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梦两千年(1/2)

加入书签

  赵明山正踢得畅快,一道手电光照射了进来:“住手,竟敢袭警,你们这么些人怎么不管,给我带走?”

  赵明山此时住了脚,一手捂流血的肩膀看着来人:“别照了,你们这帮混蛋流氓,进门不问青红皂白,进门就开枪你们是强盗还是流氓,我非得去政法委去告你们,你是谁,进门就要抓人?”

  来人看着手捂着肩膀的赵明山:“我是刑警大队的。”

  另一个警察接着说道:“他是我们马副队长,你殴打刑警,就够你的蹲几年了!”

  这时候赵紫月走了进来看着马队长:“你们这帮流氓,进门开枪打伤了我爸爸吧,把屋里的灯都打碎了,这就是证据,我告诉你们,你们一个都别想脱清净。”

  马队长看着紫月:“你是谁?”

  “我是谁,你看看,我这脸被流氓给打成这样,你们还进门说我卖淫,开枪伤人,颠倒黑白。”

  这时候王队长被人搀扶站了起来,晃了晃脑袋,看着马队副站在自己面前:“刚才是谁打我,站出来,他妈的,谁?”

  马队副看了一眼王队长:“王队,刚才是你开枪了?”

  王队长看着马队副:“谁开枪了,是枪走火了、、、、、、”

  马队副心中暗暗高兴,枪走火了,走火了好,你这个队长恐怕也该当到头了,虽然你今天晚上的表演很到位,但这枪走火也够你喝一壶的,真是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了。

  王队长此时真的清醒了,这枪走火绝对不是小事,而且还打中了一个国家干部,不知道这个国家干部是个什么职位,估计不会比市长大吧,这要是比市长还大,那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想一想都害怕,就是个平民百姓也够自己喝一壶的了,关键是伤着这人了,想到这里不觉得浑身是冷汗。

  马队副看着张明山:“刚才是谁打了我们王队长?”

  张明山说道:“鬼才知道,他拿枪打伤了我,我是没打他,现在怎么说,是你们送我去医院还是怎么地,你们是市刑警队的,无辜开枪伤人,我不会放过你们的,王队长,你就像个跳梁的小丑一样,你的警皮穿不了几天的,你放心吧!”

  王队长此时彻底的清醒了,看着赵明山:“你伸手打我,你袭警我才开枪,哼!我会怕你,把所有的人全部带走,带回警局连夜突审,我就不信了。”

  赵紫月说道:“你个流氓,你个臭流氓,凭什么带我们,我们犯了什么罪?”

  王队长:“你谩骂警察,这就是藐视法律,妨碍公务,就这一条就够拘役了,带走。”

  华天行离开了赵紫月顺着马路一直走着,路上不断的看见警车呼啸而过,脚上穿着紫月的高跟鞋子,鞋子很小,走起路来十分别扭,一会感觉双脚被挤得十分痛疼,索性脱了提在手了,光着脚片走在板油马路上,这下觉得顿时无比的轻松,脚步也可以放大了,华天行看看走了半个更次,看看自己到了大海的边缘,觉得非常奇怪,自自语:“这可能就是大海吧,湖泊也不能有这么大?”

  华天行索性下了板油马路走到海边,坐在礁石上看着大海,见一望无际的大海,波浪起伏拍打着礁石,心内非常的惬意,看看东方渐渐露出了曙光,心内暗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的事,夏侯渊要杀自己,爷爷请求夏侯渊让他喝药而死,留个全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是不是在做梦还没醒啊?”

  华天行伸手使劲的拧了自己大腿一下,倒抽了一口冷气:“咝,好疼啊,这也不是梦啊,我弟弟华天翼还在和我哭泣,不让我死,爷爷给我喝了一碗药,看着我,流着眼泪‘天行,你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我怎么能舍得你,可是夏侯将军非让你偿命,我家怎能扭过丞相的大军,小胳臂是扭不过大腿的,今天爷爷送你一程,你到了另一个世界不要再这么冲动了,好好把爷爷教给你的医术扬光大,另外也不要忘记勤习武,尤其是爷爷的针灸之术,那可是天下独步,另外你走后我会给你带走我的全部所学,爷爷拉着自己的手使劲的握着,当时只觉得一股气体通过掌心劳宫穴位不断的涌入自己的身体,气流迅速的通过各大要穴一周天,最后涌入了丹田,好像聚气成型,这时候,只听得夏侯渊喝道:“老家伙,还磨蹭什么,赶快送这小子上路,要不然我一刀剁下他脑袋,省得你舍不得?”

  这时候爷爷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