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怒打叶正明(1/2)

加入书签

  古院长看着华天行想了想说道:“我本来要问你好多话,可是见了你什么也想不起来了,还真是奇怪了!”

  华天行看着古院长说:“你不是也喝了我爷爷的药吧?”

  古院长听了华天行的话看了杨团长一眼,二人顿时忍不住也笑了起来,杨团长看了古院长一眼:“他爷爷的药可别喝,一喝什么都忘记了,古院长吃完了说不定连自己的丈夫都不记得了,那可是个大麻烦,哈哈哈、、、、、、”

  一队新兵站在训练场上正接受教官的训话:“你们到了部队,这是军事训练的第一课,为了我们所有的战士都有一个强健的身体和技能我们今天要先练好走路的姿势,有人说了,走路谁不会走,我都走了二十年了,不会走路我怎么会来到了这里,我说你不会走你就不会走,军人走路和一般的人走路是不一样的,军人走路要挺胸抬头,站有站姿坐有坐姿,军人就是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要有个良好的纪律,技术过硬才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大家听明白了么?”

  突然有个战士大声的拉长了声音说道:“听,明,白,了-------站如葱,坐如弓,酒吧喝酒一溜风。”

  这几句话立时引起一阵哄笑声,整个气氛立时变得松散起来,教官站在队前看着这个战士大声说道:“再说一遍?”

  那个说话之人立刻大声说道:“站如葱,坐如弓,酒吧喝酒一溜风。”

  教官立时大声说道:“你,给我出列。”

  那小子懒懒散散的走出了队列:“报告教官,我出来了,是不是我说的好啊,是表扬我么?”

  教官看着那个兵说道:“第一天训练你就捣乱不要以为你有什么后台,在这里官兵一样,你有什么想法可以在军训完的时候和教官说,我看你是在有意捣乱,立正?”

  只见那个兵立刻把两脚岔开看着教官嬉皮笑脸:“这样对么,我可不懂啊,别怪我?”

  教官看着这个新兵的松散样子,走过来在新兵身前身后转了一圈说道:“我看你是有意捣乱,想搅乱军训,这样的兵我可不想带,看来你在家也什么不是,什么也干不了想到部队混是不是?”

  那个兵看着教官:“你才什么不是,这第一天没什么教我们只好教走路,走路谁不会走啊,你会不会点别的?”

  教官上下打量着这个兵说道:“看来你什么都会是不是,那你要不要试一试,你叫叶正明是不是,家住燕京,父亲是燕京城卫戍军区司令员,你在武校,在特种部队学习过是不是,你是不是就觉得了不起啊,你那点技能还差得远了,就这里的新战士你都打不过,人家还在好好认真的听讲学习,你算什么,你给我好好站直了,要不我对你是不会客气的,你听好了。”

  叶正明看着教官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就吹吧,这些个新兵蛋子,还没受过一天的训练,你就为他们吹啊,你也不觉得臊得慌啊,大家看看,这个教官训几句话都能训出高材生,嘿嘿,了不起。”

  叶正明扭回身看着身后的战士走了过去,从排头一个各扫了一眼,伸手在排头战士的脸上拍了拍:“你是高材生么,你是高材生么,顺序拍到了华天行的脸上:“看来你是高材生了,你敢和我比划比划?”

  华天行扭头看了看教官再看了看叶正明说道:“我不是,请你把狗爪子拿开,不要在我脸上乱拍,知不知道你很讨厌?”

  叶正明正想向下边继续拍下去,没想到华天行说话了,立时站住脚步上下打量这华天行:“看来你是有两下子,你敢跟我炸刺,是不是,了不起!”

  教官看着叶正明喝道:“叶正明,你想干什么,你今天刚来就调皮捣蛋,真以为你是司令啊,你给我站过来。”

  叶正明根本就像没听见一样,眼看着华天行说道:“今天老子要不打服你我跟你姓好不好?”

  华天行看着叶正明撇了撇嘴:“我要你这孙子没用,你要耍横,我看还是去社会上当个小地痞无赖好点,在我眼前不好用?”

  华天行没到这个世界来的时候就因为夏侯渊的孙子调戏村中女子而生口角,以至动手失手将夏侯渊的孙子打死,说是死了也不知道是真死还是假死了,反正夏侯渊要杀他全村人给他孙子偿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