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大白的烂桃花在泛滥,而我就当了那个炮灰,狠狠的瞪了六番队那个正脸无辜表情的男人,哼,没事干嘛招那么多人喜欢啊,都是因为你,才让我被人家这般的奚落,晚上回家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我,我,没那么说,像朽木队长那样天神般人物当然要更好的人来相伴,不过那个人肯定不是你这种贱人。”

  阵“啪啪啪”的声音完毕,瞬间,那位姓千夜的女人就被人甩了顿锅贴,整张脸肿的都可以和猪头媲美了,众人震惊,继而发笑,而罪魁祸首依然在原地边缠着她的发尾,边呵呵的笑。

  “千夜小姐难道不知道祸从口出这句话吗,以后说话要仔细斟酌下比较好,免得不小心,就像现在这样变成猪头,那多碍形象啊,啧啧啧啧,真是可惜了,本来就长的不怎么样,现在更是没人要了,就算你没变成猪头,朽木白哉也不会看得上你啊,你看看你自己,你身上有什么值得他看上的,身材吗?可是你看看乱菊小姐,那可是男人心目中的女神呢,性感优雅,而你,什么也不是,要温柔你比不得卯之花队长,要贤惠大方,你比不上樱舞,能干比不得碎蜂队长,可爱比不上8600,就我家的两个妹妹你都比不上呢,想想你还有什么呢,脸袋吗?连我这个狐狸精的十分之都比不上呢,虽然我也没有她们那样的优点,起码我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诋毁他人的形象,不知千夜小姐是哪只眼睛看到我去以色恃人,我又是怎样的去勾引朽木白哉的,难道你在六番队装了监视器,还是就自己躲在暗处听墙角的。不知道就不要胡说,我确实是和传言说的不同,但是你难道不知道有些事是以讹传讹的,传闻都是不做数的,听听就好,就当是他人娱乐自己就好,千万别当真,还有这个什么烂比试我根本就没打算参加,而且你不是我的对手,我不想杀人,少陪了。”说着我就信步走出了赛场。

  “破裂吧,飞花。贱人,你拿命来。”股寒气从身后传来。

  好险啊,要是我的瞬步在慢点的话,那把刀就要亲吻我的后背,还好闪得快,只是划破了只袖子,看了看划破的衣服口子,微微的皱了皱眉,使劲把整只袖子扯了下来,露出了整个手臂,还好没碰到皮肤,没想到她的那把刀的名字那么好听,可能力确是这么的刁钻,竟然有腐蚀作用,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已经腐蚀的差不多的袖子,好险,如果不及时扯掉它,也许,好恶毒的武器,好恶毒的女人,招招的紧逼,招招的退却,居然招招都往我的脸来招呼,看来现在唯的办法就是离她远点,看姿势那个女人应该擅长的是近身战了,既然是她先下杀手的,那就别怪我了,伸出右臂“苏醒吧我的神鸟,用你纯净的灵魂起舞吧,火凤”,倏的,场上陡然被股强大的灵压包围,有些死神根本就无法承受,纷纷跪坐在地上,这可是我第次这么直接的放出灵力,虽不敢说是最强的,不过排个前五应该是可以的吧,方面是对这个死女人的厌恶,也为了杀鸡敬猴,要别的女人小心点,别以为本小姐好欺负,另方面也是让蓝染他们有定的忌惮,少来招惹我,本小姐也不是好惹的主,全身被层青色薄雾包裹,就像穿了件护身铠甲,扎头发的发带已经被震断了,头青丝随风飞扬,右手执条三米长泛红光的鞭子,好在我的斩魄刀能根据具体情况调整盾牌的形状。眼前的女人能站的住脚也算是有点本事了,不然也不会成为五番队的五席了,而且依她嚣张的样子,看来背后肯定是有人挑唆的,不然就算她对我有多大的不满,也不会就这样的公然挑衅了,至于那个人是谁,我心知肚明了,不就是那个喜欢用镜花水月催眠别人的死b嘛。直接把鞭子甩了过去,“乓“那把刀就被我鞭给甩断了,那个女的顿时就像疯狗般朝我扑过来,“贱人,去死吧。”鞭子分为五,其中两条制住她的双手,让她不能动弹,其余的三条就毫不客气的开始在她身上留下到此游的痕迹。

  “啪啪啪啪”

