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来,我再跟他说声。”

  班导见状,也只能点点头:“好好吧”

  当班导重新回到讲台上,门外突然响起了某男的怒吼声:“好什么好?!”顿时吓的班导整个人哆嗦。

  循声望去,只见祀沂太浑身湿淋淋的站在门口,额前正大颗大颗低着水珠,像刚淋过雨样。

  于是,教室里再次炸开了锅。

  “南宫炎!你给我滚出去!”祀沂太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跳到南宫炎桌前,脸怒气的瞪着他咆哮。

  没想到南宫炎不仅没发火,反而度保持着勾人心弦的笑容,理所当然的说道:“呵呵我为什么要滚”虽是笑着说话,但语气却充满挑衅,就差要说:我不会滚,那你滚给我看看可以?

  祀沂太顿时怒气冲天,他把揪住南宫炎的衣领,声音冷的有些极致:“你滚,还是不滚?”

  南宫炎缓缓拿开祀沂太的手,转过头深高莫测的望了我眼,之后他才开口:“明白了原来是我当电灯泡”

  祀沂太愣了愣,显然没有听清楚他话里的意思,却依旧副得不饶人的强势居高临下:“很有自知之明,那你是不是得滚了?”

  南宫炎还是如既往的笑着,却不似之前的笑容般,这样的微笑透着隐隐无奈,还有些我无法去摸透的感情,心忍不住颤,却不知为何。

  不知何时南宫炎已经越过我的座位离开,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祀沂太已经重新坐回到了座位上。

  当情花毒开始奏效六

  身旁的某人全身湿答答,我有些不自在的开口说道:“身上湿了,不擦干会感冒。”话落,有觉不妥,我赶紧拿本书以遮盖。

  “我刚刚拿着洒水管从头到脚淋浴了!”祀沂太轻笑了声,声音却透着压抑与无奈:“没想到淋浴的感觉这么爽!”

  我愣,诧异的望向他。

  不知为什么,再次对上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突然感觉少了些什么,或者说心里空缺了什么,却又被填满了什么

  “知道吗?”祀沂太自顾自的继续开口:“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我都会这样,等淋浴之后,心情就会爽快很多。”

  有意无意的躲闪开他炙热的眼神,我淡然的说道:“这样会感冒,你还是去换件衣服吧。”

  祀沂太滞,良久耳边再次传来某人不敢置信的声音:“你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我愣,回问着自己,这是在关心他吗?可是隐隐有觉得不是似乎欠缺了什么似的,只是想去填补样

  “走!”突然,祀沂太站起身,手还拽住了我的胳膊。

  “祀沂太!”我惊叫。

  班导脸怒气的猛敲了敲桌子:“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老师”我刚想说什么,祀沂太却立即打断了我的话,难得笑呵呵的对班导说道:“老师,我想叫柒美美帮我把衣服弄干,不介意吧?”

  当情花毒开始奏效七

  我努力维持着自己的脾气,却又狠狠甩他的手,咬着牙说道:“我有说过陪你去吗?”

  “但是你也没说过不去啊!”祀沂太还有理了。

  我气结。

  班导铁青着脸挥起教鞭狠狠砸在桌子上:“够了!你们两个都给我出去!”

  “老”我开口欲想解释,却被祀沂太再次拉上手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教室。

  “祀沂太!”出了教室,我脸质问的怒意望着他:“你究竟想干嘛?!”

  他轻笑了声,之后抽离了我的手,凝视着我的眼睛,臭屁之极的挑了挑眉:“你应该感到幸运才是。”

  无视他的话,我转身欲往楼梯下走。

  真受不了他,每次都会自作主张出什么主意。有时候还真为他感到丢脸!

  腰上突然紧,整个人猛的悬空了起来,祀沂太二话不说就把我扛在肩上往下跑。

  “喂!祀沂太!放我下来!”我气的大吼大叫,两只脚随之乱甩了起来。

  啊啊啊——我真要被他给逼疯了!

  “陪我去换衣服。”祀沂太得意的大声说道:“没想到你还挺沉的!”

  “你”该死,前世究竟我跟他结了多大的冤,这个冤大头,我快被他气死了!

  于是,在路吵吵闹闹的情况下祀沂太把我带回到了他家。我还真第次进他家,竟然比我想象中大的多。

  “进去!”祀沂太把我推进间房间,之后便狠狠摔上门,往床上躺,开始颐指气使:“帮我去拿件衣服,随便什么衣服。”

  “什么?”我咬着牙说道:“我又不是你的佣人!凭什么叫我帮你去拿?!”

