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没错!”

  似乎有点小小的激动,我再次伸出手向其中朵花触去:“好美。”

  不料,老婆婆却打掉了我的手:“不能碰,这花有毒。”

  我脸迷茫:“那你为什么可以碰?”

  听我这么问。老婆婆顿时得意地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你就不知道了,我手上掩盖了种花粉,是专门用来对付这些有剧毒的花的。”

  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我喃喃自语道:“这样啊”

  为什么美丽的事物都是这样?

  “小姑娘,既然你能找到这个地方,那我就送你份礼物!”老婆婆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了条黑色的项链。

  “是黑色曼陀罗!”惊喜的接过手,却想到之前老婆婆的话,我赶紧收回了手。

  “放心,毒已经去掉了,这条项链我珍藏了四十年。”老婆婆边说着边为我戴上。

  心里顿时阵阵的激动,却又阵阵的不安。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感觉到这条项链戴的是那么沉重,似乎我的命运就是跟它联系在块的

  “你过来!”老婆婆突然牵过我的手,拉着我坐到张椅子上:“你想知道黑色曼陀罗的花语吗?”

  我的眼睛顿时亮:“能告诉我吗?”

  黑色曼佗罗的花语五

  “黑色曼陀罗花的花语是不可欲知的死亡与爱,再者说,不可预知的黑暗死亡和颠沛流离的爱,凡间的无爱与无仇【无情】,被伤害的坚韧创痍的心灵,生的不归之路。它是种有毒草本,夏秋开花。曼陀罗也可以叫天使的号角,黑色的曼佗罗是曼佗罗当中最高贵的品种,是高贵典雅而神秘的花儿,但那是种闻多了会让你产生轻微幻觉的香气。只要用心培育的黑色曼荼罗能够通灵,因此它的花语是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老婆婆耐心地为我讲解道。

  不可预知的死亡与爱?

  不知道心为何突然抽痛了下,之后那种不安的感觉愈来愈浓,我低头看了眼胸前那朵花儿,它依旧散发着它独有的气息。

  “它还有个传说。”老婆婆突然道:“想听吗?”

  我略微点头。

  老婆婆笑的很开心,良久,她才开始讲:“大漠是上帝因为人类的欲念实行的惩罚。大漠中所有的生命仅仅靠大漠中央的水神掌管。直到水神爱上个带领族人寻找水源的女子,上帝震怒,要灭掉水神的灵魂,大漠花神曼陀罗以自己与水神共入人间轮回为代价,请上帝饶恕,上帝为她痴情所感,只把水神逐出天界,自此,沙漠中无水,曼陀罗也成为被诅咒的花朵。剧毒在身。”

  有些震惊地望着老婆婆眼里闪而过的诡异,我愣了片刻。

  是我看错了吗?

  “沙漠中生长的被诅咒的花朵,大漠中,没有个找到曼陀罗的人能够安然离开。清丽,枝叶妖娆,有剧毒。无解,也称情花。”老婆婆幽深的眼睛牢牢地盯在我的身上,眼神突然变得凌厉又严肃起来,似乎是在告诫我什么般。

  没有太在意,我只是附和似的点了点头。

  这种东西,我才不相信。

  眼神有些迷离,耳边的声音依旧在响,我却始终听不下个字,迷迷糊糊感觉像是犯困似的。

  等到我终于清醒过来的时候,哪还有老婆婆的身影。

  站起身,我叫了声:“老婆婆,还在吗?”

  没有声音,大概她已经离开了吧。

  低下头,捧起胸前那朵曼陀罗。

  那种奇特的味道,麝香味。

  ——————————————————————————————————————————————

  小知识:曼佗罗是年生有毒草本,夏秋开花,花冠漏斗状。又名风茄花洋金花山茄花。曼佗罗的花语是:不可欲知的死亡和爱

  曼佗罗r,又名天使的号角’r,年生。叶有麝香味;花喇叭状,气味独特;蒴果上有尖刺。叶互生,叶片卵圆形,边缘具不规则的波状浅裂或疏齿,具长柄。脉上生有疏短柔毛。花单生在叶腋或枝叉处;花冠漏斗状,白色至紫色。蒴果卵圆形,表面有硬刺,熟时四瓣裂。种子稍扁肾形,黑褐色。分为大花白花曼佗罗红花曼佗罗紫花曼佗罗等种类。曼佗罗花全株有毒,以果实以及种子毒性最大,干叶的毒性则比鲜叶小,其叶花籽均可入药。

  黑色曼陀罗的花语六

  回去的路上,脑中却还回荡着老婆婆的声音。

  “黑色曼陀罗花的花语是不可欲知的死亡与爱,再者说,不可预知的黑暗死亡和颠沛流离的爱,凡间的无爱与无仇【无情】,被伤害的坚韧创痍的心灵,生的不归之路。”

  “沙漠中生长的被诅咒的花朵,大漠中,没有个找到曼陀罗的人能够安然离开。清丽,枝叶妖娆,有剧毒。无解,也称情花。!”

