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走廊风波(1/2)

加入书签

  樱花媚隐整个阴风堂几乎被消灭,西门千刀斩此时正站在一个三十左右女子面前低头弯腰,不敢说话,只听的高高在上坐着的女子看着西门千刀斩喝道:“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毁了整个阴风堂,总得给我一个交代吧?”

  原来这个女子叫做千黛音,是樱花媚隐的门主,一身媚隐功夫练到了几乎出神入化,实际年龄已是五十多岁,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樱花媚隐所练的功夫第一要义是媚惑功,第二才是武功,她们的媚惑功法也是从古时候就流传下来的,相传到现在也有千年,在华夏叫做茉香门,开山祖师就是苏妲己,一直流传至唐朝杨贵妃,都是茉香门的精英,迷惑上至君王,下至朝堂,祸乱多少君王一时无法估量,这门媚惑功法几乎杀人是不用刀子,最后不知如何传至倭国也就无籍可考了,这些随着历史长河时间的流转,慢慢就在民间还有几个人会此功法,不过也是断章取义,实际和原来的功法差之千里,传至千黛音的师傅手里,这个千黛音师傅可以说是个绝代的天才,在她手里发扬光大起来,在传至千黛音手里可就是非常的恐怖了,她们不但是驻颜有术,更是武功高手,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再说西门千刀斩看着千黛音嗫嚅的说道:“门主,都是在下的错,这次没给他服用散功药剂是想让他给加藤一浪治病,假如服用了散功剂他的内力施展不出就看不出他的医术倒到底是不是银舞说的那么神奇,才可以确定留不留他,可是属下虽然最后看出了他的医术非常高明,却没看出他的功夫如此高明,属下真不是他的对手,不知道他还伏有帮手,都是属下的错,属下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这门主瞪着一双一看就是非常阴冷的目光似乎能看透一切,过了一会说道:“你知不这次阴风堂损失了多少人,几乎是死伤殆尽,培养一个弟子要花费多少钱,多少年的功夫,你准备到刑堂去吧,来人?”

  立即走出了四个女子看着门主,只听得千黛音说道:“带去刑堂执行。”

  千黛音说完也跟着走了出去,樱花媚隐的刑堂很是特别,房间大约是一百平米,却是布置豪华典雅,四壁是木制的墙壁,雕刻着艺妓的各种舞蹈功法,或是,或是依着豪华的图案,天棚是水晶吊灯,地上是厚厚的榻榻米,在屋地的正中放着一张琴架,各个角落放着茉莉花,发出了淡淡的幽香,琴架边缘放着一张藤制茶几,茶几上放置着一个香炉,香炉中此刻燃烧着一炉龙涎香。

  西门千刀斩被带到了此房中,站在了琴架对面墙壁之下站立,随后跟进了千黛音门主领着五个女子走了进来,坐在琴架前边看着西门千刀斩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西门千刀斩看着千黛音说道:“属下死而无怨,都是属下的错,只希望门主不要让属下太痛苦?”

  千黛音看着西门千刀斩也不再说话,竟然亲自操琴缓缓伸出了一双玉手在琴弦上抚弄了起来,立时听得那琴声叮叮咚咚如高山流水,如珠落玉盘,一时又是如明月初升,如大海奔腾,令人心情舒畅内心非常舒服。

  在看着西门千刀斩满脸微笑,如醉如痴的慢慢坐在墙壁下,渐渐地闭上了眼睛,好像在倾听大海的怒吼,娇女的缠绵,两厢欢愉,南雁北飞,此刻犹如身卧女子的嫩滑肌肤上,欲醉欲死,死了也无怨无悔的表情,再过一会只听的琴声高昂激越,一会低沉哀怨,如泣如述,正在如醉如痴的时候,突听得铿锵叮咚两声响起,琴弦已断了两根,细细的琴弦飞出“嗤嗤”又是两声响过,只见两根琴弦已经刺入了西门千刀斩的丹田,直破紫府,不见了踪影,再看西门千刀斩已经是嘴角流出了一丝血迹,头搭在了前胸,不再有任何声息发出。

  原来樱花媚隐杀人是不用刀子,这样更加显现出女子的妩媚温柔,其实这是一种更加凶残的杀人手法,在西门千刀斩来说表面好像是没什么,好像还很幸福,说穿了在他听到了琴声之际已经是步入了死局,只要人一嗅到了那股所谓的龙涎香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昏迷状态,在听到了如此美妙的琴声犹如正在和天仙般的美女在缠绵,下体不断的在不断地喷射,直到所有的精华全部彻底喷射干净,犹如是漆桶倒尽了最后一滴漆,已经是没有一点生机了,再由千黛音从琴上射出了两根琴弦直射入丹田和心脏,哪里还能再活下去,所以表面是不遭罪,实际上是非常的痛苦。

  千黛音停止了弹奏,扭回头看着身后的五名女子叹了口气说道:“你们听着,西门千刀斩本不致死,可是他犯了一个致死的错误,损失了整个阴风堂不说还暴露了我们的总部,给华夏有了可乘之机,那些来人都是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