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点告诉我你外婆家在哪?!”有些生气的怒吼了声,祀沂太的脸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什么,显得微微有些红。

  算了,这次再怎么说也得感谢他的。好吧将就下就让他送?

  “直往前,然后穿过马路,往西走,直到底就到了!”

  偶遇,意想不到的事情六

  “这里?”离外婆家不远时,祀沂太边伸出手指指着某个方向问我道。

  点了点头,我“嗯”了声。

  “那我”他还想说什么,却被我立马打断了:“你走吧,我可以自己回去。”

  也不知道这样究竟是怎么了?突然有点不适应跟他在起的感觉,想要逃避,却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些什么。

  似乎有那么瞬间,我看到了他眼里的失落,可不过会儿便转瞬即逝,似乎从来没出现过样。他依旧勾着唇角,露出招牌似的笑容对我说道:“难得我大发慈悲送你回去,你就是用这种态度对待我?”

  无意的反问了句:“那你想怎样?!”

  却得到他挑衅的回答:“也不请我去喝杯茶吗?”

  看向他的眼神顿时多点什么,我微微有些吃惊,却想不出个原因。

  “我外婆”

  他想也没想立刻打断了我的话:“没关系,我不介意!”

  没没关系?

  差点被他气死!

  他没关系我有关系啊谁会在丧礼上突然带出个不关己的朋友出来啊

  正想着,前方却突然传来个熟悉的尖锐的女声。

  “沂太?”

  我愣,那个白色的身影摇摆着身子快要走到我们面前了。

  有些不敢置信的喊了句:“你怎么”

  却更加对她叫他的名字诧异了起来。

  转过头,我看向祀沂太,却正好对上了他那双琥珀色的充满疑惑的双眸。

  等到我们各自回过神来,后妈已经踱步走到祀沂太的面前,也是脸震惊:“沂太,你怎么会在这里?”

  沂太?我更是被这个称号给弄得莫名其妙。

  震乍的望着眼前似乎很久没见面的两个人,我的心里更是泛起了层层的迷雾。

  他面无表情,却是低着头:“家里没人,正好又遇到了这家伙。”

  那个女人这才把目光投向了我,良久,又怒又恼的问了我句:“你这么会和沂太在起?”

  我立即翻了个白眼:“路上碰到的。”

  刚才祀沂太不是已经告诉她了吗?!真是个笨女人!

  那个女人扫射了我眼,之后便重新把注意力投到了祀沂太的身上:“沂太,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

  “很巧啊,她外婆也是今天出丧,所以我想来看看你是不是在这里。”祀沂太轻描淡写的说道。

  她外婆也是今天出丧?也?什么意思?

  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寻常,我忍不住问了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个女人没有开口,冷哼了声。

  “她是我妈。”良久,祀沂太才讪讪的开口。

  什么?!

  大脑立即停机,许久才终于反应过来。

  祀沂太的亲妈,竟然是我最讨厌的那个女人?!

  偶遇,意想不到的事情七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灰姑娘的那个故事。

  灰姑娘的后妈有的是两个漂亮的女儿,而我的后妈却有个帅帅的儿子

  我忍不住抹了把汗。

  心情有些郁闷,又有些烦躁,却没有生气。我闷闷的说了句:“你们慢慢聊吧,我先回去。”

  那个女人顿时笑了起来:“好好好,你赶快回去吧!”

  嗤笑了声。我明白她的意思。

  准备转身离开,却不想胳膊紧,祀沂太拉住了我:“不用。”

  缓缓转过头,看到的那双琥珀色眼睛里,此刻却似乎溢满了许多心思。

  是什么时候开始,我终于肯这样对视他的眼睛了?

  “沂太!”那个女人又气又急,却又不好对祀沂太发火,只能对我干瞪着眼。

  微微有些明白情况,我只能任由祀沂太拽着我的胳膊。

  原本他今天心情那么好,定是因为可以见到妈妈了,可是现在却又假装副无所谓的样子。

  固执的家伙,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这副不肯放下架子的样子。

  手心突然有了温度,我低头愣。祀沂太已经牵起了我的手。

  “你先回去,我和她有话要说,晚上我们再电话联系。”他的声音有些冷漠,却似乎又有点懊恼。

  想要挣脱他的束缚,却不想他手中的力度更加大。

  “沂太”那个女人的声音明显有些僵硬。

  祀沂太头也不回的拉着我的手,声音也似那样僵硬无奈:“走吧!”

