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坐起来,可就在这时,病房的门突然“咯吱——”声响。

  “祀沂太?”我讶然于他的到来,更不想见到他。

  “你醒了?”祀沂太出乎意料的冷静,他走至我床边,把手中的束花塞进花瓶里。

  我别过头不去理他。

  “想吃什么?我去买。”

  我把扯过被子把整张脸埋了进去。

  还装什么装,以为对我好点我就能原谅他了吗?哼,他也太自以为是了。

  “你!”终于忍无可忍,祀沂太哀怨的低吼了声,之后我便听到他的脚步声伴随着关门的声音消失不见了。

  露出本性了吧。我嗤笑道。

  掀开被子望着空无人的屋子,我又忍不住嘲笑自己。

  没想到我柒美美做人这么失败,生病了也没人来看我,除了祀沂太,他不过也只是在同情我,可怜我。

  病房里,浓重的药水味熏得我喘不过气来,突然想起,在我晕倒之前发生的那幕。

  南宫炎他怎么样了心又在痛,种可怕的预感惊醒了我。

  他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想到这,我立即拔掉手上的针管,冲出了病房。

  南宫炎,你不可以出事,绝对不可以!

  头还是浑浑噩噩,浑身上下像走在浮云上,我太担心他了,我只不过轻轻推了他下,他就倒下了了,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是胆小鬼四

  找到急救室,刚好看到个护士,我急忙上前抓住她衣袖,急切的问道:“南宫炎在几号急救室?”

  “二号。”护士指了指就在我对面的那扇门,就走了。

  “谢谢。”颗心又提了起来,南宫炎在急救室,那情况定很糟,他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要不然我死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柒美美!”后头的衣领紧,我条件反射的转过头。

  怎么又是他?他不是已经走了吗?

  见我直盯着他,祀沂太终于爆发了,冲着我就大声吼叫:“你乱跑什么啊,我不过是帮你买点吃的,你就这样走了吗?你究竟有多恨我?”

  恨?他还不值得。

  我用怨毒的目光冷扫了他眼,肚子却在这个时候不适时的响了起来。

  脸顿时通红,我赶紧背过身,朝前走了几步。

  早不叫晚不叫偏偏在这个时候叫,祀沂太定在心里笑死我了。

  “拿去。”祀沂太绕到我前面,丝毫没有顾及我的窘样,也没有我所想的嘲笑我,直接把手里的东西塞到我怀里。

  冷笑,冷笑。

  “啪——”怀中的那煲粥随着这声响,重重被我摔在冰冷的地面,盖子开了,里面的粥全都撒了出来,还冒着腾腾暖气。

  我宁愿饿死,也不会接受他的施舍。可怜我是吧,同情我是吧,那我就要把你的同情心全部踩在脚下!

  “你走吧。”我从容不迫地说道。

  祀沂太愣愣的盯着地上的粥,眼里的痛苦,不甘,失望,绝望通通进入我眼里。

  眼泪最终还是流了下来,我扬起手狠狠甩了他巴掌:“叫你走你没听见吗?”

  祀沂太直没有看我,眼神渐渐变得迷离,空洞无神,半晌,他张了张嘴:“我第次熬粥。”

  心好像被谁狠狠揪了把,我闭上眼睛,不敢再去看他的表情:“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滚出我视线,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我是胆小鬼五

  “好。”祀沂太仍低着头,额前的碎发遮挡住他此刻的表情,勉强扯着嘴皮,声音悲凉:“如果这是你想要的结局,我会尊重你的决定。”话落,他背过身,留给我个凄凉的背影,消失在我视线。

  他走了。

  也许是真的走了,不会再回来了。

  没有过多的解释,只告诉我:尊重我的决定。

  “咯吱——”就在这时,急救室门打开了,几位医生满脸冷汗的急匆匆出来,我急忙上前步,拦住其中位:“请问里面的病人情况怎么样了?”

  拿下口罩,医生重重地叹了口气,头摇了再摇,摇了再摇。

  眼泪浸湿我眼眶,我无助的望着急救室那扇门,恐惧感犹如两年前,只不过我预感里面的人这回会完全消失掉

  医生拍了拍我的肩,留下句话:“虽然目前没有生命危险,不过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

  脑袋“轰隆——”声炸响,我只感觉眼前模糊片黑暗,脚站不稳,踉踉跄跄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

  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

  医生的话是什么意思?是在暗示什么?他难道跟我样吗

  南宫炎被推出急救室,我摇晃着身子紧跟着车轮的脚步,眼泪个劲的往下掉。

  难道我真是扫把星,身边的人个接个都从我的世界消失,先是妈妈,后是瑾枫,现在连南宫炎也要离开我了吗我不甘心,为什么上天就没有要我的命,就让我生不如死的活着,看着身边个个离开,让我受尽折磨,受尽心痛的滋味

  我受够了,我真受够了!

