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情花毒

  作者:米艾

  从琥珀色的眼睛开始

  时间冲淡切,曾经的切也将付诸流水,我会选择忘记,不过是害怕面对,再说对不起也没用,只是希望他能不再恨我,即使离开了,也要带着笑容。不想让自己爱的人难过,因为我怕我的心会痛。可是也许他不会明白,伤害和被伤害样痛,他永远不会明白,因为早已不存在

  我是个高的女学生,我的人生就像变态版灰姑娘样“华丽”。妈妈很早去世,爸爸虽然疼我,却仍耐不住寂寞讨了个老婆,我不能怪他,也没权利去管他,这是他的私人空间,我必须给,不得不给。

  从爸爸带她进门的那天,我才知道那个女人有多惊艳。就像是黑暗中妖艳的黑玫瑰,妩媚又神秘,却在我看来是那么刺眼。

  也许是心理存有芥蒂,抑或是为了实现对妈妈的誓言,自己只有个母亲,即使爸爸娶了个再优秀不过的女人,我也不会在心底里默认。

  跟那个爸爸在起的日子并不长,他很快就出差了,家中是剩下我和那个女人,她不再温柔贤淑,不再温声细语,她开始粗暴,开始露出那种令人心寒的眼神。

  总之最后变成了个地道的泼妇。每天不务正业,搓麻将,打牌,过着在她看来很闲适的生活。回到家,她又冲我发火,骂我,打我,侮辱我。

  于是我对她的恨意愈来愈浓,恨她,恨之入骨,恨不得杀了她,可是,我不敢。

  请原谅我的懦弱,我只不过害怕爸爸伤心。

  她是爸爸娶回来的,至少她还是爱爸爸的,至少爸爸也是爱她的,我不能因为我个人的原因,而去破坏爸爸的幸福,爸爸已经没有了妈妈,我怎么可能那么不懂事?

  是的,我只能默默地忍受,忍受着那个女人带给我的耻辱,我默默地承受着这切,也宁愿瞒着爸爸。

  偶滴第二部小说,谢谢支持

  喜欢米的书就收藏吧。

  群:139133887

  从琥珀色的眼睛开始二

  夕殿高中是市最大的所贵族学校,爸爸为了我所谓的前途,辛辛苦苦在外打拼,借钱,最后才终于使我读上了这所“金学校”。

  入学的第天,整个校园已经陆陆续续地进来批批的人,望着个个家长陪同自己的孩子踏入校园,我的心阵阵的涩味。

  不敢多想,我快步移动着步伐,才终于找到了我所在的班级。

  班里的同学差不多都已经来齐了,望着黑压压片,我深呼吸了口气便找了张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

  依旧习惯性地打开书包,翻出那本陈旧的灰姑娘,打开,翻阅起来。

  已经珍藏了好几年了,可是看了遍之后却还想再看遍,似乎永远都看不厌。也许是因为里面的那段故事吸引了我吧。

  那我的王子呢?何时来拯救我。

  我紧皱着眉头,心忍不住痛,似乎是触摸到了伤口般。

  我赶紧收回思绪,把注意力集中到了书本当中。

  “喂!让开!”

  就当我百万\小!说正看的起劲时,只斜背包突然从天而降落到我的课桌上。

  我收起书,微愣地抬起头。

  头栗色的头发随着窗外吹进来的柔风潇洒的浮动着,眼前的碎发飘过他的脸,让我看清了他整个模样,白皙的脸上没有丝瑕疵,高挺的鼻梁,张似樱花般粉垂涎欲滴的嘴唇更让我感到惊愕的是,他那双慵懒的琥珀色桃花眼正慵懒地盯着我。

  望着这双让人失神的双眸,心莫名地颤抖了下。

  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如此熟悉,却又让我害怕。

  从琥珀色的眼睛开始三

  “喂!叫你让开!你耳聋了?!”没等我反应过来,手中的书突然被只大手给抢走了。

  手中突然凉,我才注意到那个男生手里正捧着我的那本灰姑娘脸厌恶表情的看着我。

  “把书还给我!”有些讨厌这样的霸道男,我立即起身去抢那本书。

  该死的!

  离开座位,原本手里拿着我的书的那个霸道男突然伸手扔,手中的物体便成悠美的弧度降落在地,又在同时间,霸道男得意地擦过我的肩,霸占了我的座位。

  我有些气不过,却只是鄙视地瞪了他眼,之后蹲下身子捡起无辜的灰姑娘。

  还好,没弄坏。

  “多大了还看这种书啊!”站在我身旁的个女生凑到我面前,看了眼我捧在手心里的书,忍不住嘲笑地说了句。

  没有说话,我很淡定地捧着书走到那个男生的桌前,看了眼被他霸占的座位,我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坐到了离他远点的座位。

  算了算了,又不是定要坐这里,神气什么呀!

