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1/2)

加入书签

  模一样,我就觉得异常的兴奋。”

  兴奋,不是恶心。

  他就是一个这么变态的男人,甚至曾经让方森拿着一瓶老鼠奶,喂给刚出生的人类婴儿喝。

  “究竟阴沟里的老鼠有没有可能养大人类呢?真想知道啊……”

  问题是,老鼠虽然丑陋肮脏,但老鼠奶因没有量产化[事实上谁会想干那样的事呢?],却是比黄金还要贵的东西。

  痛苦的回忆,散布满在方森所呼吸的空气里,一下、一下,强迫着方森记起。

  “我不是什么奇珍异兽!”

  方森很想这样对那个男人宣布。

  “我……不过是个自然人而已!”

  被世界所唾弃的自然人。

  “满恩……”方森虚弱地叫唤着床边冷面神的名字,“我其实……好怕。”

  如果说“尊严”,是方森失去得最多的东西,那“害怕”,就是男人给予他最大的覆盖。

  方森虽怕惩罚,却并不为逃跑一事后悔。虽然失败,但最起码也证明了,自己尚未沦陷,还懂得追求自由、自尊。

  他怕的,是那个男人本身。对于这点,满恩虽十分清楚,可也只是推了推眼镜,无声默然地看着方森。

  是啊,事到如今,还能说些什么呢?

  “你……难道都不怕的吗?”方森发问的语气里,有些须颤抖。

  满恩明白这些颤抖来源于何,提起“他”,大家都总是免不了提心吊胆的。

  其实方森从男人那里所领教到的“恐惧”,都是有局限性的——局限于床上——当然,对于那个变态而言,应该说是“不局限于床上”才对,而那男人真正的恐怖,虽然不止满恩见识过,但应该只有满恩才能读懂。

  因为他可是从勒拿帝家族的旁系中精挑细选出来的辅助者,从小就呆在那男人身边当私人秘书的

  满恩·勒拿帝啊。

  善辩的思维、渊博的才学、冷静的头脑——他之所以可以留在那男人身边的理由。

  与挣扎的方森不同,他是勒拿帝最忠诚的仆人。

  可不知为何,有很多时候还是会觉得,能从方森的挣扎中,看到自己。

  在想什么白痴的呢。

  满恩自嘲地轻笑了一下,拿下眼镜来用衫角擦了擦镜片——

  看到自己?别开玩笑了。如果近视又加深了,还是考虑下去做最讨厌的纠正手术吧。

  “方森啊……我跟你不一样。”他重新戴上眼镜,“我不怕,因为我从来都不曾被给予过选择。我从小就没被灌输过,你一直嚷嚷着的‘自由’这种东西。”

  没有选择、没有自由的满恩。

  也就是说,方森曾经是有选择、有自由的。

  “一年前,是你自己引火上身的,方森。难道你忘了吗?本来……你是有很多个机会可以离开他的,可却都一一亲手撕碎了。”

  惨痛的一年前,噩梦的开始。

  “joker”方森17岁。

  又是阴雨连绵,黑街里最不乏的东西,除了自然人,就是它了。

  霸道的政府,连天气都要控制,极其吝啬于施舍阳光给黑街。

  是为了要让自然人们牢记着,他们是配不起阳光的低等生物吗?

  其实,也不全是因为这样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