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2(1/2)

加入书签

  的脑袋质问也瑞道,“你在这里养了个小男生?”

  “这是我的自由吧?”

  不知道是不是特意为了向明子表达自己的不满,也瑞走到了方森跟前——

  弯下腰,轻轻地捉住他的肩膀,

  将他扶了起来。

  “真是的,怎么老这样呢?呆呆的,连站着都能跌倒。”

  “你先出去,到二百层的咖啡厅里找满恩。”他拍了拍方森的肩膀。

  而被迫着接受也瑞这虚假的温柔对待——

  方森却怎么也无法“入戏”,只打了个冷颤,觉得有股冰寒的恐怖之气沿着他的骨骼将全身上下攀爬了一遍,身体不可自制地缩了一缩。

  而他之所以会从心底里繁衍出这种不淡定,

  并非因为得知了也瑞和他“后母”有奸/情这回事——

  而是明子本身的疯狂。

  为了见到自己的心上人,竟然设计陷害自己的儿子。

  应该说,这样丧失母性的自私女人,比也瑞还要变态——

  不,

  室培女性,何来的“母性”呢?

  她们充其量,只能叫做“卵子提供者”。

  难怪她会为了也瑞做出那样的事情来,毕竟对她来说,“儿子”,只是同住一屋檐下的“陌生人”,怎能跟自己深爱着的男人相提并论。

  不让男女自然地通过性/爱繁殖下一代,

  抑制了男性那股天生的侵入本性;

  抹灭了女性那股天生的慈怀母性……

  似乎室培人和自然人的区别,不仅仅只是社会观念上的分级,而是从人类“本质”这个层面就已开始出现分化了。

  兄弟

  taste sky咖啡厅,坐落于天空酒店的第二百层。

  此时客人甚少。

  正是三更半夜,虽然这里不会打烊,但现在还来喝咖啡的客人,也着实奇怪。

  在这个被咖啡香味和乳酪蛋糕甜味充满了的地方,却有一处窗边的二人桌,散发出了格格不入的气息——

  单方面的火药味,和另一方面的冰块味。

  “我知道三少爷喜欢喝酒,不过以你的年纪,恐怕不能在这里点酒。要我帮忙点一杯吗?”

  满恩恭敬的话语里面却——

  透露出一丝不易被察觉的冷嘲。

  而在对面坐着的那个少年眼中,仿佛就连满恩的镜片中都塞满了“烦人”两个字。

  在咖啡厅里点酒?开你妈的玩笑!

  “别以为你也能管我。”

  丝毫不顾礼貌,少年嚣张地将脚放到了小圆桌上,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说话时头都是微昂的,只用眼角余光扫看满恩。而恭敬地站在他身后面无表情的那位男仆,一身武士装打扮,腰间佩刀,倒是给巡沐涨了几分气焰。

  这个飞扬跋扈的人——

  就是巡沐,那个被自己母亲利用却蒙在鼓里不知情的可怜东西。

  看他那张仍略带稚气的脸,该是与方森年纪相仿,都是十六七岁左右。只不过那一脸轻佻的嚣张,一看就知道没有好好跟也瑞学习过,简直就只是一副暴发户的恶心模样。

  就连他那银色的小西装外套,也显得那么的“神气”。

  不过,这真的是也瑞的弟弟吗?

  长得,根本就没有相似之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