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猥琐欲为(1/2)

加入书签

  众人坐在靠窗户的包间,大型的落地玻璃窗户檫拭的很干净,透明度极好,外边又是霓虹灯闪耀,如同白昼,众人一起向窗外看去,只见一个人顶盔掼甲,手提一口古剑,后背背了一个包袱站在窗外向着屋内张望。

  周少华看着窗户外:“是拍电影的,这小子长的还挺帅,拍什么电影也不知道,我怎么没听说呢?”

  曲直说道:“看来是古装的,你看他的打扮,把他叫进来一起喝一杯消磨时间怎么样?”

  马正德平日最是个爱瞧热闹之人,看热闹不怕乱子大,因为其父是做楼盘生意,家道很有钱,就这一个儿子平日里惯上了天,家里虽然很有钱,但是这小子天生就一个爱好,那就是盗窃,寻常人家有钱是不会做这种事,可这马正德天生就喜好偷钱,即使自己口袋里平时装着上万元的现金玩乐,当他看到谁口袋里有钱还是会忍不住要把人家的钱想方设法装到自己口袋里才觉得心满意足,偷窃手法非常,一百次也犯不了一次,就是犯事在派出所里也就算小偷小摸,不算什么大事,前脚抓了,后脚给小警察塞几个钱了事,再说时间长了,这些警察也都知道他爸是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暗中得几个钱睁眼闭眼全当没看见,这个马正德也不吝啬,每当被抓就会把口袋里所有的钱都给了派出所,至于警察怎么做笔录他也不管,前脚走,后脚作不作笔录他也不问,只要自己还在外边继续就可以了,有时候偷到人家的钱包看人家并没现,再想办法把钱包给塞回去,自己说就是喜欢这个过程,并非是为了偷钱而偷钱,因为他本身确实也就不需要什么事等着用钱。

  马正德也跟着看到了窗户外边,早已经忍耐不住来到了窗户外边对着窗外之人说道:“哥们,干嘛呢,想吃饭不如进来喝一杯怎么样?”

  窗外之人睁眼看了一眼马正德,也没说话跟着走了进来,看着众人摆满了桌子的美食,不由得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坐到了周少华的身边看着众人,马正德看着来人说道:“哥们。你是在拍电影还是拍什么电视剧?”

  来人只是看着桌子上的酒和菜愣,曲直拿起桌子上的白酒直接给来人倒满了杯子说道:“看着哥们好像真是饿疯了,先喝一杯白酒吃点菜在说话,来,哥们,我陪你喝一杯?”

  端起酒杯,只抿了一小口,看着来人,只见来人端起酒杯一口喝干:“好酒,这是什么酒这么好喝?”

  来人也不等众人回答,操起筷子风卷残云一般,瞬间就把桌子上的菜吃得差不多露出了盘子底,伸袖抹了一下嘴,打了一个饱嗝,看着众人说道:“不好意思,这顿饭我来请客?”

  周少华看着来人的饭量及其宏大,又喝了一瓶汾酒,真是好酒量,好饭量,生平仅见,忍不住问道:“老兄,你可真厉害,自己喝了一瓶六十度酒,这满桌子上的菜你一个人全包,厉害!”

  来人说道:“这个兄台放心,我吃的我拿钱,不会让你们掏钱的?”

  马正德看着来人:“我问你,你是哪里来的,是在这里拍电影还是电视剧?”

  来人看着马正德摇了摇头:“你说什么,我不懂,什么电影还是电视剧在下不知?”

  几人听了来人的话,再仔细看向来人,马正德说道:“什么你不懂,你从哪里来的你总该知道吧,别耍我们,你以为你装不知道就没事了是不是,这吃喝你总该知道吧,对不对?”

  来人看着马正德:“从哪里来,我是从蜀国来,这是什么地方?”

  众人相互看了一眼,各自嘟囔:“蜀国,蜀国是哪里?”

  来人看着众人:“蜀地就是刘备,刘皇叔你们总该知道吧?”

  周少华看着来人上下打量着冷笑着说道:“你不会说你是穿越时空隧道来到这里的吧?”

  来人看着周少华摇了摇头:“什么时空隧道,我可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这时躺在沙上的赵紫月哼了一声,翻身坐了起来,看着周少华骂道:“周少华,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一会我就到法院告你去,哼!”

  赵紫月站起身来就想往外走,突然觉得身上冷,低头一看自己身上只穿了一个罩,不由尖叫一声,双手捂着身子蹲了下来,周少华扭头看着赵紫月冷笑着说:“哼!老子还没泄,你就想走,没那么便宜的事!”

  周少华反手就是一记大嘴巴“啪”想走,等老子玩够你再说吧,随便你到哪里去告都行,这么多人给老子作证,是你威胁我主动让我干你,这可不该我的事,你看看,就这位拍电影的老兄都看见你光着身子主动让我干的,哈哈哈,你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难走出我的手心!”

  赵紫月又被周少华打倒在沙上,赵紫月看着周少华:“你就是个流氓畜生,我就是死了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赵紫月呼的站了起来向外边走去,周少华一看赵紫月真的向外走,自己还没占到她的身体,说什么也不会让赵紫月走出包间,站起身子一把抓住赵紫月,按在了沙上,腾身就压在了赵紫月身上:“妈的,老子今天非得把你就地正法不可,在叫你嘚瑟,哼!”

  赵紫月本就被周少华打的还没清醒过来,这又被周少华压在身上,更是扯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春光外泄,犹如疯了一般和周少华厮打,女子的体力再好也不是男人的对手,再加上曲直也走上来帮忙,赵紫月再次被按到了沙上动弹不得。

  几个衙内看着都在跳脚鼓掌,在鼓励周少华,几个人好寻找刺激,随地宣淫本就是这几个衙内的嗜好,并没觉得有什么可耻之处,不做反而没有乐趣。

  外边的服务生听到了女子尖叫和厮打的声音,都知道是周少华几个衙内在做见不得人的事,又有谁敢多事,自找不自在,再说进来的时候服务生就已经看见了一个女子光着上身被背了进来,连老板也都睁眼闭眼假作没看见。

  坐在一边桌子上的顶盔冠甲之人看了有点忍不住了,喝道:“住手,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