  “柒美美。”祀沂太抬起他那双好看的眼睛,恐吓我道:“现在你可是在我家,不乖乖听我话,我不能保证自己会对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我忍着脾气瞪着他,之后狠狠转身打开橱柜。

  祀沂太的衣服还真多!各种款式,各种颜色的都有,又全是名牌。就像开了名牌店,让我玲琅满目了。

  当情花毒开始奏效八

  随便拿件衣服丢到祀沂太头上,之后我走到门口伸手准备开门。

  “你去哪?”见我要离开,祀沂太急,扯下头上的衣服跳下床快速挡在我面前。

  我给了他记白眼,冷声说道:“不是要换衣服吗?”白痴,难不成叫我呆在这里看你赤身捰体不成?!

  谁想未等我反应过来,祀沂太再次扛猪似的把我扛在肩上,转身狠狠摔在床上。他伸出只手指警告似的说道:“给我乖乖在这里!要敢逃走小心我”

  “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出手打人,只是觉得他不可理喻,什么事情都要勉强别人,什么事情都不会问别人同不同意,只知道理所当然的去做,他究竟有没有人性,究竟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尊重人?每次,他都是个样,没等我说同意就早已帮我决定了某件事,祀沂太,这个可恶的家伙,在这刻突然有那么点讨厌他!不,是非常讨厌!

  打完巴掌,气又似乎消了不少,却不知道下步究竟该干什么,只能低着头不去看祀沂太的表情。

  “你”好半天,他才蠕动着嘴唇才说了个字,字里透着隐隐抑郁与哀伤。

  此刻,我的心情只有的是复杂,把推开祀沂太,我转动扶手开了门,之后头也不回的跑下楼梯。

  他还是没有追来。

  被带到记忆的地方

  ——教室

  “美美,你真的不去吗?”奈千冀抓着我的衣袖,眼睛扑闪扑闪,就快掉眼泪似的。

  事情是这样的,我刚从祀沂太家回来之后,奈千冀便跑来说学校组织郊游活动,明天就要去。我当然不可能也跟着瞎凑合,来,那个女人不会让我去,二来,郊游也没有什么意思。

  思绪又飞回到了两年前,他总是想尽切办法不让我因为没去郊游而难过,他会带我去岛上游玩,会让我玩的比他们还要开心。可是这切都回不去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才察觉到自己的眼角微微有些湿润。刚准备打发掉奈千冀不让他继续使用苦肉计,谁知道他鬼使神差的说了句:

  “可是那个叫南宫炎的帮你报名了耶”

  我滞住,条件反射的把视线移到了南宫炎身上,他周围依旧围着群花花绿绿的女生,见我望向他,他毫不客气的迎上了我的目光,双媚眼朝我眨了眨。

  狂乱的心跳声提醒着我不能去看这个危险人物,赶紧转过头,我慌乱的说了句:“我不会去的!”

  奈千冀急了,激动的拽紧了我的衣袖:“啊啊啊?全班同学都去了耶!美美不可以不去的!”

  轻轻拿开他的手,我支撑着下巴望着窗外,心情却阵阵的复杂。

  南宫炎究竟在搞什么鬼?为什么擅自主张帮我报名,我又没说要去!该死的,怎么什么人都要管我的事!

  奈千冀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声音隐隐有些担忧:“美美,为什么不理我你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转过头对他安慰似的笑:“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心里有那么点不安,总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可是却又不敢断定,明天究竟会怎样

  “美美,南宫炎都已经帮你交了钱,你难道真的不去吗?”奈千冀小心翼翼的说道,大概是怕我生气吧。

  被带到记忆的地方二

  我不动声色的说了句:“管我什么事。”便又把头转向窗外,心思却完全不在这里。

  这个南宫炎,究竟想怎样?帮我报名又帮我交钱,他吃饱了没事干还是说他另有什么目的,抑或是钱多了没地方花?真是个怪人,无聊的人!

  眼神不由自主又瞟向了那个修长的身影。他眯着眼睛,塞着耳机,无视身旁无数掩着嘴想尖叫的女生。悠闲的依靠在身后的墙壁上听歌。长长的睫毛像是两把扇子轻轻颤动着,左耳上那枚银色耳钉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红唇突然勾起了个娇媚的微笑,之后,他突然睁开眼睛直视着我。

  这次竟然就这么跟他对视了起来,又想要在他的眼里看到些什么,可是却劳无获,他的眼睛深邃如黑洞,使人看不清摸不着。

  “柒美美!”当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时,个黑影不合适时的挡住了我的视线。

  大脑这才反应过来,我抬起头面无表情的望着祀沂太。

  “你在看什么?”

