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是很疼我的吗?可是为什么我会觉得很陌生很熟悉

  “你以为我真是你妈吗?你亲妈,那个贱人早死了!”犹如晴天霹雳,我双目呆木,大脑片空白,大张着嘴呆愣在原地。

  她说什么,我亲妈早死了?为什么我亲妈不是她吗?为什么她说我不是她女儿,还说我亲妈死了?她在开玩笑吗?是因为我回来的太晚,她生气了吗?

  “死丫头,我忍你几分钟还可以,要我忍你辈子你休想!贱人的贱种,你说我会真把她贱种当自己的孩子看吗?”那个女人恶狠狠的说道,字句,戳入我的心,让心痛得失去方向,直到血流风干。

  辛格瑞拉的眼泪二

  “啪——”声,无征兆的,她甩了我巴掌,我还是副呆滞样,双眼涣散的抬头望着她。

  “你去死!”那个自称不是我亲妈的女人抬脚就往我肚子上狠踹,我吃痛的“嗯”了声,拼命忍住就快夺眶而出的泪水。

  也许在第眼看见她的时候我就有预感,她并不是我心目中的妈妈,抑或者说,不是现实中我的亲妈,可是祀沂太说是,我相信他了,不管心里有多怀疑,还是去相信他了。可是今晚的切呢?她亲口承认的事实呢?我能去不相信吗?

  “要不是我儿子沂太拜托我,我怎么可能会答应他假扮你妈呢?死丫头,昊那么爱那个贱人,这么多年来,我直希望他能答应我把沂太接过来,可是最后呢?他到底还是为了你拒绝了!”那个女人开始疯狂的拉扯着我的头发。

  很痛,头皮很痛,可是能比得过心痛吗?我无力反抗,只有眼泪才能表达出我此刻无助悲凉的心。

  原来祀沂太骗了我,我那么相信的人,原来罪大恶极的人是他,明知道我亲妈已经死了,还骗我认个讨厌的女人做妈,他的心思是怎样的?他能体会我的心情吗?妈妈不在了,我还亲切的喊这个恶毒的女人“妈妈”,呵,多好听的个称呼啊

  头皮已经发麻,身心已经疲惫,巨大的打击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给我当头棒,敲的我晕头转向,更分不清东南西北,分不清何处是我能留的地方。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从我第次进这个家,从第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恨死你了知不知道?我恳求昊,苦苦恳求他,让沂太也进这个家吧,可是你知道他是怎么说的吗?哼,他说,他愧对你母亲,愧对于你,他拒绝了,他自私的想要把全部的爱给你,贱人!你这个贱人!”那个女人是疯了吧,拉扯着我的头发,拼命把我往地上拖,肌肤快磨破了,我听到了磨碎皮肤的声音。

  “我妈呢?”泪流满面,我颤抖着声音缓缓抬起头望着那个几乎疯狂的女人。

  只见她冷冷笑,揪着我头发的手更加用力,她狠声道:“你耳朵聋了不是?我说这个贱人已经死了,已经死了!”

  “我妈呢?!”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奔腾,我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拼命嘶吼。

  她还是在笑,笑的好凉,好讨厌,片刻,她松开我的头发,我个踉跄向后跌去。

  “告诉你也无妨,她在后山的坟场,怎么,这么快就像上演母女团聚了?”她不苟言笑道。

  “疯子。”扔下最后几个字,我站起身就往门口走去,不管此时的自己有多狼狈。

  辛格瑞拉的眼泪三

  夜静溢,月亮最后升到冷清清的天空,白晃晃片晶莹,可是却显得那么凄凉,凄美。

  还是找到了属于妈妈的墓碑,凭直觉,我认定的这块。

  也许连老天也在同情我,配合着我的心情,啪嗒啪嗒的掉眼泪了,而我,只能无力的坐在潮湿的墓碑旁,头倚在墓碑身上,泪珠比雨下的更猛:“妈妈”

  全世界的人都在骗我,就连自称是我男朋友的祀沂太也在骗我!骗?哼,他不会连他是我男朋友都骗吧?祀沂太,好个阴险狡诈,我发誓,这辈子,我恨他,恨他!