  “嘭——”不知何时,讲台里多出了位年龄约三十几的女老师,她猛地排桌子,顿时,整个教室安静了下来。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好俗气的女老师。

  “安静!”扫视了眼端端正正坐着的同学,老师满意地笑了笑:“首先我先自我介绍下,我姓云,你们可以叫我云老师,以后我就是你们的班导!”

  同学们大眼瞪小眼,议论纷纷了数秒钟后,不知道谁先拍起了手,之后整个教室回荡起了掌声。

  “好!接下来我要安排下座位。”话音刚落,教室里的掌声下子停顿了下来,大家有些沮丧地互看了同桌眼。

  “好了好了!提起精神来!现在男生女生各自牌号队伍,按照身高来排!”

  于是,坐在座位上的批批同学便站了起来,按照云老师的话男女生分别按照身高排了起来。

  “美女,我好像比你稍微高点哦,我排你后面吧!”排在我前面的个可爱的女生比了比我和她的身高之后,便要求我和她换下。

  我淡淡笑,爽快的答应了。

  “好!现在第排的女生跟第排的男生分别从最前排的位置入座吧,以此类推。”

  从琥珀色的眼睛开始四

  找到了我的座位,屁股还未落下,谁知身体已经被只大手给拽了出去,我摇晃着身子眼睁睁地望着那个霸道男坐到了我的位置上。

  有些愤愤地瞪着他,我这才想起,原来这个位置就是我来时候坐的那个,后来又被他抢去了。

  “这是我的座位,麻烦你让开!”毫不客气地把书包往桌子上扔,就像他之前那样对我样。

  “那个祀沂太同学”班导有些尴尬地看了看祀沂太,又看了看我。

  班级里,所有同学的注意力立即集中到了我跟那个男生的身上。

  那个叫祀沂太的霸道男有些不耐烦地抬起头直视着我,琥珀色的眼睛里满是蓝色的火焰。

  没有办法接受到他那双眼睛投来的犀利目光,无奈,我只能拎着书包坐到了他旁边。

  好熟悉的眼睛,却是另我感到心慌意乱的眼神。

  祀沂太得意地朝我挑了挑眉,之后插上耳机,趴在了桌子上。

  无视他的狂傲,我自认倒霉地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默默地无视着身边的这切,不想再去理会那些无关紧要的事,只想静静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还有那个家,根本就没有阳光。

  是吧,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所以才会忍气吞声地把原本属于我的座位让给了祀沂太吧。

  从琥珀色的眼睛开始五

  校园的早晨,空气里处处都弥漫着各种花香的味道,很甜,很好闻。

  抬起头,深呼吸了口气,我便踏进了校门。

  后脚还没跨进,谁知肩膀被谁拍了下,之后,耳边响起了个甜美的声音:“你是柒美美吗?”

  微愣片刻,我转过头。

  个长相甜美的女生笑眯眯的望着我,两颊间有两个浅浅的梨涡。

  我这才想起来,她就是昨天跟我换队伍的女生。

  嘴角微微扯出个弧度,我点了点头说道:“嗯。”

  看我点了头,女生顿时激动地拉住了我的手:“我叫言希蓝!我可以和你交朋友吗?”

  朋友?

  不知道已经多久没有听到朋友两个字了,以前的学校,谁愿意跟我这么冷漠的个女生交朋友。

  这次,突然有人说要跟我交朋友,眼睛似乎热了下,之后我感动的点了点头。

  看到我点头答应了,言希蓝更是兴奋地把抱住了我:“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喜欢你呢,你长的又漂亮,而且我好喜欢你酷酷的,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性格呢。”

  我淡淡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没想到你真的愿意跟我交朋友,我好开心!”言希蓝乐呵呵地松开了我,之后又握住我的手:“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好不好,我叫你美美,你叫我希蓝!”

  好朋友?

