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出听诊器,而那个男生竟然火爆的冲奈千冀发火:“你还有脸来!要不是你,她也不会出事!”

  幸好南宫炎及时阻止火爆男生的拳头,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然奈千冀则脸的愧疚难过尴尬,只是低着头沉默着。

  要命还是记忆六

  火爆的男生强忍住冲动,心不甘情不愿的放下拳头,转身,他走到我面前问我:“柒美美,还记得我吗?”

  我摇了摇头,没有点印象。

  他顿时沮丧的轻叹了口气,片刻,他满是心疼的瞳孔看着我:“我是祀沂太,你男朋友。没关系,以后总能想起来的。”

  我依旧脸迷茫。

  我有男朋友?他是我男朋友?

  “祀沂太!”

  “祀沂太!”

  与此同时,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带着愤怒与不甘。

  我微笑的望向声音的来源,脸单纯:“你们应该是祀沂太的朋友吧?”

  话音刚落,他们僵在原地。

  医生正巧拿下听诊器,重重叹了口气之后又摇了摇头:“看来是选择性失忆,潜意识里她应该是想忘掉某些事。”

  “什么?!”三个震惊的声音同时响起。

  我呆呆的望着医生,之后又把视线投向那三个人的身上。

  选择性失忆?潜意识里想忘记的事?究竟是什么事情会使我选择忘记?

  “没有出事已经很好了,以后总会想起的,没事。”祀沂太抚摸着我的发梢,温柔的安慰着我。

  “不是这样的。”医生的句话差点让奈千冀崩溃,他又是紧张,声音急迫:“你的意思是,也有可能永远也记不起来?”

  医生忍不住擦了把冷汗,唯唯诺诺的说道:“这个也不能这么说”

  “情况到底怎样,你最好给我次性讲清楚!”祀沂太把揪住医生的衣领,通红着眼睛大声问道。

  “你先放开我”医生有些胆颤的指了指自己的领口。

  祀沂太这才狠狠放开他。

  要命还是记忆七

  医生故作冷静的干咳了两声,职业性的开口:“病人脑部受到撞击,撞击的那刻曾想过忘记某些事。但究竟是什么事使得她忘记,还得问她本人。不过如果你们想要让她恢复记忆也不是不行,只不过”

  “不过什么?!”祀沂太冲动的想再次揪住医生,幸亏南宫炎即使拉住了他。

  “祀沂太!你能不能先冷静点!”南宫炎的脸色也不是很好,他责备的冲祀沂太大吼。

  心不甘情不愿的退回到原本的位置,祀沂太恨恨的用警告的语气说道:“你最好给我次性讲完。”

  医生再也不敢接近祀沂太,稍稍移动了几步,尽可能离他更来的远些,在确定应该不会受到他威胁时,才缓缓开口:“如果要刺激她的记忆,很可能会威胁到她的生命”

  医生的话说的很平静,而病房里似乎在这瞬间变得空虚寂寞,而我,竟没有想象中的绝望,只是有些震惊。

  “绝对不可以!美美绝对不能失去记忆!”奈千冀突然冲出来,好不容易摆脱祀沂太的威胁,这回却换了主,我讶异的望着奈千冀冲上前把揪住医生,声音颤抖又激动:“医生,求求你帮帮忙,美美不能失忆!不可以!”

  对于奈千冀的举动我大大的惊讶。他那么在意我是否失忆,是不是表明我记忆中他是很重要的部分?还是另有原因?

  “奈千冀!你还嫌害美美害得不够惨吗?!”祀沂太火爆的瞪红了眼睛,看他脸色似乎已经怒到了极点,手里紧握着的拳头连青筋都爆出来,看的人心里慌慌。

  而旁的奈千冀则是满脸的愧疚,他咬紧下唇,声音不大不小:“对不起我知道之前是我的不对,可是那段记忆对我真的很重要,我不想美美就这么忘的干二净”

  “很重要?有什么记忆比的上她的命重要,只不过是段记忆而已,你用得着这么在意吗?还是说,你另有什么目的?!”祀沂太的番话把奈千冀说到无语,他低着头,似乎在压抑着什么,拳头紧握,额上闪着汗珠。

  要命还是记忆八

  “奈千冀,不要胡闹。”直沉默不语站在边,冷眼旁观的南宫炎终于开口说话。

  奈千冀这才抬起头,神情有些复杂,有些难以置信:“南宫炎,你”

  不想再这么沉默下去,在看到南宫炎和祀沂太都那么想让我忘记以前的事,看到奈千冀激动的神情想要我恢复记忆,我很纳闷,也很想知道究竟是段什么样的记忆,使得大家会为此争议。

  看来我还是不要命了,我脱口而出句话:“我要恢复记忆。”

  医生只是说可能会威胁到生命,那就是说还有定希望,所以我不能放过万分之的机会,如果那段记忆对我很重要,就算牺牲性命我也不管!