  答非所问的轻笑声,我慢悠悠的开口问道:“衣服换好了?”

  似乎之前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我也没有打他巴掌,他还是如既往的嚣张,还是如既往用这种理所当然的态度对我。

  他点了点头道:“嗯!”

  微微笑,我心不在焉的“哦”了声。

  “你在这里做什么?”祀沂太这才发现坐在我前方的奈千冀,语气透着不满。

  奈千冀得意洋洋的扬了扬眉,似乎在宣告什么似的:“我当然是在跟美美聊天啊,怎么?不可以吗?”

  “滚!”祀沂太低吼了声,眼神犀利的可以杀死人。就好比有人抢了他东西之后那个恐怖的表情。

  奈千冀嘟着粉唇无辜的望着我:“美美”

  额头顿时滴下大颗汗珠,我拍了拍他的头,像是安抚受伤的孩子似的温和说道:“乖,回座位吧。”

  奈千冀嘟着嘴巴不满地“哦”了声,便沮丧着头回到了座位。

  奈千冀就是这样,像个孩子似的感觉好像长不大,想要人哄哄他,给他粒糖吃吃他才会笑着说:“谢谢!”

  被带到记忆的地方三

  回到家,那个女人正坐在沙发上嗑瓜子看电视,见我回来,只瞄了眼,便又回过头继续。

  经过的时候,我说道:“明天学校去郊游。”

  “怎么又有活动?”听完我的话,她立即跳起来朝我大叫。

  我不语,径直朝楼梯走去。

  “站住!”身后传来那个女人的吼声:“以后不用跟我说这些,你知道我是不会让你去的!”

  止住步伐,我没有回头,心里却阵阵的难受。

  我知道,她是不会让我去的,她只知道钱,只知道不准把钱浪费在我身上,她就知道

  “还有!”那个女人忽然快步走到我面前,嘴里的瓜子壳吐,便伸出手指狠狠往我肩上戳:“我告诉你!别再纠缠我儿子!听到没有?!”

  肩膀阵阵的酸痛,我拼命忍住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仰起头冷笑道:“是他纠缠我,不是我。”

  “什么?”我知道这下彻底把她惹怒了,她个箭步冲上前,把揪住我头发:“还给我嘴硬!你再说遍再说遍!”

  悲从心来,委屈的泪水不停在眼眶里打着转,我撕破喉咙喊道:“是他纠缠我!”

  这刻,我突然很恨这个家,不,应该说是比以前更讨厌这个家,讨厌眼前这个女人,家那么美好的个字眼,却为什么在我眼里是那么可恨!突然又恨起爸爸,为什么他定要娶这个女人,为什么他就不能考虑下我的感受,即使是去很远的地方出差,为什么就不能带上我起,抑或是把这个女人带走,也许这样我就可以好过些

  “你还给我嘴硬!你再嘴硬试试!”只拖鞋从天而降,不偏不倚狠狠砸在我的头上。顿时头撕裂般的疼痛,不仅仅是因为只拖鞋。

  而她的声音依旧在我耳边徘徊,不仅如此,还越来越大:“你最好给我识相点,再接近他,我就不会再用只拖鞋对你这么客气!”

  被带到记忆的地方四

  向来都憧憬着有个完整的家,有爱我的爸爸,爱我的妈妈,家人相亲相爱,起吃饭起看电视,享受家的温暖。可是这只是憧憬,不是现实,它出现在我脑海中,却无法在眼前实现。所以我只能幻想,幻想自己是生活在个美好的家庭。

  “竟然无视我的话!”话落,未等我反应过来,那个女人便上前步狠狠甩了我巴掌。

  脸顿时火辣辣的疼,我扬起头,伸手捂住脸,红着眼睛望着眼前那个如花般的女人。她是如此美艳动人,所以爸爸才会娶她,所以她才敢那么嚣张,所以她就动手打人。我明白,这已经不是第次了,这样的情况已是家常便饭,却依旧没办法让我心习惯下来,它还是隐隐的作疼,不肯停会儿。

  “住手!”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突然从遥远的地方传了过来。

  我怔,满脸震惊的把视线投向了那个修长的身影。他正缓缓的朝我们的方向走来,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只看见他脸复杂的表情,他依旧是那么妩媚动人,美的好不真实,只有左耳上的那枚闪着璀璨光芒的银钉在阳光下见证了他是真实的,不是虚无的。

  “你你”那个女人见来人,如大白天见了鬼似的惊慌起来,她立即往后退了几步,伸出手指脸惊恐模样指着南宫炎。

  他没有看她,而是径直朝我的方向走来,双媚眼此时透着隐隐担忧与心痛。是我看错了吗?为什么他此刻的表情那么像某人

  “疼吗?”脸上传来温热,南宫炎俯身心疼的抚上了我的脸。

  怔怔的望着他,憋在心里的话却在这刻被卡在了喉咙。

  转过头,他对着那女人冷声呵斥:“你怎么可以打人?”

