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下来,没有了往日神采飞扬的色彩,原本像樱花般美丽性感的嘴唇此时白的像张纸。不管何时的他都是那般不食人间烟火。

  “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双眼无神的望着前方那张熟悉的脸,然后恐惧的畏缩着,周围的切仿佛都要把我吞噬掉,迎面是无尽的黑暗。

  我拼命摇着头,眼泪却在此时汹涌而出,脑海里无数次浮现出昨天的情景,还有瑾枫森冷着声音对我说道:我辈子也不会原谅你。

  “不!”失声大叫,掉转头就冲出去。不想迎面而来撞上堵肉墙,个身着警服的男人站在我面前,神情严肃的盯着我:“你是柒美美吗?”

  于是,我被公安局拘留了三个月,充满无尽黑暗的三个月。待到期满之日,我换上了原本来时的衣物,从前的笑容也被囚禁在了那三个月中,被判了无期徒刑

  两年来自己努力封存的记忆还是没能够永远封存,忘不掉的终究还是被记起,该偿还的终究还是要偿还,我逃不过终于还是逃不过

  我知道此刻的自己是那么狼狈,身体不住颤抖,眼泪无止休的往外倾泻,似是要把这两年来所有的委屈都发泄出来才好,可是不够还是不够恨不得多长几双眼睛,也许就可以把它流干

  瑾枫,你还在怪我吗?你还是没办法原谅我吗?是在恨我对吗?我害死了跟你唯有血缘关系的熏,你怎能不恨我呢?

  我麻木的站起身,冲出门外。

  恐怖的夜晚,痛苦的回忆六

  “美美?”不料,却撞上了堵肉墙。

  直接无视掉,我推开他便跑。

  “喂!”胳膊猛的紧,手的主人顺势把我拉近他怀里。

  也许是因为太过于伤心,我竟无法去识别身前的人。当抬起头的瞬间我还是呆住了,他是我的瑾枫吗

  我轻声叫道:“瑾枫”那似是在呼唤,似是沉浸在自己幻想中,眼前的人却愣,眼里有我读不懂的复杂感情。

  眼泪越聚越多,不停的扫着我的脸颊,滴滴浸湿了眼前人的衣衫。静静的看着他,视线无法挪开,眼睛始终不敢多眨下,因为生怕眼前的他会突然消失

  他不知低咒了句什么,眼里瞬间充满柔情与不忍,直接俯身拦腰抱起了我,无奈叹了口气说道:“真是拿你没办法!”

  这刻竟无力挣扎,我软绵绵的依躺在他怀里,神志不清了起来,似是自言自语,可心却痛的紧:“他辈子也不会原谅我了辈子都不会”

  就算是拿我的命去换,他也不会再回来不会再多看我眼

  头顶的人轻轻把下巴磕在我额,隐隐约约竟听到了瑾枫的天籁嗓音:“对不起。”语气甚是心疼不已,声音很轻很轻,使得我怀疑是在幻听

  那个人路上没有再说过话,而是抱着怀中不住颤抖的我路寻回到了我房间,轻轻放平在床上,他的表情是脸的忧伤。

  蜷缩着身子,我使劲往那个角落里钻,或许是因为那个角落可以保护我,抑或是在害怕眼前那个人

  “蹭——”冷不防,还未有心理准备,毛绒绒的东西忽然蹿进我怀中,我吓的失声尖叫,却不敢再用力甩开。

  只纤长的手臂伸了过来,白皙的手指轻轻捏住黄金鼠的尾巴,就那么扔,它便又回到洞中。手臂的主人脸不忍与心疼擦拭着我眼角的泪水,柔声安慰:“没事,它已经回去了以后不会再出现了”

  紧咬着下唇,我脸畏惧的望着眼前那张熟悉的面孔,还是任由他的手轻抚在我脸上,酥酥麻麻,似真似假。

  不知道为何在他面前展现出我脆弱的面,眼前那张美轮美奂的俊脸在我眼里却是另个人,瑾枫我无法不使自己幻想与他的影子重叠起来我害怕,却又想要伸手去触摸,这是梦还是现实?为什么眼前那个人脸上的表情会让我心痛,为什么他的表情跟他的那么像他是瑾枫吗是瑾枫吗

  他忽然伸手抓住我悬在半空中犹豫不决的手,脸上的柔情渐渐转为悲伤:“你这样我怎能忍心伤害你”

  或许是听了他的话,猛然阵心酸,紧接着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他的神情有些疲惫,眼里浓厚的是挥之不去的哀伤。然后他扶起我的头,温柔的吻干了我脸上的泪水,声音极轻却似无奈:“直在努力忘记你想要把你从我记忆中抹去,然后恨你恨之入骨的恨意可是为什么当我看到你脸痛苦的模样,我竟然会狠不下心我的心在痛”