  沉默,沉默,沉默。

  病房里所有人都沉默了,过约半天,还是祀沂太先开了口:“你疯了吗?”

  “这个病人真的已经决定好了吗?”医生似乎也没想到我会不珍惜自己的性命。

  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我用力点了点头:“是!”

  “我反对!”

  “我也反对!”

  话落,祀沂太,南宫炎很有默契的坚决开口。

  心里有些安慰,至少他们也是因为担心我,强扯出个微笑,然后开口:“你们不要再说了,我已经决定好了。”

  祀沂太和南宫炎的脸色都不是很好,而旁的奈千冀兴奋的拉起我的手:“美美,我帮你去找回记忆!”

  结果如何,死路条

  尴尬的抽回了手,我轻轻点了点头。

  边,祀沂太懊恼的往墙壁上砸了拳,另边,南宫炎的眼睛刻不离的盯在我的脸上,眼里的感情错综复杂。

  微微叹了口气,扫视了眼屋子,忽然觉得少了些什么。

  片刻,终于想起了什么,我扯了扯祀沂太的衣袖,睁大眼睛望着他:“我爸爸妈妈呢?”

  听到我的话,他有些发愣的盯着我揪着他衣袖的手,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别过了头。

  “回答我!”我不死心,心里涌出的恐慌感有些让我难以接受。

  “柒美美。”似乎是考虑了很久,祀沂太才转过头,抿着嘴唇,鼓起勇气笑着对我说道:“你爸爸出差了,你妈妈”说到这里,他有些犹豫,眼神躲闪,似乎在隐瞒着什么。

  “我妈妈她怎么了?”他到底有什么不能说的?

  祀沂太的表情有些痛苦,好像不太愿意提起。过了许久,他蠕动着唇瓣,眼睛却望向别处,声音有些不自然:“那个你妈妈她她她在家啊”

  “那她为什么没来看我?”

  “因为”祀沂太侧过了头:“你向是个独立的女孩,我知道你也不愿意把这件事告诉你妈,所以我就就没有说”

  心里的大石头总算着地,淡淡笑,我又把视线投向旁的沉默不语的医生:“现在可以出院了吗?”

  既然已无大碍,我有种想回家去看望妈妈的冲动。她定是个贤妻良母,定长的很美很美,也定很疼很疼我

  “等下!”就在这时,祀沂太突然大叫了声,瞬间所有的视线都在他身上。

  “脑中的血块,难道就不能动手术吗?”祀沂太问道。

  我哭笑不得了起来,医生既然给我个选择题,那就是说动手术没用,祀沂太这个白痴!

  结果如何,死路条二

  “脑中的血块靠近神经中枢,如果动手术的话,有90的可能会使病人成为植物人,或者严重点,就会死在手术台上。”医生沉痛的说出了事实。

  病房里再次沉默,到处弥漫着讨厌的消毒水味道。

  原来命运就是这么捉弄人,如果选择动手术,那就有可能会死,抑或变成植物人;如果选择恢复记忆,那也可能会死。

  “医生,如果不清除血块,是不是会死?”不知何时,声音开始发颤,连我自己都没察觉到。

  “柒美美你别给我乌鸦嘴,没我允许,你不可以死!”祀沂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气的缘故,脸已经涨的通红,眼里布满了血丝,有些恐怖。

  就像是在刑场上等待宣判的犯人,仅仅几秒钟的时间,已经让我难受的要窒息。病房里其余的人,几双眼睛死死盯着医生,等着他开始判刑。

  “没错。”医生沉重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横竖都要死。这是我听完医生的回答,脑子里第反应。

  “奈千冀!你去死!”祀沂太已经失去控制,转身拎起拳头狠狠往奈千冀脸上砸去:“都是你害的!你这个杀人凶手!”

  奈千冀被拳打倒在地,但是他没有还手,嘴角已经有了血丝,他还是声不吭,动不动。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柒美美究竟哪里得罪你了?你有什么冤屈就冲我来啊,冲我来!”祀沂太忽然收起拳头,把脸凑到奈千冀面前,示意他动手。

  奈千冀还是沉默,声不吭,低着头,无助,伤心难过。

  结果如何,死路条三

  “我要出院。”深吸了口气,我抬起头下了决定。

  只是冥冥之中,忽然发现好讨厌医院,讨厌消毒水的味道,讨厌医生,讨厌跟医院有关系的切事物我想回家,待在这个鬼地方我迟早都会崩溃掉!