  我是胆小鬼六

  南宫炎被送去普通病房,不是重症监护室。

  坐在他床边,望着他那张微皱眉头的脸,我心阵抽痛。他连在梦里都如此痛苦,他定很难受很难受

  “嘀嘀嘀——”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响,我帮南宫炎盖好被子,这才掏出来看。

  ——美美,你现在在哪?我是奈千冀,我和希蓝都很担心你。

  奈千冀,希蓝?现在我也只有他们俩朋友了,所有人都离开我了,这个世界,还剩下多少

  犹豫着该说什么,最终也没打算把我的行踪告诉他,我简单的回了条:

  ——你们不用担心我,过些天我会回学校。

  记忆。回忆。

  无论苦涩,无论甘醇,无论欣愉,无论哀伤。它是柱檀香。漫不经心地点燃,无声无息地燃捎。那袅娜飘渺随风曼舞的是如梦如幻的确青烟,也是渐渐远去的逝水年华香尽,烟消,灰飞灭,梦魂香。

  残碎的片段回忆,我想我是忘不掉的。

  老婆婆送给我的黑色曼陀罗项链,花语是:不可预知的死亡与爱。

  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我懂了,也预知到了。

  “美美”耳旁忽然响起个熟悉的声音,天籁般,我无法忘掉的。

  我僵住了,眼底里阵滚热,南宫炎拿掉氧气罩,吃力的想起身。

  “快躺下。”我急忙按住他的肩,被我按回床上:“好好躺着。”

  他抓住我的手,艰难的说道:“我想出院,我已经没事了”

  四目相对,我突然有好多话想对他说,有好多问题想要问他。关于切,我都想知道。

  怕是,我已经陷入了。

  我是胆小鬼七

  “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我?”

  反应过来,我这才尴尬收回视线,闪烁其词:“我”

  其实有好多话好多话想对他说,可是望着他那琥珀色的眼睛折射出来的流光溢彩,我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有话就说吧。”南宫炎竟知道我心思。

  垂下眼睑,我轻叹了口气:“算了,你好好休息。”说着便想抽回自己的手,没想到他抓的更紧,更用力。

  我瞪大眼睛,拒绝道:“不要这样,你弄疼我了。”

  “美美。”他忽然柔声叫我名字,我手俨然抖,心也莫名的滋痛。

  “好想永远都能够这样。”他脉脉的凝视着我,脸白的没有丝血色,就像朵见不到阳光的花儿,叶片和花瓣儿都褪尽了颜色。

  我下意识躲闪开,他却仍不放过我:“我不想放开。最好永远。”

  爱上南宫炎,是因为瑾枫吗?所以当看到他有双跟瑾枫样的琥珀色眼睛,我都忍不住多看几眼,即使只是瞬间的躲闪,也会那么依依不舍

  “算了。”手心阵透凉,南宫炎叹了口气松开了我。

  我是不是在失望?

  “我想吃苹果。”他淡淡开口。

  “啊?”对于他突如其来的态度改变我时没反应过来。

  “我想吃苹果。”他再次强调了遍。

  “好,我帮你去买。”我安心的笑了笑,至少他还能吃得下东西。

  南宫炎,炎其实我想告诉你,我爱上你了。可我不知道如何开口,我是怕你会拒绝?不是。我只是害怕自己旦说出口,会更加害怕你的消失,怎么办,我现在脑子好乱,我在做胆小鬼

  其实我还想问你,你有没有喜欢过我,有没有在意过我,至少给我点点因为我不敢奢求太多,我害怕我会更加害怕你的消失,看吧,我又再做胆小鬼

  我是胆小鬼八

  出了医院,奈千冀打了电话给我。

  “奈千冀?”

  电话那头没有出声,我只听到微弱的呼吸声。

  “在吗?”依旧无声。

  “不说话我挂了!”我微怒的准备挂电话。

  “等等!”奈千冀这才发出声音,我哭笑不得。

  “有事吗?”

