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怒打刑警(1/2)

加入书签

  王队长看着身穿古装顶盔掼甲的人:“你是那个电影公司的,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行凶伤人?”

  华天行瞥了一眼王队长冷冷的问道:“你又是谁,为什么不问青红皂白就说是卖淫嫖娼,你没长眼睛吗,没看见那个小女子被人扒光了衣服,到现在还没穿上?”

  王队长上下打量顶盔掼甲之人:“你是个演员,服装还没卸掉,就来这里嫖娼还行凶伤人,把他给我铐起来,还有那个卖淫女子,一起铐起来,带回警局。”

  王队的话音刚落就走过两个警察一边一个抓住了华天行的胳臂就上了手铐。

  王队长看着华天行冷笑道:“无理狡辩,带走。”

  华天行看着自己双手被困住了,动弹不得,再看给自己上手铐的警察手拎手铐又去给被叫做紫月的女子也要上手铐,华天行好像明白了什么,喝道:“慢着,你们这是干什么,还有没有王法了,这个小女子刚才被那几个流氓扒光了衣服差点就被强奸了,你们也要抓她,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队长走过来看着华天行冷笑道:“你嫖娼还敢说王法,什么叫王法,抓住你就是王法,判你几年刑这就是王法知不知道?”

  王队长说着话,抬手向着华天行就是一记大嘴巴:“啪!这就是王法,这回你知道了?”

  华天行什么时候被人打过,看着王队长两眼喷火:“你敢打我,真是找死?”

  华天行双手一较力,“咔嚓”一声扭断了白钢手铐,伸手一把抓住王队长的衣领子,一把拉了过来,挥手左右开弓向着王队长的脸上抽去“啪啪啪啪”口中叫道:“就是各州府衙门也从没见人敢动我的,你还敢打我!”

  王队长做梦也没想到,竟然有人能不费吃灰之力拗断白钢手铐,还敢无视自己,在这种况之下还敢袭警,殴打自己不说,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伸手就拔出了手枪,对准了华天行:“再打我就开枪了?”

  华天行看着王队长从腰里拿出了手枪,并不认识什么是手枪,手枪是干什么用的也是一窍不通。

  看一眼王队长,拿着手枪威胁自己,打得更狠了,骂道:“你拿个破铁块子威胁我,我就害怕你了?”

  华天行更是狠狠向着王队长脸上抽去,又是两记嘴巴,一伸手拧下了王队长手中的枪,随手扔在地上,踩在脚下,又随手一拳打在了王队长的嘴上“噗”王队长一时满嘴流血,一张嘴吐出了几颗门牙,一屁股坐在地上,张着满嘴流血的嘴,吐字不清:“你敢袭警,赶快把他抓起来,开枪,快开枪!”

  原来王队长把枪一掏出来就想开枪,无奈危机之中保险没能打开,竟被华天行一把拧了下来踩在脚下,这时候紫月清醒了过来,看着众多的警察一起掏出了枪,急忙大喊:“快跑,他们有枪,快跑!”

  华天行不知道枪为何物,看着紫月惊心的喊叫,也知道危险,鬼使神差,一把提起王队长挡在自己面前,退到了窗前,抬脚一脚向着窗户踹去,只听得“哗啦”一声,整个落地窗户的玻璃,被华天行踹的粉碎,华天行把王队长向着众多的警察甩了过去,伸手抓起自己的长剑,回手一把抓起紫月,夹在腋下向着黑暗之处逃去。

  这些警察顿时被王队长的身体又打倒了了几个人,王队长的身体压在了几个警察身上倒在一起堵住了门前,等到他们站起来,哪里还有华天行的身影。

  王队长也是坚强,被摔得七昏八素,站起身了,捡起手枪满嘴漏风,嘴角还淌着血,伸手抹了一把更是满脸血迹,颇有几分捍卫正义,不惧生死的英雄气魄,挥舞着手枪喊道:“给我飞,快给我飞!”

  由于嘴里的门牙被华天行打掉,兜不住风,把给我追,说成给我飞,众多警察从被打碎的窗户跑了出去,竟不知道华天行跑那个方向,站在风雅轩窗外团团转,王队长掏出手机对着手机喊道:“曲局,我们检查遇到麻烦,有人行凶伤人,打伤了周市长的公子和你的儿子逃逸,还袭警,还劫持人质逃跑,请求支援,封锁各路口配合抓捕逃犯!”

  曲局长大吃一惊,省厅协助抓现行,整顿治安竟然生这种事,心中怒火中烧,立即问道:“什么,把我儿子打伤了,还打伤了周市长的公子,这人疯啦,你继续追捕,我通知周市长,马上调集武警全方位堵截。”

  王队长心中怒火中烧,这多少年了当警察,没叫人说一句不恭维的话,更没让人给过脸色看,今天可到好啊,不但被人给骂了,更甚者,还被人给打掉了满口牙,这叫同僚得到了把柄,还怎么做人,等抓住这小子,非找个理由毙了他不可,王队长心中暗暗狠,又一想,通过这次的事说不定还能立一功,升一格也不一定,掉几个牙也许就是一枚勋章的诞生,所以一定要把市长和局长拴住,这可是为了他两个儿子挨的揍。

  只一会,云海市满大街的红绿警灯呼啸着开往市区的各个角落而去。

  再说华天行夹着紫月飞跑,只一会在紫月的指引下就到了紫月的家,上了二十层顶楼,华天行才想起放下紫月:“这就是你的家,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

  紫月伸手敲了敲房门,只听屋里:“谁啊,是紫月回来了?”

  紫月说道:“妈,快开门,是我?”

  房门被打开了,紫月母亲一开门,忽见紫月浑身上下只穿了个裤头,光着上身,满脸青紫色,还高高肿了起来,再抬头看见身后还跟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