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我是孤儿(1/2)

加入书签

  高寒说道:“你的根据是什么,你不但贬低了西医,你这么说话不是在变相抬高自己么,更贬低了中医所有的人?”

  华天行笑道:“我说的是我们医院的中医科,我刚才说的不对么,我刚才说的是针对我们中医科的手法,不是针对某个人,所以不存在贬低某个人,现在我们中医除了把脉剩下的都和西一样,连开出的药,有的时候也和西医一样,你说这和西医有什么区别,你说中医能不没落么?”

  “那你和西医有什么区别?”高寒针锋相对的看着华天行寸步不让。

  华天行笑道:“不管我的医术如何,可以说,我是真正的中医,那区别可就大了,你看我给病人治病的时候,请问,谁看见我看过你们的化验单,ct,b超,心电图的片子了,有谁看见了,实话说,我根本不肖去看,也没必要去看,西医是很先进,它能化验很多血液数据,可是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只要你认真的去把脉,身上的一切病灶都在脉像里呈现了出来了,这样,你对病灶开出有效的处方,病就会迎刃而解,不是吗?我不是说我有多厉害,只是你要把握住病灶的根源,就会药到病除,再举一个列子说,一个人血液坏了,你只去治疗血液,或者去换血,当你把血液换上了鲜血,没几天那人还要完蛋,原因是造血的机器坏掉了,所以,你只管换血是没用的,所以先你要根治肝脏,修好造血的机器,才有希望治好这个人,不对么?”

  高寒看着华天行说道:“在这个中医世界里,有多少人能不看化验单和拍出的片子就能一语中的的,我不知道有几人,在我的世界里,就看到了一个华专家你没有看化验单和拍出的片子就敢胆大不害臊给人治病的,你是唯一的一个。”

  满屋子中的人听了高寒这一席话,都忍不住的哈哈哈大笑了起来,高寒说完也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接着说道:“为了我们医院的展,你为什么就不能把你所会的技艺奉献出来,你是不是就是个胆小鬼,更或者就是个吝啬鬼呢?”

  华天行仰天大笑了起来,笑完看着高寒说道:“我总不能在大街上拽一个过来说我求求你了,你就跟我学一学吧,我免费教你,还供你吃饭,分文不取,求你了,我好像还没病到那个程度吧,你说呢,我们的高博士?”

  华天行这一席话直说的满屋子的人都不住的点头:“确实是这样子”“华专家没说错”“华专家说得很实在”

  华天行说道:“再说一遍,中医很注重传承,我今天说的也许真的很过火,我希望在座的同仁不要因为我实话实说就记恨我,我没有贬低和瞧不起任何一个人的意思,我在这里就是就事论事,为了表示我一点诚意,假设有人想和我切搓,我会倾囊倒出,因为中医本就是我华夏的瑰宝,你留一手,我留一手直到现在几千年过去了中医老是留一手,导至我华夏中医真正的精髓失传了很多,也导致了我华夏的中医渐渐没落,西医本是西方蛮夷流进我华夏的,我们的医术在扁鹊,华佗,张仲景,以至更远,远古时候岐伯利用针灸草药治病的时候他们在干什么,他们还在茹毛饮血,在蛮荒之地刀耕火种呢,所以我不会吝啬,很愿意和大家共同切搓,把我们华夏博大精深的医术流传万世,这才是我华夏博大精深的胸怀!”

  华天行说完站了起来给在座的人深深地鞠了一躬说道:“还望大家不要记恨我没素质的行,谢谢了!”

  在座的所有人听了华天行这一席话,都被深深的感动着,立刻鼓起了掌,掌声一阵阵经久不息。古院长为了华天行这一份激动人心论很是欣赏,高寒笑道:“要的就是你这一句话,我还真费了很大得劲呢,原来你不是这么吝啬的,是我错怪了你,我是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了,对不起!”

  华天行笑道:“在这里我们没有针对性,只是在探讨医术和病理凡是我会的,只要有人瞧得起,我们随时可以切磋。”

  高寒问道:“那我问问你,你那一手飞针是不是有意在炫耀呢?”

  华天行笑道:“我没必要炫耀什么,我如果站在病人面前去刺穴,也一样能刺进去,但是效果是不一样的,因为我这样刺穴,是可以运气,以气驭针,在跟前刺穴内气带不进去,这样就形成不了气流,所以病人就好的不快,我这样子会带入一股气流,我在以外气导引,形成一个大周天循环,你没见我对着病人说‘放屁’那病人就会放屁,原因是我在外边进行驭气导引,我喊吐,那病人就会很听话的吐血也是驭气引导她把病吐出,这就是我随气走,气绕我行,吸收日月之精华在为我所用的道理,驾驭大自然,我与宇宙同在。”

  黄桂石问道:“请问华老师,那要是学习你的医术要怎样才能入门?”

  华天行笑道:“我可是实话实说啊,学习我这门的医术要从小学习,念小学的时候也就是七八岁的样子,先要学写字,然后背枯燥的汤头歌,熟悉药理,最关键的是学习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