比现在的伤还要轻点。

  “小琉璃啊,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爷爷我说呢?”老狐狸当我是小孩子啊。

  “没有。”斩钉截铁的回答。

  “是吗,那么我以十三番队总队长的身份要求隐秘机动代理总司令朽木琉璃给我个满意的工作报告。”

  “那样啊,那山本总队长阁下,你老了记性不好了吗?我记得几天前好像已经向您请过假了,归期不定,要等报告啊,等我心情好了再说。”

  “哦,这样啊,鉴于四十六已被全灭,而我们十三番队人员匮乏,因此净灵廷里所有放假成员皆回自己岗位,鉴于朽木琉璃在代理隐秘机动总司令期间工作表现突出,所以我在此宣布朽木琉璃今天正式接任隐秘机动总司令职,全权处理此次蓝染反叛事件,那么请朽木总司令务必在明天之前给我份完整的报告书。”

  “你,老头子你假公济私。”

  “哦,有意见啊,我呢正在考虑接替反叛队长的人选,既然小琉璃你那么有精神,我看你就先给我管理个番队好了。”威胁,这绝对是威胁。

  “呵呵,人家怎么会有什么意见呢,其实刚才看爷爷您不顾老迈的身体且甘冒闪到老腰危险飞身给我当垫子后,我就已经是感动的无以复加了。您放心我保证会对此事件的发生,发展,做出完美的报告,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所以那些个什么虚名我想不要也罢,其实偶很忙的。你看要照顾受重伤的丈夫,家里大堆的事情,还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实在是没办法担此重任啊,您另请高明吧。”

  “喔呵呵呵呵,是这样吗,我觉得你好像直在玩忽职守啊,不过既然小琉璃你不愿意,那我们稍候再议。没有受伤的队长副队长跟我回去议会,四番队成员留守,照顾伤员。”

  “啊,管家大叔啊,对。就是你,做为山本总队长的忠实副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