  “好吧。”医生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美美,我会帮你起寻找记忆的。”奈千冀抬起头,原本黯淡的眼神再次亮起了光。

  话落,祀沂太急得又操起拳头:“奈千冀!我警告你,我不许你靠近柒美美!”

  忍不住轻轻笑,我伸手紧握住他的拳头,小小的手包围着他的,我说道:“以后不可以用拳头。”

  祀沂太微微愣,片刻才笑着反手握住我的手:“以后我会好好保护你,绝对不会让别人再欺负你!”

  心里微热,视线却无意落到角落里南宫炎的身上,他脸色不太好,苍白像只鬼。也许是发现我炙热的目光,他才看向我,可是没过多久,他又别过脸,再转身,离开了病房。

  “收拾下随时都可以回去,我就先走了。”医生再看了我眼,之后便紧随南宫炎身后走了出去。

  “美美,对不起。”待两人走后,奈千冀垂下脑袋,语气愧疚的向我道歉。

  “没事。”虽然奇怪他为什么会向我道歉,之前祀沂太又为何对他那么凶,还说他是杀人凶手。可是这席话我还是没有问出口,奈千冀看不出来有多坏,也许是有苦衷,我不想看到他难过。

  结果如何,死路条四

  为了遮住头顶上的伤,祀沂太帮我买了个帽子。

  “等着我,我先进去。”刚走到门口,祀沂太忽然拦住了我,没等我反应过来便匆匆忙忙推开半掩着的门走了进去。

  无奈,我只好在门口等。

  望着眼前陌生的房屋,心里又不知道什么感受。灰色的屋顶,白色的墙,没有特别的地方,这只是户很普通的人家。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隐隐约约我看到门缝里出现了两个人,个是祀沂太,还有个,大概就是我的妈妈。

  心里是按捺不住的激动与期待,我忽然不知道等下开口要说些什么,先叫声妈妈,然后,然后问问她过得好不好?

  不行不行,那样会引起不必要的怀疑,可是我又该说些什么?

  就在我纠结之时,两人已经走出大门,穿着花色睡衣的女人夸张的扭动着臀部走到我面前:“美美,快进屋啊!”

  她是个非常美的女人,弯弯的眉,大大的眼睛,饱满的嘴唇,成熟风韵的身材,真的好妖冶,但给我的感觉却像是朵占满了刺的黑玫瑰。而且,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要不是知道她是我妈,我定会非常厌恶这个女人。

  “还傻愣着干啥?走啊!”妈妈热情的挽住我的胳膊,笑容僵硬的把我往屋子里拽。

  不喜欢这种感觉,点也不喜欢,挽着不舒服,更讨厌她身上浓重的香水味。

  “坐。”祀沂太笑着从妈妈手里扶过我,示意我坐沙发上去。

  我“哦”了声,听话的坐下,眼神无意瞟到祀沂太身上,他紧皱着眉头视线却紧盯在妈妈的脸上,我有些搞不懂,扯了扯他的衣服,小声说道:“你在干嘛?”

  “啊?没没什么”祀沂太闪烁其词的躲闪开了我的眼神,之后便扭扭捏捏的坐下。

  紧接着妈妈坐到祀沂太侧,我有些好奇,既然是我的妈妈,为什么要坐在祀沂太的旁边?可是心中的疑问还未说出口,祀沂太便先开了口:“那个,你渴吗?”

  结果如何,死路条五

  我摇了摇头。

  “那”

  “呀,美美,你该去学校了吧?快七点了!”祀沂太话还未说完,妈妈忽然给打断了。

  祀沂太有些愠怒的狠瞪了她眼,似乎在压抑着什么,“倏——”的站起身,把我从沙发上拽了起来。

  “祀沂太?”不明白他会对妈妈产生怒意,更不明白妈妈根本不像是妈妈

  他轻抚着我的脸,当着妈妈的面俯身在我额头印下吻,之后用心疼的眼神对我说道:“我们走。”

  我有些不明白,看了眼愣坐在那巴不得我快走的妈妈,还有紧皱着眉头,脸阴郁表情的祀沂太他们两个究竟在干什么?

  “走啊!”祀沂太握紧了我手,似乎是在给我勇气。

  我这才感觉到心里坦然些,紧了紧他的手,跟着他走出大门。

  原本期待能看见家里的妈妈,想要得到她的温暖,尽管自己失去记忆对于她没有印象,可是还是乞求能够得到些什么,可是结果总是出乎意料,妈妈不像是我记忆中那般美好,她看起来很不顺眼,而且我感受不到她的爱。

  祀沂太究竟有瞒着我什么?为什么我总感觉他和妈妈之间有点不对劲,不能说是关系好,也不觉得关系差他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事瞒着我?