  电话里沉默了几秒钟,再次传来奈千冀的声音:“美美,我们见个面好吗?我有话对你说。”

  他的声音不同以往,带点忧伤,无奈,愧疚,我想如果他现在站在我面前,头定又低到地面上了。奈千冀,有时候令人无奈啊

  不过见面我又犹豫起来,南宫炎还等着我,我怎么能丢下他不管呢

  想了想,我道:“有事在电话里说吧。”

  “不行!”奈千冀口拒绝,声音渐渐急迫起来:“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我想当面告诉你。”

  我柔声再次拒绝:“奈千冀,有事明天再说行吗?我现在走不开。”

  “可是”

  “明天再说吧,我还有事,先挂了。”

  “美美,我”

  未等他说完,我挂线了。

  南宫炎还等着我的苹果,如果不早点回去,他会不会心又阵揪痛,我总感觉会失去什么

  ———————————————————————————————————————————

  祸星带来的灾难

  “我回来了。”推开门,当看到里面的情景时,我傻眼了,手中的塑料袋掉到地面,苹果滚落地。

  床上空空如也,南宫炎已经离开。

  他找了借口,让我离开,然后自己声不吭地离开。

  然而这回,我也无力去挽回他,个杀人犯,个即将要死的人,还能奢求什么呢?他这回怕是不会再回来了

  南宫炎,再也不会回来了

  外面,风呼呼地刮着,像是只有力的手,窒息着我的呼吸,逼迫我大口大口喘气。泪水被风逼出眼眶,缓缓滑落在两颊,混合着鼻涕,我显得十分狼狈。

  抬头望着街上对对情侣,男生拥着女生,女生把男生挡住避风港,切都那么温馨唯美,可是我呢

  低下头。

  我只能抱着自己,只能自己挡着这切。

  “嘟嘟嘟——”就在这时,前方突然响起了阵急促喇叭声。我惊,下意识的抬起头,迎面而来的是辆急速行驶的大卡车。

  “小心!”脑子处于死机状态,身后不知谁喊了声,我被推到街道旁。

  “啊——撞人了,撞死人了,好多血!”

  “快打120!快快快!”

  现场阵马蚤动,我跌坐在冰冷的地面,头脑浑浊起来。

  “小姑娘,你没事吧?”位好心的大婶伸手扶起了我,扫视到我受伤的膝盖,她惊叫:“呀,你受伤了,很痛吧?”

  我呆滞的摇了摇头。

  不痛,点都不痛。

  祸星带来的灾难二

  “咦?这男生不是夕殿高中的奈千冀,校长的儿子吗?他怎么呀他流了好多血”

  听闻个女生的声音,大脑倏然片空白。

  奈千冀,奈千冀

  艰难的站起身,我发疯似的奔向围观人群:“让开!”

  不,不可能,绝不可能,奈千冀怎么可以出事?定是那个女生看错了,是我听错了!

  “奈千冀!”胡乱地把那些围观群众给赶走,我这才终于看到了那惨不忍睹的画面。

  瞪大瞳孔,下意识捂住嘴巴,脚似有千斤重,直到蹲在他面前,我才“咚——”声跌坐下去。

  果然,真的是他。

  还有血,好多的血,他躺着的地方,好多好多,好多好多的血,身上像是开了血管,直往外流往外流,好像永远也流不完

  这如同道晴天霹雳,劈的我眼花缭乱,脑子嗡响。

  “救护车,救护车怎么不来,救护车呢?”生平第次在马路中央毫无形象地大喊,我狼狈地跪倒在地上。

  我就是颗祸星,次次带给身边的人灾难,失去亲人,失去朋友,失去爱情我为什么不去死,多活着天,我就祸害天

  如果奈千冀没有出现,如果我之前能跟他见上面,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都怪我,都怪我?为什么躺在地上的不是我,为什么为什么?

  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在血泊里,激起朵又朵血花。

  奈千冀安详的躺在地上,像个熟睡的孩子,我不敢想像,更不敢试探他是否有呼吸

  等待救护车来临的那段时间,我如坐针毡,眼睁睁望着他血流不止,亦无能无力

  柒美美,你真不是人!

  直到奈千冀被抬上救护车的那刻,我才感觉自己离他越来越远了,感觉我跟他的距离已经慢慢偏离,好像快要触摸不到了。

  在车后面直追直追,可是它越走越远越走越远,好像奈千冀离我越来越远

  祸星带来的灾难三

  “医生,他只是昏迷对不对?他不会有事的对不对?”嘴唇不知何时抖动的厉害,连带着声音也变了。

  奈千冀全身上下盖着条白色棉被,几位护士推着他朝太平间方向走去。

  我疯了,彻底疯了,上前把扯掉盖在他身上的被子,嘶吼着声音喊叫:“你们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把他罩住,他没死,他只是睡着了!你们不可以这样对他!”