  “她没有玻璃鞋,没有华丽衣裳,没有钟声的敲打,没有带花香,没有舞会妆,她的名叫r”就在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黑暗中,这仅有的丝光亮忽然让我觉得非常讨厌。

  掏出,瞄,瞥见屏幕山跳闪着那三个另我极其嫌恶的名字“祀沂太”,我直接按掉,然后意识开始浑浊,只感觉整个人好空荡,感觉自己的灵魂已经脱离了躯壳,就连此刻倚靠在这里的空壳也快要化成尘埃,然后落地,又被风吹散,被雨打散。

  “她没有玻璃鞋,没有华丽衣裳,没有钟声的敲打,没有带花香,没有舞会妆,她的名叫r,不爱说话不懂装傻任别人叫她丑小鸭,春去秋来没变化心中只有套旧想法,r的眼泪,难道现在就不珍贵吗,r的伤悲,难道不需要安慰,r的眼泪,难道现在就不珍贵吗,r的伤悲,难道不需要安慰”电话还在响,我懒得再看,嫌弃的丢它在旁,不再理会。

  歌声遍又遍的重复着,好像永远也唱不完,搅得我心烦意乱,可我没有力气动手去按掉,因为我累了,这回是真的累了。

  黄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打在地上劈里啪啦直响,雷电交加狂风暴雨,大树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摇摇欲坠,震耳欲聋的雷声如在耳边。

  辛格瑞拉的眼泪四

  “嘀嘀嘀——”这回是信息,可我还是不想去动,就当我死了吧。

  “她没有玻璃鞋,没有华丽衣裳,没有钟声的敲打,没有带花香,没有舞会妆,她的名叫r,不爱说话不懂装傻任别人叫她丑小鸭,春去秋来没变化心中只有套旧想法,r的眼泪,难道现在就不珍贵吗,r的伤悲”急促的铃声个劲响着,可见对方有多着急。

  我这才不耐的伸手把手机拿过来,按掉,屏幕上还是那三个讨厌的字,之后读取了信息,还是他——想死啊,快给我接电话!

  他现在定气死了,不过这样也好,气就气吧,他也应该体会下这种心情。

  这回直接关机,这样谁也不会再打扰我了,就让我个人好好安静下,也许我会慢慢沉睡,在这无穷无尽的黑暗中,沉睡下去,何年何月醒来,我也不知道

  “柒美美!想死啊?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就当我意识渐渐模糊的时候,忽然阵巨大的咆哮声钻进我耳朵里。缓缓睁开眼,看到的却是最不想看到的人,祀沂太!

  手撑着雨伞,手拿着手电筒,他就站在雨中冰冷如鹰的看着我。

  “滚开。”缓缓从口中吐出几个字,这已经是我最大的极限了。

  “喂,那个你没事吧?”大概觉察到我的不对劲,他的声音渐渐放柔和,走到我身边,脸担忧的把伞撑到我头顶。

  说过是我最大的极限,他既然还不依不饶是吧?

  此时我不再熟视无睹的无视这切,我站起身,冲他大吼质问:“为什么骗我?”

  眼前的男生微愣的盯着我,转而即逝,又换上副理所当然的面孔:“还不是为了你这个笨女人!”

  “为了我?”我冷然笑。

  如果真是为我好,他何必让我叫这么个可恶的女人“妈妈”呢?他这招够狠,够辣,够让我有足够的勇气去恨他。

  “为什么要跑出来?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手中的伞已经掉落在地,祀沂太脸心痛的抓住我的肩阵乱晃。

  把推开他,我声嘶力竭道:“不用你同情我!”眼泪缓缓从我眼角流出,混杂着雨水,流入我的口中。

  辛格瑞拉的眼泪五

  “柒美美”

  “闭嘴!”我狠狠打断他的话,任凭分不清的雨水还是泪水淌入我口中,嘶吼着声音道:“祀沂太!从现在起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所以现在,立刻,马上,你从我眼前消失!滚啊!”

  此刻还能相信什么呢?祀沂太这个自称是我男朋友的冒牌货!哼,我还是没有揭穿他不是吗?只有我知道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

  “你叫我滚?”祀沂太的声音开始发抖,琥珀色的眼睛在手电筒的照射下显得越发血红。

  面色痛苦,可我还是拼命挤出个微笑:“没错,同样的话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

  夜凉如水,万籁寂静,只剩下雨势滂沱的声音,我和祀沂太面对面,他面色惨白,紧抿着唇,副欲言又止痛苦的模样。

  我忍不住大笑出了声,像个疯子样:“怎么了大骗子?说不出话了?”顿了顿,我像是失了魂魄似的晃到他面前:“叫我认你妈,是不是觉得很好玩?很有意思?如果那个女人今晚没有告诉我这切,你是不是打算瞒着我辈子了?让我叫这个可恶的女人辈子的妈妈?你是觉得我很好骗很单纯?那你现在应该笑啊,笑啊!笑我被你三言两语就骗的团团转,笑我天真的以为你会是我最信任的男朋友!”恨恨的嚼着“男朋友”三字,我的心就像是被掏空了般。

  狡诈的小人!

