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0(1/2)

加入书签

  为没有产婆的帮忙接生,活生生地就卡死在母亲的阴/道口。

  就这样,

  死掉了。

  母子都死掉了。

  恶心的肉团,浑身的鲜血。

  那是第一次,方森觉得自己开始有些懂得了,那些挂在黑街大街上,写着“自然人是罪恶的”的布条,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些在方森的脑子里已经成为了阴影的回忆的东西,在也瑞看来,却是他表达“爱”的一种手段……

  为什么……

  会这样?

  生活在室培社会的也瑞,却能够漠视室培社会的规矩;生活在黑街的方森,却时时得顾忌着那些禁忌的条例……

  这是讽刺吗?

  也瑞拥有这世界上最多的财富,他生来,就是高高在上的,所以他对方森的爱,可以肆无忌惮,可以不计后果;反观方森,根本就一无所有,他所拥有的,仅仅是自己这具身体、这条性命而已……

  但在黑街出身的他,却从小就把这些当成了自己唯一的“本钱”与“筹码”。

  就因为如此,在黑街那样危险的地方,他从小就培养出了极高的防备心,这已成为了他的习惯,他根本就无法脱下自己的保护外壳,将自己裸/露在也瑞的面前……

  是的,他不能。

  也瑞不怕这个世界,因为他从来都站在世界的顶端,

  可是方森怕。

  生活在最底层的方森,一直遭遇着这个世界的鞭打,他知道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痛”,但也瑞不知道。

  所以,

  他不能像也瑞那样,抛开一切地去“爱”。甚至到了现在,他也根本说不清,自己究竟是不是“爱”着也瑞。

  不想失去,就一定是“爱”吗?

  方森答不上来。只是,每晚睡不着的时候看着也瑞的脸,他的心就无法平静下来;只是,每次跟也瑞做/爱的时候,当他感受到也瑞对自己那份炽烈的渴望时,他就会不能自抑地兴奋、放荡起来。

  叹了口气,吃过早餐以后,方森送了也瑞出门,然后便独自坐在窗边,看着外面花园里的风景冥想。只是,才没过多久,自动门那边就传来了动静——

  是也瑞忘记拿东西了?

  “伊士多申请进入。”

  原来是那小子……

  无奈地摇了摇头,方森也只得起身过去给这顽劣的小少爷开门。这次再次回来,也瑞给了方森自由出入的权限,也能凭他自己的意志开关房门。只是,仿佛就像是习惯了一般,平常里方森是很少会出门的。

  被囚禁的时候老想往外面走,等到也瑞肯施舍自由给他了,他又不愿意握在手心里。

  是怕了吧……

  毕竟这份“自由”,太易碎了。

  刚开门,伊士多那小屁孩就立即钻了进来,脱掉了鞋子,跳到也瑞的床上玩蹦床。

  “你的脚好臭啊。”

  “信不信我塞你口里?”

  在这个家里,唯一一个可以让方森相处得轻松的人,竟然就是这个小孩。不过,伊士多正开始发育,才一阵子不见,方森就觉得他的模样又变了好多……该说是越变越像也瑞了,而且身高也比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