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起:“老板娘!给我来两份牛排!”

  我的额头顿时出现三根黑线。

  他以为这里是高级餐厅?

  果然,食堂的阿姨尴尬了起来,颤抖着手指,指了指剩下的两个盘子,声音有些畏惧:“那个不好意思只有红烧排骨和和番茄汤”

  “什么?!”祀沂太的声音顿时提高了分贝,双琥珀色的眼睛威胁似的眯成条线:“你找死是吧”

  被这么吓,阿姨急得差点快哭了:“可是这里是食堂不是高级餐厅啊你要是想吃牛排我我可以叫人帮你去带你你”

  立刻打断她的话,祀沂太猛敲了台板,顿时又惹的女生连连尖叫。他眼瞪,喉咙响:“我就要食堂的牛排!你要今天不给我做出来,你就等着走人!”

  这场戏,真的看不下去了!

  这个祀沂太,他不管何时都那么喜欢逼迫人,他到底还有没有人性?!难道他不明白食堂的规矩吗?仗着张脸就敢那么嚣张,以为全世界的人都爱他,都不敢惹他了是吧?!

  越想越气,越想越看不下去,我起身,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走到祀沂太的面前:“祀沂太,这里是食堂,如果你想吃牛排请到高级餐厅去,别在这里影响别人食欲!”

  话落,猛地感觉自己用了很大力气说完,头又晕,眼前的事物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被唤醒的记忆六

  不过我还真是搞不懂,昨天在鬼屋里瞬间温柔的男生是他吗?!可是为什么今天他就变了个人似的。

  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他呢?!

  还有,他不是和后妈在起吗?今天为什么来学校?!

  “天哪!没想到那个女生是祀沂太的女朋友耶!”

  “好伤心哦”

  “不过他们也蛮般配的拉!哈哈!”

  “我心碎了!”

  女生们叽叽喳喳地又八卦了起来。

  “是不是不是由你来决定的!”祀沂太高傲地扬起下巴说道。

  “美美!”

  冷不防,奈千冀冲到了我身边。

  “她是我的女人!你离她远点!”祀沂太突然把揽过我的肩,恶狠狠地盯着奈千冀说道。

  完了,开学时候那个霸道地不可世的祀沂太又回来了。

  不过我还是冷静了下来,用力地想要掰开他的手:“祀沂太!谁是你的女人!”

  “昨天在鬼屋里可是你输了的,你不会要毁约吧!”祀沂太冷笑了声。

  对啊,我差点忘记了,昨天在鬼屋里我们说好,要是我输了我就得做他的女人。

  可是,我不想!

  我柒美美办不到的事情没有谁可以强迫我!

  “美美祀沂太,快放开你的手!”奈千冀突然上前用力地想要把我从祀沂太的怀中拉出来。

  可是还是徒劳无功,祀沂太太用力了!

  肩膀疼痛了起来:“祀沂太,你弄疼我了!快放开!”

  我想要挣脱开,祀沂太终于稍稍放松了下。

  “祀沂太!放开我!你再不放我就跟你没完!”为什么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在渐渐变小。

  我用力地想要把祀沂太的手拉下来,可是竟然感觉到自己突然下子无力了起来。

  头,也异常地痛,好像有千千万万地蚂蚁在吞噬着我。

  “祀沂太好帅好酷!”

  “奈千冀好帅好可爱!”

  “我爱你祀沂太!”

  “我爱你奈千冀!”

  花痴声比起比伏。

  这样的吵闹声更是使得我自己的头痛的要命。

  我抬起头,狠狠地说道:“祀沂太,放开我!”

  尽管我的声音是那么地无力,可是我依旧不依不饶地说。

  祀沂太并没有打算放开我,而是绕过奈千冀直直的朝我坐的位置走去。

  奈千冀脸呆滞地愣在原地。

  脚好软,头好痛,我感觉自己整个人再往下掉了。

  “祀沂太,放开我,我难受”我有些无力地垂下了眼帘。

  这个祀沂太再不放开我,我真的要窒息了!

  被唤醒的记忆七

  只冰凉的手突然覆上我额头,紧接着传来祀沂太的声音:“该死,发烧了!”

  再次掰开他的手,我不耐烦的说道:“快放开我拉!”