  “死狐狸精,你有本事就放了我,我们单打独斗。”“贱人,我诅咒你,没有久,你就会被朽木队长休弃,我看你还嚣张。”“贱人。”“贱人。”直到喊不出声音了,我才把她给放下来,收回鸾凤,瞄了瞄那皮开肉绽的身体,胃里阵的翻滚,微微的叹了口气,从来都是这样的,女人你何苦为难女人啊,如果我不动手,那么倒在地上的人就是我了,“我从来都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别人敬我尺,我还他丈,要是他损我句,那么我将以十倍,百倍,万倍的回给他,明明就提醒过你了,要注意自己的口德,怎么你就不懂得自律呢,有此可以看出不多吃吃苦头,你根本就不知悔改,从开始你就骂了我两句两句以色恃人,四句狐狸精,七句贱人,共十三句,我句还你十鞭,不多不少共百三十鞭,长长记性。”

  “我宣布,这场比试朽木选手胜出。”裁判战战兢兢的说出了比试结果就跑了。

  “蓝染队长,非常不好意思呢,琉璃越俎代庖替您教训了你的队员,虽然打狗还需要看在主人的面子不过,这样做也是为了蓝染队长您的面子着想,谁都知道蓝染队长对下属是出了名温柔,从不会过分责备犯错的下属,所以就养成了这么些妄自尊大,无法无天的下属,就算琉璃没有任何席位,不过我好歹还是朽木家的家主,六番队队长的夫人,再怎么样也轮不到她个小小的五席辅佐来指责我的不是吧,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些都是队长您授意她这么做的呢,好在我们都清楚蓝染队长您的人品,不然要是因为这么个小小的污点,让您的光辉灿烂的形象受到损害,那样可就遭了,所以琉璃就替您小小的教训了您的队员,清您见谅众人:那样叫小小的教训,那什么是大大的教训呢,以后打死都不要得罪女人,尤其是这个叫朽木琉璃的女人!”微微的福了福身,明里称赞,暗里的把那个b损了吧,让你有苦自己吞。

  “朽木夫人您说笑了,是我管教下属无能,才使您遭受如此不必要的麻烦,而且我还要感谢您替我教训了这个以下犯上的人,请容我在此向您表达我最诚挚的歉意及谢意。”说着站起身,向着场上的我深深的鞠了个躬。

  “呵呵,您太见外了。”毫不客气的接受。走到千夜芳纹的身边,用不大却可以使全场的人都能听到的音量说道:“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小气的动物,她们有很多东西都不愿与人分享,她们为了捍卫自己的主权往往会拼尽所有,以后请注意点,不要去肖想属于别人的男人,告诉你,朽木白哉他是我的男人,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不会放手的,所以你或者你们都没戏。”全场的人都被我的豪言壮语给惊呆了,慢慢的往回走,嘿嘿今天干了场非常棒的战役,捍卫自己的爱情,我才不管这丢不丢人呢,我的东西谁都不可以抢,看着这个平时在人前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张开双臂慢慢朝我走过来,呵呵,伸出手想要抓住他,可为什么这个天地都在旋转,人越来越重,连抬脚的力气都没了,眼前漆黑片,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要流爪哦,嘿嘿!你会万福的!

  第36章

  慢慢的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我怎么会回朽木家了,不是还在比试的吗?算了,反正就没想要再继续下去了,肚子饿死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段时间就是吃不够,先去厨房找找吃食好了,还没等我掀开被子就被进门的大白给拦住了:

  “琉璃,你现在还不能乱动,先躺着吧!”

  “为什么,我不能乱动啊,难道我得了什么病吗?可是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啊,能吃能睡的,而且比以前吃得更多了呢,这这也算病吗?”不对,如果我得病了,那大白还反常态笑眯眯的看着我干嘛,难道他很想我得病吗?

  “傻丫头,不要用你的小脑袋胡思乱想,这不是病,是喜。”说着轻轻将我搂在怀中,还把手放到我的小腹上来回的抚摸,“这里已经有了个小生命,是属于我和你的孩子。”

  “孩子?”

  “对啊,我和你要当父母了,开心吗?”原来突然的胃口大开是因为肚子里还有另张嘴啊,开心?我虽然说是想要孩子,可也是想等切都解决的才要的啊,人家还没过完二人世界呢,暗暗的瞅了瞅这个高兴到不知哪里去的男人,好在蓝染他应该没这么快就反吧,毕竟小露还没去现世呢,就让这个孩子为朽木家增加点欢快的气氛好了。

  “恩,既然没病,那我可以起来了吧?”