  眼睛缓合的看着他,他却就势把我拉入怀中,把我的头紧紧按在他的胸口,声音伤痛又悲哀,他继续说道:“这是种已经被我遗忘很久的感觉,我以为再也不会重拾的感觉可是现在我怎么办仇还未报我便已经心软了”

  躺在他怀里很舒适,未等他话说完,我竟缓上眼皮沉沉睡去,眼角,似乎还残留着泪水

  恐怖的夜晚,痛苦的回忆七

  第二天

  清晨,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空隙,透过早雾,透过窗帘,缕缕地洒满了整个房间。

  刚睁开眼,却见床边躺着个人,长长的睫毛宛若蒲扇,眼睛紧紧闭着,红唇也紧闭着,金色的头发上笼罩着圈金色,像是天使的光环。左耳上的耳钉光芒耀眼的很。似是在压抑着什么,或是在梦中梦见了什么,神情有些痛苦,却还是如往常般的妖异。

  无意间提起手准备下床,却不想手紧了紧,低头看,却惊动了床边的人,他微睁开惺忪的美眸,懒散的说了句:“你醒了?”

  很讶异他的出现,更讶异他竟然会在我房间。努力回响着昨晚发生的事,可是头却剧烈疼痛起来,纵使是我狠狠去想,还是无法记起

  “啊”床边的人忽然松掉我的手,神情怪异的叫了声,之后站起身揉了揉额角,视线转移到了我的身上:“今天要郊游”

  被他这么说,我这才想起今天学校有活动,可是对于我来说却是无所谓,但是南宫炎猛的想起什么,我冷着声开始质问:“为什么擅自帮我报名?为什么擅自帮我交了钱?”

  未料,南宫炎只是淡淡笑,琥珀色的媚眼朝我眨,我赶紧别过脸,他却用戏谑般的声音说道:“如果你不去那不是太没意思了”

  “你”刚想开口,却不想被他无情的打断:“赶紧去整理下,我在车上等你!”

  脸郁闷表情的目送着他离去的背影,我这才跳下床走进卫生间。仔仔细细梳洗了下,来到古堡前,南宫炎双手环胸倚靠在车门边等我。

  “上车吧。”见我来了,他立即绅士的为了开了车门。

  我愣,随即想到了什么,昂起头愤恨的怒视着他:“你不是说车子没油了吗?”

  该死!竟然有种被耍的感觉!他最好别告诉我说是在骗我,要不然我可不知道我会

  “骗你的。”还未有心理准备,南宫炎却轻扯着嘴角淡然笑,语气却是轻描淡写的可恶。

  顿时气不打处来,我紧皱着眉头脸悔恨的表情:“你故意的?”

  怎么会有这种人,说谎的时候还脸不红心不跳的,他究竟还是不是人啊?!该死该死该死!我气的快爆,就差拿鞭子狠狠抽他。

  谁想他却脸无辜样冲我眨眼:“随口说,谁知道你会这么笨。”

  话落,不等我上前揍他,他竟溜烟钻进前座,门“嘭——”的声关上。隔着玻璃他还冲我得意笑,之后又见他用嘴型说了:笨蛋。!我真气的恨不得狠狠踹他几脚!

  恐怖的夜晚,痛苦的回忆八

  没想到向冷静的我竟会被他气的半死,上车之后,像是发泄似的狠狠摔车门,便坐在那里开始生闷气。

  “还生气?”反光镜里他冲我笑,之后从天而降包饼干,他似是有些愧疚的说了句:“不生气了啊吃点东西吧,不然肚子会饿。”

  随手把饼干往旁边丢,我冷冷的说道:“没胃口。”

  “乖,我知道错了拉”南宫炎无奈放下尊严,双媚眼不停哀求似的冲我眨巴眨巴,看的我心慌。

  这样的情景不禁又让我回忆起那段不堪的回忆,心狠狠揪痛下,我闭上双眼算是妥协:“烦死了。”

  他这才放心的启动车子,反光镜里,似乎还看到他那柔情似水的微笑,是我看错了吗?

  ——夕殿高中教室

  刚进教室,双双犀利的眼神瞬间射向我,羡慕嫉妒恨通通都在,我直接无视掉,快速走到座位坐下。

  屁股刚落,胳膊便被祀沂太擒住,他紧皱着眉,满脸的凶相:“你怎么跟他起来的?”

  白了他眼,我答非所问:“你管的太多了吧?”说着便用力挣脱他的手,谁想他的力道更重。直到出现五个深深的手指印,我狠声说道:“放开。”

  “不放!”

  真是无理取闹,忍无可忍,我伸出另只手想去掰,却不想他立即松开了我。

  嗤笑了声。还真有自知之明!