  身后的声音再也没有听到。我静静的凝视着他的侧脸,却看到他脸上的哀伤。

  这个笨蛋,总是喜欢压抑自己的感情

  轻笑了声,我的声音有些无奈:“明明很想见到她,为什么还要装出副冷漠的样子?”

  听到我的话,祀沂太明显愣,随即,又圆瞪着眼镜狠狠的对我说道:“我不想见到她。”

  有些痛,我感觉到手中的力度更加大了。

  这个家伙!固执的要命!

  “你这样做,只会伤害到她。”我说出了我的心里话。

  我想要的亲情,已经不存在了,我的亲生母亲,我原本完整的个家,已经不存在了

  然而祀沂太,他现在有着眼前的切,为什么还要不去珍惜,不去保护,等到失去后,知道痛了,后悔还来得及吗?

  他微微愣,眼神闪,放开了抓着我的手。

  “我讨厌她。”良久,他缓缓吐露出这几个字,声音却听起来有点压抑。

  脸色凝重的望着他的侧脸,我缓缓开口:“没有个儿子会讨厌自己的母亲,毕竟,你们是血脉相连的。”

  听完我的话,祀沂太突然停下脚步,之后对着我就是阵咆哮:“够了!你懂什么?!”

  这刻,我竟然没有办法对他生气,有的只是无奈,还有心疼?

  声音很静谧,却能字句入他的耳朵:“我妈在我出生后的几个月就离我而去,所以从小我就开始学会独立,什么都得懂事,都得不让爸爸来操心。比起我,你幸福的多。”眼睛里突然笼罩了层薄雾。

  偶遇,意想不到的事情八

  他突然俯身直视着我的眼睛,字句的说道:“你,不,懂!”

  那字句,说的坚决不容反抗。

  终于放弃了那样的劝告,我别过脸冷着声音说道:“随便你。”

  可恶的家伙,好心劝他,他却当驴肝肺。

  看来,是我自己太不知好歹了!

  “柒美美,为什么我会这么讨厌你?!”祀沂太突然蹦出了句话。

  突然听到这句话,心忍不住颤。

  有些生气,更多的却是难过,我轻轻的开了口,很淡,很淡的语气:“讨厌我的话,我会选择离开!”

  落寞地转过身,是的,还是离开的好。这样,以后自己的心也不会那么累,也不用总是压抑着自己。

  冷笑自己。我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多愁善感了?

  脚步刚刚抬起,腰部却猛的紧,紧接着,我的脸贴在了某人的胸口处,

  心顿时不安分的跳动起来,脸上的温度让我再次想起了这种感觉。

  猛的抬起头,却不想被两片薄薄的唇瓣盖住了。

  惊愕地放大瞳孔望着眼前突然放大的俊脸,时间竟忘了反抗。

  他的睫毛很长,触在我脸上,微微有些痒。他的吻却是霸道的,似乎想要用尽所有力气把我融入到他身体里去般。

  就这样,好像很久,好像又瞬,象是雪花飘落在冰面上刹那间的凌结。

  我这才意识到什么,赶紧把推开他。

  怒瞪着眼镜,我毫无形象得大吼道:“你干什么?!”

  他坏笑着,手指贴在嘴上,脸得意:“看来你的吻并不让我讨厌。”

  心突然颤,脑海里那些零零碎碎的碎片突然拼凑在了起,形成了美丽的图画。

  她的睫毛在夜风中颤抖。

  他的心尖也随着颤动。

  他静静地凝视默默的,默默的靠近。

  他感觉。

  是那片静静的摇曳不出波澜的月光。

  没有任何激|情荡跃。

  有的。

  只是寂静的心动

  ——他轻轻地吻上了她的唇。

  “啊——”心突然没命似的痛,我立即推开祀沂太想要跑走,却被他把拽住。

  眼里的盛怒比不上切,我红着眼睛瞪着他。

  就是他!

  就是他再次让我想起了那些破碎不堪的画面!

  “柒美美,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祀沂太的女人!”他点了下嘴唇,邪笑的勾起了唇角。

  拼命忍住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我冷声道:“滚开!”

  鬼屋里的约定

  话落,立即甩开腿奔跑起来。

  他并没有追来,只是在身后轻轻笑了几声。

  飞速地离去,眼角的泪水被风吹干了,有点粘,有点腻。

  明明已经忘记,却又偏偏想起。零碎的记忆就像是碎裂的玻璃瓶磕在心上,令我疼痛难忍。

  不停地转着弯,似乎这样可以让自己不去多想,可等我停下脚步时,却已经来到了个陌生的地方。

  那是座古老的建筑物,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宅院。傍晚时分,宅院周围到处弥漫着股阴森恐怖的气息,令人忍不住不寒而栗。

  脚底下突然传来股阴凉的气息,我忍不住倒吸了口气,却不想那扇破旧的门突然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咯吱咯吱——”

  强烈的好奇心使得脚步缓缓向前移动,我轻轻推开那扇半掩着的门。

  “有人在吗?”望着空旷的屋子,壮着胆子问了句。

  “咯吱咯吱——”回答我的却是身后那道门奇怪的声音。

  我惊。

  难道我是来到了那传说中的鬼屋?

