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5(1/2)

加入书签

  回答。

  也瑞……竟然将方森带出了黑街,放在文敦的天空酒店里养着……

  不可思议。

  从方森和也瑞相遇的那一刻起,他们之间所产生的瓜葛,就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在酒吧中将方森当成男妓强上;

  花了五百万将他买走;

  现在又冒着犯罪的危险,将他从黑街里带到了文敦……

  如果说方森真的死了,梅宁反而会觉得更合情合理呢。

  “那你呢?”方森发问道,“你又是怎么来到文敦的?就算在指甲上伪装了id片,可也瑞说bw还是能够扫描出非法入侵者的,你就不怕?”

  “我做事情,自然是面面俱到的。”梅宁压低了声音,“我有渠道可以搞到合法暂留证,只要带在身上就能让bw识别不出来我是非法入侵者。只要bw不为难我,那我伪装成室培人的事就不会被发现。倒是你啊,连最低限度的伪装都没有,那男人就真的那么放心?”

  放心?

  他是全然没有担心过。

  再说了,就算有一天方森真的被bw杀掉,也瑞会惋惜的,也不过是“失去了一个玩具”这种程度罢了。

  “梅宁……”

  方森开口的那一刹那,觉得喉咙有些干涩。

  “你不知道,这些日子以来,我过的都是怎么样的生活。”

  不,就算知道了,也绝对无法体会我的痛楚。

  也瑞所施加在他身上的毒,又一次,一幕幕地浮现了上脑——

  为什么?

  方森每日每夜都在鞭问着自己这个问题。

  他无法拒绝也瑞在自己身体里种下愉悦的种子,

  而那些种子,在经过也瑞每晚的浇灌后,就会迅速长大。

  然而吸着的养分,名字叫做——

  自尊。

  吸得越快、越多,果子就会结得越大、越多……

  这种生活,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头?

  梅宁,也是一个“嗅觉”强大的自然人——

  她“嗅”到了一种异样的东西。

  猛力拉开暗格的门,

  她看到了令自己呆住了的场面——

  方森的脸上,

  挂着两行泪水。

  他……哭了?

  不。

  梅宁知道,那并不叫“哭”。

  哭,是人类生理情绪的表达,一种可以宣泄感情的行为。

  而方森那只是……单纯的落泪。

  伴随着一些回忆,而掉落下来的眼泪。

  那并非懦弱的表现,只是一种无法抑制的流露。

  梅宁确实不知道,方森在也瑞那里,究竟都遭遇了些什么。

  可是,光是这两行泪,她就已经能粗略了解到,那都是些如何痛苦的回忆。

  因为方森,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就连“哭”,也无济于事了。

  “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

  梅宁的这个问题,自从方森被也瑞从黑街带到文敦以后,他就再无力去想了——

  但是,

  “我要杀了他。”

  他却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说出了这五个字。

  梅宁定定地看了他一眼,然后——

  “别傻了,方森。”

  毫不留情地往方森头上泼了一盘冰水。

  “你凭什么杀他?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