  这时班导正好进教室,走到讲台她干咳了两声,教室里这才安静下来。表情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她笑着说道:“大家整理下,我们出发了。”

  话落,教室里顿时传来阵阵兴奋的叫喝声。

  危险逼近

  奈千冀拿着大包小包走到我面前,笑着把东西放到我桌上:“美美,我看你今天郊游都没带吃的,这些东西都给你吧!”

  我诧异的抬起头望着那双清澈不见底的眼睛,感动溢满我的心。

  奈千冀真是个很好的男生,换了谁做他的女朋友都会很幸福的。有他这样的朋友,我真的很欣慰,很开心

  “把东西拿走。”身旁冷不防多出个声音,祀沂太阴冷的目光紧盯着桌上的东西,眼神恐怖的可以杀死人。

  狠狠瞪了他眼,却不想被他直接无视掉,无奈,我转过头淡然对奈千冀笑:“谢谢。不用理他”

  话落,桌上的东西猛的掀,我暴大瞳孔眼睁睁看着祀沂太把它们撩到地上。

  “美美”奈千冀有些无辜,眼睛眨巴眨巴望着我,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蹲下身去捡了。

  胸口“倏——”的窜起团熊熊火焰,我怒视着祀沂太有些控制不住大喊:“这算什么?谁允许你这样做的?”

  为什么他总是喜欢干涉我的事情,就算是有人送我东西对我好,他为什么也可以推的那么理所当然。明明就不关他的事,为什么总是要冲在我前面。他是谁?他凭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不可以?”他倒是理直气壮,琥珀色的眼睛泛起层阴冷之色。

  实在不想再跟他争执下去,抑或是懒得跟他嚼口舌,我冷冷的瞪了他眼,之后蹲下身和奈千冀起捡。

  “柒美美,”不知何时他已经绕在我前,我不搭理他,接着捡,他的鞋子跟随着我的视线,冷声道:“不要太轻信你周围的人,别怪我不提醒你。”说完,他冷哼声,走了。

  顿了顿,抬起眸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片刻,我继续低下头捡。

  不仅喜欢干涉别人的东西,还喜欢随意猜测,他以为身边的人都是坏人吗?不禁嗤之以鼻,如果要我怀疑,那他还不是我第个怀疑的对象。

  “美美。”耳边传来奈千冀的声音,我这才收回注意力,偏头微笑:“怎么了?”

  他脸上泛起片红晕,有些不自然的别过脸说道:“祀沂太的话”

  有些尴尬的干笑两声,道:“你别放在心上,他说的话总是那么难听。”

  奈千冀这才转过头重新把视线转移到我脸上,眼里泛着亮光,似是感动不已:“美美”

  “各位同学,过会儿呢,我们先乘大巴到人鱼村,之后划船去人鱼岛。所以没事的同学可以先自由分组哦”

  班导的话落,班里立即起来。

  “去人鱼岛还有人鱼村耶!听起来很浪漫哦”

  “对啊对啊,说不定那里是美人鱼的故乡呢”

  “咳咳”班导干咳了两声,教室里顿时停下马蚤动:“所谓分组呢,是这样的。每个班级五艘船,每艘船上就是八个人,所以各自找八个人就在艘船,怎么样?”

  “太好了太好了!”

  “那我可以跟南宫炎组了哦哈哈,好幸福哦”

  “去你的,南宫炎是我的”

  “不要啦,南宫炎是我的拉”

  我淡然冷笑,又是分组,我还不知道究竟有谁愿意跟我组,像我这么冷漠的人

  危险逼近二

  ——校门口

  “美美,我们起吧。”希蓝揪着我的袖口,扑闪着大眼睛笑着说道。

  这不禁让我有种陌生的疏离,既然是好朋友那也用不着说这么客气的话,心里这般想,却还是没有表达出来,我微微笑,却有些僵硬:“嗯。”

  坐在大巴,风景是很好,不过总免不了被人打断看风景的兴致。

  比如

  奈千冀不知从哪里变出三根糖葫芦,根给了希蓝,根正准备给我,却又突然缩回来,眉头有些微皱:“美美,你会晕车吗?”

  望了眼他手里的糖葫芦,我算是明白了:“不会。”

  话刚落,不等我有心理准备,奈千冀竟伸手把糖葫芦塞进我嘴里,我瞪大瞳孔望着他,却得到他幸灾乐祸的笑声。

  心里丝丝感动,我伸手拿下嘴里的糖葫芦,半开玩笑的对奈千冀说道:“我倒是不晕车,就怕你等会儿晕了。”

  奈千冀张嘴咬下颗,笑嘻嘻的与对坐的希蓝相视笑,极有默契。

  车子驶的很快,路上说说笑笑,又有视觉的享受又有味觉的享受,人鱼村就这么到了。

  下车之后,身后忽然有人轻轻拍了我的肩。

  下意识的转过头,却对上双温柔的美眸。

  “南宫炎?”