  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那是个宽大的客厅,前面是张巨大的八仙桌,两旁摆着两张旧式椅子,桌子上还摆放着杯水。

  嘴巴突然有点干,再看了看周围没有人,我二话不说就拿起杯子喝了起来。

  “啊!好烫!”舌头顿时被烫的麻痹过去。我条件反射地把杯子惊放到桌子上。

  脑海里闪过丝怪异的感觉。

  我懵住。

  这茶应该是刚刚泡好的,可是屋子里的人呢?

  身后顿时刮过阵冷风,我忍不住抱紧了身子。

  该死,早知道就不该来这个鬼地方了,到现在才知道好奇心傻死猫的涵义。

  “咯吱咯吱——”那道门再次发出诡异的声音,在这空荡荡的屋子里,显得格外清晰。

  巨大的恐惧感朝我整个人笼罩下来,嘴张,我发出了惊恐声。

  身子转,我调转头立即回去,不料,“嘭——”的声,貌似撞上了什么

  ————————————————————————————————————————————————

  米932746049

  读者群113990970

  鬼屋里的约定二

  不是鬼,不可能是鬼!

  世界上绝对不会有鬼!

  不停的拍着自己上下起伏的胸腹,我暗暗安慰着自己。

  “你”头顶上方,突然传来个男音。

  我愣,头猛地抬,对上的果然是那双琥珀色的眼眸:“祀沂太?”

  他他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冷哼了声,他饶过我径直走到那张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坐了下来。

  暗暗有些惊诧,却依旧装出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冷淡道:“你跟踪我?”

  祀沂太微微抬起头,片刻,突然笑出了声:“哈哈原来柒美美会怕鬼哦?”

  该死!

  紧握着拳头,我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静些:“谁说我怕鬼!”

  这个家伙,逮到机会就开始笑我了是吧?!

  他微微耸了耸肩,之后站了起来走到我面前,琥珀色的眼睛闪着光泽。伸出手,轻轻挑起了我的下巴,笑的让人很想揍他顿:“难道是我听错了?我刚刚明明有听到谁在尖叫的,难道是鬼?”

  “你!”可恶的家伙,抿了抿嘴唇,我深呼了口气凝视着他:“你直跟在我后面?”

  “怎么?想要保护我的女人都不行吗?!”他倒是说的很理所当然。

  我的脸顿时阵红阵白,伸手狠狠拍下他的狗爪,转过身快速朝里房走。

  气死了气死了!我怎么会认识这个讨厌的家伙,丢脸死了!

  “喂,你不怕吗?”身后传来某人幽幽的声音。

  忍住浑身上下快要掉出来的鸡皮疙瘩,我转过身眯眼字句道:“我,不,怕!”

  他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又开始笑了起来:“呵呵好啊,要是你真的能证明给我看你不怕‘鬼’”话到这,祀沂太停顿了下,琥珀色的眼睛闪过丝狡黠的微笑:“那我之前说的话,就笔勾销。”

  “什么话?”

  他嬉皮笑脸地说道:“要是你证明不了的话,那你就得乖乖遵守约定,当我祀沂太的女人!”

  我这才回想起来,他之前吻过我之后,说的那句话:你是我祀沂太的女人!

  冷笑了声:“好!”

  话落,不理会他再说什么,我直接朝里屋走去。

  柒美美,加油!你定可以的!

  鼻尖突然传来阵熟悉的香味,我愣,身前的祀沂太不知何时出现。

  他皱了皱眉头,盯着我胸前问道:“黑色曼陀罗?”

  我这才注意到原来刚才的香味是从我胸前的项链里散发出来的。

  “它会带给你不幸”他的声音突然沉闷了起来,说话的语气很是认真:“它能制造幻觉,我劝你还是早点把它扔了,以免”

  我嗤笑了声,冷瞥了他眼:“以免什么?”

  这家伙,又再搞什么鬼?!

  没有再去说那个话题,他俯身在我耳边轻声说了句:“柒美美,我很公正地告诉你,要是你因为害怕而扑到我的怀里,或者尖叫之类的,那你就输了哦!”

