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入虎穴(1/2)

加入书签

  蓝月亮会所每日人员都很多,原因他是餐饮娱乐为一体的地方,还有别的地方不具备的游泳池,此刻在大厅里多了几个人三个保安,两个吧台女,一个打扫卫生的老者,不必多问这自然是枭龙部队的精英,年龄最大的叫做子牙,人都叫他冥王,是个异能者,这三个一个叫做王登,人家都叫他幻影,那个叫做黄小鱼,这个叫做匡国珍,这二位女子那个长的高一点的叫做潇潇,这个矮一点的叫做离蜜蜂,都是古武者。

  晚上九点钟了,蓝月亮会所才是顾客应门的时候,在一楼大厅里有一座小型的歌舞台子,此刻正有一位小明星在唱着低迷的音乐,那歌声低沉沙哑的唱道:“月亮弯弯嘲笑我,步履艰辛的我在过大河,河面倒映千百个碎月亮,我的身影依稀不是我,为了生活,为了生活。

  孤独的我望着一望无际河边柳,她们没有嘲笑我,面对这孤寂,也为了生活,我咬紧牙,挺起腰我要继续拼搏,继续拼搏,继续拼搏。

  那凄美的歌声宛转悠扬,把台下的一桌桌前来消费的人带入了一个沧桑的世界,这个女子不是别人她是郎小青,台下的铁柱脸上挂满了泪水,在郎小青的歌声感染下,把铁柱也带入了自己父母被杀害的哪一个沉痛的往事回忆中,他痴痴的看着台上的郎小青,去掉了脸上的一片忧伤,突然换上了一曲十分欢快的摇滚唱道:“我抛去昨日的忧伤,换来今日的辉煌,为了明日能更好,我又换上了节日的新装,在大时代的变革中,我放声的歌唱,让低沉沙哑去流浪。”

  在架子鼓和欢快的音乐中,郎小青尽的歌唱,像是真的要把昔日的屈辱抛弃,走向未来的辉煌,台下所有的酒瓶子,果盘,酒杯,筷子都随着郎小青亮丽的青春合击拍打着木桌子,形成一个完整协调的空间,郎小青把所有来消遣的人都带入了欢乐。

  在大厅里只有一个人还在拿着拖布漫不经心的清扫,这套摇滚每一个音符都洒落在每一个角落,那个人低头漫步对这里的一切都引不起任何的涟漪,好像在这个大厅里的人任何欢乐都引不起他专心拖地的兴趣,这个人被枭龙部队称之为冥王。

  还有三个保安一个叫王登的,外号叫做幻影,一个叫做黄小鱼还一个叫做匡国珍的,这二人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老远看去没有任何的危险,不过王都长也没有介绍二人。

  华天行从楼上走了下来,并没引任何人注意,华天行打量了一下这些人,却最后把目光放在了幻影的身上,心中暗思,这个人的名字叫做幻影肯定,肯定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再说那个冥王是个异能者,异能者是个什么概念,华天行在腹非八卦着,找了一个角落里坐下看着,这个角落不被人注意,却是实实在在能看清楚任何一处地方而没有死角,此刻并没有什么特别事件生,华天行偶尔用眼角余光扫视着整个大厅并没有什么现,心中也暗自好笑是自己着急了。

  突然华天行看着冥王的眼睛精光一闪向着一对刚进来的年轻男女瞟了过去,瞬间又恢复了那死气沉沉的样子依然在扫地。

  华天行看着被冥王扫视的青年男女,似乎有点不一样,但在仔细看着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只见这对男女很随意的找了一隔空座位,坐在那里要了两瓶啤酒,潇潇带着离蜜蜂走过去给二人打开啤酒,拿出了瓜子,西瓜,琵琶等果盘放在桌子上,只听潇潇问道:“二位还需要什么随时为你服务?”

  只见那女子瞟了一眼二人摆了摆手眼睛还在台上看着郎小青的演唱,只听的郎小青唱道:“为了明天我们的分离,今夜才缠绵,假如时光能倒流,我会更加珍惜月圆的夜晚,和你把酒欢。”

  华天行两眼一直在看着两个青年男女,可不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叫做幻影的家伙早已坐在了那对青年男女的身边了,身边坐着那个叫做离蜜蜂的女子边上,此刻再看离蜜蜂打扮很是特别,身上穿着超短旗袍,前胸高挺,两条如藕的粉臂巧笑嫣嫣的挽着幻影的胳臂,一张粉脸搭在幻影的的肩上,手里嗑着瓜子眼睛看着台上简直是天生的一对,恋爱中的绝佳。

  华天行看着真是长见识了,再看看潇潇还是站在吧台里边一幅的样子,任谁看了都会引起涟漪reads;。

  华天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