  它真的有那么恐怖吗?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教室门口,喊了声“报告”,我走了进去。

  “柒美美,你还知道回来上课?!”数学老师凶神恶煞地挥起拳头敲在讲台上。

  全班顿时倒吸了口气。

  低着头,有些愧疚地说道:“对不起老师。”

  数学老师带着铁青的面孔站到了我面前指着我鼻子:“对不起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

  顿时,全班哄堂大笑。

  我有气无力地低着头不说话。

  “老师,美美这是第次,你就放过她吧!”讲台下传来个好听的声音。

  条件反射地转过头,却对上了双澄澈的眸子。奈千冀给了我个大大的微笑。

  数学老师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原本铁青的脸稍微有了点神采。

  在校长儿子面前,他屁也不敢放个。

  他突然换上副笑脸,猥琐着对我说道:“那就不许再有下次了哦?!”

  我看都不看他眼,直接回到座位。

  黑色曼佗罗的花语七

  “你还真是走运了。”屁股刚坐暖,身旁某人又发出了欠扁的哼声。

  白了他眼,我懒得理他。

  身后有人点了点我的背:“美美,放学后有空吗?”

  我低语道:“有事吗?”

  奈千冀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呵呵我想请你吃饭。”

  望了眼身旁斜眯着眼睛的祀沂太,我竟然点头了。

  “啊?你答应了?!”身后传来了某人不敢置信的的声音。

  于是,某人又成了全班的焦点。

  “咳咳奈千冀同学,请你坐下可以吗?”数学老师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奈千冀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些内什么两片红云飞上脸颊,他尴尬地坐下。

  我郁闷。

  我怎么会答应了呢?

  ————————————————————————————————————————————————

  小米很有感触:

  外婆的离开给了我很大的启示,我到现在才真正明白失去了才懂得珍惜的感觉,所以,我打算在之后的几章贴上些内容。亲们放心,我只是用这个来做背景的,主角们还是会出现在里面的啦。嘻嘻。

  这些天好热好闷,可是依旧躲不过雨水的冲击,每天晚上,米都是看着小说听着音乐才睡着的,雨水冲击防盗窗的声音还有我闭上眼睛就看到那天外婆死去时的脸,我都无法入睡,每天我都要躺在床上整整两个小时才睡的着,而且还不时的出着冷汗。没有办法,米就是天生胆小。

  黑色曼佗罗的花语八

  “美美,好了吗?”放学后,奈千冀整理好书包便脸期待地走到我桌前。

  灰姑娘进了书包之后,我才露出个微笑:“好了。”

  奈千冀满脸幸福的拉着我就走:“那走吧。”

  当刚跨出教室门,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过身朝着正在整理书包的祀沂太喊了句:“哦对了,沂太,我们走了,拜拜!”

  祀沂太冷冷地瞪了他眼,便飞快抓起书包离开了教室。

  “速度还真快!”奈千冀蹩了蹩眉:“脾气也够臭!”

  我似非似笑地望着奈千冀,拍了拍他的肩:“好了,快走吧!”

  奈千冀咧开嘴笑着向我点了点头,便拉着我出了校门。

  没有想象中那样去高级餐厅,奈千冀只是带着我在附近家蛋糕店停了下来。

  望着店铺上方,我猛的怔:“今天是你生日?”

  “对啊!”奈千冀尴尬的扰了扰后脑勺:“对不起哦,我都没有跟你说。”

  我呆。

  完了,什么都没准备。

  “美美,我好想让你陪我过完这个生日呢,你知道吗?这次的生日我已经筹划了好久。”奈千冀撅着嘴,活像个让人去哄的小孩。

  我有些责备地敲了敲他的头:“你怎么不早说?我都没有准备礼物!”

  奈千冀赶紧摆了摆手:“没关系没关系,”他扑闪了下长长的睫毛,灿烂地笑着:“我的生日只要有你就够了,你就是我最大的生日礼物。”

  有些尴尬,我皱了皱眉。

  “美美,你喜欢吃什么口味的?”奈千冀没有再扯到那上面去,直接伸出手指着橱窗里排排的蛋糕。

  我立即给了他记白眼:“今天是你生日,又不是我生日。”

  外婆的离开

  奈千冀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皮,良久才对我笑了笑。

  真是败给他了!