  “你说什么?”显然他还是副茫然与震惊样。

  手拼命掐进手心的肉,皮开肉绽,我却感觉不到疼痛。

  人活着不就是要经过这些个过程吗?喜,怒,哀,乐,而我现在正朝哀边走去,已经没有可信的人,那我还需要什么仁慈?

  “从今往后,你就是你,我就是我,我跟你,祀沂太,再也没有任何关系!”鼓起勇气,我还是说出了这番话。他毕竟是我睁开眼第眼看到的男生,再怎么说,我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心还是会痛,泪还是会流,只是此刻混杂着雨水,他看不到,我也看不到。

  辛格瑞拉的眼泪六

  他沉默了,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凝视着我。

  雨直下,丝毫不打算停下来。转身,肩膀还在打颤,我紧闭着双眼,不再听他任何解释,便离开,剩下他人。

  已经凌晨三点,或许这是我这辈子第次离家出走,没有去向,只能在这片荒无人烟的不知名地行尸走肉。

  这个世界,还有谁会关系我;这个世界,还有谁会疼爱我;这个世界,还有谁会安慰我;这个世界,还有谁会惦记我;这个世界,还有谁会是我信任的,有谁会为我掉眼泪,有谁会为我难过

  死

  这样能解脱吗?放下切,忘记今世因果,往奈何桥,喝下孟婆汤,是不是可以忘记切,从此不再想起?

  这个可怕的念头在我脑海中久久无法散去,我开始想尝试这种忘记痛苦的方式。也对,就算我死了,没有会为我伤心,难过。那个女人也许还会来到我坟前,讽刺我声:“活该”。

  生无可恋,活着已失去意义,人总有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而我只不过是个渺小的人物,没有谁会注意到我,更别提在乎我。活着,还不如早死。既然自己剩下的日子不多了,那不如提早去阎王爷那报个名。

  哈哈哈哈!我是不是疯了,死前还想这些

  不知不觉走到座石桥,灵魂像是偏离了身体,我晃悠着爬上了桥栏,双脚已偏离地面,脚下是潭湖水,月光照在波纹细碎湖面上,像给水面铺上了层闪闪发亮的碎银,又像被揉皱了的绿锻,看似悲凉又冰漪。

  身子倾泻,我感觉自己在往下坠,“扑通——”声,灵魂终于得到释放

  辛格瑞拉的眼泪七

  “美美,快点过来。”

  谁?谁在叫我?谁在呼唤我?

  “快点过来呀!”

  黑暗中,我看到束耀眼的光芒,或许这就是声源的地方,而我的身体似乎被这充满魔力的声音吸引了过去。

  “谁,谁在叫我?”

  离那黑影愈来愈近,直到立跟在他面前,我才停下脚步。

  “是我。”充满魔力的声音步步靠向我,我狼狈的往后退了几步,警惕质问:“你是谁?你怎么认识我?”

  黑影暗叹了口气,声音嘶哑,饱含悲戚:“你怎么舍得忘记我?怎么能狠心问我是谁?”

  脑袋阵透凉,我竟然也伤感起来。

  他究竟是谁?为什么听到他悲戚的声音我会心痛,这种莫名奇妙的感觉又是来自何处?

  “美美,我原谅你了。”黑影步步逼近我,痛心疾首的继续说道:“可是我已经没有能力给你幸福,这要我如何是好?所以你答应我件事好吗,如果有天我不在了,你定要幸福下去,更要时时刻刻想起我,好不好?”

  我脸诧异的望着眼前黑漆漆的影子,更听不懂他话中的意思,张了张嘴,发觉口中很干,勉强还是干涩的应了声:“噢”

  黑影惊喜,把拥住了我:“那就好,那就好!不要忘记答应我的事,还有记得要幸福哦,我爱你,我爱你”

  “你”

  “嘘还有记住我的名字,我叫”

  “闭嘴,不要!”心中似乎有股巨大的力量在排斥他即将说出口的名字,我悲痛欲绝的狠狠推开他,双手捂住耳朵,我不要听到这个名字,不要!

  “不行,我定要说”

  “不要说了,求求你”

  “美美,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我只不过想让你牢记我的名字,这也不行吗?”

  “不可以不可以!”

  “我不管,我定要说!”黑影把扯下我的双手,对着我的耳朵,缓缓吐出几个字。

  “不!”

  辛格瑞拉的眼泪八

  话落,我猛的惊醒,发觉额头上大汗淋漓,全身虚脱无力,再看到周围的环境时,竟是片陌生。

  “你醒了?”耳边传来个慵懒又疲惫的声音,循声望去,没想到看到了张无与伦比的漂亮脸蛋,下秒,我惊叫:“怎么是你?”

