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8(1/2)

加入书签

  一个月……”方森揉了揉眼睛。本来一提起那两万索,想起也瑞曾经那样对他,他就来气。不过转念想想,也瑞都说出“我爱你”三个字了,而且从刚才做/爱时也瑞那如狼似虎的饥渴状态看来,他是真的在乎自己,所以方森也不想去计较这么多了。

  可是现在,也瑞却用质问的口吻来问他,这倒让他有些不快了。

  “一千索一个月?”

  “最廉价的男妓包月价格。”

  方森甩下了这么一句,随后即转过了身去,背向也瑞。这事,一直都是他心里的一条刺。

  男妓包月价格……

  也瑞知道最廉价的男妓操一次是多少钱,可这并不代表,他就会去在意包养男妓一个月的花费……毕竟,“包养”这回事,他可从来都没有想过,就连当初在酒吧上了方森,也仅仅是因为一时的恶趣味兴起罢了。

  而且……

  他也像方森一样,根本就已经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将方森圈养在身边了。“二十个月”这个概念,如果不是方森说了,他还真没想过。

  唯一有可能将这些都记得清清楚楚的人……

  除了满恩,还会有谁?

  满恩很清楚,也瑞对方森的放手,只是一时的,总有一天,他一定会重新将方森揽回到身边。可是,对他而言,要改变也瑞,那是不可能的,他没有权利对也瑞说“不”……

  所以他只好改变方森。

  想必那两万索,就是他安排笠凡留下的吧。表面是善意,给老板在意的人留钱,可实际上,却玩了阴的,让方森误会也瑞,借此来让方森死心。

  能在背后做这些手脚的,也就真的只有满恩了。

  也瑞伸过手去,硬是将方森的身体给重新转回来,面对着自己,紧紧抱住。

  “最廉价的男妓包月价格,是两万索一辈子。”他没有打算给方森解释太多。他真的宁愿方森一辈子误会自己,也不希望让他知道自己的“无能为力”。

  这种身为男人与生俱来的无谓的自尊心,也开始在他身上作祟了……因为方森。

  至此,方森已经激活了他多少个身为男人的“本能”了?

  “我好困……我要睡了。”

  方森不想再在那个问题上绕圈子,便生硬地转移话题。他虽然年轻,但好歹也是混过黑街的,男人的花言巧语,对他根本就不起作用。就算也瑞严肃地作出解释,他大概也只会“哦”一声。比起言语,

  刚才也瑞的“实际行动”,才是会让方森信服的东西。

  敏感的自然人,能够在一场性/爱里面获得很多信息。比如说也瑞刚才的……

  “早泄”。

  方才,自己才刚把也瑞那根塞进身体里的时候,他就忍不住射/精了。同样身为男人,方森太清楚了……男人会突然失去控制射/精的能力,只有两种情况——

  要么,是有性功能障碍了;要么……

  是他实在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对性/爱对象的欲望。

  “越爱你的男人就越无法对你持久。”

  这句话,算是流传在黑街的名言了。

  说起来,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也瑞的悲哀……方森之所以会原谅他原谅得那么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