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语不惊人死不休(1/2)

加入书签

  这时候满屋子的白大褂都在看着华天行和将军,尤其是那个给将军专门的保健医生李教授更是忐忑不安起来,他可不希望华天行能看出什么病来,能看出什么病也不打紧,可千万别真有什么真才实学才好。

  一旦华天行看出了自己没看出的病来那可糟了,这说自己无能不说,无能还不打紧,耽误了医治那可是不得了的事,自己的名誉丢了不要紧,可能连饭碗都丢了,这眼看就要退休了,晚节不保连最起码的退休的少将保障都危险了,一辈子混到今天的职位可是一辈子的心血,想到这里不觉得浑身的汗都出来了,再一看华天行的年纪自己又放下了心,心想就这样的年纪,医术好能好到什么程度,中医科都是靠经验积累,四十出成绩那也得是天才,还就别说他就这么点的年纪,想到这里又放下了心,瞪着两眼看着华天行的动作大气也不敢喘。

  华天行可不管他什么将军不将军的,对昨天自己对古院长说的话,记忆犹新,此时可不能让古院长把自己赶出医院,那可丢尽了自己爷爷华佗的脸,这时只见将军坐在茶几边上的沙上,梦芙蓉很长眼色给将军拿过一张把脉枕来,把将军的手放平。

  华天行伸出两根手指,闭着眼睛认真把起脉来,此时屋内所有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华天行的身上,屋内掉下一根针都听得见,将军看着给自己把脉的华天行笑道:“嗨,还真看不出,你这个小小的小兵坐姿还真像那么回事,你还别说,真有点大师的风范啊!”

  华天行睁开眼睛看着将军笑道:“先别说坐姿好坏,坐姿再好也得有点真才实学不是,这要是看不出将军得的什么病来,还不得被这个古院长给踢出医院不可,那可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咱也丢不起那人,将军你说是不是啊?”

  “嘿,你这臭小子,说你胖,你小子还喘上了,小子,你要是看不出我得的是什么病,可别怪我让人把你拖出去打你二十军棍,省得你在我面前吹,哼!”将军看着华天行揶揄的说。

  “那要是看出你是得的什么病,或者是怎么得的,你有什么奖励,有奖有罚才是好将军,你说对不对啊?”华天行无所顾忌的看着将军说。

  将军看着华天行半天,不再说话,此刻谁也不知将军在想什么。

  华天行此刻也是十分认真地给将军把脉,一会,只见华天行的眉头皱了起来,一会又舒展开来,过了一会华天行把手挪开说道:“那只手?”

  将军看了华天行一眼,换了一只手,华天行继续闭着眼睛认真把起脉来。这次还不到一分钟,华天行就松开了,看着将军说道:“你的病史不到三年,确切的说应该是二十六个月,你的肝脏严重受损,这几天经常呕血,血色成暗红色。”

  华天行的话一出口,顿时,满屋子的人都是大吃一惊,将军把眼睛看着古院长意思在询问是不是古院长把话先说了给这小子,不过也觉得不对,自己这几天呕血连身边的保健医生李教授都不知道,心中纳闷。

  古院长看着将军:“我们什么都没和他说,事实是刚才想介绍一下,还没来得及说就被他打断了,他想先诊断一下,就这些了。”

  古院长可不敢在将军面前说谎话,看着将军问道:“他说的可对?”

  将军看着华天行严肃地说道:“你是听谁说的我呕血?”

  华天行摇了摇头说道:“是我刚才给你把脉,你的脉象告诉我的,有什么不对么,我还可以说你的病是怎么得的?”

  将军暗暗吃惊,看着华天行不露声色的问道:“那你说说看,我是怎么得的?“

  华天行看着将军说道:“二十六个月前,你和人从内心生了一次气,实在是把你气的半死,你为了某种原因当场并没有作,而是压下了这股火,一连三天左右你觉得胸内涨,呼吸困难,胃内堵塞,呼吸不畅,食不下咽,直到现在你的肝脏一直不舒服,你所吃的医药从根本上一点作用都没起到,直到这几天大约是四五天的时间,你开始轻微咳血,可能是两天前你的咳血程度已经是大大增加,今天早上你简直是在吐血了?”

  华天行一边和将军说话,将军的两眼一瞬不瞬看着华天行,听了华天行的话将军更加吃惊不已,两眼紧紧地盯着华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