  摇了摇头,我开口道:“你要怎么过生日?”

  “啊?”奈千冀愣了下,之后又露出了他那招牌似的笑脸:“都听你的。”

  我顿时脸黑线:“拜托,这可是你生日耶!”

  奈千冀撅起嘴巴,有些无辜地扑闪着大眼睛:“我只是”

  好吧,我承认自己拿他没办法。

  “那这样吧,今天你请客,我负责陪你玩。”打断了他的话,我长呼口气说道。

  他这才兴奋的活像个得到满足的小孩子:“好啊好啊!”

  望着他那天真烂漫的笑脸,我有些难受地闭了闭眼睛。

  以前,我也是这么笑的吧。

  “美美,你看这个怎么样?”奈千冀不知道什么之后已经闪到我面前,手里捧着个全奶油的蛋糕。

  我微微笑,点了点头。

  柜台小姐顿时笑容可掬地走到我们面前,眼睛却牢牢地扎根在奈千冀身上:“这位帅哥眼光真是不错,这个全奶油的巧克力蛋糕很好卖的,油香浓郁口感深香有回味,吃在口中香软诱人,自有种独特风味,令人品难忘。”

  奈千冀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好,就这个吧。”

  付了钱,包装完蛋糕,奈千冀兴奋地对我笑道:“美美,等会我们两个起吃蛋糕哦!”

  貌似已经忘记了蛋糕的味道,只知道它很好吃。

  外婆的离开二

  生日是在瑞芙生日房过的。

  奈千冀边为我戴生日帽边问我:“美美,你有没有觉得生日的人太少了点?”

  “嗯。”

  硕大的生日房只有我和奈千冀两个人,我显得有些不自在。

  “你叫希蓝来,我叫祀沂太!”奈千冀笑着掏出手机,准备开始拨号。

  祀沂太?

  脑子“轰——”的震。

  我立即阻止:“等等!”

  奈千冀抓了抓头发,脸迷茫地看着我:“怎么了?”

  怎么了?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难道我就真的那么害怕见到他吗?

  整理了下脑子里混乱的思绪,我笑着对奈千冀说道:“没事。你继续。”

  奈千冀望着我的眼神突然深邃起来,像是个黑洞让我摸不清。

  我疑惑地望着他。

  为什么突然感觉他好陌生。

  伸出手,我在他眼前晃了晃:“喂!”

  他这才反应过来,脸上又露出了那张甜甜的笑脸:“我打电话。”

  没有再去想太多,我拨通了希蓝的手机:“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挂下电话,心情有些郁闷地转过头对奈千冀说道:“她手机关机。”

  奈千冀转过头,脸色明显有些不好:“美美,我刚打电话过去,被祀沂太骂了顿”

  该死!

  我的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

  该死的祀沂太,人家的好心他竟当驴肝肺!

  外婆的离开三

  “算了!”奈千冀突然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似的,表情变得十分认真:“今年的生日,就美美陪我!”

  微微愣了愣,我开口道:“那好吧”

  奈千冀又恢复原本童真的面容,笑着把个话筒递到我面前:“美美,你唱歌给我听!”

  听唱歌,我赶紧摇头:“我不会唱歌。”

  奈千冀顿时又使出必杀技,闪着莹莹泪水,扑闪着大大的眼睛,无辜地望着我:“美美的声音这么好听,怎么会不会唱歌呢?呜呜我想听嘛!”

  我赶紧别过脸。

  我可受不了他的眼神,他的表情。

  “美美”奈千冀突然把扳过我的脸,使得我再次对上他那脸无辜表情。

  我赶紧闭上眼睛。

  无视无视。

  “美美”脸上突然传来的温热气息使得我浑身酥酥麻麻。

  他想干嘛?

  “你闭着眼睛,是想等我亲吗?”奈千冀的声音瞬间充满魅惑力。

  我震。

  没听到没听到!

  “你这个样子好诱惑人哦!美美我怕我控制不住哦!”充满魅惑气息的声音不停在我耳边响起。

  没听到,什么也没听到。

  “美美,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喜欢你。”奈千冀的声音突然变得十分内什么来着:“所以我真的不敢保证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哦”

  来这套!

  耳边突然没了声音,我猛地睁开眼睛。

  瞬间,张放大型的脸呈现在我眼前。

  眼看着那张水嫩的粉唇就要下来了,我

  我

  我彻底崩溃掉!