  脖子里顿时阵阵难受,我赶紧别过脸,有些不自然的说道:“我不会输的!”

  鬼屋里的约定三

  祀沂太拽拽地把两只手又插进了口袋,尾随其后。

  深吸了口气,我暗暗给自己打气。

  柒美美,世界上是没有鬼的!所谓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你定不能输!

  步步挪动着步子,似乎每挪动步都是那么艰难。

  “如果怕的话,就不要勉强自己了!”祀沂太的话有些阴森森。

  屋子里顿时凝聚起股强大的寒气,我皱了皱眉头继续往前走。

  记得听人家说过,阴气比较重的地方,不管是谁跟你说话都不要回头,因为站在你身后的有可能不是人

  眼睛突然定格在了支蜡烛上面,瞳孔瞬间暴大。

  怎么会有蜡烛?不是没人住的吗?

  顷刻间,脑海里想起了某部鬼片的场景:

  熄灭前的最后滴蜡油悬在烛台上,十八世纪的雕花窗棂隐隐地发出轧碎核桃的声音,白色窗幔开始不安分地飘动,惨白的月色阴森森地渗进来,纱幔上的褶皱波浮不定,渐渐地显露出小孩子的形状,她的眼神钉入你的骨髓。敲门声不止,整个空间像瓶要倾翻的番茄酱,谁会成为下个牺牲者呢,泡在惨淡的番茄色中

  脸色顿时煞白了起来。

  想到这里也有蜡烛,而且也有十八世纪的雕花窗棂,也有白色窗幔,因为天色已经渐渐变暗,缕红色的夕阳笼罩在了纱幔上,红红的,就像是滩鲜血。

  脚似乎是生了根,没有办法再前进。

  惨白的脸色,亦然睁大的眼睛,半睁着的嘴巴,我动不动的身子。

  忽的想起身后的人。

  他怎么这么久都没开口说话?

  难道他

  脑海里再次浮现出个镜头。

  个类似祀沂太的腐尸黯然的躺在地上动不动,在他身旁飘忽着张着血盆大口的不明物体,那个物体没有手没有脚,身上只披着件白色的纱布,在这漆黑的屋子里格外的耀眼。

  鬼屋里的约定四

  “啊——”直压抑在心里的恐惧感瞬间全部爆发出来,我颤抖着双唇畏惧的缩成团。

  不要不要!不要吃我!

  “喂!”身后传来个熟悉的声音。

  我僵,没敢回头。

  “叫你不要逞强你不听,现在怕了吧?!”熟悉的声音带着幸灾乐祸的轻笑。

  等到我僵硬地把头回过去,看到来人却还是没反应过来:“祀祀沂太?”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我愣愣的伸出手指指着面前的人:“你没死?”

  他不是被那血盆大口给吃了吗

  “干嘛副惊恐的表情,我又不是鬼!”祀沂太捋了捋头发,刚想说什么,我却把扑到他怀里。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突然觉得好难过好难过

  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扑向他的怀中,只知道此刻好安心

  他的身子似乎颤抖了下,有些不自然地别过脸,却依旧副高傲的样子:“愿赌服输!你你现在是我祀沂太的女人!”

  没有仔细听他的话,我忍不住想要哭泣,却还是把泪水憋回了肚子。

  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感觉那么安心,为什么现在这个镜头,我竟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脑袋猛的疼,我这才惊醒过来,立刻触电般的推开他。

  心又发出了那种奇怪的声音,像是在打鼓,脸突然有些烫,我赶紧别过脸。

  该死!我这是在干嘛?!

  “柒美美!”祀沂太似乎有些生气,语气听起来很不爽。

  有些尴尬,有些丢脸,我没敢面对着他的脸说,只是有些僵硬:“干嘛?!”

  “我刚才说的话你有没有听进去?!”

  “我”

  “好!,我再说遍!愿赌服输,你现在就是我祀沂太的女人!”打断我的话,祀沂太很是霸道的扣住了我的下巴。

  鬼屋里的约定五

  “不可能!”我拍掉他的手。

  就算是有那么点心动,我也不可能再去接受其他男生。

  脑子里,突然有个声音在提醒着我:不可以答应他!

  “为什么?!”祀沂太的表情明显僵硬了起来。

  我转过身子背对着他,声音有些仓促:“因为我不喜欢你!”

  话落,身后许久没有再传来他的声音。

  “喵呜——”就在这时,阵凄惨的叫声打破了此刻尴尬的气氛,顷刻间,整个宅院又变得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