  “不行。”

  “为什么?”

  “你今天的动作量太大了,加上情绪起伏,造成胎位有点不稳,所以刚才卯之花队长叮嘱你这几天最好都躺在床上,这样比较安全。”那张脸又板回原样了。

  “这可不是我的错,我可没说要参加的,你要找茬子去找那些推荐我去参加的人好了,对了好有那个女人,明明是你惹的烂桃花嘛,却要我来承受,我这是正当防卫,你都不知道她的那把刀有多吓人,要是被沾下,都会被腐蚀掉的,而且她招招都往我的脸攻击,我要是不跑快点,那我可就完了,你差点点就要见不到我了,我是受害人,我要申诉,我要抗议。”

  “申诉被驳回,抗议无效,这几天你给我好好的呆在床上。”你说呆就呆啊,你前脚刚走我后脚也溜,谁怕谁啊。

  “对了,这几天我就不去六番队了,你都怀孕了,我也该好好的陪你,不然冷落了妻子可就不好了。”差点就忘了你和老头样都是天字号第大老。

  “我肚子饿了,难道你想饿着你的孩子吗?”

  “我已经吩咐下面去做了,等会饭和汤药会起送过来的,不会饿着你的,我现在就要他们给送过来。”说完后就出去了,走的时候还不忘摸摸我的肚子,原来有了孩子就忘了妻子了,鄙视你。

  明明说是几天来着,没想到这躺就躺了半个月,期间发生了很多我知道的,不知道的事,知道的是因为虚群袭击流魂街,所以熟悉的那些人差不多都出动了,只有婆婆来看看我,不知道的就是那个叫千夜芳纹的死神在我们打斗的当晚就死了,传言是因为身体已经无法再战斗而自杀的,至于为什么无法战斗的原因,嘿嘿,其实就是我在鞭打她的时候,很不小心的在她的琵琶骨上稍稍用了点力,导致琵琶骨碎裂而已,我只是想要她不要在害人罢了,想想也对啦,这么个狠毒的女人留着也是个祸害,敌人少个也是好事,而四十六室的那群老家伙也没找我麻烦,谁让那里面的人都是四大贵族家的人,就朽木家就占了十多个了,何况我还怀着他们朽木家未来的继承人呢,谁敢拿我怎么样,那个倒霉的胖男人,也因为侮辱贵族而被关了禁闭,其实这些不过就是上层人士互相包庇罢了。

  你们能想象得到吗,个人如果什么都不做,就是吃了睡,睡了吃,那他的结果就只有个——肥死,更何况是每天要消化大堆的补品和多食物的孕妇呢,他们分明是把我当猪喂了,也许猪都没吃那么多,记得刚才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脸明显圆了,而且腰围也有变宽的趋势,再加上这些刚做好的宽和服,就更显胖了凑到大白那边问他我有没有变胖了,没想到他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后给了个结论是和以前样,没变化,这分明是睁眼说瞎话嘛。

  本来是不愿出来的,都丑成那样了,能见人吗,可是大白说我如果不走动走动对身体不好,所以就硬着头皮出来,这不就遇上了正巧执行任务回来的小白,岚岚和乱菊,忙上前去打招呼,没想到,乱菊第句话就是:“琉璃,才半个月没见,你怎么胖了这么多啊!”

  “有那么明显吗?”忙用眼神去示意小白和岚岚,没想到他们也致认同,幽怨的眼神朝大白直射过去,大白冷冷的瞪了他们眼,然后转向我,用很肯定的语气安抚道:“我觉得没怎么变,而且脸圆点也好,这样更精神,而且怀孕了胖点也是应该的,等生完孩子就会好的。”乱菊他们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忙说:“对嘛,其实就只胖了那么点,身材点都没走样,而且比以前更漂亮了,就算你是孕妇也是最漂亮的孕妇呢,不用担心的,队长你们说是不是啊?”另外两人纷纷点头赞同,不点头行吗,惹恼了朽木队长还好说,要是惹恼了朽木夫人才可怕呢,以这个女人的狠劲,拆了净灵廷都有可能呢。

  “嘿嘿,那就好。”

  “要是没事了,那我们就先走了,不打扰了。”说完三人瞬步闪了。

  “那白哉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恩。”孕妇的性格还真的是变幻无常,还好听了婆婆的话,切都由着她的性子来。