  路上,我心事重重,出租车副驾驶上,我看见祀沂太担心的眼神。

  结果如何,死路条六

  出租车在栋华华丽丽的建筑物下停了下来,这就是夕殿高中吗?比我想象中富丽堂皇了许多,更倍感亲切些。

  祀沂太路上都紧握着我的手,刻也不松开,绕过座座建筑物,转过几个楼梯,终于在个银灰色的门口停了下来。

  “到了,进去吧。”祀沂太笑着拍了拍我的脸,眼里满是宠溺。

  我还是有些犹豫,即使陌生的,又是熟悉的,这里熟悉我的同学,朋友,可是我却什么也不记得,他们会怪我吗

  “柒美美。”祀沂太拉了拉我的手,示意我进去。

  算了,不管怎样,先进去再说。

  这个时间正在上课,当我和祀沂太两个人走进教室时,讲台上的老师,讲台下排排的学生都纷纷停下手中的活,直直的朝我们望过来。

  我尴尬的扯动着嘴角,僵硬的笑了笑。

  “柒美美回来了耶!”沉默了三秒钟的教室,终于炸开了锅。

  我有些不自然的转过头望向祀沂太:“那个他们都知道我失忆了吗?”

  祀沂太摇了摇头不语,之后搀扶着我,把我带回座位。

  “她竟然大难不死,切!”

  “那肯定是祀沂太保护的好。看看看看,他多疼她呀!”

  “哈哈哈,那是那是,也不知道柒美美上辈子修了什么福,有这么个大帅哥对她心意。”

  “好了,既然柒美美同学回来了,那大家就继续上课吧!”老师用个手指敲了敲讲台,教室里这才稍稍安静了些。

  “美美。”

  “谁?”耳边忽然传来的声音冷不防吓了我跳,我东张西望的寻找声源,看到却是个个伸长脖子认真听课的同学。

  “后面。”肩被拍了下,我这才反应过来,头转了过去。

  “不要理他。”还未看清楚身后是谁,祀沂太却毫不留情的扳过我身子,琥珀色的眼睛微微有些怒意。

  结果如何,死路条七

  我只得叹气,手伸向课桌,掏出本书。

  “这书不是你的,给我!”祀沂太看见我手中书,神情激动的抢过它塞进自己的课桌里。

  “你怎么放在我这里?”我纳闷的问了句。

  看他那表情,好像不愿意让我看见这本书似的,难不成是黄|色小说?呵呵,这家伙

  这节课很快就过去了,正打算出去走走,不想刚抬起头便迎上双带着雾气的灵动眼睛。

  “你”

  “美美!”原本想把“你是谁”问出口,可眼前的人却快我步扑上前拥住了我。

  我尴尬的的手架在空中,不知道该放哪里。

  “你没事了,太好了太好了!”那个女生拥我更紧,几乎是用尽了所有力气。

  “那个”

  “她是你的好朋友,希蓝。”身后传来个熟悉的声音,居然是奈千冀。

  没想到他就坐在我身后,那南宫炎呢?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我会有种特殊的感觉,有些害怕,又想去接近。他究竟是谁?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美美,对不起。”那个叫希蓝的女生松开了我,嘟起了粉唇:“因为家里看的太紧,我都没办法去看你。”

  我笑了笑,摇了摇头。

  “他来了他来了!”教室里忽然传来阵夸张的尖叫声,紧接着所有女生蜂拥似的朝门口涌去。

  谁这么大架子,竟然会引起这么多人注意。

  “炎,炎!你这个星期没来我们可都想死你了!”

  “对啊对啊,你去哪里了?都不告诉我们声。”

  女生们围绕着门口,而罪魁祸首也终于露出了头。

  竟然是南宫炎。

  有那么瞬间,我恍神了。

  他长的很漂亮,虽然我知道对于男生用漂亮这个词是很不礼貌的,可是他就是属于漂亮型的,金色的头发,俊美的脸庞曲线像古希腊神话传说中的美少年纳喀索斯样圆润完美。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打上了层厚厚的阴影,斜飞入鬓的眉毛在刘海的遮盖下若隐若现,高而挺的鼻梁下是张薄厚适中的嘴唇,粉粉的,像海棠花瓣的颜色。

  他的嘴角含着丝玩味的笑容,透着点坏坏的味道。当他侧过脸对身旁的个女生微笑时,露出洁白耳朵上的银色耳钉。真是个妖精般美丽的男子,有着介乎于男人与女人之间的美。

  几乎每个夜晚的梦中,总是模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