  心里突然涌进来股暖流,我深呼吸了口气,抽出只手覆在了她的手背上:“以后,我们是好朋友。”

  从琥珀色的眼睛开始六

  “没看到我来了吗?难道你不知道要让开座位让我进去?”琥珀色的眼睛闪过丝怒意。

  他的座位是靠窗的,所以每次都得经过我的座位。

  我言不发地盯着他,却还是不打算让。

  其实连我自己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看到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总是失神。

  “还不让?!”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丝危险的气息,我这才缓过神来,无奈的叹了口气站起来。

  他甩书包放在桌上,插起耳机趴在桌子上。

  我侧过脸望着他那张柔和线条的侧脸,微微有些震惊。

  已经许久没有再遇到很漂亮的男生了,可是这次,他竟然可以跟我潜意识里那个身影相比较。

  “离我远点!”祀沂太突然睁开眼睛,瞪着我吼了句。

  我干咳了声,转过头翻起了我的书。

  “呦,多大了还看这种书?”不知何时,祀沂太已经呈暧昧状靠近了我。

  顿时,他那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我脸上,我有些不自然地坐直了身子。

  “怎么?怕我会对你怎样吗?”轻蔑的声音在我耳边再次响起。

  感觉到身旁的人越靠越进,我“嘭——”的下合上了书。

  “放心,我不会乱想。”我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显的平静些。

  “哼!你这种货色我还看不上呢!”话音刚落,祀沂太便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斜靠在了墙壁上哼起了歌。

  我鄙视地望了他眼,无视他的话。

  “柒美美对吧?看来这个名字和你很配!”没想到他还不打算放过我,挑衅的眼神紧锁着我的脸颊。

  翻了页书,我继续无视。

  “柒美美凄美的美丽”他自顾自地说着,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我。

  “祀沂太!”强忍住心中的怒火,我低吼了声。

  老虎不发威,你还真以为我是!

  “怎么?”挑了挑眉,他摆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我猛地转过头,可当我接触到他那双眼睛的时候,气焰下子灭了不少。

  深吸了口气,我森冷着声音说了句:“没事。”

  该死!真是没骨气!

  从琥珀色的眼睛开始七

  “嗨!早啊美美!”身后不知道谁拍了下我的肩。

  我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呵呵,是希蓝啊。”

  淡淡地朝那个粉红色的身影笑了笑,我心里顿时阵阵的温暖。

  有朋友的感觉真好。

  “起去上课吧。”希蓝笑着说道。

  有时候真的很希望能够像现在样快快乐乐的过每天,我喜欢的是在校园里无忧无虑的日子,希望有自己最好的朋友,如果可以,我还希望能够有个温暖的家

  “怎么了?在想什么呢?”耳边传来的甜美声音把我拉回到了现实。

  “没什么。快走吧,不然要迟到了!”有些心虚地朝希蓝微微笑,我加快了步伐。

  “哦哦”希蓝耸了耸肩,赶紧跟上我的步伐。

  天气很晴朗,就像大人们所说的风和日丽那样。

  到了教室门口,我深呼吸了口气,准备踏进教室门。

  “啪——”阵清脆的响声在我头顶响起,同时间,从天而降盆水,不偏不倚,正好浇在我头上,于是,顺着我的发梢,全被浇透了

  “哈哈哈”教室里顿时传来阵阵幸灾乐祸的笑声。

  有些讨厌这样的恶作剧,却不想跟这种幼稚的人计较,我转过身子平静地对着希蓝:“有手帕吗?”

  希蓝愣愣地望着我出乎意料的举动,片刻,才缓过神来掏出包纸巾:“只有纸巾”

  接过纸巾,我很坦然地擦了擦头发,又稍稍地用纸巾吸了吸衣服,之后便用手拧了拧。

  “哗——”的声,水被挤到了地上,溅起小小的水花。

  柒美美,就是这样,不要跟这种无聊的人玩无聊的游戏。

  班上的同学都停止了笑声,愣愣地望着我,似乎没料到我会那么平静。

  “美美你没事吧?”身后的希蓝有些担心地扯了扯我的衣角。

  递给她个安慰的笑容,我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道:“没事。”

  于是径直走到了座位上。

  “这个柒美美怎么这么奇怪?!点都不生气耶!”

  “就是啊!至少要生气下嘛!这样点兴趣也没有了!”

  “切!真没意思!不好玩!”

  “”

  教室里议论纷纷,幼稚的人显然对我的反应很是不满。

  从琥珀色的眼睛开始八

  身旁的祀沂太讽刺地望着我,嘴角扯开个好看的弧度。

  他是在看我的好戏对吧?还是说,这件事都他指使的?

  不想再去浪费脑细胞,我习惯性地把手伸进抽屉,寻找我的灰姑娘。

  手没有我预料中触摸到那本书,而是触摸到了个毛绒绒的东西。

  我赶紧低下头望抽屉看。

  “啊啊啊——”数秒钟后,教室里顿时传来了我的尖叫声。

  毛绒绒的东西为什么会是老鼠?