  奈千冀只不过是昏睡了过去,他不会有事的,他定不会有事。

  “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面色沉重的开口,扯过我手中的被子重新盖了上去。

  “不可能!”我哭喊着扑向那张床,却被两个护士拉住。

  “你们干什么?!他怎么可能会死?!他不会死的!他等会儿就会醒,他还会对我笑,他还有事情没对我说,你们凭什么要带走他?!”望着渐行渐远的车床,我彻底崩溃了。

  全身搐动,声声压抑的痛苦的哭声,仿佛是从我灵魂的深处艰难地丝丝地抽出来。喉咙发干,泪水泛滥,大脑发胀,血块长大了吗?

  奈千冀怎么可以离开我?他和希蓝样都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好朋友,他是我珍惜的,可是为什么又要声不吭的离开我,连再见也没来得及说,就这么走了之

  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我狠狠推开拦着我的两个护士,朝奈千冀的方向追去。

  “你们要带他去哪?快把奈千冀还给我,还给我!”脚步倏然变沉重,大脑片空白,泪水模糊了视线,悲痛至极,我失去了意识。

  不知何时开始讨厌起医院的味道;不知何时天跑好几趟医院。这个医院,总是留给我许多伤心,凌乱不堪的回忆。尘埃沾惹,伤痕满布。拉扯开来的,是带着混淆不清的鲜血,滴滴砸在我的心口,好痛好伤人。

  所以愈加讨厌医院,讨厌它带走我身边的人,带走了我珍惜的切,把它推进深不见底的黑洞,伸出手想抓住,却是空气。

  祸星带来的灾难四

  直到睁开眼睛,面对的又是白花花的世界。

  医院。

  这辈子,永远也甩不掉这个词吗?

  疲倦地翻了个身,却在同时间看到窗前那抹熟悉又心酸的背影。

  “爸?”

  听闻声音,爸爸这才转过身,眼眶已经通红,皱纹愈加深了:“醒了?”

  好久好久没听到他的声音,深沉而略带沙哑,这又逼出了我的眼泪,流淌进我的嘴唇,让我尝到苦涩与心酸。

  老了,更显瘦了,皱纹深了,连声音也缓慢了。

  突然想起这些年他过的好吗?没有妻子儿女的陪伴,谁为他洗衣做饭?他个人是很辛苦吧

  “傻丫头,看到爸爸不开心吗?为什么要哭呢?”爸爸心疼的为我擦干眼泪,我哭的更猛了,把抱住爸爸,恨不得把这些年所受的委屈通通发泄出来。

  是谁说我没有感情,是谁说我冷漠无情。我也有脆弱的面,我也是人,也有感情。只不过这些年经历了太多,才让我学着我坚强,学着独自面对切,学着漠视切。

  可是这刻,我无法再忍住,我想哭,大哭场,为我所有的委屈狠狠的哭。

  “我都知道了。”爸爸突然开口:“医生说”

  我陡然怔,泪眼婆裟的抬起头。

  难道他知道我的事?

  我心虚的松开他,用棉被遮挡住自己的脸,不敢去看他。

  “发生这样的事,为什么不告诉爸爸?”爸爸叹了口气,嗔怒道。

  为什么不说?不就是怕他担心,怕他为我难过吗?爸爸已经失去了妈妈,如果再失去我,我都不知道他以后会怎么过

  “昊,我回来了。”与此同时,房门开了,我探出头。

  是那个女人。

  然而当她的视线落到我身上时,脸上的笑容立即凝固在了脸上,过了许久,才踩着高跟鞋慢悠悠走到我床边,佯装关心道:“美美,你终于醒了啊,好点了吗?知不知道我跟你爸有多担心你吗?”

  祸星带来的灾难五

  望着她那张虚伪脸上的虚伪表情,我实在看不下去了,闭上眼睛,狠命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我很好。”

  她尴尬的干笑两声:“那就好那就好。”

  脑海里突然涌现出那天的场景,她打的我那么痛,痛到心里,痛到骨子里,那时的她,显得那么凶恶至极,残暴到底,可是这刻,她却像个母亲似的在旁跟爸爸聊我的病情,她究竟有多虚伪。有多会装。

  人心叵测啊。

  “美美啊,你怎么会会发生这样的事呢?为什么也不肯跟爸爸妈妈说呢?我们很担心你的。”那个女人直在抽泣,靠在爸爸怀里。

  我背过身,用被子蒙住。

  “惠敏,别难过了”爸爸安慰了句,却在我听来那么心痛。

  实在忍不下去,我转身面对他低吼了句:“爸!”

  他怎么可以那么爱她呢?还在我面前,那么爱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