  “美美叫你放开,你没听到吗?!”奈千冀愤怒的冲到祀沂太面前,想也没想就直接把我从祀沂太手里抢了过来。

  “该死我不是你们随便抢来抢去的玩物”难受的靠在奈千冀肩上,嘴里说的话却没人听得到。

  现在才发现被无视是种多么无耻的行为了

  “找死!”传来祀沂太的喝声,紧接着腰上紧,整个人已经腾空了起来。

  “祀沂太你干嘛”有气无力的想要挣脱,却徒劳无功。

  该死的祀沂太,趁我生病竟然吃我豆腐!好吧,回去我定整死你!

  正想着,奈千冀再次冲过来把拖住祀沂太:“喂,快放开美美!听到没?!”

  头顶上方传来祀沂太的冷笑声,紧接着,奈千冀被他脚踢到在地。

  心里顿时阵阵的难过。

  奈千冀都是因为我对不起

  没有想继续停留在这的意思,我在众多女生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下被祀沂太抱着离开。

  “祀沂太你”这个只会用蛮力解决的家伙,他难道不会考虑下别人的感受吗?!

  “闭嘴!”他狠狠瞪了我眼之后,突然闪烁着眼睛,声音有些僵硬:“你发烧了还是省点力气不要说话”

  有些诧异的睁大眼睛望着眼前这个男生,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祀沂太,哪面才是真的他

  被唤醒的记忆八

  在医务室挂了大概个小时的点滴,祀沂太无聊地头栽倒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望着他那琥珀色的眼睛被那眼皮缓缓的遮住,垂下的只是那又长又密又好看的睫毛,我忍不住盯着他看了起来。

  之前我都没有好好看过,现在看,祀沂太的确就像别人说的那样完美,连我都无法挪开视线了。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样粉嫩的嘴唇。

  我轻轻地在他的睫毛上挑逗了下。

  祀沂太似乎是被惊醒般,睁开了眼睛。

  我赶紧别过脸淡定地说道:“可以走了。”

  他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说道:“刚才我睡觉的时候,好像有人直在盯着我看,而且好像还动手动脚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不知道他究竟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我冷笑了声,站起身子说道:“哼!定是你在做梦。”

  “是吗?可是我怎么觉得梦境好真实。”他站起身子,把欠扁脸凑到我面前。

  心,突然又开始“砰砰砰”地胡乱跳了起来。

  如此近距离的看他,我已经能够感觉地到他那温热地气息调皮地在我脸上蔓延开来,有些痒痒的。

  他的脸越靠越近,嘴唇也在越靠越近,睫毛扑闪在我的脸上。

  我立即触电般的把推开了他:“祀沂太,请你自重!”

  说完,我头也不会的离开了医务室。

  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为什么每次都会使我心烦意乱地恍了神?!

  肚子好饿,刚才在食堂只吃了点饭,就被祀沂太那个家伙给搞砸了。

  我有些郁闷地走在学校的林荫道上。

  “美美,要不跟我起去外面吃饭吧!”身后传来了个声音。

  我条件性的转过头:“祀沂太,你干嘛跟着我?!”

  看见他就来气!要不是他,我也不会饿肚子,而且刚才叫我什么?!叫我美美?!这名字也是他能叫的吗?!

  “我带你去吃饭!”他跑了上来,牵起我的手就走。

  “祀沂太!你放手!”我恼怒地甩开了他的手。

  “怎么了?我带你去吃饭啊!”祀沂太脸无辜地望着我。

  为什么我会感觉到他像个三面人?!开学的时候霸道冷漠,在昨天又温柔又霸道,现在是霸道又天真?!到底哪个才是他啊?!

  该死的,臭小子

  “不饿。”

  “真的不饿吗?”

  “不咕咕”肚子再次抗议,我的脸瞬间爆红。

  你叫啊!我允许你叫了吗?!

  偷偷瞄了眼祀沂太,见他正憋着笑差点喷血的样,我二话不说就抬起头:“带我去吃,你请客加买单!”

  再怎么要面子也不能虐待自己的肚子,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哪来的力气,没有力气怎么能理直气壮。

  算了,祀沂太,今天算便宜你了。

  祀沂太这才露出了满意的表情,笑了笑,拍了拍我的头,眼里的笑意刻也没停过:“哈哈早说不就得了!”

