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1(1/2)

加入书签

  见也瑞是个室培人,说话毕恭毕敬的,却完全忽略了坐在旁边的方森,只当他是一般的应召男,来陪酒的。

  “来两杯烈果酒吧。”

  服务生点点头,鞠了一躬,而后离去。回来的时候,为他们端上了两杯透红色的酒。这是drunk drea里最昂贵,最烈的酒,由多种合成果酿成,最受方森这种年纪的男生欢迎。

  “哟——这不是……那个谁吗?”

  费奋的声音……

  当初……如果不是他来搭讪方森的话,方森就不会被也瑞当成男妓,不会有今日种种了。

  没想到这个恶心的男人,竟然能够活到现在。

  方森抬起头来怒瞪了他一眼,但也瑞仍是面无表情地喝着酒,只当那个肌肉男不存在。

  “怎么,这么久没见,我们都以为你真的已经死了呢。我还记得当年你被人用五百万买走了,可真是轰动一时。怎么,现在那个雇主不要你了,你就又跑来酒吧钓男人了是不?看来你真是做男妓做上瘾了啊。”

  费奋,根本就不认得也瑞。

  方森偷瞄了也瑞一眼,只见对方仍然没有任何表情,简直就像是听不见费奋所说的话一般。方森闭了闭眼睛,无奈地摇摇头:

  “你走吧。”

  他知道也瑞心情不好。费奋挑这样的时间来挑衅,简直就是在自掘坟墓。可是费奋,却完全不领方森的情,也不问一声,径自就往包座里挤,在也瑞对面坐了下来。

  “这位老兄,我可是好心提醒你。这男妓啊,不知被多少人操过,很不干净的。当初被人花五百万买了回去做性/奴,再肮脏的事情都干过了,你还是别买他,不然还脏了你的身体呢。”

  然而也瑞听罢,却微笑了起来,往嘴里送了一口酒,然后——

  一把拉过方森,

  在费奋的面前,狠狠地将方森吻住,把口里含着的酒,往方森的嘴中喂。

  “唔……咳!”

  被这样强硬的方式灌下烈酒,方森立即就呛到了,只觉得连食道都要被烧灼,于是便立即推开了也瑞,拍着自己的胸口咳嗽。而那些在接吻过程中被挤出来的酒,则顺着他的下颚流下,弄湿了衣服。

  “能弄脏他的人,只有我。要是一不留神被别人弄脏了,那我就只好亲自帮他把里里外外都洗干净。”

  费奋皱起了眉头,隐约觉得这个室培人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危险的气息。咕哝着骂了几句,就起身离开了包座,走回到吧台去。但即使在费奋走后,方森还是——

  再一次被也瑞拉了过去,而且……

  还被也瑞撕扯着衣服。

  “你……干什么!放手!”

  可是也瑞根本就没有要停止暴行的打算,在扯开了方森上衣的上面几颗纽扣以后,他就拿起酒杯,将里面的酒往方森的乳/头上——

  淋了下去。

  “也瑞……你干嘛!唔……啊!”

  从方森的喉咙里,蹦出了呻/吟,不过是痛苦的呻/吟。

  将烈酒倒在乳/头这种如此敏感的地方上,方森立即就被刺激得浑身颤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那种隐隐约约的痒痛,在剧烈的刺激中却带着一丝色/欲的味道,让方森脑子都要缺氧了。

  “我说了,把你里里外外都洗干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