  “我唱!”

  外婆的离开四

  不管时间

  走了多远

  不管昨天明天

  什么叫做永远

  我只想要今天陪在你的身边

  为你唱首歌

  再靠近你点

  肩并着肩

  脸贴着脸

  就在这瞬间

  感觉爱在蔓延

  我在你的胸前轻轻画个圈

  祝福你的梦想都实现

  不需要流星出现

  你也可以闭上眼

  映着烛光许下心愿

  遍又遍

  当你睁开双眼

  什么都多点

  因为这是你的br

  看着你微笑的脸

  那种幸福的画面

  好想能够停住时间

  多看你眼

  让我再抱你遍

  再跟你说遍

  brbr

  因为这是你的br

  “好棒哦!美美,没想到你唱歌会这么好听!”曲完毕,奈千冀顿时激动的连连为我鼓掌。

  我顿时无语。

  这首歌是奈千冀点的,要不是他死命要我唱,我才不会唱呢!,这歌怎么唱的这么变扭来着。

  半晌,额头上突然阵温暖,奈千冀突然伸手抚上我的眉头:“女孩子皱眉不好看哦!”

  我顿时触电般的拍下他的手,眼神闪烁地说了句:“男孩子也不能随便碰女生。”

  奈千冀的眼神下子黯淡了下去,我淡定了下,转换话题:“吃蛋糕吧!”

  外婆的离开五

  吹灭了蜡烛,奈千冀拿起刀子轻轻划开了全奶油蛋糕的中心。

  股香浓的味道顿时扑鼻而来。

  切了块最大的蛋糕,他放在盘子里拿到我面前:“美美,这块最大的给你!”

  感激地朝他笑,我拿起手中的叉子:“谢谢。”

  好久没有闻到这种味道。

  好久没有吃到这种味道。

  心里有点紧张,有点期待,又有点惊慌。

  当那股奶香味进入口中的时候,我突然忍不住想哭。

  真的已经忘记这种味道,心突然阵阵酸痛。

  眼泪在我眼眶里打转。我赶紧忍住,才没使它掉下来。

  “美美,怎么了?”看到我的异常表情,奈千冀有些担心地望着我。

  我赶紧摇了摇头,递给他个安慰的微笑:“没事。”

  就算是有事,柒美美也从来都是冷静面对。

  ———————————————————————————————————————————————————————————————————————————————————————————————————

  米艾:932746049

  群:113990970

  亲们踊跃地加吧,群千万不能忘加哦,要不然米有通知的时候就接不到了!

  外婆的离开六

  “美美,等下我再带你去个地方,我可是布置了好久!”边说着,奈千冀抓起块蛋糕抹在我脸上。

  “奈千冀!”我怒,回给他记。

  “哈哈”奈千冀笑的有些禽兽:“美美,你好滑稽哦!”

  “r的眼泪难道现在就不珍贵吗,r的伤悲难道不需要安慰”正说着,我的手机突然响了。

  抱歉地看了奈千冀眼,我看了下来电显示。

  怎么是那个女人?!

  犹豫着该不该接,奈千冀却突然凑到我面前:“美美我在,是不是不方便接啊?”

  有些尴尬地跟他保持了距离,我笑着摇了摇头:“不是。”

  按下接听键,电话里传来那个女人不同昔日的温柔声音:“美美啊,我是妈妈,你现在回来趟好吗?家里有急事。”

  心脏突然颤抖了下,握着手机的手也出起了冷汗:“什么事?”

  心里顷刻间阵阵的不安,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你外婆她”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她断断续续的哭声。

  脑子顿时死机了数秒钟,那种不安的感觉愈来愈浓。

  终于有了明了,我心情沉痛地说了句:“知道了。”

  电话挂断,奈千冀望着我差劲的脸色,有些担心地问我:“怎么了?你脸色不太好耶!”

  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我愧疚地低头对奈千冀说道:“对不起,家里有点事,今天不能陪你了!”

  话落,没等奈千冀开口,我直接拎起包就往外冲。

  难道真的是我想的那样?外婆她是要离开我了吗?

  回到家,没换鞋子我直接进了客厅:“我回来了!”

  话音刚落,我的视线下子定格在了沙发上那个熟悉的身影。

  眼睛顿时阵阵的酸痛,我步步走向前,瞳孔渐渐放大:“爸”

  真的是爸爸!

  真的是爸爸!

  待站到他面前,我这才发现爸爸那张脸已经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