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3(1/2)

加入书签

  却穿着洁白的衣服,

  散发着沐浴液甜腻的味道……

  就像一个地狱中万劫不复的恶魔,将自己伪装成了天堂里圣洁无比的天使。

  也瑞看到这样的方森,只想——

  扒光他的衣服,

  让他身上的味道,被自己的古龙水味覆盖掉。

  “你是我的东西。”

  “你没有权力,为自己被我改造而愤怒。”

  就连方森的情绪,也瑞都想掌握在手心里。

  二十一世纪有位诗人说过:

  “即使身体被禁锢,灵魂亦可追逐自由。”

  方森现在才知道,那些,都只是多愁善感的人儿在无病呻/吟时留下来的呓语。

  追逐自由?

  对方森来说,这完全是不可能的。

  因为就算灵魂可以出窍,他也认不清,这城市的路。

  根本就逃不出,那层“膜”。

  现在的方森,只能被也瑞拉着,不断地坠入堕落。

  不仅是抗争,就连祈祷,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因为,

  人们的新上帝就是

  勒拿帝。

  正是上帝,将方森推下了地狱。

  自取灭亡

  如果说以前方森每天都被强迫着上街去,那现在他就是每天都被强迫着留在房间里;

  如果说以前方森每天都得忍受着无法得到满足的性/欲,那现在他就是每天都被强迫着接受也瑞的进入。

  ……

  那个男人,还是那么喜欢将方森不想要的东西,硬塞给他。

  过去,方森很抗拒走到街上被人当成是展览品一样评头论足。但他没想到,被软禁起来的生活,他更加厌恶——

  因为就连虚假的“自由”,都无法触碰……

  沦为了也瑞发泄性/欲的对象……

  这,不就完全跟“男妓”一样了吗?

  但最让方森忍无可忍的是,他的身体,竟然在每次性/爱的潜移默化中,渐渐地适应,并开始变得依赖也瑞……

  最近,即使也瑞只不过是在准备进入,可方森就已可想象出来,他的那个,放在了自己的身体里时,是什么样的感觉。

  形状如何、可以深入到哪里……

  方森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而且,是忍不住要去想象。

  真是犯贱。

  虽然方森极其憎恨、畏惧着也瑞,但却又无法抗拒他所给予的快乐——

  甚至想要更多、更多……

  跟黑街里那些只为泄欲而泄欲的粗鲁自然人不一样,也瑞虽也不会温柔地待他,却极清楚,究竟要怎样做,才能让方森无法自拔,才能让方森想忍也忍不住呻/吟。

  迄今为止,他不知已经发现了方森身上多少个敏感带了。

  只要一想到这些,方森就会痛苦得脑袋都要痛起来了。现在的他,赤/裸着躺在床上,侧头看着窗外那些被关在玻璃膜外的蓝天、白云。

  很累……

  不仅身体,连心,都很累。

  曾经,他采取的都是忍气吞声的策略,将希望寄托在也瑞身上,盼着他对自己生厌的那一天。

  可是如今,

  他发现自己即使发疯般地反抗,也仍是无法伤害到也瑞半分。

  被关在这个房间里,不知日夜地,每天的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