  那女人顿时吓的屁股坐到了地上,嘴里像是在喃喃自语又像是在对谁说:“谨枫你你是谨枫吗你”

  “我叫南宫炎,请叫我南宫炎!”南宫炎二话不说便打断了她的话。这是第次,我看见他发那么大的火,看见他眼里的怒气,看见他对那个女人深深的敌意。

  “可可是”那个女人还想说什么,却再次被南宫炎毫不客气的打断:“别说我跟那什么谨枫长的相,我讨厌这个人!”

  被带到记忆的地方五

  “你”那个女人气的失去了理智,“倏——”的站起身咆哮道:“我我管你是谁,反正我告诉你,我们的家事,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管!”

  心里莫名担心起南宫炎来,他怎么会知道我家住在这里,他又怎么会来找我?而且对啊他是个外人,这件事根本与他无关,我怎么可以连累他,怎么可以把他牵扯进来。

  笑到这,我不管三七二十便上前狠狠推了他把,声音冰冷:“这是我们家的事,你回去吧。”

  话出口,竟觉得有些失落,有些难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心里就像五味杂陈般难受。

  时光再次往后退,我想起了那个时候的他。他不求回报的帮我挡下切,总是默默地为我付出,不让我受点伤害,就算挨了那女人的揍,他也绝不会说疼,他只会笑着安慰我说:美美,我皮厚,刀枪都穿不破。然后我哭,他又安慰我:别哭,你哭我这里会痛。他指了指他的心脏。

  “想挨揍是吧?”那个女人狡黠的微笑里透着浓烈的杀气,也许我是说夸张了点,可她现在这样完全像是个杀人犯,让我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疯子。余光突然瞄到她手里的东西,那是条皮带。

  我大惊,失声尖叫:“不可以!”

  这仅仅是条皮带吗?不,不是!那等于件杀人武器,曾经,那女人就是用这条皮带抽打着瑾枫,她根本就是往死里打,根本没有想过这件事跟他有没有关系,她只知道用刑,只知道为我挡下切的人都该死。两年了,自从瑾枫走后这条皮带便消失了,因为她不会用它来打我,她心知肚明,我是爸爸的女儿,是她爱人的女儿,她不敢

  然而现在望着这条失踪两年的皮带,我突然心酸了起来,怀念了起来,却又再次恐惧起来。它即将又要落在南宫炎的身上,那个跟瑾枫相似的男生身上。

  “走!”就在皮带快要落下时,手中突然传来了阵温热,南宫炎紧握着我的手,迅速躲过并拉着我冲出家门。

  这切来的那么不真实,像是在做梦,使的我没有勇气去甩开他的手竟还配合着他奔跑了起来,没有丝犹豫,心却突然畅快了起来。

  他带着我上了他的跑车,之后发动车子,跑车飞快的刷过眼前的景物。

  也许,我真的可以逃避下,也许,我也可以偶尔放纵下自己,那个女人那么对我,我偶尔耍下小脾气,闹个离家出走,又有什么呢?!

  被带到记忆的地方六

  车子飞快的穿梭在陌生的地点,直到在座粉红色的古堡外面停下来。

  “下车吧。”南宫炎难得用这么生涩的口气跟我说话,他下了车帮我打开车门。

  诧异的抬头望了他眼,却见他脸心事重重的模样,见我盯着他看,他终于恢复了以往的模样,伸出两手眯着媚眼说道:“怎么,需要我抱你下来吗?”

  不知道为何,我的脸“噌——”的下通红,之后我赶紧下车,慌忙掩饰心中的混乱。

  当抬起头的瞬间,我的视线顿时被眼前的景物给缭乱了。

  那是座如童话中的城堡,美轮美奂的展现在我眼前。犹如十七世纪文艺复兴时威尼斯的装饰,庄严华妙,兼而有之,粉色的尖顶,粉色的砖瓦。

  “进去吧。”身后只有力的大手轻轻推了我把,我这才从呆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