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技痒(1/2)

加入书签

  满桌子上的人都笑了,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高寒和华天行二人的身上了,高寒看着华天行问道:“天行,我问你,你啥都没看,你是怎么知道小姑娘视网膜上压着瘀血?”

  华天行看着高寒认真的样子在看着自己,也认真地说道:“你知道电流一分钟能走多远么?”

  高寒睁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认真的看着华天行问道:“这和电流有什么关系?”

  华天行笑道:“实话和你说,电流一分钟能在地球上绕七圈半,我给那小姑娘把脉的时候运用了内力,也就是气功,虽然只把了一下,可是气流在那小姑娘的眼部挡了一下,停滞不前,所以我断定那小块淤血就压迫在视网膜神经上了,我的气流可以和电流一样快,就是这个道理,这回你该明白了?”

  高寒愣了一下咬牙切齿看着华天行说道:“我真想抽死你,这么逆天的气功我什么时候能学会,简直就是逆天啊,我算服了,学也学不会的,气死我了!”

  满屋子的人看着高寒生气的样子,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

  一顿晚饭就这样在愉快的气氛中过去了。

  早上古院长两个人和小雨告别之后回了云海,华天行开始为梅映雪治疗,高寒做助手,小雨也请了假,治疗亦如给小雨治病时候一样的手续和过程,高寒守在旁边认真的看着华天行的每一个过程和手法,只是令高寒看的是心惊,心内暗思“这可真是有点逆天了,就这一手针法自己啥时候能学会啊,不会也要学,下定决心。”

  在看完了华天行给梅映雪针完灸,梅映雪休息的时候就拉着华天行说道:“天行,你咋还不教我气功和五禽戏呢?”

  华天行笑道:“你真要学?”

  高寒看着华天行说道:“当然,你不会舍不得吧,那么吝啬?”

  华天行看着高寒:“好,现在就教你。”

  二人走到院子里华天行看着高寒说道:“我先把五禽戏先教你,等学会了,我再教你如何运气,如何才能做到天人合一,才能感触到气流的走向,你看着我先做一遍,哎,对了,你这是不是拜师呢?”

  高寒看着华天行认真地说道:“不拜师,坚决不拜师,还不知道你说的我能不能做到呢,要是拜了师我岂不是矮了一辈,不拜,不拜,不舍得教算了。”

  高寒转身就走,边走边说:“这么小气,还想比我大一辈,想占我的便宜,哼!”

  华天行一把拉住高寒笑道:“谁想占你便宜了,还像一个小孩子似的,不让人家笑话,来来来,这要是传出去还真以为我是为了收一个哭鼻子流眼泪的小女孩做徒弟呢,别生气了,和你玩呢,还博士呢,教我笑话,哈哈哈、、、”

  高寒被华天行拉住,看着华天行撅着嘴,半天说道:“那还不赶快教我,还等什么,真等着我拜师啊?”

  华天行看着高寒说道:“好了,你现在看着我的动作跟着做,一星期准保让你学会招式,太极十年出师,我叫你一月打死人的功夫,然后在休息的时候学习练气,来吧?”

  华天行转过身子,端正姿势一招一式做了起来,高寒看着华天行转过去的身子,嘴角露出一丝小得意,暗思“治不了你,我就不信了,咱们走着瞧,早晚收服你?”

  心中想着,眼睛看着华天行的一招一式如鹤翔九天,如出山猛虎,如猿笑明月,不觉看得呆了,哪里还能效仿。

  华天行一套五禽戏打完看着高寒还在呆呆的看着自己,不觉得诧异的问道:“高寒,你没学啊,你看什么呢?”

  高寒不觉得看得痴了,听了华天行的话不觉得一愣,脸上有点烧,不好意思的笑道:“天行,不好意思,我看你的拳法我都看呆了,不觉就忘了学习。”

  华天行看着高寒小女人的窘态,两朵飞霞上脸,配上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睛,浓浓的柳眉,一张清纯的小嘴十分的动人,还真的是有点任是无也动人的感觉,不觉也看得痴了,喃喃的说道:“与你那多的小姐共鸳帐,怎舍得让你叠被又铺床!”

  高寒听着华天行的话,也不觉得心中一动,又立刻蛾眉倒竖,脸色一沉:“说什么呢,谁与你共鸳账呢,谁要你叠被铺床了,讨厌!”

  华天行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喃喃的说道:“我这不,我这不是看你的脸色有点红了,突然想起了红楼梦中的贾宝玉对林黛玉说的戏,不好意思,来吧,别生气了,学吧,小姑娘这么难缠!”

  “谁是小姑娘?”高寒沉着脸看着华天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