  本想着可以快点解脱了,没想到接下来的日子更难熬,不但每天要在大白的监视下喝那些难闻到极点的补品,而且还要应付那时不时就会要人命的孕吐,别人怀孕吃得好睡的好,可为什么我却是吃什么,吐什么的,弄的朽木家和山本家都跟着提心吊胆的,足足折腾了三个多月,这些症状才消失,而我也能稍微的解放下,值得高兴的就是除了肚子是只大不小之外,之前的的圆脸也变回了原样,而且连手脚的水肿也没了,终于可以坚信人生都是先哭后甜的。孩子啊,你可知道你妈我为了你付出了多少啊,我也不求你报答,只求你在以后的日子少给我添麻烦就好。寻:不就是几天的禁足嘛,说得好像是什么大不了的呢,而且会惹麻烦的那个好像是你才对,我因该替你的孩子好好祈祷呢,希望你少惹点祸才好。墨伊:你给我滚,我难道是那种人吗?寻:本来就是嘛。

  由于出现突发状况,晚了天才更新抱歉啦,嘿嘿,孩子孩子啊,愿大家都能心想事成,人人万福!

  第37章

  番队队长办公室里,位少妇指着十三番队的总队长的鼻子在发飙,虽然她是个正在生气的大肚婆,而这泼妇骂街的样子却点也无损她原本的美丽,甚至是因为生气的关系,使得原本白皙的双颊更显娇艳,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咱的女主我啦,试想在十三番队里敢跟山爷叫板的人迄今为止就只有我个,当然婆婆也算,不过她是在家里发飙的。

  都说孕妇是忌情绪波动的,不过这归根究底都是因为他的所,谁让他在我没同意的情况下,就擅自决定把调去我去隐秘机动去了,要知道隐秘机动,那可不是个好差事啊,要不是我闲着无聊,偷溜到十三番队中闲逛也不会无意中听到他们的闲聊了

  “听说了吗?我们隐秘机动要来新长官了,掌管情报部和纪律部,而且还是个大美女呢!”队员甲。

  “什么,真的吗,不可能吧,你哪来的消息啊?”队员乙。

  “还不是那个常和我们起去喝酒的那个番队的藤木透露的,你可知道我为了这个消息还被他坑了顿酒钱呢,我可怜的腰包啊!”甲。

  “好了别心疼你的腰包啦,快告诉我那个女的是谁啊?你都不知道我们隐秘机动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女孩子加入了。”乙。

  “恩,那个女的你也知道了,来头很不小。”甲。

  “别吊我胃口了,快说。”乙。

  “心急什么啊,那个女人,我们是只能看看,不能接近的。”甲。

  “为什么,难道她带刺吗?”乙。

  “确实是可以怎么说,你还记得几个月前的那场大比试吗?”甲。

  “当然了,尤其是那场朽木队长的夫人和五番队的第五席辅佐的比试,到现在都让我记忆犹新呢,没想到那个女人脸袋长得那么漂亮,实力也不容小觑,她的对手可是第五席官,可却连她的身都进不了,而且她把人打到皮开肉绽后还可以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笑眯眯的和蓝染队长说话,而且她的灵压绝对不输任何位队长,实在是位厉害的人物呢!不过你问这个干什么?”乙。

  “因为那个新长官就是你刚才说的厉害的女人,朽木队长的夫人山本总队长的孙女。”甲。

  “不会吧,不是听说朽木夫人怀孕了吗,朽木队长怎么会同意呢?”乙。

  “谁知道,不过这都是上层的意思,我们能说什么,而且她来的只是情报部和纪律部,都是些文职,不会有什么的吧,我们这些小兵卒能说什么,上层命令是切的宗旨”甲。

  “说得也是,走喝酒去”

  就是因为听了以上内容,所以就跑到番队讨说法了。

  “老头子,说,你到底有什么阴谋,为什么要我去隐秘机动部队啊?”拍桌子直视他。

  “哟,原来小琉璃知道了啊,我本来想过几天跟你说的,其实你也知道嘛,我们净灵廷现在的状况,调派的人员有限,所以只好找你了,其实这也是朽木家长老们的意思,毕竟你现在是他们的家主夫人,只是个没有席位的小小死神是不行的,呵呵,你也知道的嘛,体谅下你爷爷我”

  “体谅你,那谁来体谅我啊,老头子你难道不知道我现在是个孕妇嘛,怎么可以劳累呢,要是不小心让孩子出问题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