  视线又落到他身后几个女生的身上,女生的身后那个身穿黑色衬衫的是祀沂太吧

  “等下分组跟我起行吗?”媚眼眨,他又开始不正经起来。

  我扔了他个白眼,刚想开口,身旁奈千冀就开始耐不住拉了拉我的衣角:“美美,你跟南宫炎关系很好吗?”

  望着他脸受伤的表情,还有他转瞬即逝的没捕捉到的其他表情是我看错了吗?算了。甩了甩脑中的疑虑,抬起头笑着对他说道:“不好。”

  要问我们关系好吗?那应该要我怎么说?般都是南宫炎主动找我,那应该算是搭讪,不能跟其他关系混为谈,之后想起昨天晚上在起的事,我的脸忍不住红,那又算是什么?昨晚

  “啊”南宫炎极为痛苦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沉思:“原本以为昨晚的事会更增进我们之间的感情,没想到”他用指揉了揉太阳|岤,看似头疼的样子惹的身后好几名女生连连心疼。

  “炎,你怎么了?”

  “没事吧炎?要不要紧啊?要不要去医院?”

  “”

  未等南宫炎开口,“倏——”的个黑影闪到我面前,挡在了我与南宫炎之间。祀沂太紧奇皱着眉头,脸色书很难看,双琥珀网色眸子闪着熊熊烈火,他咬着牙字句的质问我:“昨晚,他说的是什么?”

  有些火大,却还是有些尴尬这样的问题。就连站在旁的希蓝与奈千冀也脸不敢置信的模样望着我。

  算了,还是忽视掉他的问题,直接转过头指责罪魁祸首:“南宫炎,请不要胡说!”

  危险逼近三

  南宫炎脸上泛起丝得逞的笑意,勾了勾唇,他笑道:“你敢说昨天晚上没跟我在起?”

  “我”敢情他是故意的吧?!

  心里憋气却无法发泄,我只得恨恨的咬紧牙转身就走。

  不料,某人捷足先登的闪到我面前,眼睛微眯乘条线,语气带着威胁:“柒美美,如果今天你不跟我说清楚,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什么。”话落我便后悔,明知故问,我柒美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迟钝。

  只见祀沂太冷哼了声,阴沉着脸拧紧了眉目,之后突然朝我大吼:“南宫炎说的是真的?你昨晚真的跟他在起了?”话到最后,音也渐渐提高。

  我能说什么,这是事实,可是也不想跟他解释什么,他又不是我什么人。没好气白了他眼,我绕过他就走。

  人鱼村,很像字面上的模样。景色优美,白墙绿瓦,绿树成荫,小河环绕村子而过,村里朴实的老人坐在树荫下摇着蒲扇乘凉。小孩子们跑来跑去的玩耍。在河边,渔民们都忙着打渔。

  祀沂太直跟在我身后问我昨晚的事,而我也没空理会他的无理取闹,跟着班导跟着大部队径直走到位正在晒渔网的渔民面前。

  看到我们到来,渔民停下手中的活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们番,片刻,顿时眉开眼笑了起来:“你们是学生吗?”

  班导点点头,难得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道:“是的。”

  渔民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赶紧招呼我们坐下,热情似火。可待我们坐下,渔民竟开始独自伤感起来,重重叹了口气,他摇着头又是无奈又是心酸:“好久没见到人鱼村之外的人了。”

  “为什么?”奈千冀首先问出了大家心中的疑问。

  “你们想不想听个故事?”

  说到讲故事,地上的人儿个个兴奋的差点跳起来,很有默契的大声说道:“想!”

  渔民再次叹了口气,视线瞬间投向远方,气氛慢慢被带动起来,渔民慢悠悠的开口:“早在六年前,人鱼村有位名叫鱼筱筱的女孩,可是突然有天被鱼吃掉了。“

  “被鱼吃掉?这怎么可能呢?”某女生的冷不防的出声顿时遭到周围人的眼神鄙视,她知趣的闭了嘴。

  渔民继续讲起:“她还在的时候,是村里以懒惰为名的女孩。可是突然有天,太阳还没升起她竟然已早早起床去人鱼湖捕鱼,村里的人对此感到分外奇怪,想想平时个连吃东西都懒得去拿的女孩竟然会破天荒起这么早,难不成太阳从西边升?为了满足好奇心,她的姐姐某天跟踪她去了人鱼湖,可是世事难料,悲剧也就上演了。姐姐在湖中发现竖立着双脚,那双脚的主人正是筱筱,姐姐大惊,赶紧下湖。”

  危险逼近四

  “筱筱的头已经深入湖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