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棋盘设局(1/2)

加入书签

  高寒看着梅映雪认真地说道:“那八个字就是投其所好,温柔之乡,懂不懂?”

  梅映雪两眼看着高寒:“什么投其所好,温柔之乡?”

  “就是他想什么你做什么,永远让他感觉和你在一起你那份温柔似水,小鸟依人一般的存在,就是他的感偏离一些,回头想想还是你好,他就会永远和你在一起了,还大学生呢,连这点道理都不懂,你和我不一样,我是个很冷的人,在医院人们都叫我是冰山,你说他能喜欢我么,所以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岂不闻温柔一刀就是这个道理?”高寒看着梅映雪说。

  说完高寒收拾着破碎的镜子走出了房间,梅映雪看着高寒的背影自自语的说道:“投其所好,温柔之乡,也许是有道理。”

  却说华天行一个人走出军区大院,正想自己出这个故宫的建筑到底是什么样子,和自己三国时候的建筑有什么区别,心中想着信步向着大街走去,一边看着大街两边的景色,只见人烟稠密,大街上的红男绿女不断来来往往,不觉得喟然长叹自自语:“这要是和爷爷和妹妹在一起散步,让他们看看现在的景色那可有多好,也不知道他们此刻在什么地方,生活的怎么样了!”

  不知不觉走到一个胡同口,只见在胡同口围着一堆人吵吵闹闹的不知在干什么,不觉也凑了过去,向里边一看,只见地上围着一堆人,地上放着一副棋盘,一个光头和一个四十左右的人在对弈,华天心向棋中中看去,只听得一个对弈的年轻光头说道:“将车。”

  对方却说道:“完了,这盘棋我输了,真没想到,年轻人还挺厉害,没看出来啊?”

  光头看着对方自己伸出一只手笑道:“输了那就拿钱吧,刚才讲好了,可不许打赖?”

  男子看了光头一眼,也不说话,顺手从上衣口袋拿出了一百元递给光头头不抬眼不睁的说道:“再来,我是愿赌服输,不就一百元么,算什么,再来?”

  光头接过钱来非常得意顺手放在自己的上衣口袋:“再来就再来,这次是不是涨点价钱了,一盘二百怎么样?”

  男子看了光头一眼:“二百就二百,我还就不信了,二百,你来吧,输了分文不欠,来吧?”

  四外看的人都聚精会神地看着圈内二人对弈,华天行也觉得很有意思,心内想“还真是的,真的很精彩。”

  华天行两眼也盯着地上的二人对弈,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只觉得眼前一闪,好像是一叠钱在自己眼前闪过,只听得光头喊道:“将车?”

  只见光头手拿绿色车使劲摔在对方的红色将上边喊道:“你又输了?”

  华天行耳朵听着光头又在将车,却见身边的两个青年向外挤出,华天行扭头瞅了一眼,伸手在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摸了摸,一愣心道“不好”这两个小子把我的钱偷走了,看着那两个年轻人喊道:“站住,掏我包,那两个青年扭头看了华天行一眼,把掏的钱顺手装在自己的裤兜里回头看着华天行,一个高瘦青年喝道:“说谁呢,谁掏你包了?”

  华天行忍不住站住身体又在自己身上摸了摸,只见自己上一口袋的纽扣早已开启,今早上小雨给自己的五千块钱零花早已比翼而飞,华天行走了过去,看着高瘦的男子:“你刚才把我的钱装在你的口袋里了,我劝你还是早点把钱拿出来,我就当什么事都没生?”

  那高瘦男子看着看着华天行说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掏你钱了,不要觉得自己是个军人就可以诬赖好人,这时候又出现了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说道:“军人就了不起啊?”

  “什么鸟军人,他妈的,我看烈士也不少,还军人、、、”

  华天行扭头一看,身后来的正是那个光头和下棋人,说话的正是那个光头下棋人,华天行扭头看了看光头阴沉着脸说道:“原来你们下棋就是你们设的局啊,我不管你们是谁,是干什么的,掏了我的钱还给我什么事也没有,要不然、、、”

  光头看着华天行:“你说什么,你还能怎么地,你以为你是个小团长就了不起,知不知道在京城团长就是虾米,你就是一条大鱼老子也把你变成虾米,还敢污蔑人家掏你包,我看你是不是想当烈士?”

  光头看着华天行,说着就一把揪住了华天行的衣领子骂道:“老子今天就叫你变成烈士,什么尼玛的军人,军人污蔑老百姓也该揍,给我打?”

  说着

章节目录