  “嗯,是我。”他伸了个懒腰,显然刚睡醒的模样。

  “我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跳河了吗?我不是已经死了吗?现在见到的应该是阎罗王,为什么会是他?

  此时脑子里疑团重重,更万万想不到在这个时候看到南宫炎。

  是他救了我?

  “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你会想不开?”南宫炎渐渐恢复了精神,睡眼惺忪的模样也消散,而是换上脸凝重的表情看着我。

  心痛的感觉油然而生,我条件反射的捂住胸口处。

  “怎么了?”胸口处的手紧,抬眸瞥见南宫炎脸的担忧与心疼,而此时我的小手正被他包裹在他的掌心内,正是这股暖流,渐渐淌入我心房。

  “是祀沂太吗?是他欺负你了?”他逼问。

  我摇了摇头,不语。

  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原因骗南宫炎,可心底里明明有道声音告诉我不要说实话。

  南宫炎蹩紧眉目,脸郑重的说道:“那你为什么要想不开,不许骗我。”

  我凄笑,泪水缓缓从我眼角溢出:“你不知道,我已经没有可信任的人了。”

  说到想不开的原因,心脏还是有些承受不住吃痛。他怎会明白我此时的心情?

  “傻瓜,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呢。”南宫炎轻轻为我拭去脸上的泪水,琥珀色的眼睛里掩盖了层愁云惨雾。

  面对他,没有心跳,只有心痛,靠得越近,那种炊臼之痛的感觉越深,终于,我还是推开了他,无视掉他脸受伤心痛的表情,垂目:“虽然你救了我命,可我的心早在跳湖的那刻死了,所以你不用安慰我,真的。”

  记忆便是噩梦

  听完我的话,他忽然激动的把抓住我的手:“难道我不值得你信任吗?”

  我滞愣,显然听不懂他话中的意思。

  “就算全世界都背叛你,可是我不会!”他脸认真,丝毫不像开玩笑。

  他眼底笼罩了层浓厚的黑雾,双眼尽是迷离与心痛:“今生今世不能永远守护你,可只要我南宫炎还在这世上活分秒,我绝对会保护你,守护你,不让你受丁点伤害。”

  “不早了,我该回去了。”接受不了如此沉重的担子,我懦弱的选择逃避。

  未等他开口说话,我已下床,瞥见身上穿的并非来时的衣服,我顿觉羞怒,转身,怒视他:“我的衣服呢?”

  “美美”

  “我的衣服呢?”声音提高分贝,心头的火苗已蹿上眉间。

  “晾在阳台。”他嘶哑着嗓音,脸伤痛的望着我:“别误会,衣服是我叫别人帮你换的。”

  冷扫他眼,忽视掉心中的痛楚,转身,我走向阳台。

  “美美。”刚迈出没几步,腰倏的紧,耳边传来南宫炎独特的嗓音。

  不明所以,我整个人开始颤抖起来,紧接着眼泪应声俱下,我不明白自己为何流泪,更想不明白自己会为身后的人心痛。

  “对不起,还是没有保护好你,害了你”他微热的气息在我颈肩扩散开来,我心阵酥麻,竟开始贪恋他的怀抱。

  大脑窒息,同时又在听到他的话时重新周转。

  他说害了我?这是什么意思?回想起之前祀沂太斥责奈千冀差点害死了我,那如今南宫炎说的又是什么意思?

  “美美,要有来世,我定不会再任性放手了,所以,让我记住你身上的味道好吗?到时候我好去找你”正想问他话中的意思,忽觉肩头热,转头,身后的人竟早已脸泪水。

  心痛的感觉周转复始,就像只无形的手狠狠捅破我的皮囊,深入心肺点点掏空我的心之后化为滚烫的泪水,啪嗒啪嗒掉落在地。

  他伤心,我伤心,他难过,我难过,他痛苦,我痛苦,他流泪,我流泪,我不明白自己的心情为何会受他影响,可是心里的剥肤之痛却告诉我,这个男生早已在我心中有了不样的地位

  “如果再给我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我定会选择原谅你,至少不会浪费那么多时间,我们还可以多幸福720天,可是切都被我的仇恨蒙蔽了,现在后悔来不及了,时间也不多了”肩上已湿大片,他的声音也渐渐小了下去。

  记忆便是噩梦二

  接下来的举动,更是出乎我意料,连我自己也无法相信与解释,我竟然竟然吻了他当回过神来,我立即触电般的偏离他的嘴唇,之后下意识地触碰了自己微湿润的唇。

  我这是怎么了?心情受不了控制,现在连行为也控制不了吗?是我疯了,还是走火入魔

  就当我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为刚才的行为做检讨时,南宫炎忽然把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