  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心里阵阵的恐慌。

  “美美,你怎么了?”希蓝赶紧跑了过来,望着我泛白的面色,眼神里透露出了担心。

  为什么会是老鼠?为什么要我看见这些我不敢看的东西?难道我真的逃不过了吗?我永远也走不出这道槛门了吗?

  “小小礼物,用不着吓成这样吧!”祀沂太脸幸灾乐祸地望着我。

  我木然地摇了摇头。

  “祀沂太,你这样做未免太过分了点吧!”希蓝有些气不过,狠狠地对祀沂太说了句。

  祀沂太耸了耸肩,副无辜表情地皱了皱眉:“啊我以为她会喜欢的。”

  他话刚落下,我立即甩了他巴掌:“祀沂太,我瞧不起你!”

  扔下句话,我匆匆拨开围观的人群冲出教室。

  在家里已经呆不下去了,原本以为在学校也许会好过些,可是为什么,却要用力撕扯开我的伤口?!我知道我错了,可是我有悔过,还是说,我终究没办法逃过这劫?!

  失魂落魄地摇摇晃晃在校园里,自己就像是被抽掉了灵魂样空荡飘飘。

  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咸咸的,涩涩的。

  我苦笑。

  已经两年了,我都没有流过滴眼泪,可是今天,当再次触摸到这块伤疤的时候,才知道是痛得如此彻底,因为痛了,所以就不会忘记,记起了,心却更扎痛。

  “我讨厌老鼠!”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望着天空,撕心裂肺地大吼了声,以发泄自己心里的不痛快。

  那个可爱的男生

  “为什么讨厌老鼠?”身后突然传来个陌生的男音。

  警惕性的惊,我立即转过头:“谁?”

  顷刻间,视线顿时被眼前的人吸引住了。

  他白皙的皮肤看上去如同鸡蛋膜样吹弹可破,在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迷人,又长又密的睫毛像两把小刷子,随着呼吸轻轻的扫过肌肤,黑玉般的眼睛散发着浓浓的暖意,如樱花般怒放的双唇勾出半月形的弧度,温柔如流水,美的让人惊心。

  望着我脸呆愣的模样,男生首先开了口:“嗨,我叫奈千冀。你呢?”

  收起尴尬的视线,我淡淡笑了笑:“哦,我叫柒美美。”

  见我开了口,奈千冀绕过我走到附近张双人椅上坐了下来,良久,他抬起下颚,扑闪着大大的眼睛问道:“你逃课出来的?”

  被怎么问,我顿时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

  “坐吧!”奈千冀突然把拉住我的胳膊,迫使我屁股不得不坐了下来。

  “你”有些生气的抬起头,却不想他的手突然触碰到了我微湿的睫毛。

  “你看,还没干呢。”他撅着嘴巴像个小孩子似的自说自话。

  突然的亲密举动使得我触电般地躲开。

  似乎注意到自己的失礼,奈千冀有些尴尬地收回了手,嘴角微微泛红:“不好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女孩子哭不好。”

  话音刚落,两人便陷入了沉默。

  也许是因为觉得气氛诡异,想找个话题,或是觉得他让我倍感亲切,我破天荒的主动开口打破了僵局:“你觉得人最害怕的是什么?”

  是有些震惊我的问题吗?我看到他眼里闪过丝不易察觉的神色。

  似乎酝酿了很久,奈千冀才开口:“我觉得应该是有杀伤力的东西吧”

  细细思考了下他的回答,却丝毫没有消化掉,我有些怅然的说了句:“那会不会害怕被你伤害过的东西?”

  如果你伤害了那样东西,你会害怕再次面对它吗?

  奈千冀微微愣,恍然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之后便又扑闪扑闪着长长的睫毛:“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我摇了摇头。

  算了,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告诉别人,更何况只是个陌生人。

  奈千冀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许久,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对了,你在哪个班级?”

  随口答:“高班。”

  他突然激动地就快热泪盈眶了:“真的吗真的吗?哇哈哈——我也在这个班级耶!”

  那个可爱的男生二

  有那么点小小的震惊,我眨了眨眼睛问道:“可我没见过你。”

  该不会是骗子吧

  “那个因为我有特殊待遇拉”奈千冀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

  班的学生是全年级学习顶尖的好学生集中营,可既然是好学生,他为什么会逃课,还对我说有特殊待遇?

  也许是察觉到了我心中的疑问,奈千冀赶紧解释:“可不是因为老师偏心哦,是因为我跟校长是呃我跟校长有特殊关系”

  那还不是样,还不是偏心吗?

  我忍不住扔给他记白眼。

  “呵呵”他傻笑了下。

  习惯性地抬起右手看手表,却不想时间已经过的这么快:“啊!我该回去上课了!”

  糟糕,这下惨了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