  枫爱美小屋

  当祀沂太带着我来到那家店门口的时候,胸突然闷,千斤重石猛的下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脑子突然死机,我呆愣的抬着头望着那块金黄|色的店牌,那些零碎的记忆再次拼凑起来。

  当他牵着她的手走到间金黄|色的店门口时,他突然神秘的冲她眨了眨眼睛:“美美,抬起你的头看上面。”

  她疑虑的望了他眼,才缓缓抬起头。那双闪着墨玉的黑瞳瞬间睁得老大老大,时过境迁,她才脸惊喜的转过头望着旁边那张玉雕似的俊脸:“枫爱美小屋谨枫你”

  他淡淡笑,琥珀色的眼睛像是池柔静清澈的湖水,蠕动着嘴唇,语气深情了起来:“我特地为你买下的餐厅,取名为‘枫爱美小屋’,意思就是谨枫爱美美所以以后这里就是谨枫与美美的专属餐厅,美美喜欢吗?”

  她望着那潭清澈明亮如湖水般的眸子,股暖流顿时涌上心头,有些语无伦次,眼泪却已经流了下来:“我喜欢很很喜欢”

  “我不要进去!”把推开祀沂太,我抱着头痛苦的蹲下身。

  该死,臭小子二

  祀沂太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他蹲下身,捧起我的脸,声音有些担心有些惊讶:“你怎么了?喂喂喂,你哭哭什么?!”他急,伸出手来猛的擦我眼睛,却不想刚擦掉又开始掉出来。

  心阵阵的刺痛,想要挥掉的记忆突然像是乱线缠绕在我脑海中,用力扯却越扯越乱。

  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是存心的只是只是因为当时的心情太激动而已不要再纠缠我了好不好?能不能不要再纠缠我了我知道错了,我也曾后悔过,我也为当初自己的愚蠢行为反省过,所以原谅我好吗?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无力的抱着头,想要大声哭却拼命忍住,只能任由自己此刻像个无助的小孩般,直抽泣直抽泣任由泪水大颗大颗大颗大颗的打湿衣襟

  头顶上方没有再传来祀沂太的声音,好久好久,好久好久似是过了个世纪般漫长,他突然把拥住了我,紧紧的抱着我

  我滞,忘了哭泣,猛的抬头,却对上了他那心疼的眼睛。

  那双眼睛从前为什么会那么让我害怕,可是此刻,为什么又会让我那么安心好像好像是

  “别哭了。”他搂我的头,我的脸顿时紧贴在了他的胸口处。

  “扑通扑通扑通——”,这是他的心跳声吗?

  该死,臭小子三

  头脑里那千万个为什么悄无声息地把我那痛苦的回忆驱走开了,被那有力的双臂环抱着的温暖怀抱,似乎持续了整整个世纪般漫长。

  当头脑终于清醒,我这才触电般的推开祀沂太从地上站了起来。

  最后望了眼那间金黄|色的小屋,闭上眼睛狠心转过身,我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去隔壁吃吧”说完,没等祀沂太开口我便钻进隔壁家很普通的小餐店。

  “喂你”祀沂太赶紧跟上来。

  直接叫了两瓶酒和两菜汤,我和祀沂太便坐了下来。

  “这里的东西能吃吗?该死,竟然拉我来这种垃圾店。”祀沂太愤愤的往旁边瞄,眼神瞬间变得厌恶起来。倒惹得那些女生连连尖叫。

  看都不看他眼,我直接开了瓶酒,抬头猛地往喉咙灌去:“我没有拉你过来。”

  喉咙瞬间感到阵刺痛的火热,我用力再次猛灌了口。

  “喝酒是吧?!好,我陪你!”他突然抢过我手中的酒瓶,在我震惊的目光下猛灌了下去,于是,桌上多了个空瓶。

  压抑的心情突然得到点释放,我淡淡笑,转过头对老板娘说道:“再来瓶酒!”

  “好,马上就来!”

  喝进去的酒在喉咙里火烧火燎的,好难受,酒精的麻痹却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痛快!没想到喝酒真的这么有用,原来喝了酒真的能够忘掉切事情。

  我杯接着杯不停地往嘴里猛灌,任酒精麻痹了我的味觉,麻痹了我的神经。之后开始头昏眼花,眼前那个人的影子在眼里若即若离起来。

  摇了摇头,我举起酒瓶晃着脑袋对祀沂太大声说:“来!我们再干!”

  手在空中举了好久,却依旧没有看到祀沂太如我所愿跟我干杯。

  有些恼怒了起来,我红着眼睛把酒瓶子再往前举了举:“快点啊!”

  谁想手中突然空,手里的重量瞬间消失,再看,那个酒瓶不知何时已在祀沂太的手里。他脸怒气的看着我,声音有些带吼:“该死,别再喝了!你醉了!”

  愣愣的盯着空空如也的手心,好久好久,眼泪终于压抑不住,像是泛滥的洪水般往外倾泻着。

  该死,臭小子四

  低下头狠狠抹,望着眼前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我的心揪:“祀沂太你说,如果害死了最爱的人的最爱的人,那他会不会很恨我?”

  他怔了怔,说道:“什么?”

  “祀沂太,你说,他到底会不会恨我?!他是不是从此以后就不会再理我了?!”

  “该死!柒美美,你喝醉了!”耳边传来某人的低吼声。

  我突然像是发了疯的猛兽般,把掀掉桌子上的酒瓶,声嘶力竭大喊:“我没有喝醉!我没有!”

  “乒乒乓乓——”的声音瞬间在整个小餐店显得格外清晰,引得无数客人朝我们这边投来诧异的目光。

  老板娘摇晃着结实的肥肉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看着这片狼藉,有些生气:“这位小姐喝醉了,麻烦先生送她回去可以吗?我们这里还要做生意!”

  此时此刻,我什么话也听不进去,“倏——”的起身,猛拍了记桌子:“老板娘!你去拿酒!我要喝酒!”

  老板娘气的差点吐血,刚准备开口,祀沂太便伸手把张大钞拍在桌子上:“钱给你,不用找了。”

  话音刚落,他转过身,未等我反应过来,突然俯身拦腰抱起了我。瞬间,我的脸紧贴在了他结实的胸口处。

  心里好难过好难过却已经无力去挣扎,喝酒不是说能麻痹神经吗?为什么此刻我突然变得清醒了起来,心中那种疼痛的滋味刻没有消停下来。

  不知不觉,就这样迷迷糊糊睡着了,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撑起身看,熟悉的窗帘,熟悉的味道,原来已经回到家了。头好痛,痛的快爆了,想,才记起昨天我喝了酒。还有貌似昨天昨天是跟祀沂太起那就是说昨天是他送我回来的?

  该死,臭小子!五

  下了楼却看到祀沂太也在,那个女人看到我之后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柒美美,昨晚喝酒了?”

  我低着头快步走到拎起书包就往外走,却不想胳膊被祀沂太抓住。抬起头冷冷的说道:“放开。”

  他似乎没打算放手,嘴角勾站起身:“起去学校吧。”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便把拽住我的胳膊往外拉。

  “祀沂太,你放手!”出了门,我便把甩开他的手,愤愤的瞪着他。

  他居然没生气,笑了笑,答不搭题的说道:“到我旁边来!”

  无视他,我转身就走。

  “喂!”胳膊紧,祀沂太快步走到我面前,语气有些灼灼逼人:“记住,以后你必须走在我旁边!”

  冷哼了声,我别过头干脆不理他。

  臭小子,以为他老大吗?!你!

  大概是不满我这种无视他的态度,他对着我就咆哮起来:“柒美美!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这才缓缓转过脸,懒散的瞄了他眼:“拜托你不要这么无聊好不好?!”

  “喂!你找死是不是?!”

  “吵死了!”瞥了他眼,我直接走到附近的车站,刚好公车适时的开来,不管身后某人的大吼大叫,我二话不说就上了车。

  祀沂太见状,立即跟了上来,快步走到我旁边,他才脸怒气的瞪着我:“竟然想甩掉我啊柒美美”他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我顺手在硬币箱投了个硬币,无视他。

  “该死!柒美美!喂!”低吼了声,祀沂太想叫住我,却被司机大叔的话给打断了:“同学,请投硬币!”

  他这才站住脚步,眼神扫射到了司机大叔的身上:“投硬币?!我为什么要投啊?!”

  司机听,火了:“不投硬币你上什么车啊?!下去!”

  我的额角顿时滴下大颗汗珠。

  好吧,司机大叔算你倒霉。

  果然不出我所料,祀沂太二话不说冲到司机大叔面前,把拎起他的衣领,挥起拳头就想揍下去。

  “祀沂太!”忍耐不住,我低吼了声。

  该死的,竟给我添乱!

  祀沂太似乎是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猛的松开他的衣领,跳到我前面,还不忘对那司机狠狠警告:“死老头!你给我记住!”

  被吓的差点丢了魂的司机,却还逞似的颤抖着食指指向祀沂太,嘴里说的话哆哆嗦嗦:“你你也给我记住”

  该死,臭小子六

  祀沂太忍不住又想冲过去,我赶紧把拉住了他,顺便在硬币箱投了个硬币:“大叔,你开车吧!”

  司机大叔这才闷闷不乐的转过头发动车子。

  车子起动,祀沂太才慢慢安静了下来,松了口气,用余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